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花冠病毒封面
花冠病毒封面(希望之聲合成)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2012科幻小說《花冠病毒》神預言武漢疫情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1日】(編輯:謝芸)一種極其罕見的病毒——“花冠”突然襲擊擁有千萬人口的都市,官方瞞報疫情,疫情快速擴散,城市封鎖、民衆出逃、搶購成風,事件發展不斷失控,官方急救藥物卻遲遲研發不出,各方勢力都想從這場病毒虐殺中獲利……人類與病毒的血戰還在繼續,命運將把他們帶向哪裏?

你以爲這是在描述始於武漢現在已經發展成爲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那你就錯了。這是北京著名作家、心理學家畢淑敏創作並於2012年出版的一部長篇科幻小說《花冠病毒》的內容簡介。

花冠病毒封面圖
花冠病毒封面圖(網絡圖片)

這部小說故事圍繞形狀美麗、形似花冠的病毒展開,這病毒外表漂亮,但異常兇險,它的到來打亂了人類平靜的生活,原本繁華的 “燕市” 很快變成了人間煉獄。人類和病毒誰能最終勝利,無人知曉。普通民衆只能等待,無奈地等待,恐懼地等待。面對這場災難,每個人有着不同的反應,有隱瞞疫情的官員、有散佈謠言的市民、有利用疾病發財的商人、有不顧個人安危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還有我們這些束手無策的等待者。災難之下考驗的正是每個人的內心。

當我們讀完這部科幻小說發現,這部小說神預言了正在發生的武漢疫情。

病毒發病症狀相似:

“一種來歷不明的病原體強烈襲擊燕市,初步命名爲花冠病毒。主要症狀是發燒、咳嗽、血痰、腹瀉、全身各系統崩潰。”

“這非常可怕。一般來說,細菌或是病毒,要麼生活在消化道里,要麼生活在

呼吸道里,同時侵襲人類兩大生存系統的病毒和細菌很少,但也不是絕無僅有。

比如結核桿菌,既可以讓人得肺病,也可以讓人得腸結核、骨結核等。花冠病毒

性喜通吃,它是消化道和呼吸道的混合傳染病,如果假以時日,也許它會把人的

所有組織都收入麾下也說不定。這就使此病毒格外兇殘。”

花冠病毒簡況
花冠病毒發病狀況(電子書截圖)

瞞報疫情,瞞報死亡人數:

”場上氣氛立時緊張起來。千鈞一髮的時刻,倒黴的抗疫總指揮的帽子,誰願

意戴?爲了轉移尷尬的氣氛,也爲了表示對袁再春的支持,民政局長另開闢一個話題道:“火葬場焚化爐超負荷工作,報廢了一臺。花冠病毒死亡屍體已經開始積壓。”

“民衆的恐慌情緒在不斷積聚和蔓延,我的意見是今天公佈的死亡數字,要比昨天的少一點。“燕市花冠病毒死亡人數超過100,抗疫指揮部公開發佈信息爲25人。”

花冠病毒死亡人數瞞報
花冠病毒死亡人數瞞報(電子書截圖)

醫療物資供應嚴重不足

商業局長緊跟着說:“物資供應儲備顯著不足。如果遇到大規模的搶購風潮,

商店可能空無一物。”

“醫藥局長說:“藥品緊缺。”他苦笑了一下,說:“就是有藥,對這種新型

病毒也沒有多少效果。不過,有藥總比沒藥好,哪怕是安慰劑,也讓人存有希望。”

”24層厚的消毒口罩都到哪裏去了?保障供應,就是和人民的一場對賭。

消毒口罩都到哪裏去了
消毒口罩都到哪裏去了(電子書截圖)

城市封鎖,民衆出逃

“綜上諸條因素,讓小保姆唐白草大義凜然地回覆家里人,自己響應政府的號

召,留在燕市,與僱主家同生死、共存亡。加上此刻想離開燕市已經非常困難,

出城的主要道路已經關閉,沒有特殊渠道想走也走不了,也是原因。唐白草的父

母家人,只能在遠方的鄉下,詛咒病毒還有扣住人不讓離開的政策,祈求上蒼保

佑自家孩子平安。”

研製抗病毒藥物

“他們正在研究中醫抗疫情……”

啊啊啊啊啊,不能再引了,雙黃連,藿香正氣,金銀花,不不不不,讀者都去書裏尋找答案吧……

看到上述和武漢疫情驚人相似的描述,讀者一定會好奇爲什麼作者會對武漢疫情有這麼神奇的預言能力?

