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你該怎樣走出大疫?
你該怎樣走出大疫?(示意圖片:AP)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一個修行人從生命角度理悟到武漢大疫的原因及救命之道

【天亮時分—史海揚帆】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1日】(作者:章天亮)今天是2020年的2月9號,我想從神學和宗教的角度來談一下對中國目前形勢的一些看法,因爲我們知道現在的情況在中國是非常嚴重的,很多人也是人心惶惶的。當然我講神學和宗教呢,有很多朋友是不信神的,不信神沒關係,我覺得至少你可以把我今天講的東西當作一個故事來聽,或者是當作一些知識來聽,對你肯定沒有什麼傷害,所以希望大家還是耐下心來,我覺得有幾個故事還是挺好聽的。

前兩天我在臉書上看到了一個帖子,挺有意思的。有一個基督徒他在網上講——現在不是有這種大瘟疫嘛所以他就勸大家說要信基督教,說如果不信神的話後果會很嚴重。結果就有人反問他說,那你說一說吧,現在的大瘟疫是不是你們的神乾的?這個基督徒當時就很尷尬,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看這個帖子我覺得,這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假問題。爲什麼呢?因爲是不是神乾的這個並不重要,你要知道它到底是什麼原因才發生了這件事情。

福禍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這個問題其實很好回答,我們看一看中國有一個老話,其實是《太上感應篇》裏邊的,這是道家的一個經典,叫作“福禍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這個福和禍都是人自己招來的,都是根據你做的善事或者是惡事所帶來的一種報應。這實際上就是講的因果,就說你做一件事情之後,做了好事得善報,做了惡事得惡報。這個東西其實不光是道家在講,在所有的正教中其實都是講因果的。比如說在聖經裏邊——《以西結書》裏邊就講了這樣一句話,是耶和華講的。耶和華就說:到了那一天哪,我的眼睛不會憐惜你,我也不會可憐你,我一定要按照你所做的行爲來報應你,按照你所做的那些壞事去懲罰你,那個時候你就知道擊打你的是你的神耶和華。我講的可能不是一個字不錯,大概是講了這麼個意思。人做了壞事之後,耶和華是一定要懲罰他的,那麼這就是一種報應。當然在佛教中對於因果講的就更多,下面我想講一個佛教中的故事。

我們知道釋迦牟尼是迦毗羅衛國的太子,釋迦牟尼是他成佛後的稱號,他之前叫喬達摩·悉達多。他出生在王宮,曾經是一個王子。後來他在娶了妻子以後——他當時娶的是古印度的第一美女,叫耶輸陀羅——後來等到他的妃子懷孕之後,他覺得可以有人去替他來繼承這個王位,所以後來他就出家去修行了。等到釋迦牟尼成佛之後,他晚年的時候在祇樹給孤獨園,舍衛國那個地方傳法,他就預見到一件事情——他的家鄉會發生一件大事,這是佛親口講的。大家可以從佛經《增一阿含經》,還有《法句譬喻經》,這兩個經裏邊的故事我們把它混在一塊兒來講。當然這是佛經中的記載,可能細節並不一定是這樣的,但是我覺得它這個故事講的道理是非常對的。

釋迦牟尼佛預見到他的家鄉會發生一件大事
釋迦牟尼佛預見到他的家鄉會發生一件大事(示意圖片:西藏東部康巴地區十八世紀的畫作,洛杉磯縣藝術博物館藏)

什麼事兒呢?佛陀發現他整個的家族,就是氏族會面臨着亡國滅種的危險,因爲他們這個家族有一個仇人,這個仇人是波斯匿王的兒子,他的名字叫流離王。流離王身邊有一個梵志。古代的印度管所有不修行佛教的那些人,都叫作“外道”。也可能是婆羅門就管他們叫作“梵志”。因爲他自己有一個國家,流離王當時就帶着梵志發兵去攻打迦毗羅衛國。迦毗羅衛國的人已經皈依佛法了,所以他們都是慈悲不殺的人,不用說人了,連螞蟻、螻蟻他都不會去傷害的,那麼當然在戰爭中也就不可能有一個好結果,他們肯定是要被打敗的,而打敗之後他們就面臨着亡國滅種的危險。流離王爲什麼去進攻迦毗羅衛國?中間有一些世間的恩怨我們就不去講它了。

