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這場災禍的根源:一個是病毒,一個是中共 。(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這場災禍的根源:一個是病毒,一個是中共 。(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漢漢回家吧:武漢肺炎拷問我們自己的靈魂

【江峯漫談】20200131第109期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2日】(作者:江峯)

疫情與人道  拷問我們自己

《江峯漫談》 朋友們好!今天的節目的實際上已經錄完了,正在剪輯過程當中,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重大的突發消息,所以我在這裏給大家插播一下,川普政府在美國東部時間今天下午4點45分宣佈,武漢疫情新型冠狀病毒構成了美國的公共緊急衛生事件。

2019新型冠狀病毒(圖片:CDC/ Alissa Eckert, MS; Dan Higgins, MAM)
2019新型冠狀病毒(圖片:CDC/ Alissa Eckert, MS; Dan Higgins, MAM)

這項緊急狀態將在美國東部時間星期天下午5點生效,緊急狀態的應對規定主要有兩條:

第一條  從現在起,在過去14天去過中國的外國人一律不准入境,但是美國公民的直系親屬以及綠卡擁有者除外。

第二條  過去14天去過中國湖北省的美國公民將被強制隔離14天。另外,美國的疾控中心CDC的專家將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一起去中國考察疫情。

到目前爲止,在美國已經有7名被確診的冠狀病毒患者,最新的一名今天剛被確診的患者是來自舊金山灣區的硅谷的一位華人(1月24日他從中國回來)。這是我們插播的這個消息。

回到我們今天的節目,現在是美東時間1月31日的上午10點,大陸時間是2月1日晚上11點了。昨天點評說世衛組織宣佈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把武漢肺炎新冠狀病毒的這個疫情列爲全球緊急狀態。

你知道咱們這個國際上應該有個運作準則,會根據世衛組織的宣佈來作爲各個國家協調行動的依據。所以,昨天下午全世界都開始對中國的疫情有個反應,什麼頒佈旅遊警告、取消航班、限制人員流動、原來準備開的國際會議就不開了、投資計劃也暫緩了。

比如,美國國務院就把旅遊警告提高到了最高級別,說不要到中國旅行。美國大使館和廣州、成都這些總領事館都開始撤離非緊急人員之外的所有領事人員和家屬。中國到美國的簽證也全部暫停了,除了原來的英國、德國以外,北歐航空、埃及航空也停止飛往中國的航班。

咱們知道這段時間的中國人呢,剛開始熱起來說北歐遊、北非旅遊,這下子看來也停下來了。俄羅斯、捷克也停發中國簽證。歐盟主要國家在跟中國政府商量撤僑的事宜。

日本豐田、德國寶馬在中國不是開了很多間工廠嗎?推遲開工到2月中旬左右,所以你看這個架勢,昨天我簡單的分析了一下,可能會對中國未來產生巨大的衝擊,現在其實已經開始顯現了。這還是第一天吶,朋友們,所以有的就說這個世衛宣佈就等於是制裁中國了。

是不是制裁,我們從兩個方面來說,世衛組織宣佈這個狀態,本意不是說要來打擊你的、來制裁你的。它的總幹事不還解釋說:

哎呀!中國的同志不要誤會,我們不是對你投反對票。的確,一個國家碰上了瘟疫,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是逃不掉的了。

那麼,世衛組織制定突發事件的目的,實際上是兩方面。

第一、減少疫區和國際上因爲傳染造成的生命的更大損失。所以各個國家出於保護自己國民的目的就會採取相應的措施,這不是說故意去制裁中國。但是在客觀上會造成中國被國際社會隔離,這其實就相當於湖北與外省之間搞的這個隔離,變成了一個國際版,是這個意思。

第二、世衛總幹事譚德塞不是說不是投反對票嗎?實際上是說什麼,這樣的狀態實際上不是來打擊你,是在幫你。

首先,在科技上、在病毒疫苗上,它會協調,這有點像來個什麼專家門診,世衛組織就是專家會診的這個召集人,一起來幫助民衆恢復健康。另外  是協調國際援助,包括物資上的和國際貸款幫助,但我們看到在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後,一些中共的官方微博頻道上是這麼說的,這次疫情是國際上的反華勢力最希望看到的,他們看不得中國強大,所以我們要萬衆一心,特別不能讓世衛組織宣佈國家緊急狀態。這就等於在中美貿易戰之後,再一次沉重打擊中國經濟,我們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

你瞅瞅,世衛組織部一份好心,被他們變成了陰謀了。我們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們就得看看到底世衛組織和這些美帝國主義到底有什麼陰謀。你聽聽這個腔調,感覺好像這個瘟疫就是美國弄的,這個災難就是世衛組織造成的。其實,中國人在這種愚昧的鼓譟之下,永遠活在義和團的時代、自我張狂,即便是經濟上看起來是掙了不少錢吧,依然不願意瞭解國際規則,不願意瞭解正常的人類社會,甚至仇恨世界。

