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石涛纵横】《推背图》:共产党死在十八子

【希望之声2020年2月7日】(主持人:石涛)昨天我看到香港大学的病毒学专家袁国勇,他是国家级的专家,全中国预防中心的调研小组当中的成员之一。袁国勇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他坚持称,在今天的香港,受感染人数将高达140万,香港700多万人,所以他按照20%的角度去算的。因为武汉非典2.0,现在在国际社会中,包括WHO都在讨论,到底这个东西命名什么?他们倾向于命名叫做——现在的命名非常的拗口,根本就不顺畅——所以很可能叫做武汉病毒,原来是这么叫的,都是按地区说的,后来在2015年WHO就引入了所谓的人权的概念。

我个人觉得太鸡贼,太小气。说叫这地方,对那地方就是一份侮辱。你人都那样了,地方都那样了,活都干成这样了,遭到天谴了然后你还不认。西班牙流感原址不是发生在西班牙,但是在西班牙影响最大。

瘟疫就是神的显现,而现在的人,越来越利益,包括象WHO,里头很多被共产党花钱买的,所以里面它后来改变的一些东西,其实都带有相当中共邪恶的东西,称中共为邪恶,是因为它侮辱一切神造的人,那它就是邪恶的。

所以这命名界成了问题了,后来他们说很可能叫武汉病毒。这一次就是这么个说法。如果叫武汉病毒的话,袁国勇认为在香港出现140万人感染,然后他认为死亡率1%,仅香港本地,1万4千人会死去。

如果按照他的说法,中国有14亿人,在进入后面高峰——现在高峰只在湖北还没有在全国,而全国已经扩散了——应该高达2.8亿人受到感染。如果按照1%算的话,280万。如果按照另一个角度来讲,它拿了一种药,据说这药是管用的,是美国人用的,别名叫做“人民的希望”,这是中国大陆叫的。而这个药当初治疗的,也就是当时出产时是针对非洲的埃博拉病毒。但它针对非洲的埃博拉病毒本身并不是很成功的药。埃博拉是2003年出来的,跟中国大陆的非典是同一年。所以这个药出来之后,并没有大规模的使用,只是这一次,35岁的中国人回国相亲,然后回到西雅图,结果带着病菌来的,应该是征得这个人的同意,所以当地的医生就在他身上用了这个药,用了7天,第8天他就好了,好了90%,事情就是这么来的。

而埃博拉它的死亡率是多少?2003年在乌干达,埃博拉的死亡率95%,2007年,再次出现在西非刚果,它的死亡率25%。如果那个药对这种病是这么好使的话,那应该是对等的概念。所以你让我说,我们按照埃博拉的最低的死亡率25%,如果按照袁国勇的说法,要有20%染病的话,那25%就是6800万到7500万在中国会死去,这个数都只能这么算了。

有人说,你算的那个数不科学。中共国给你报的数科学?从1月30号到2月6号,它的死亡率固定在2.1%,它怎么来的?感染的数乘上2.1%就是死的人数。感染的数怎么来的?没人知道。

我还告诉你个因为所以呢,它连因为所以都不告诉你。可是它报的那个数,天天在报纸上登。

这是今天我们生活的故事,生活的环境。在过去的时间里,我记得老早《推背图》啊是什么的,曾经说过,共产党死在十八子之手。十八子当时有一个说法,当时是跟唐朝的李世民有关,十八子嘛,是李。谈到共产党,还落在十八子上。

结果在今年年初,1月1号到1月3号出了个事情,我们知道中共抓了8个“造谣”的人,有关武汉病毒。第一个被抓的姓李,结果这个人昨天死了。他是武汉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他是最早发现病毒的,而他当时提到是有7个人,然后抓了他。

在1月2号,中央电视台几个台批这8个人“造谣”,1月3号,要他们写了悔过书。结果现在不叫悔过书,现在叫训诫书。我说什么叫训诫书啊?有人说这是从国民党那儿学的。悔过书它现在不敢用了,改成叫训诫书,公安局发的。