當時釋迦牟尼佛座下有一個弟子,這個弟子是釋迦牟尼座下的十大弟子之一。釋迦牟尼弟子很多,其中有十個人,每個人都有一個什麼什麼第一。比如說是舍利弗智慧第一,目犍連是神通第一,一共有十個弟子。那麼這個弟子,就是神通第一的目犍連,這個人的神通是非常之大。他當時在弘揚佛法的時候經常用神通去降服那些外道。這個事情我們現在聽起來是感覺好像挺不可思議,其實當時,在藏傳佛教創教的時候,那個蓮花生大士也是用很多他的神通去降服一些外道,最後把他們變成佛教的護法。所以當時目犍連用很多很多的神通,這個神通好像除了釋迦牟尼之外他是最大的。 他就去跟佛陀,跟釋迦牟尼講,他說:既然王族要面臨着這樣的一個滅頂之災,我有這麼大的神通,讓我去保護他們。他一共給釋迦牟尼佛提了三個建議,這都是在《增一阿含經》裏面講的。

第一個建議,他說我可以把他們放到虛空之中,這個可不可以?釋迦牟尼佛說你當然有這樣的能力,但是你用神通解決不了宿世的因緣,他就否定了。然後他又說,我可以把他們放到他方世界去,另外一個世界裏面去行不行?釋迦牟尼說,你雖然可以做到,但是你解決不了宿世因緣。他就不停的求,第三次他說,我可不可以用神通弄一個鐵罩子,把整個這個城扣在裏面,這樣的話他們就安全了。釋迦牟尼還是沒有答應。但是後來目犍連反正他不管釋迦牟尼答不答應了,他自己要做。他就從城裏邊選了四五千個他認爲值得留下來的人,都是善知識或者檀越。檀越就是佛教中講的施主的意思。他就把這四五千人放到了一個鉢裏邊——就是一個碗,然後把這個碗送上星空。後來流離王的軍隊就開過來,開過來之後釋迦族的人他們不反抗嘛,所以城就被攻破。攻破之後,流離王就開始屠城,把滿城的人全給殺了。殺了以後呢,目犍連因爲他知道他在碗裏面保護了那麼四五千個人,他就跟釋迦佛講,他說我已經把四五千個人保護起來了。佛說你有沒有看你的碗,目犍連說還沒有。佛說你看一下吧。他就把他那個碗打開一看,發現這四五千人,凡是在碗裏邊的已經都死了。實際上釋迦牟尼知道,這些人是在劫難逃的,他們就是一定會面臨着這樣的下場,因爲他們要還業力。釋迦牟尼隨後跟目犍連講,再過七天,屠殺釋迦族的那個流離王就會被滅掉了。然後當時好象是大洪水之後就把流離王給滅掉了,滅掉之後就打到地獄裏面去了。等這個事情結束之後,因爲很多比丘啊,就是很多和尚他們不懂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釋迦牟尼已經成佛,難道沒有能力去保護他們家族的人嗎?他們就請釋迦牟尼佛給他們解釋一下,釋迦佛就給他們講了一個故事。

釋迦牟尼就給他們講了一個故事
釋迦牟尼佛就給他們講了一個故事(示意圖片:Tsewang Rigzin Sharpa/維基,CC BY-SA 4.0)

