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肺炎特效藥賣多少錢?(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武漢肺炎特效藥賣多少錢?(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2日】(作者:江峯)《江峯漫談》  朋友們好!

現在是美東時間2月2日(星期天  )下午的4點鐘,大陸時間是2月3日的凌晨5點鐘了,上星期有一期節目跟大家說過,英美等西方國家正在積極開發武漢肺炎新冠狀病毒的疫苗。快的話,應該兩個月左右進行人體測試進入量產,雖然再花一些時間(等的很讓人着急),但畢竟它是一個希望。

不過,疫苗只是控制傳播蔓延和復發的,注射了疫苗,對於這種病毒就可以產生抗體不會被傳染了。

但你想一想,現在已經送醫的、確診的和正亟待搶救的那些生命垂危者怎麼辦?

今天,江峯這裏是收到了最新的信息更新,通過可靠的渠道也確認了,美國已經掌握了針對新冠狀病毒的“特效藥”。

我爲什麼打個雙引號呢?這特效藥目前它還是處一個臨牀階段,只不過給美國的一位武漢肺炎患者使用,效果特別好。

這個藥物是美國最大的藥商吉列公司開發的,原來是用於埃博拉病毒,面對中國的緊急情況,美方向中國方面緊急公開藥物分子結構,這意味着中國方面可以直接的進行臨牀以及仿造這個特效藥,用於治療大批生命垂危的武漢肺炎患者。

中國方面第一財新報道說,今天的晚間(2月3日)美國吉列公司已經開始配閤中國的衛生權威部門,就可以在中國開展臨牀實驗了。

暫定是在北京的中日友好醫院爲首批啓動的臨牀試驗醫院。

咱先說說這個藥研發的背景,美國醫學科學家是怎樣發現“武漢新冠狀病毒”的藥效的呢?

根據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報道說,這種實驗性的抗毒藥物名字叫做瑞德西韋(Remdesivir),是由美國的吉列生物製藥公司研製生產的,

原來這個產品是用於針對埃博拉這個病毒的。

在2003年、2009年、2014年的西非都爆發過埃博拉,2003年剛果爆發的最高的死亡率達到了90%,被認爲是生化武器級別的病毒,而埃博拉病毒和冠狀病毒中都有相同的核糖核酸,就是RNA的成分。所以,醫學科學家就想,當時研究主要針對埃博拉的這種藥物,現在會不會對冠狀病毒也有抑製作用呢?

比瘟疫更可怕的是謊言

那麼,今年1月27日的科學雜誌的報道中就提出來了,說瑞德西韋是對抗新型冠狀病毒中最有潛力的藥物,由於這種藥目前只是停留在實驗室的階段,所以對它的毒性和副作用沒有廣泛的認知,但是, 有句老話:急病亂投醫!

這次中國武漢肺炎疫情來的如此兇猛,又沒有任何有效的藥物和疫苗,中方一直沒有給予病原體標本,中國的醫學科學家們似乎是忙於發表論文。

最令人詫異的是什麼?這些科學家在國際著名醫學藥物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的相關論文都已經表明,這場疫情實際上從去年12月中旬就開始了人際傳播了,中共官方是到了1月11日(都快過一個月了)還說沒有明顯的人傳人現象。

你想一下, 武漢走出去多少人呢?這不連病毒專家王廣發回到北京,他自己也住院了嗎?(被傳染病擊倒了)

咱們就想這問題,爲什麼中國的科學家面對中共政府一個月之後還在撒謊,卻沒有一個站出來,本着一個科學家和醫生的職業操守和做人的良知說政府撒謊,是不對的。

我們的科學報告不是這樣寫的,你們(中共政府)這樣對外發表不真實的消息會危害人民 、會導致大瘟疫的爆發,這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就是,政府爲什麼明明知道科學家說了人傳人,卻還要撒謊?

