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人自救反抗運動網絡圖片(網絡圖片)
武漢人自救抗爭運動網絡圖片(網絡圖片)

瘟疫肆虐 覆水難收 反覆拖延 謀劃棄城

棄城中自救抗爭運動風起雲涌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1日】從中共當局宣佈封城已經過去了兩週有餘,拋開正在發生的人間慘劇,疫區內外的人們都期盼着隔離兩個星期後,病毒就會自然消亡,一切恢復正常,但這樣的劇本並沒有發生。這兩個星期給了人們期盼,但這期盼本身就是當局畫的一個不存在的大餅。而他們的欺騙卻還在繼續。

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 數據嚴重縮水

武漢肺炎的傳播速度之快,途徑之廣,我想不用我多說。牆外的觀衆我想已經深知官方的數據縮水程度。那麼牆內的朋友,我在這推薦幾個youtube視頻,這裏沒有任何宏觀的統計數據,大家需要通過拍到的真實的片段,自行腦補真正的數字。

0:50(陳秋實1月29號晚間在殯儀館門口統計來往車輛)

8:00(方斌先生於2月1號白天前往醫院拍攝死亡人數)

大紀元調查員給殯儀館打電話

根據視頻內容,曾經工作時間從早6:00到中午12點的殯儀館,現在要工作24小時。根據可用焚屍爐11個,以及每具屍體50分鐘的焚燒時間,我們假設一臺焚屍爐每天運轉24次,那麼一天單單這一個殯儀館就能處理24*11=264個屍體。咱們姑且算平時6小時的工作時間也和當前一樣滿負荷工作,平時的處理數量爲11*6=66。多出的200人已經遠遠多出了政府公佈的數據。而且這還只是一個殯儀館,視頻中曾提到,另有殯儀館比他們的負荷更重。

武漢二氧化硫狂飆世界第一

撤僑感染比例

日本撤僑565人,8人感染。

新加波撤僑92人,1人確診。

德國撤僑124人,2人確診。

這是2月初撤僑的數據。通常來說,僑民和當地居民在一起的時間一般相對較小,並且更注意衛生,比率應該更低,由此推斷當時的感染比例大於1%。而就在本週一(2月10號),一艘載着遊客在日本隔離的遊船新增60個確診病例。這艘船目前的確診比例爲136/3700。儘管目前(2月10號)官方報道的數字僅僅爲4萬多人。但早在2月初,按照1%的比例,感染人數就達到了14萬以上(900萬武漢當地人和500萬在春節前離開武漢的外地人)。

嚴重縮水的數字意味着,官方依然在繼續造假。從開始抓捕8人,稱他們造謠,到李文亮病後乃至死後給其平反。政府還是那個政府,他們的行爲沒有任何改變。這場謊言仍在繼續。

覆水難收 騎虎難下 進退皆已失據

疫情發展到今天這一步,就像潑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上面我提到了,感染人數少說十幾萬,多則幾十萬。即使封城對感染人數有所控制,但這些感染的人中有多少尚未確診或者沒有任何症狀的分佈在全國各地。那麼我們有多少信心讓這一數字在2月底降到1000以下,那麼3月底呢,4月底呢。我們有信心麼?根據現在的趨勢,我想不用我多說了。

爲什麼要提1000這個數字呢?這是一個數學常識,在自然增長的情況下,從1到1000和從1000到100萬的速度基本是一樣的。我們根據當前已知的第一起確診病例也就是12月1號爲起始點,到2月1號撤僑數據出現爲終止日期來估算。在兩個月的時間內,感染人數從1增長到了14萬。我們尚且忽略1月23號已經封城,城市不再處於自然增長狀態這個事實。那麼也就是說,從12月1號到1月1號,這段時間感染人數應該在374人。在這個節點並不是所有人的症狀都已經表現出來。所以我個人推斷當李文亮醫生在微信羣發信息時,至少有數十人有感染症狀就醫。剩下的我想不用我多說,除了這個時候已經在醫院隔離的,那些仍在大街上走動的人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將這一數字帶到了14萬。

所以當潛伏在人羣中的總的攜帶者高於1000人的時候,如果生活恢復正常,我想不用一個月,這個數字可以在全國飆升到什麼樣是難以想象的。現在全中國在支援武漢,那到時候誰又來拯救整箇中國大地呢。