后来这事情爆发了,8个人就成为了叫8个“吹哨者”。这个邪恶的王沪宁又反过来说这8个人是“吹哨者”,所有事都是他干的,这种侮辱、诬蔑的方式都是他干的。

而1月3号,中共同时向美国汇报疫情,这是共产党最邪恶的。今天习近平倒向跟共产党连为一体,我们看到这是对人类的伤害,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对人类进行伤害。他现在还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大家一起去地狱。

昨天这个医生没有抢救过来死了,在中国引起了轩然大波,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全中国各种各样的人都在呼吁言论自由。

死去的医生叫李文亮,他也是8个被抓的医生当中唯一在社交媒体上亮相的,后来染病了,结果他就透过社交媒体来展示他染病的过程。34岁,他的父母也染病了,他的太太听说还怀着另外一个孩子,还有一个5岁的女儿,幸好当时没有在武汉。他的太太同样是眼科医生,听起来是校友。

他染病的原因是大概在1月20几号,一个看青光眼的老者,他给他看病,那个人第二天就发烧了。他第三天发烧。

这是整个这个故事是这么来的。结果他在2月1号,接受财新记者采访的时候,那时候已经给他所谓的平反了,其实不是正式的了。因为没有人为抓这8个人负责任,没有人为他们在电视中遭到亮相大批负责任。结果在他接受采访的时候,他留下两句话:让人们知道真相比给我平反还重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这就变成了他现在的遗言了。

第一句话,他痛斥这个制度,平反是邪恶的,平反的概念把共产党当成神。所有的错误是人犯的,共产党是神,给他平反。打死他是共产党,给他平反还是共产党。而共产党打死他,给他平反只有一个目的,掩盖真相。所以那句话是直接痛斥共产党魔鬼的品质。

第二个,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看其意识核心意识,第二句话他直接骂的习近平。道理很简单。

所以在他的角度,他不一定就一定是这个说法。因为他自身本身又是一个矛盾的人,在他的微博的留言中,他强烈支持香港警察施加暴力,同一个人。在当初的动车事故中,他强烈谴责为什么不调查事故的本身,不查清列车里是否还有人,上来就拆,这是张德江干的。

当年的动车事故跟今天他所遭遇的是一模一样的。这是中共的邪恶。

结果包括人民日报驻香港分社的社长,都以泪奔的方式来很隐喻的痛斥这个社会,痛斥这个环境。

据说中央电视台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在刚才报了他的一条消息。但他本身却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因为他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又是一个揭示真相的人,但他死了。这个圈画圆了。

2003年是蒋彦永,蒋彦永在揭示真相告诉世界之后,蒋彦永没死。而蒋彦永当初的概念后来去抓他,把他软禁起来,是因为他要揭示六四真相。蒋彦永现在还活着,但是被软禁。

非典2.0出现一个姓李的,结果这位李医生又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这是一个首尾相扣,这件事情画圆了。

蒋彦永的年代是江泽民的年代,这位李医生的年代是习近平的年代。这样的首尾相扣是对应的,在所有的事件中都是这么对应的。而当李医生以死的方式结束的时候,我跟大家解释过,好象是在《推背图》里讲过,共产党死在十八子。具体指的是谁,还是指的一种时代的标志,各说不一。有人认为是指的具体的人,现在你看到在今年开年伊始之际,他的死亡,他本身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他就讲了一句真话,他自己也说,后来抓我了,我只能认罪,因为怕给我关到监狱里。他没有任何的丰功伟绩,他只不过在微博圈上告诉他的同班校友说,大家小心点,可别往外传。海鲜城应该有了非典了,7个。

他没有绕着世界上外头说去,当时蒋彦永是上外头说去,蒋彦永写出来的EMIL只是写给了凤凰卫视,后来让华尔街日报跟路透知道了,找上他。凤凰卫视终究它是在香港了,具体的人把消息透露给华尔街日报跟时代周刊,然后大概短短4、5个小时之内,当时代周刊一报出来的时候,世界的大媒体BBC、美国之音就全找上他了。事情是那么来的。