這個真相很快就會浮出水面了,你想,如果不是科學家們忙着搶先在國際權威醫學雜誌發表論文,中共官方和醫學界早就知道的人傳人的事實還會被欺瞞下去。其實,疾控中心的科學家是爲了搶着發表論文,他要做第一個發現者吧,不想讓同行知道,所以在學術成就上,因爲這個自私,讓他們忘記了作爲醫學科學工作者的職責,甚至做人的道德。

是不是這個原因?他對外數據祕不外宣,還是武漢市政府那邊爲了某些需要。比如說,爲了中國黃曆新年的這個市面穩定故意壓制數據的公開,還是有更高層的中共的幹部有更多的祕密?

反正,千百萬死去和即將死去的冤魂呢,會找上你們的(隱瞞疫情的當權者),這是跑脫不了干係了。

那些科學論文、政府的報告、那些你們對名和利的追求都將成爲殺人的鐵證。

爲什麼說這些呢?

西方,雖然對這病毒是研究很久了,但是他們一直沒有能夠及時的拿到中方提供的病原體的標本。那麼咱們想想,美國醫療界很多時候是隻能從中方已經發表出來的醫學論文中得到相關數據和描述的,一直到1月21日之後,才陸續得到部分病原體的樣本,那麼,吉列公司的藥物特效是怎樣的一個機會?

爲何他們提前在1月21日之前就得到了驗證的呢?

原來,美國第一名被確認感染武漢肺炎的35歲男子,他當時是被美國疾控中心CDC安排進入了普羅維登斯地區醫療中心治療。

美國疾控中心CDC位於佐治亞州亞特蘭大的Roybal校園(圖片: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James Gathany )
美國疾控中心CDC位於佐治亞州亞特蘭大的Roybal校園(圖片: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James Gathany )

他是去年的年底前往武漢,1月16日回美國 ,19日就發病了。他的這個家庭醫生很及時報告給了CDC,報告給了疾控中心進行了隔離治療。前幾天這個病症沒有什麼特別變化,所以醫院也就是協助患者控制症狀,作一般性治療。

在住院後的第二天,他的糞便樣本中測出了新型冠狀病毒,到了第五天他的左肺葉下方出現了肺炎症狀,需要開始吸氧了,到了第六天  肺部出現更大面積的炎症,多個檢查樣本出現新冠狀病毒的陽性結果,到第七天 (1月26日)開始發燒  39.4度。

吉列製藥公司的首席醫學官的庫克說當時爲什麼給他用藥?

他們認爲病人的情況發展到這個狀況,使用瑞德希韋這個藥物的好處超過了所有可能存在的潛在風險,因爲他們並不知道毒副作用究竟如何?

所以,這是第一起在人體上做這個藥物實驗,他們就跟這個病患商量說咱們有這麼一種新藥,還沒有完全掌握它的毒性副作用

但我們認爲,從你這個目前情況來說,對你病症的是有好處的,如果與其讓你的病症繼續危險的發展下去,還不如試一下,這是我們的意見。

那你要不要試一下?

病人同意了,簽字了。

於是,在1月27日病人接受了瑞德希韋的這種藥品的靜脈注射。結果,第二天 (1月26日打的針)

1月27日,他的體溫就降落到了37.3攝氏度,很快恢復正常,之後幾天這個患者就不再需要吸氧了,氧飽和度恢復到了94%的96%之間,只是除了咳嗽、流鼻涕之外,別的症狀就沒有了,同時他的食慾也得到改善。

那麼,他的主治醫生告訴美國的媒體說,在用了這個吉列公司的藥之後,這個患者的肺部也恢復了正常。現在根據這個普羅維登斯地區

醫療中心的這個醫療負責人表示,根據他的瞭解,這是全世界第一宗使用叫做瑞德西韋的這款藥治癒武漢肺炎的案例。

那麼,還有別的一些醫學專家就表示說,這個瑞德西尾韋臨牀研究是發現了這個藥物對來自蝙蝠、動物以及人類的冠狀病毒效果廣泛,說這個藥物似乎能干擾冠狀病毒正確複製基因的能力,從而阻止這個病毒的繁殖,所以這款藥物目前應該來說,咱們看出來它是研發階段,只試驗了一個人,取得了比較好的效果。