他說在很多很多年之前,估計可能是很多很多劫以前了,在這個地方有一座城,這個城叫作羅閱城。當時這個羅閱城有一個大池子,大水池,這個池子裏面有很多的魚。有一年氣候不好,所以當時的農業收成欠收,欠收之後人沒有吃的怎麼辦?只能吃草根。但是他們看到這個大池子裏面有很多的魚,於是他們就說,乾脆咱們把這個魚全吃了得了,於是那些村民們就開始去捕撈那個大池子裏邊的魚,把那個裏邊的魚全部吃光。當時這個池子裏面有兩條魚,那兩條魚好像是會說話,就互相商量說,咱們也沒做什麼錯事,那麼現在咱們遇到這樣的災禍了,將來咱們一定要報仇。那兩條魚後來也被吃掉了,這個時候呢還有一個八歲的小男孩從旁邊路過,這個小男孩本身沒有參與捕魚和吃魚的事,但是這個小孩一看那些村民在撈魚,他覺得挺高興的,就生起了那種歡喜的心。釋迦牟尼就講,他說這一次呢,我們釋迦整個一個種族的人,或者家族的人,就是現在被殺掉的那些,就是被流離王所殺掉的那批人,就是當時捕吃魚的那些村民;那麼流離王帶的那些兵,其實流離王和他身邊的那個梵志,他身邊的那個外道婆羅門,這兩個人就是最後那兩條魚,他領的那些兵就是當時池子裏面的魚。然後他說,當時從這個池子邊上經過的那個小男孩,8歲的小男孩就是我。他說雖然我沒有參與捕魚和吃魚這樣的事情,但是我看到這種事情的時候竟然生出了歡喜心,就因爲這一件事情,他說我現在的頭疼得就像是一座須彌山壓在我的頭上一樣。

給大家講了這個故事是想說什麼呢?是想說一個人在做了壞事之後不管過了多長時間,到最後總是要還的。這就是我們經常講的叫善惡是有報的。這種報是用神通根本就無法解決的問題,所以當時目犍連雖然用神通,可是仍然保護不了那些在劫的人,他們是一定要死的。就包括釋迦牟尼本身,因爲那個時候他雖然已經開悟了,但是由於他還在人世間,有一個肉身在——你只要在人世間有這個肉身在,你就要承受——所以說,釋迦佛說當時我的頭就疼了很長的時間。那麼這種事情在佛教中其實講的非常多。

我們剛纔提到那個神通第一的目犍連,他是怎麼死的呢?當時是有很多的外道,他們覺得如果能夠把目犍連打死的話,就會對佛教形成很大的傷害,因爲目犍連神通第一大家都知道,如果能把目犍連也打死了,這樣一個名人竟然也被打死了,被他們打死了,很多人可能就會因此不相信佛教了。所以他們當時就去圍攻目犍連目犍連當時用神通把他們擋在外邊,他們根本就傷不了他。但是後來目犍連突然間想到,他說他實際上是因爲欠他們的,所以後來目犍連就不用神通了,不用神通之後他被亂石打成重傷,後來他到釋迦佛的跟前,釋迦佛當時還讓目犍連給大家陳述了一下事情的經過,然後目犍連就死了。當時就有一些比丘——就是和尚就問釋迦牟尼,說目犍連這麼大的神通,爲什麼最後不保護自己?釋迦牟尼佛講了那個大概意思啊,就是說神通不敵業力。你雖然有神通,但是因果報應這種輪迴你是躲不過去的。

目犍連遇害
目犍連遇害(圖片:老撾一寺廟壁畫,Sacca/維基,CC BY-SA 3.0)