作者畢淑敏2020年2月4日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說 “我覺得距我寫這本書的背景,已經過去了17年,但……”。她說的背景,是2003年的非典。期間,畢淑敏因爲當過醫生當過兵,被中國作協選中參加特別採訪組,開赴非典第一線;她忍痛離開患癌症的母親,晝夜走訪抗擊非典的一線醫生護士,包括外交部、國家氣象局以及從非典中恢復過來的病人,結合自己的經歷,醞釀沉澱了8年,於2012年寫出《花冠病毒》。

花冠病毒來襲採訪
花冠病毒出版採訪圖(網絡圖片)

畢淑敏說,“這兩天有朋友不斷問我爲何在8年前就有此預見?事實上,我希望它永遠只是預見,而非重現。如產生災難的土壤依然存在,人類和病毒必有一戰,且很可能一戰再戰。我堅信這次瘟疫一定會過去,我們一定能勝利。不過,要痛定思痛,要亡羊補牢。我們付出的代價實在太慘重了。”

2003年中國因爲掩蓋SARS疫情的真實情況而廣受國人和世界的批評,該疾病在 2002 年底首次發現,但直到開始廣泛傳播後才被披露,導致蔓延速度加劇。據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的數據,SARS 疫情最終導致全球 774 人死亡。調查發現,最初未能控制和隔離 SARS 患者導致疫情在人口稠密的中國南方地區擴散。此後,中國對疾病防控系統進行了改革。

17年過去了,無論是國人還是世界都以爲中國政府會從當年SARS疫情得到教訓,在新疫情發生後最初向公衆和世界做預警,公開透明地公佈疫情,並做好充分的防禦措施。

SARS不會再有了
SARS不會再有了(網絡圖片)

但事實上武漢疫情發生後大家才發現中國再次產生災難的土壤根本沒有改變,爲了維穩隱瞞疫情,控制輿論,官員素餐尸位一問三不知,紅十字會阻撓物資發放,武漢疫情蔓延成全世界的一場災難只是早晚的事情。而且相當多人非但沒有質疑官方的疫情瞞報,反而認爲這是美國政府製造的病毒。對於美國製造病毒的陰謀論,有個網友這樣回答。

如有人問我這病毒是不是美國人乾的,我就說沒錯

而且美國人收買武漢警察不讓8個醫生報警

還收買整個衛生系統裝聾作啞

還買通武漢官員故意春節讓幾萬老人吃宴席傳染

紅十字裏有美國特務阻撓物資發放

那個一問三不知的縣衛健主任是臺灣特務得到命令搗亂

武漢市長一定是拿美國津貼否則不會隱瞞

天災不好預測,人禍是可以預判的。掌握樸素真理的畢淑敏以科幻小說的形式警示世人,再來一次類似非典的病毒感染,還會有官員瞞報遲報,還“大義凜然”地宣佈因爲遵守上報程序而造成嚴重後果,願被革職以償天下!而今天武漢疫情就如書中預言的一樣在現在中再現。《花冠病毒》與其說是一部科幻小說,不如說是現實災難紀實。

在中共這樣集權的官僚體系之下,維持政治體制安全爲第一的思想指導下,如果國人還不能清醒地認識到武漢疫情不只是天災,而是中共的官僚體系造成的人禍,不清算中共的罪惡,不建立起一個真正有信仰,民主法治的中國,那麼下一次可能還會有更大的悲劇在神州大地發生。

責任編輯:田喆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