這款藥爲什麼沒有獲得在美國上市的批准呢?主要原因就是,它原來是針對埃博拉進行的藥物研究,後來發現它治療埃博拉的效果不如其他同類藥品,不過科學家們發現了這個藥它對這個冠狀病毒效果不錯,所以就記錄在案了。

結果,今天面對武漢新冠狀病毒就發揮作用了。這個埃博拉病毒後來它是得到了全面控制了,所以就找不到患者、沒有病人了。

所以藥商就沒有生產的積極性了,再說臨牀實驗,你也找不到實驗對象了嘛,都治好了。

所以,這次給西雅圖的患者使用,儘管是沒有批准它上市,但是美國FDA(食品藥品管理局)根據“同情用藥法案”批准使用這個藥品

效果出來了,不錯、有效。

當然我們知道,只有更多的患者參與臨牀試驗,才能對於藥物的真實效果和毒副作用有更多的瞭解。所以吉列公司同意與中國國家衛健委合作,開放臨牀試驗。到今年4月27日爲止,經過美國衛生安全部門的同意,開放全部藥物分子結構給中方,這是什麼意思?

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結構(圖片:Meodipt)
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結構(圖片:Meodipt)

就意味着到4月27日之前,中方可以免費獲得吉列公司全面的技術支持,而且中方也可以在這一期間進行藥物仿製,這個合作意向是上個星期五正式形成的,所以咱們是剛得到消息,第二天(2月1日) 中方開通了綠色通道引入藥物。

咱們知道,中國對西方的藥物進口,它是不開放的。你到美國、英國去看病,回來後你那個藥過海關就被沒收。

那麼,到了2月2日,這次綠色通道開放,就等於你可以直接拿進來用了,瑞德希韋就獲得了國家藥品評審中心受理。

所以是一路綠燈,今天晚間就是北京時間的2月3日,瑞德希韋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臨牀試驗就在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啓動,是由中日友好醫院的曹斌主任醫師負責。

那麼,樣本量是270例,就會收治270名冠狀病毒的患者,其中包括了輕度和中度的這個肺炎患者。

試驗總時間是到4月27日結束,當然,就是在沒有確認這款在美國處於臨牀階段的新藥是否能成爲抗擊冠狀病毒的廣譜用藥方面,

中方是持慎重態度的,換句話說,就是到底它有多少的副作用,能不能全面有效還不知道。

那麼,國家藥品審批中心的首席科學家錢嘉華就說,雖然是中美雙方合作是到4月份,但不是說咱非得要走到4月27日才爲止。如果效果好就提前結束,提前進入量產。比如說像青黴素一樣,治療細菌效果那麼好。

所以,錢先生也希望這個瑞德希韋也是這樣子的好藥,這是人們的一個美好的願望吧,這可以說是半個月來,籠罩整個世界的恐懼的陰雲彩霧中,難得見到的一縷陽光。

美國發達的醫學科學,還有開放的人性的合作與援助機制,再一次給世人展現了,也再一次給予了危難之中的中國人實實在在的幫助。

但是,我們今天還要繼續點評,就是基於對中共向來的惡習的瞭解,我就想在這縷難見的陽光照進來的時候再多說幾句話。

新型冠狀病毒特效藥賣多少錢?

我也去認真的翻查了一下,瑞德希韋在美國的實驗基本數據。我不是醫學工作者,只是感興趣、也比較敏感,特別把它的實驗室的價格列了出來,因爲你跟它要樣品做臨牀試驗是要付錢的。

那麼付多少錢呢?

 1毫升藥劑729美元(含有10個單位的有效成分)

729美元相當於人民幣5千多元

5毫克粉劑550美元,差不多是人民幣4千多元

對於冠狀病毒的用藥量的大概爲74個單位

差不多是人民幣3萬5千元的價格

我會把其相關數據放在節目的下面,有興趣的朋友和專業人員可以拿去參考。

我爲什麼要把這東西搜出來跟大家做介紹呢?什麼想法?