我想說什麼呢?這種善惡的報應,你說一個災禍到底是不是神降給你的,這個其實並不是特別重要。因爲神不能夠無緣無故的做一件事情,神做事如果沒有這個“因”,他不會讓你去出現這樣一個結果。你可以把神所遵循的那個東西叫做佛法,或者說叫作“道”,或者叫做宇宙的規律也好,但是不管怎麼樣其實都是人自己所積下的業帶來的這樣一個業報。釋迦牟尼自己他都要承受這樣的東西。在業報輪迴的過程中啊,其實每一個人在這個人世間他都有可能做好事或者是做壞事,那麼到底做好事做壞事很多時候人是不知道的,但是,雖然你不知道,只要你做了壞事你就要承擔這個結果,就像釋迦牟尼佛當時路過那個池子的時候看到那些人捕魚,他可能並不知道他怎麼心生歡喜是一件壞的事情,但是不管怎麼樣,因爲你心生歡喜了,因爲你做了錯事了,所以最後了就要遭到報應。我講這個故事是說,一個人他做了壞事之後他會遭到報應。那麼如果是大面積的人都做壞事的時候,那麼這種報應就有各種形式的表現。比如說有可能是戰爭,就像整個迦毗羅衛國被屠城是一樣的,就屬於戰爭,幫助這些人去清除這些業力——就是以前欠的債;那麼也可能是饑荒;也可能是蝗蟲;也可能是洪水;也可能是瘟疫。那麼如果你一個人沒有做過壞事,即使是你身處那樣一個環境,面對着這樣一個大範圍的災難,像瘟疫或者什麼洪水之類的,但如果你真的是一個好人,沒有做那個壞事的話,這種事就臨不到你的頭上。

很簡單的一個例子就是諾亞。大家都知道在創世紀裏邊,上帝因爲看見人變壞了,所以上帝就降下洪水毀滅天下。但是諾亞雖然也在那個地方,他卻不在劫數之中。上帝讓諾亞造一個方舟,把一家人帶到方舟裏邊。爲什麼諾亞不在其中呢?因爲諾亞沒有那個業力,諾亞沒有那個難。因爲諾亞是一個義人,在聖經裏面講諾亞是一個義人。也就是說雖然有這樣的事情,但是好人是不在劫難當中的。我爲什麼講這個事情呢?這就是回到我們現在所面臨的中國的這樣一個局勢。

壁畫諾亞方舟,繪於米蘭聖毛裏齊奧教堂
壁畫諾亞方舟,繪於米蘭聖毛裏齊奧教堂(局部圖片:Warburg/維基,CC BY-SA 3.0)

爲什麼迫害佛法罪惡滔天?

因爲我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我想跟大家講一件事情。我按着我個人的理解呢,迫害佛法是一個罪惡滔天的事情。爲什麼迫害佛法罪惡滔天呢?它真是比殺人還重。爲什麼會這樣呢?因爲我們知道,剛纔我們講善惡有報的問題,一個人如果做壞事的話就會有惡報,不管你知道不知道這是一件壞事,只要你做了,那麼就會有惡報。那麼有的人就講了,那我不想得到惡報怎麼辦呢?那麼你就必須要知道是非善惡。是非善惡是誰告訴你的呢?是非善惡的標準在哪裏呢?我要說,是非善惡的標準掌握在神的手裏。所以呢,每次當人類——大家可以注意一下——每次當人類進入文明的時候,當一個地區要進入文明的時候,就會有一些覺者到那個地區去轉生,然後告訴人做人的這些道理,比如說像耶穌啊,像釋迦牟尼啊,像摩西,或者是像中國的老子、孔子之類的,蘇格拉底等等。這些覺者或者是先知他們到人世間,他們是告訴人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這就是是非善惡。那麼有的人呢,他會按照佛陀講的去做,那麼他不但能夠得到道德的提升——因爲他不做壞事,他老是按照佛講的事情做好事,那麼他的歸宿就到天國去了,他就會去享福。那麼如果沒有這種是非善惡的標準的話,人總是會爲了名啊利啊,爲了慾望啊,或者是爲了美色呀,甚至爲了爭鬥爲了一口氣,爲了顯示他會去做壞事的。他做壞事越做越多,最後結果這個人就會掉到地獄裏邊去。所以,告訴人是非善惡本身這是最最重要的東西。咱們可以想象一下,假如說是一個佛告訴大家這麼做是對的,那麼做是錯的,然後呢,有那麼一批壞人或者說一股惡的勢力,他們就不讓人去聽這個佛的,告訴他們是非善惡不是這樣的,不要聽他,什麼好事壞事不存在,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結果有一批人聽了那個壞人的話,最後越做壞事越多,最後得到報應下了地獄了,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誰應該爲他們下地獄負責任。當然他們做壞事本身是有責任的,可是告訴他們不去聽佛的話的那個人,那個誹謗佛法的人,他纔是罪大惡極,他是一個罪惡的根源,這麼多人下地獄都是被他教唆的,他作爲教唆犯本身他的罪應該比所有的人都大,所以這就是爲什麼我講,一個誹謗佛法的人他的罪惡是非常非常之大的。

