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絕症非絕路 醒悟有生機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0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我是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一名老年女性,退休前是一名醫務工作者。也許是因爲職業的原因吧,我有潔癖,家裏經常被收拾的一塵不染,窗明几淨,可以說沒有死角。我和老伴感情很好,我們有一個女兒,女兒已經成家,外孫子很可愛,可以說是我們生活的很幸福。

然而真是應着了中國那句老話:天有不測風雲。2011年,厄運突然降臨,我被查出患有“丙肝”(即丙型肝炎),並已出現早期肝硬化。在醫院工作多年,我深知得了這種病等於被判了死刑,幾乎沒有治癒的,如果是家庭經濟條件好的,還能維持幾年,如果是家庭困難的就只能等死了。

辛辛苦苦的工作一輩子,本想安度晚年,輕鬆自在的走完一生,可這個病打亂了我的計劃,一時間讓我悲痛欲絕,內心慌亂,不知道該怎樣應對。

爲了治病,老伴陪着我幾乎走遍了國內有名的大醫院,每月的醫藥費得幾千元,用的藥都是昂貴的進口藥,還有藏藥及補品,短短几年就花了四、五十萬元。爲了給我看病,家裏大房子賣了,換了個六十平米的小房子。本來老伴也退休了,看到幾十年的積蓄越來越少,不得已他又去到外地打工。做生意的弟弟也慷慨解囊,無償資助我求醫治病。即使這樣,也沒能減輕我的痛苦,疾病反而越來越嚴重。到了2014年,我已經被病魔折磨得極度虛弱,上三樓都要歇幾次,犯病時什麼都做不了,一點兒食慾都沒有。

經過幾年的折騰,錢沒少花,罪沒少受,可我看不到任何希望,已經是萬念俱灰,心想能熬一天算一天吧,早晚都得走,想多了反而更痛苦。然而就在我窮途末路、眼看着生命就要走到盡頭的時候,沒想到我命不該絕,遇到了“貴人”。

因爲我愛乾淨,每隔幾年就要刷房子,我想趁着自己還能動彈,再把房間好好收拾一下,以後也許沒機會了。

2014年夏天,我拖着沉重的身子到一家裝潢用品商店看塗料,一位看上去約莫三十歲上下、名叫小鳳的女店員熱情接待了我。她把我讓到沙發上坐下,在交談的過程中,她看出我的身體有病,就問起我的身體狀況,我便如實相告。小鳳給我講了她自己和家人修煉法輪功的經歷,我這才知道她其實已經四十多歲了,可是她顯得特別年輕。她告訴我只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出現奇蹟,並說有很多絕症病人都是相信了法輪大法從而獲得了新生。

那天我們聊了很多,似乎我們很有緣。臨走時小鳳一直把我送到門口,並囑咐我可以試試看,一定要有信心。

由於受中共的無神論教育多年,我對她說的話並沒有完全相信,尤其是中共這麼多年對法輪功的污衊宣傳,在我心中留下了陰影,但她的善良和熱心確實感動了我,我想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吧,反正試試也沒什麼壞處,於是我有空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過了幾天,小鳳店裏的一位工人來我家刷牆。沒想到這位工人也是法輪功學員,他給我講述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還勸我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那一刻我毫不猶豫的同意了,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因爲平常我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在那位工人的勸說下,不知爲什麼,我突然對法輪功有了好感,有了想進一步瞭解的願望,想看一看法輪功的書籍裏究竟說了什麼。刷完房子後我就去了店裏,看到小鳳手里正好有一本《轉法輪》,說明來意之後,小鳳微笑着說就是爲我準備的,我當時喜出望外,接過書捧在手裏像得了寶貝一樣。回家的路上,感覺身體輕飄飄的,上樓竟然沒覺着累,跟平時很不一樣。

過了幾天,在我的要求下,小鳳領着幾位法輪功學員來到我家,我們一起看法輪功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每天看一講,看完後學煉五套功法。

當時正是盛夏,小鳳她們穿着薄薄的夏裝,女士穿着裙子和半袖衫,男士都穿着薄薄的單褲,可她們都還說熱的不行。而我由於長期被病魔折磨,身體十分虛弱,穿着長袖的厚秋衣秋褲,腳上穿着毛襪子,裏面還有一層棉襪,還是感到冷。

看師父講法錄像時我非常認真,師父講的每句話都在我的腦海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從第三天開始,我就不知不覺的往下減衣服了,厚的內衣和毛襪子去掉了,穿上了薄衣服,因爲我不感到冷了!

到第九天,師父的講法錄像就看完了,這期間我的身體一天一個變化,原來空手上三樓都得歇幾次,現在一氣兒上到三樓也沒有氣喘的現象。一次去早市買菜,一下子買了幾十斤,我一個人拎到家,上到三樓一次也沒歇,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剛剛看了九天錄像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讓我驚喜萬分,當即就決定把藥停了,決心跟師父一修到底。

煉功前,我的臉色是黑黃黑黃的,眼神暗淡無光;修煉後漸漸的臉上泛起了紅暈,有了血色,皮膚也不那麼黑了,尤其是眼神亮亮的,認識我的人都說我變年輕了、精神了。

看到我的變化,家人無不嘖嘖稱奇。我的兩個姐姐身體都不好,我就告訴她們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奇效。我三姐心臟病非常嚴重,本來打算做心臟支架,看到我的身體這麼好,抱着試試看的態度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臟竟然不感到難受了,從此改變了想法,不去做手術了。後來她也跟着我每天學法、煉功,身體有了明顯變化。

之前和我得同樣病的幾位病友都先後去世了,我花了幾十萬元也只能暫時維持着,只是比別人多活幾年而已,最終還是會被病魔奪走生命。非常幸運的是師父救了我,我非常珍惜被延長的生命,每天除了學法、煉功外,我到處探親訪友,現身說法,向他們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我知道只有精進實修,才能對得起師父的救命之恩。

責任編輯: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