因爲現在國內所謂的藥品投資人,已經積極的表示有興趣參與新藥的開發生產了,知道這就是好藥。如果是好藥的話、可行的話,這是一筆好買賣,特別是錢嘉華先生說的,可以提早結束臨牀的話,那麼到4月27日之前的中國藥廠可以大面積的生產這個藥物(因爲美國人毫無保留開放藥物分子結構)。

咱們說這個大瘟疫期間傳染病不用自己買單,國家醫療全包了。那麼中共爲了維穩需要也許會大面積的進行國家採購,國家採購是國家掏錢的,很多沒有得病的沒有、被瘟疫打倒的健康的人也要爲這個國家採購買單的,對不對?

那這裏面會產生多少利益輸送呢?這個所謂爲人民服務的黨,總是在營造一次次人禍之後,然後,嘉獎令來啦!什麼錦旗來啦!

在這種簇擁之下,榮譽的簇擁之下,再發一次國難財,就說現在被人責罵不斷的紅十字會吧,你看人家都根本不信任你,它打着慈善的旗號搜刮人民善良的扒皮機器,所以現在有多少錢捐給紅十字會?都沒有了。直接捐款、郵寄給醫院。

比如說,我就郵寄給這個武漢協和醫院。前段時間在美國看見了不少武漢的醫院到美國來做廣告,是什麼呢?

歡迎你給我們醫院直接捐款捐物,然後把地址什麼都寫上了。我跟你說,就這樣定點的郵寄,我就給這間醫院的郵寄都被紅十字會給截留下了。

這是什麼道理啊 ?這就是明目張膽的犯法呀!

這些連小朋友都知道,說 :爸爸,你拆我們小朋友的信不對。

因爲這不是給你的信,是給我的信。

好嘛,你說這不是給你的東西,你都敢拿走。不就是賊嗎?

那在這個亂世之下,你不就是個盜國賊嗎?

我爲什麼說把這個瑞德希韋藥品的實驗室價格拿給大家做參考?

懂行的朋友們可以幫着我、幫着大家做個科普,西方這樣的藥品從臨牀走向市場,實驗室的價格與市場的價格是怎樣變化,換句話說,我是想讓危難中的中國老百姓知道,這一條命要花多少錢救回來的?

對比極權中國與民主印度的本質區別

大家還記得2015年藥神陸勇嗎?是吧,還拍了電影《我不是藥神》

裏面說的是真實的案例,說那個一種美國生產的專治白血病的靶向藥物,叫做格列衛。

格列衛:伊馬替尼(Imatinib)的結構(圖片:NEUROtiker )
格列衛:伊馬替尼(Imatinib)的結構(圖片:NEUROtiker )

2001年這個格列衛在美國上市,療效顯著。被譽爲人類歷史上最接近奇蹟的癌症治療藥物,生存率很高(病人的十年生存率)。

癌症,大家知道啊,說10年生存率可以從不到50%提高到90%,增加一倍。因此,甚至可以取代骨髓移植成爲首選療法。與此同時,在中國這種白血病患者將近十萬人,每年還要新增患者約一萬三千人。

隨着中國的自然環境的這種惡化、 環境污染,這種白血病患者增長的比例會越來越高,那麼對於患者來說,格列衛就是代表着繼續生存下去的希望,但是你生存下去要花多少錢呢?

國內專利藥售價兩萬元,一個月你就得來那麼一盒。這些錢多數患者家庭,尤其是農村家庭是無法承受的,多活一年多花二十多萬。沒有太多的人能花得起這個錢,患者只能是面對什麼?在家等死的危險。

但是,那位藥神陸勇他就發現印度有仿製藥(你不要想的就是假藥),它所謂仿製,指的是它不是原廠,它沒有拿到真正的專利號,因此它叫仿製。它一樣的藥性,售價是多少 ?兩百元。

陸勇他自己也是一名白血病患者,此後陸勇不僅自己從印度給自己買藥,還幫助上千名病友從印度買藥。

你想一想,他原來一個月要花兩萬多元,現在他每個月只需要花兩百多元就可以增加自己的生命了。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後來他卻因爲銷售假藥罪被提起公訴。

如果說陸勇從中得到什麼好處,那就是印度的醫藥公司獎勵他,讓他免費吃了四年的藥。他就算賺取了某些中間差價,那些使用者都是心甘情願的。

一個剝奪無數民衆生命權的昂貴的醫療體系,沒有人能夠擊破它。爲什麼?