他没有,他就在微博圈里传了一把,然后就抓了他,所以把他推成一个英雄的概念,是王沪宁一手促成了。他要1月2号不上电视,没人知道有这事。

“江城瘟疫起,端午除恶习”。所以这个东西是这么对应来的,我跟大家介绍基本是这个概念了。

《苹果日报》在写这一段消息的时候,原因是说,他其实已经病危了,在抢救。原来说的是6号的晚上9点半这个人就死了,后来有人截流了他们之间微博、微信的传递,反正是公布出来了,说他要死了会很麻烦,救得了救不了无所谓,要摆出姿态。所以突然又出现用各种方法救他,也就是说当地根本没有怎么救他。最后武汉中心医院公布的时间是7号凌晨2点30几分。中国微信、微博就报了,要求言论自由跟知道真相。

当这样报之后,一开始中共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没有人敢删,因为瘟疫涉及到每一个人。

他习近平到现在不露头,有人说他露头了。对,他找的洪森露的头,他今天跟川普打电话露的头,他绝不见他的同僚,怂到奶奶家了。那个狗怂样,怂到奶奶家了。他真怕死了。他怕死从他建火神山就怕死。所以李文亮这个事情,一个姓李的在这件事情上,第一个被点起来的,人们内心的想法它无法扑灭,里面介绍的主要是他的故事,主要是这两天发生的新闻故事。而在我眼睛里却是对等的,我刚才讲了,前面有蒋彦永,后面有一个姓李的,结果姓李的死了。而这中间的一切,却跟这把火有关——天安门自焚。

2001年1月23号,天安门自焚让全中国人乃至世界人对正信的法轮功学员抱有仇恨,这是栽赃。就是以这个为中心,在中国社会开启了大屁股撅起的年代,赚钱的年代,唯利是图的年代。

马云的公司1999年成立的,与迫害法轮功是同一时间,所有挣钱的人都是2000年之后的,挣大钱的,它就是事实。而在九九年之前那些挣钱的人很多都没了。黄光裕有谁认识他?那是他之前挣的,那个人是之前挣钱的人。一直到他习近平出现。2013年出现之后,抓了周永康,不到一个月,陈光标出头,又把天安门自焚事件在纽约提出来。所以法轮功被迫害,这是一个最关键的时间点,给了习近平7年的时间。7年的时间,他自己没……就是太难了。

武汉封城1月23号,跟19年前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一天。然后第二天,他宣布建火神山。19年前的一把火,害了所有中国人。19年后的这把火,两把火对在一起,同样要害掉所有的中国人。首尾相扣,前面是姓江的,现在是姓习的。习近平蛇,是火,共产党本身是火,全是火。

我讲的是时间的首尾相扣的意思。我们也跟大家解释了,川普是水,五月花号,香港是水,我们叫Be water,香港它的四周是水,而香港人的精神是水,也就是说,美国的川普一个人,他以美国国家建国的基础,美国宪法的基础是水,五月花号。而到了香港就两个因素,地域是水,人的抗争是水,两个水。你到了武汉,武汉叫百湖之城,人称江城,遍地是水,九省通衢之地,同样讲的它是水。而处的年份是三个水当中的中间,猪年2019年是土猪,那一年是水,今天是金,金水,明年是木水。在时间上要经历三年的水,在地域上武汉经历了就是一个九省通衢之地,怎么叫跟天连上?是香港人的天灭中共,把这件事情转到了武汉。而瘟疫就是天灾,上天的惩罚,这都不用讲了。

我们现在这个星期是随着基督教过来的,我的意思是很靠后的,你现在查,你只要去查日本、韩国、香港、台湾,它的叫法有另外一个叫法,叫七曜。七曜是东方文化中传统的说法,月火木金土日,从星期一开始,什么意思?金木水火土,五颗行星,加上太阳跟月亮,围绕着地球,七颗星星就是三界。始终它用的火,后面就是水,所以整个中国社会的一切,从时间上地域上都被水包了,可是这一茬的文化起始于大禹治水,人们知道的文字的文化,西方知道的文字的文化,起始于诺亚方舟。

所以如果从天地人各个角度,从时间跟地域上都是有水的话,就相当于当年的大洪水,相当于当年的诺亚方舟。

诺亚方舟救几个人啊?中国的大洪水,大禹治水完了之后,才出现的夏。今天中国人的历史不知道五帝是什么故事,甚至都不承认他存在。

所以就我个人来讲,我讲的是天灭中共了。

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习近平唯一的出路,就把自焚跟活摘器官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揭示出真相,这个大瘟疫就可以解开。

是这东西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