所以我們看到在人類歷史上出現這樣的事情,比如古代羅馬迫害基督徒。在耶穌上十字架上之後,羅馬迫害基督徒長達300年,當然中間是斷斷續續的了。然後他們給基督徒造了很多很多的謠,說他們殺死嬰兒然後喝嬰兒的血什麼什麼之類的,亂倫,各種各樣的謠言,造完之後把這些基督徒投到鬥獸場裏邊,被野獸撕咬、被野獸吞噬,然後把他們的身體,把活着的基督徒跟乾草捆在一塊,澆上油,然後點火把他們活活燒死,作爲遊園的火把,照亮他們的公園,晚上的時候照亮他們的公園。那個時候除了那些真正做這些壞事的人,在那個羅馬鬥獸場上——如果大家到羅馬去的話,那個鬥獸場的遺蹟現在還在,在羅馬鬥獸場你看着像現在的一個大的劇院一樣,真的是坐幾千人都沒問題的——當時有多少人看到基督徒被撕咬的時候、被那個野獸吞噬的時候,他們在歡呼雀躍,他們表現那種亢奮、那種高興。大家可以想象吧,當時釋迦佛就看到那個魚被捕被殺的時候心生歡喜,他都要頭疼,而當追隨覺者的這些聖徒們被野獸撕咬的時候,他們被活活燒死的時候,那些歡呼雀躍的羅馬人他們的罪業到底會有多大。這就是爲什麼羅馬——一個非常強盛的帝國在迫害基督徒300年之間,他們經過了三次特別大的瘟疫。第一次瘟疫羅馬死了100萬人;第二次瘟疫羅馬的人死亡達到三分之一,它的首都君士坦丁堡的人死亡一半兒;第三次瘟疫之後強大的羅馬帝國從此衰落。所以這就是迫害佛法的報應。

基督徒被綁成火把燒死
基督徒被綁成火把燒死。(圖片: Henryk Siemiradzki 1876年畫作)

當這個人不去阻止這樣的邪惡的時候,那麼這個報應就會臨頭。其實我在以前也提到過當時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之前的話(編者注:躲避瘟疫辦法竟這麼簡單——中外歷史上大瘟疫給人的啓示)。耶穌不是跟那個老婦人講,他說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爲我哭,爲你的子孫去哭。因爲是那些猶太人他們舉着拳頭喊,他們說要把耶穌釘到十字架上。當時耶穌和另外一個小偷兩個人同時被審,然後猶太人可以決定赦免一個人,他們寧可赦免那個小偷他們也不赦免耶穌,鞭打他,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所以你可以想象猶太人造下的罪孽有多麼的深重,最後猶太人是1800年的大流散,沒有自己的國家。這些事情其實在舊約全書中都是有預言的,他們將在天下萬國中被拋來拋去,被人恥笑被人追打被人屠殺,這都是有預言的。所以呢我用佛教和基督教的例子就想講到現在。

中國對佛法的迫害

中國對佛法的迫害就是對法輪功的迫害。因爲我本人是法輪功信徒,法輪功是一種佛家的修煉方法,如果你要看法輪功的教導,其實對任何人都是沒有害的,非常的和平,真善忍對任何人都是有好處的,不會有傷害的,然後他們自己煉一煉功。但是共產黨它就是要鎮壓法輪功,而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有幾個細節我要說一下。