首先我承認這裏面有許多變量不可能完全考慮進來,比如復工以後的時間,大家肯定不會像以前一樣聚集在一起,並且會儘量做好防護措施,增長速率會相對較慢。但是我們也要考慮到,只要復工,就會有人坐地鐵,就會有人在賓館買飯吃飯,就會有人坐到一間辦公室裏一起工作。這是在所難免的。所以過早復工的結果只能是把全國變成了湖北省。

那麼休息到4月底或者更晚,等攜帶者真的可控了,再上班上學可行麼。也許有許多人會說,大部分的中國人可以3個月不工作,他們的庫存依然可以支撐他們的衣食住行。但剛剛經過貿易戰衝擊的中國,有多少社會底層的人們不出去工作將失去填飽肚子的口糧,有多少月光族將還不起自己的房貸,又有多少企業根本過不了3個月的坎。

欺瞞百姓 掩蓋真相 拖延時間 棄城逃離

如果我上面的分析您看着還在理,那麼讓我們接下來看看政府是如何一拖再拖,掩蓋事實的。

從12月1號疫情開始到1月23號封城,短短50多天,事情急轉直下,一發不可收拾。1月23號之前謊報沒有人傳人,可防可控。封城的舉措是亮閃閃的給了他們自己一記耳光。當不得不公佈疫情的時候政府宣佈武漢封城14天,並將上班時間延期到2月3號。接着慢慢的放寬條件,多座城市在這之後宣佈2月10號之前不許上班,再後來許多城市規定回城後14天之內不許上班。

病毒從最初的接觸傳播,到空氣傳播,潛伏期從最初的14天,增長到了24天。核酸確診準確率突然只有30%-50%。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個套路,共產黨讓你以爲再過幾天就好了,結果等過了幾天再告訴你,你們再等等,再等等!~

這裏再側面列舉幾件事,這些將間接證明,我們距離可防可控還有多遠!一個是:1月23號體育總局就宣佈,暫停4月之前一切大型體育活動。另一個是:二.達美航空從2月2號開始停飛所有中美航班一直到4月30號。美聯航和美國航空分別停飛到3月底。

從這些公司得到的消息可以看出,他們認爲在4月之前可防可控的概率幾乎爲0。

雷神山是2月8號才能接收病人,但1月25號政府才決定修建,難道他們決定修建之後需要用20天那麼久嗎?如果只有20天需要這麼大動干戈嗎?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提出的問題。

這是他們害怕的,所以他們選擇慢慢來,給你點希望。共產黨知道,如果直接封城3個月,恐慌程度將比現在成倍增加,人們若知道命已危在旦夕,必將自發組織自救

現在不就有很多的武漢民衆已經開始在網絡上發起全民自救反抗行動。2月10日,在網上流傳着一張武漢人自救抗爭的圖片:定於2月14日晚上8點至8點30分,全體武漢人在各自家中熄燈1分鐘,同時敲鍋吶喊“抗議”,要求釋放方斌陳秋實。人們在覺醒!

武漢人自救反抗運動網絡圖片(網絡圖片)

3年的“大鍊鋼鐵,趕英超美”,30年的炒房奔“小康”。中國人都堅持下來了,但如今面對瘟疫,政府依舊繼續忽悠、屠戮百姓,國人還要被欺騙多久、愚弄多久呢?

正因爲要掩蓋真相,所以中共不能讓看到真相的人繼續發聲,逮捕武漢公民方斌、隔離前線自媒體人陳秋實。真相沒了,至少還可以苟延殘喘一段時間。人爲的製造降低死亡人數,這樣還不至於被其他國家完全隔離,權貴們將在有限的時間裏,轉移他們手中無限的財產。

這個國家好比一個正在不斷下沉的船,但作爲船長的中共當局正在假意安撫大家的情緒,爲船長以及船長的親眷能最先逃生留下足夠的時間。而船上的遊客就是現在的湖北人,或者說是全中國的民衆,所有人都意識到了船在沉,有的人能辨清謊言,及時清醒,開始自救;有的人還在盲目聽信船長的花言巧語,等着其能化險爲夷,挽救自己。等到瞞無可瞞、欺無可欺的那一刻,權貴們早已棄船而逃。留下的則是哀鴻遍野!屍骨如山!

文章來源:王若晨

責任編輯:唐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