soh logo
武漢肺炎,美聯社圖片。
武漢肺炎疫情令中南海頭疼:防疫還是穩經濟難以兩全。(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3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週三(2月12日),中共最高權力階層以穩定經濟爲題開會,承諾推出減稅等措施,幫助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恢復運營。但目前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各地封城嚴防,企業難以復工。中國著名獨立經濟學家盛洪指出,防疫經濟增長是一個不能兩全的難題。他以武漢封城爲例分析說,封城使該市的傳染率有所降低,但代價是武漢的GDP下降了99.4%,企業和居民顆粒無收,這相當於一場重大的市場蕭條金融危機。由此將產生連鎖反應,許多企業將會倒閉。

中共最高權力階層承諾穩定經濟

因武漢疫情持續爆發和擴散,儘管中共當局延長了中國新年假期,而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和廣東山東等省份,將開工日期定爲2月10日,但由於各地交通依然受阻,工人很難返回工作場所。

路透社2月11日引述知情人消息稱,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2月3日對地方官員表示,有些地方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防控措施過當,威脅到了經濟發展。

週三(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以穩定中國經濟爲題開會,強調了穩定就業、支持中小微企業的重要性,並承諾推出減稅等措施,以幫助小微和民營企業恢復運營。

習近平在會議上稱,要加大宏觀政策調節力度,更好發揮積極財政政策作用,加大資金投入保障各地疫情防控資金需要。

不過,中國的企業家表示,很難從中共的這類救助措施中獲益,對於企業度過難關,這些措施並沒有多大用處。

《華爾街日報》2月13日報道,有跡象表明,在疫情上升期,中國企業的復工之路相當艱難。研究機構Plenum的分析師Feng Chucheng週一在一份報告中告訴客戶,中國仍然存在復工難的問題,有可能將第一季度GDP增速壓低至2%,甚至進入負值區域。

Feng寫道,大多數服務行業的公司將不得不再等待至少一週,而大多數房地產項目將至少再中斷10天。

華爾街經濟學家也預計,疫情將在第一季度重創中國經濟,並給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其他地區帶來壓力。

路透報道,衛生專家及經濟分析師指出,中國數據不夠透明,加上缺乏前例參考,對此次武漢肺炎疫情造成的經濟打擊難以做出明確估計。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Nicholas R. Lardy週二預測,中國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GDP)增幅可能跌至低見4%。

許多企業得不到充足的口罩而無法復工

對於很多公司而言,復工需要得到政府的允許,才能讓員工回到辦公室和生產線。

常見的要求是公司要爲員工提供足夠的口罩洗手液防護設備,並隔離已離崗兩週的人員。但是由於口罩供應不足,連湖北一線的醫生和護士都抱怨口罩短缺,企業無法滿足相關規定。

據彭博報道,江蘇鎮江一家LED汽車照明工廠的出口經理Melissa Shu表示,公司無法爲每位工人提供五個口罩以及消毒劑和防護服,只能繼續關閉。疫情爆發前,該廠原計劃於2月1日恢復生產。

浙江慈溪市錦生達軸承有限公司所有人周信其原計劃於2月6日讓員工復工,但由於出行限制,300名工人大多都沒有返回,而在他們返回後還必須接受隔離,周信其預計他的工廠最早要等到2月25日才能恢復生產。

麥格理證券經濟學家胡偉俊表示,“很難在疫情防控和企業復工之間取得平衡,這是一個取捨問題。”

盛洪封城降低一定感染率 代價是降低99.4%的GDP

中國著名民間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2月11日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文指出,對於武漢封城的爭議,是一個兩難選擇的問題。傳染病傳播的主要途徑是人與人的交往,而人類的經濟活動和商業交易活動也依靠人與人的交往,既要防止疫情擴散,又要保證經濟和商業交易,這是一個難以兩全的難題。

盛洪說,爲瞭解傳染和經濟活動兩者的關係,他們製作了一個簡單的模型。模型假定武漢是一個單一中心的城市,有1113萬人,每月GDP爲1237億元,面積爲8494平方公里。作爲參照,假定新冠病毒感染率是1.3。模型用公開發佈的確診病例數作爲基礎,並知道有大量感染人羣沒有計入官方統計,所以假定感染人數會10倍於確診病例,作爲計算參數。

模型模擬封城就是假定交易概率降低爲不封城的1%,並且交易費用平均增加相當於平均價格的36%。得出武漢封城防疫的結果是,在1月23日,封城使感染人數比假如不封城減少58%。

再看封城對武漢經濟的影響。參照去年的數字,武漢在正常情況下平均每月的GDP約爲1237億元,但在封城和城內基本停止交易和交往的情況下,每月GDP只有8億元。按中國城鎮人均消費水平估計,武漢民衆每月需要消費213億元。很顯然,在封城期間,武漢民衆實際上沒有創造出滿足自己消費數量的財富,只能消耗自己的積蓄。如果企業停產繼續發工資,企業就在虧損。如果封城持續兩個月,將會帶來2458億元的損失,約爲正常GDP的99.4%。

盛洪表示,可以看出,封城將感染人數壓低58%,是以將GDP壓低99.4%爲代價的。透過數字的現實,就是大量民衆顆粒無收生計無着,企業徒然消耗費用卻不能生產與經營。最先承受不了的是那些靠市場流水的小本經營和靠工薪的弱勢羣體。對於企業來說,這相當於一場重大的市場蕭條金融危機。因此導致不少企業倒閉,將會產生連鎖反應。越是有經濟壓力的人,越是感受封城所帶來的不利後果。衆多的微觀壓力最後會產生宏觀後果。因而,封城代價巨大,且隨着時間的推移,代價越來越大,最後可能不堪承受。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