當時共產黨在剛剛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它其實並沒有做太大的太強的輿論性的準備。爲什麼呢?因爲共產黨從來都認爲,我只要給你安個罪名,然後報紙批一下,電視批一下,鋪天蓋地的一壓,就把這個信徒給壓下去了,這些看上去好像是非常溫和的老頭老太太,或者像我當時這樣的年輕人,都是手無寸鐵,感覺對政府也不可能有什麼強有力的抵制或者反抗,所以他們就覺得一下就鎮壓下去了,因此他們在輿論上的準備其實是不足的。在鎮壓法輪功的時候1999年7月20號,他們最開始是抓一些法輪功的聯絡人吧,因爲法輪功沒有等級觀念、上下級的關係,就是一些聯絡人,抓完之後在7月22號的時候開始鎮壓法輪功。當時電視新聞24小時滾動播出,中央那幾個通告、什麼什麼誰誰誰不能煉法輪功什麼之類的,除了那個以外就是一個好象是30分鐘的片子,這個片子它的作者就是武漢電視臺科技之光欄目的主編,這人叫趙致真,最開始電視裏面滾動播報的那個對法輪功的污衊,全都是妖魔化的那種謊言那種宣傳那種抹黑,它的主創人員,主編就是武漢電視臺的趙致真。當然還有其它別的事情,比如說610——就是整個迫害法輪功的一個總的協調機構——開會的時候要在武漢開啊之類的。跟大家講這個事情是想說,當迫害法輪功這個事情發生的時候,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認爲自己是無辜的。當時妖魔化法輪功,然後對法輪功這種酷刑,我相信全中國的每一個人幾乎都收到過法輪功的傳單。對法輪功的酷刑,包括他們所遭受的那種非常殘酷的迫害——詳細的我不講大家可以到明慧網上去看一下——都會有所瞭解,可是在當時法輪功被迫害的時候有多少人是漠不關心的,還有多少人是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中的法輪功學員抱着一種嘲笑的態度、敵視的態度、看不起的態度。

這幅油畫展現了活摘器官的現場,裏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們。
油畫展現了活摘器官的現場,裏面有正遭到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以及犯下滔天大罪的人們。[油畫:《甦家屯的罪惡》(《Organ Harvesting》)董錫強,170x130cm,2007]

這兩天也是在臉書上我經常看到一句話,說在雪崩發生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這個話其實是波蘭的一個詩人寫的話,它的原文如果翻成英文的話是說,當雪崩發生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認爲是自己的責任,一片雪花當然不可能造成雪崩了,但是這樣成萬上億的雪花凝在一塊才造成這樣一種雪崩的效應。可能每個人都覺得我沒迫害法輪功,我對迫害法輪功我沒有起到責任,但是其實是每一個人的沉默,你的沉默就是一種默許,才造成了這個迫害一直延續到今天,已經20年快21年了。也許這就是爲什麼在西方有這樣一句非常有名的話——有人說旦丁講的,有人說是肯尼迪總統講的——這句話是說,地獄裏那些最炙熱的地方,就那些烈火,燒得最旺的地方,是留給在大是大非面前仍然要保持中立的人。當共產黨在迫害法輪功的時候,那些沉默的大多數其實都是在默許這樣事情發生。所以呢我想講,整個這個故事是想說,迫害佛法的罪業是非常的大的。那麼按照歷史上來講,這種瘟疫其實是一種對人的一種警示,那麼這種瘟疫是不是能夠躲得過去呢?這就是我下面要講的。

這種瘟疫是不是能夠躲得過去?