我原來在《歷史上的今天》系列裏做過一集叫做“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什麼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說那年有個銀行劫匪綁架了銀行員工做人質,在巨大的、極度的恐懼之中,這個劫匪可以隨時決定你人質是生還是死的。然而,劫匪突然那麼弄出點好心,給你那麼一點點的施捨,比如說這飯裏有塊肉,你吃了吧。

哎呦,這人質是感恩涕零。結果,過些日子警察把人質救出來了,這人質居然還愛上劫匪,替劫匪做無罪辯護。

對一個國家來說,國民在獨裁者營造的來自外界的恐懼和仇恨氣氛中,他會形成對這個統治者、對傷害自己的人一種巨大的依賴感,最後怎麼樣?就發展爲奴性。然後,就不去追究是誰造成這場災難的真實原因是什麼?他不去找了,反過頭去追打那本來就不存在的一種外來的威脅,所以你看這樣的民族情結其實一點好處都沒有,既不利於切實解決現實問題,還容易養成政府和民衆的壞習慣。

每次都說災難興邦。於是,政府習慣性的撒謊,民衆呢,又習慣性的默認這個謊言。

咱就回頭說這個武漢肺炎,把肺炎產生的原因,甚至說成是美國人搞的生化武器戰。

有人說這太荒唐了,我跟你說,它其實還不稀罕,它這不是第一次造謠了。

2003年非典的時候,它就造過一次謠,現在只不過是把它再Copy一下就行了

它說是美國人針對中國的人種進行的基因病毒戰,說這個病毒一看是黃皮膚的就鑽進去了。你知道吧,這義和團之前有過天津、山東的教會案,那是怎麼發生的?也是造謠說洋鬼子偷中國人的嬰兒,偷回去做藥引子,一下子激發了很多的民間的仇恨,最後把教堂給燒了。

你看,現在這一百多年過去了,這謠言不是一樣的嘛,還有效。

而且這謠言哪傳出來的?

中共官方認證的公衆號,中共把醫生從討論疫情的這個醫生羣組裏,當作造謠者給他抓出來了,結果耽誤早期的疫情披露。

然而,這樣子的激發社會仇恨的荒唐謠言(美國人針對中國的人種進行的基因病毒戰),政府不去抓你,還鼓勵你往外發送。

你想想,針對黃種人針對中國人種的生化戰,可能嗎?

美國人可不是都大鼻子藍眼睛,也有華裔美國人吶,你說真是盯着中國人才傳染的病毒,那你不是回頭把華裔美國人也坑了嘛,要是隻針對中國人的病毒,那今天美國人、歐洲人還撤僑幹什麼,都待在武漢,那的病毒不找他,對吧?

這種試圖利用民族主義樹立仇恨的謠言,其實坑的是誰啊,最後坑了自己。

因爲人會變的沒有絲毫的理性,喪失了是非感、喪失良知,充滿了不知道哪來的就那麼一股戾氣和仇恨。你會注意到,這五毛啊,普遍的性格缺陷還就在這兒,它的根在哪呀?就是中共爲了好管制,撒這些謊  慢慢把你們給奴性化了。

那麼真實的美國是怎樣的呢?

美國總統川普在中國農曆新年的時候就表示,他已經告訴習近平說美國願意向中方提供任何必要的幫助,說美國的專家是最棒的,可以發揮作用。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和他的家人旁觀下宣誓就職(圖片:The White House)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和他的家人旁觀下宣誓就職(圖片:The White House)

彭斯副總統也表示,美國已經準備好幫助中國民衆和世界來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美國民衆爲中國民衆祈禱。

我們(他指的美國人)與他們(指的是中國人)站在一起,(你看那個彭斯過去幾次在這個基金會的演講,他對中共是一點好臉色都沒有的)

納瓦羅這個鷹派人物,在中美貿易談判中,他接受記者詢問的時候就明確說,中美貿易協議是針對中方不遵守國際貿易規則的一個制約。

這個關稅是什麼呢?它不會因爲中國經濟受到疫情重創而減少,說這個減稅的事情是華爾街的謠言。但是無論如何,在中國遭受疫情的情況下,我們來談論這個話題是不合適的,所以你們看到的這個美國人,美國的態度是什麼?講原則、講情誼,用條約與寬容的引導着當下的中國去擺脫你那份狂傲,擺脫中共教給你們的對普世價值的挑戰,要理性地返回國際社會大家庭當中來,你得客客氣氣的跟世界上各個國家打交道(不要叉着腰橫着鼻子走到客廳裏來)。