這個問題就像我剛纔講的,諾亞爲什麼在發洪水的時候他就沒有死,因爲諾亞是一個義人。其實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個過程中,因爲現在迫害還沒有結束嘛,所以每個人還有這樣的機會去表達自己的態度。怎麼表達呢?我之前曾經提到過,因爲是共產黨在迫害法輪功,如果你曾經加入過共產黨或者共產黨的外圍組織,比如說共青團或者少先隊,那麼首先你應該退出來,你迫害法輪功,你這個團體迫害法輪功,我跟你不一樣,我跟你不是一夥兒的,那麼這個就是一個大家可以做的事情,這個呢我覺得是要做的(編者注:針對可以翻牆的人,章天亮教授提供的做的方法附在文後)。

那麼還有一件事情要做的,其實我覺得是你可以在心裏表達一個對法輪功的態度。我再給大家講一個故事,是基督教的故事。

這是在德國的巴伐利亞省有那麼一個縣城,這個縣城曾經在1633年發生過黑死病。當時這個黑死病發生的時候——因爲那時候歐洲黑死病非常流行,歐洲一半的人都死於黑死病的,而且持續的時間特別長——當時黑死病到這個小鎮的時候,這個小鎮大概每兩戶平均就會有一個人死掉,當然這個小鎮的人就很恐慌,他們就向神發了一個願,他們到教堂中去祈禱,向神發了一個願。他們說如果黑死病能夠在他們這個村莊不再讓人死的話,這個黑死病如果能夠放過他們這個村子的話,他們願意每隔10年上演耶穌受難記,就等於是他們跟神之間有一個約定:你不要懲罰我,然後我每十年就演一下耶穌受難記。那麼從他們發了這個願之後,果然這個黑色病就沒有經過這個村莊,這個村莊從那之後就沒有再死人了。爲了兌現這個承諾,他們每隔10年一直到現在——這個已經將近400年了,他們有一個大劇場,那劇場大概能坐4800人,舞臺是露天的——每隔10年演耶穌受難記。好像是從5月份演到8月份演100場,一直到現在還在演。所以那個黑死病再也沒有到這個村莊來過。

德國小鎮上阿默高(德語:Oberammergau)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記》。
德國小鎮上阿默高(德語:Oberammergau)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記》。上圖爲1870年時演出的場景,下圖爲2000年演出時的劇場。(圖片:Nancy/維基,CC BY-SA 4.0//希望之聲合成)

其實神是給人機會的

我想說什麼呢?我想說的是其實神是給人機會的。如果你們對神有那樣的信心,而且你們能兌現你的承諾的話,那個神真的就放過他們了,而且甚至可能還會去保佑他們。那麼我想說什麼呢?這是我想說的第二點,第一點我想說的就是大家,如果你曾經加入過中共黨團隊還是應該退出的,退出可以用化名,在網上起個化名就退了,很簡單也沒什麼危險。第二個我想說的就是,你可以在心裏邊念九個字,這九個字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當你在念這九個字的時候呢,其實也就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正邪善惡之間選了一個,自己到底傾向於哪一方。

今天給大家講了很多故事啊,因爲這些東西都是我從……我是一個法輪功的修煉者,是我在修煉中自己對佛法的一些體會給大家講出來。有一些故事雖然佛經中那麼記載了,它的細節不一定準確。但是我覺得他所講的這個道理確實非常對的,所以想把他講的這個道理呢,藉着這些故事吧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也希望如果大家覺得給大家提的這個建議可能會對你有所幫助的話,你也把今天講的這兩點,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傳給您周圍的人。

視頻鏈接:


歷史文化學者、時事評論人、大型講史節目《笑談風雲》主講人、紐約飛天大學章天亮教授,把怎麼做的方法放在了網站視頻的置頂留言裏面,內容如下:

天亮時分-官方頻道

視頻中所提到的三退網站: 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如果想瞭解中共是如何抹黑、殘酷迫害修行的法輪功學員,我建議大家可以看一下這個紀錄片《欺世僞火》:https://youtu.be/EwlQFf1_gT4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