這個跟中共的仇恨教育實際是正好相反的。美國從庚子賠款到抗日戰爭、到當年的蘇聯的核訛詐,到中國的改革開放,美國一直是嚴守契約精神、嚴守着承諾,它答應怎麼樣幫助中國,它就怎麼樣去幫助了中國,而在中華民族危難的時候,這個國家又總是本着人性和信仰的精神的出手相助。反過來,現在中國民間開始什麼封省、封城,甚至到最基層的封村,你可以充分感觸到極權國家的恐怖。

但是你知道嗎?有人說這是共產黨一拍腦袋想出來的,我還不這麼想。這個封城的辦法是馬克思替它想的,馬克思遺傳下來的基因決定的,他說國家是一個階級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機器,是迫使一切從屬的階級服從於階級的機器。

所以,政府的決策根本就不需考慮底層民衆的利益,甚至民衆的生死不用考慮。封城根本上的也不是爲了民衆的健康和生命,而是怎樣最大限度的避免事態擴大,避免國際關注影響了自己的國際形象。封城的這份殺氣騰騰,也讓底層百姓之間充滿了仇恨。

你看那些口號:

私自進村  車報廢人打殘

你說兇不兇?

串門就是犯罪,自己都當起法官來了。

全國各地對武漢人進行大抓捕,不給住酒店,甚至收費站一看見武漢車牌都不讓你下高速,下面一個口子都攔着,你往下走、往下走、往下個口子走,一路給你往下面趕,這都是把人往死裏送的節奏。所以說共產黨的本質在這個病毒蔓延的時刻,它跟病毒本身有什麼區別呢?

說有一個武漢人回四川老家。哎呀,被人就舉報了。這大過年的就被迫要跟家人分離,這一般人誰受得了,一上火,把舉報人給捅了。

對武漢人、對湖北人的這種標籤化妖魔化,把一場跟瘟疫病毒的戰爭就變成了人與人之間的廝殺。

而在美國呢?發生在中國的這場瘟疫,美國的老百姓又是怎樣看待?

這裏有一篇傳上網的美國學校發給孩子們的信,大意是在一些華人聚集的社區裏,特別是學校裏中國學生很多,面對中國發生的疫情的,面對華人在社區哄搶口罩所造成的緊張,老師會告訴學生每個人都會生病,不要因此孤立中國人和任何你認爲你與中國有聯繫的人,更不要歧視生病的人,因爲這樣會讓生病的人爲自己生病而羞恥,從而隱瞞病情不保護他人,我們防的是病毒,而不是中國人。越是危難的時候,越需要冷靜、理智、人性和團結。

你看這封信,反映的就是美國的民間那份厚重的道德沉澱。而還在武漢呢,隨着封城的日子越來越長,會越來越多的人道災難。

一位老媽媽到醫院排了一天隊最後還沒有辦法等到確診。醫生跟她說  你就回家自我隔離吧,你說這老人家有多大的壓力。她想啊,這回家隔離我到哪隔離去?都住在一起,那回家我不把子孫都給傳染了嗎?怎麼辦?老人家選擇從樓上跳下去了。

醫院沒有病牀、沒有藥,回家自我隔離,卻又沒有公共宣傳說怎樣隔離,你說這一家人長期在隔離狀態中相處,一天兩天還可以過,這整箇中國黃曆新年的期間、之後,哪天能解除封城還不知道,怎麼樣處理生活和心理壓力,那些沒有準備的家庭、年貨吃完了怎麼辦?

出門採購交通工具也沒有了,還要像抗日戰爭時期一樣,跟那個時候的武漢一樣要良民證、打路條。有武漢人跟我說,在一個小區裏死氣沉沉的,就只有什麼時候聽到有聲音呢?隔幾個鐘點“烏拉、烏拉”的鳴笛,120的救護車過來拉一個人走,拉走了。然後又是一片死氣沉沉,再過幾個鐘點又“烏拉、烏拉”的開過來,又拉走一個人,拉完了又是一片沉寂。

你說,你在這樣的環境中你能不崩潰嗎?但是,跟你說這滑稽的事又來了,針對美國這些發達國家的撤僑事件,中共外交部也派出民航包機從泰國撤僑,看似一個表現大國責任的行爲,卻那麼讓人哭笑不得,你看嘛!

美國、日本是把自己的僑民從疫區運走,遠離危險。而中國的航班卻把民衆接回武漢,回到這個新冠狀病毒的發源地,回到一個人人要逃離的險境裏,這時候所謂祖國的一份暖意讓人心寒無比。而且據報道,昨晚這些人已經回到武漢了。

還記得不少人當時看的電影《戰狼》,是吧?爲電影裏面濃濃的愛國情懷感動的落淚嗎?

那個能打的演員說了,說這本中國護照也許不能帶你去任何地方(也的確是事實),這箇中國護照帶你去不了太多地方,但能把你從任何地方接回來。你現在琢磨這句話,是不是有一種被綁架的感覺呀,我跟你說,就這麼一接一送之間呢,就能看出一個所謂崛起大國在人性情理的拿捏上進退失據,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怎麼幹都不是。

你看這一天前,英國政府召開一個跨部門緊急會議,討論一個他們根本想不到的事,什麼事呢?

這次他們不是安排英國從武漢撤僑嗎?來自英國約克叫Francis的一位媽媽 ,她準備登上撤僑航班的時候,卻被中國政府告知說她三歲的兒子必須留在中國:母子分離。因爲什麼?因爲你是英國公民,但是你的兒子有中國護照。

這問題就出在英國允許雙重國籍,中國只承認一國國籍。

所以英國外交部趕快就溝通中國方面,請允許英國公民與他們的家人團聚吧,到現在這個答覆還沒出來。

在別人落難的時候,最需要同情幫助的時候這個政府(中共)怎麼就突然在乎起來雙重國籍的問題了。

怎麼在每年開兩會的時候,那麼多拿着美國、英國、新加坡護照的人民代表、政協委員們,你們就不在乎了呢?

再說臺灣,臺灣陸委會在武漢突然封城之後,陸續接到了九十多通滯留武漢的臺灣人的求助電話,然後陸委會就開始跟中共方面溝通,說我們想用包機把臺灣人給接回來。你們封了城了,我們把他們接回來。

但是中共國臺辦沉默三天之後,才由發言人馬曉光表示說臺胞在湖北得到這個妥善照顧,說這個大陸方面一開始就高度重視兩岸同胞的健康福祉。你聽,拒絕臺灣參加世衛組織會議,剝奪臺灣兩千三百萬人健康乃至生命權的那種強硬表態音猶在耳,這邊它就敢說同胞健康福祉。

所以你看這不僅是拿着中國護照,哪怕你接受中共的一點惠澤、跟他們打一點交道,就極有可能成爲他們手中的人質。

你瞅嘛,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如此

英國的媽媽三歲的孩子如此

湖北的臺商如此

那些被戰狼航班接回來的武漢民衆也是如此

被封城、被封村的百姓如此

那些在省委大院裏住着的

那些在中南海里住着的

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武漢肺炎疫情形勢越來越嚴峻,世衛組織的全球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這種響應狀態,實際上只是開啓了中國武漢疫情正式走向國際的這個階段,與2003年非典完全不同,現在是全國所有省份、直轄市全部陷落,在一級防疫的響應下會有一個接一個的封城的出現。

武漢之外最有可能是哪兒啊?

重慶、上海、廣州、深圳、香港,甚至北京

每一個規模都比武漢還要大,或者與武漢相當吧,整箇中國的社會生態會發生巨大的變化,經濟的衰落原來還估計會就在東南沿海一帶發生

你看現在,直接從一線城市發達城市迅速跌落到了邊遠地區,連底層經濟都受到重創。

中共權貴,你高高在上,是吧?

你看一夜之間就跟中國的草根處在了同樣的憂患和災難當中。

而這場災禍的兩個根源:一個病毒 ,另一個是中共

都還沒有短期退出歷史舞臺的跡象,人民究竟怎樣選擇和保全呢?

面對瘟疫無能爲力,那是人的方法走到了盡頭

有一位人物,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中國工程院院士,叫沈祖堯。他是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沈祖堯(圖片: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 website /維基)
沈祖堯(圖片: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 website /維基

他在2003年非典爆發期間,因爲他的優秀工作、優秀的服務,被《時代週刊》譽爲當年的亞洲英雄。

他就有過一段對當年的精彩的回憶,他怎麼說呢?

當年面對SARS非典,我們完全無法控制那個疾病,我們試過了所有的藥都看不到有一個病人好轉,於是我提出來爲病人禱告,說:上帝呀 ,求你不要讓我們的無能無知、讓我們喪失任何一條生命。

你想,朋友們,沈祖堯一個醫學科學家呀!

第一次以無知來描述他曾經自豪自信的醫學、科學能力,你看他今天面對瘟疫那麼無奈,講完這句話之後,房間內的人都哭了。因爲大家都感到已經走到能力的盡頭了。

沈祖堯說,我真是無知啊!

我不知道究竟在對付一個什麼樣的病

不知道那病毒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該用什麼藥

不知道該在什麼情況下用藥

甚至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用呼吸機

然而,人類意識到自己的無知也就是什麼,也就是真正懂得了在宇宙中自己的卑微。

你看,無論權力、財富  還是科學,面對瘟疫都無能爲力的時候,那就是一個人,當人的方法走到了盡頭的一刻,而這一刻就是上帝能力的開始。

沈祖堯記得很清楚,祈禱的那天是三月份的一天,然後他說從那天開始,我相信這並非巧合。

我們開始看見同事和病人都漸漸康復過來了。

《江峯漫談》  我們下回再見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