因爲它背後是中共在改革開放以後培養起來的這個機制,中共是大老闆。

但陸勇呢,小兵一個。

然而,他救了上千名白血病患者的命,卻要成爲一名罪犯。

咱們反過來想,這印度爲什麼會買到這麼便宜的藥物呢?

印度,其實可以說很多人並不是很羨慕它,對吧?

你說它髒、亂、差。好多鏡頭都看着了,一列火車搭乘那麼多人,太不像話了。

但是你想吧,它卻擁有一個不乏仁慈的政府!

印度政府,它有一個什麼理由,它說原廠治癌症的這些藥物太貴,普通民衆消費不起,以這個理由來允許國內的印度這些大的醫藥公司生產仿製藥物,成爲了世界仿製藥品的大國,因此挽救了很多貧困的印度民衆的生命。

那你仿製肯定要打官司了,對不對?

這一打官司,印度卻真的能夠幾乎打贏所有西方富可敵國的製藥商,難道這些製藥商請的律師不如印度嗎?

不會。因爲無論在哪裏?在共同遵守的法律後面,法律的本質是什麼?是維護人性。

所以這個人性啊,纔是真正的普世價值,印度政府它不是耍無賴。

你想想,它跟中國是一個級別的人口大國呀,爲了維護它那數以十億計的衆多生命的權利,所以印度政府出面爲自己的民衆去爭取。

但是,比印度更加出名的仿製、複製,甚至偷制大國的中國,爲什麼卻偏偏在應該仿製的藥上面,就沒有像印度那樣敢作敢爲呢?

很簡單,爲什麼?

因爲中外合資生產藥品,最大利益可以直接輸入權貴集團,即便是西方放棄了好多專利的藥品,中共也會跟自己老百姓說這是西方進口藥,它本來都沒有成本拿回來生產的這個藥,它說西方進口藥。所以中共權貴們獲取暴利,而承擔所有昂貴費用的老百姓啊,沒有任何對這個制度說不的權利。

連渠道都沒有!

你想說不,你都找不到人去說。

這就是極權中國與民主印度的本質區別。

這是過去的一個2015年的這個藥例,舉出來說這個藥品價格,現在美國其實也面臨着同樣的問題,咱們知道這個美國看病可貴了。暴利的醫藥,是藥商和金融資本捨不得放下的心肝寶貝。去年年底川普政府宣佈說,爲二十萬沒有經濟條件的艾滋病患者免費提供藥品。

這實際上是川普政府爲美國人獲得更便宜的醫療資源的努力的一部分,但是藥商在這鬆口了,它也不會放棄掙錢的本能的。現在的新藥瑞德希韋治療新冠狀病毒也許是特效藥。但是吉列公司它自己在美國都找不到足夠的臨牀案例,實現它最後衝擊一把實現商品化,對不對?

那麼,中國直接就可以進入臨牀三期,也許真的是不用那麼一兩個星期,幾百例的案例一過來就可以直接進入大規模生產了。

那麼好,中美藥商會怎樣合作呢?中國目前的數目不詳的正在擴大的武漢肺炎病患,會等來怎樣昂貴的藥品呢?

好,也許中共政府會爲這次瘟疫的治療買單,但是特效藥到底定價多少?

中共的權貴們,那些控制的藥廠的中南海的金融資本,要準備在這場瘟疫當中掙多少錢?

我剛纔說了,即便你不是一個瘟疫的受害者,你沒有被武漢肺炎打倒,那你也要在這一場國家採購中付出你那份錢,因爲你是一個納稅人。當政府每一次逼迫我們接受災難興邦的這種恥辱的時候,我們真的應該在死去的親人的屍首旁學會勇敢的問責:

太多的不公了,爲什麼不勇敢一點呢?

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再失去的呢?

其實我跟你說呀,中共才心虛呢 ,你怕他作甚。

那火葬場它不是不敢收費了嗎?

你說它敢嗎 ?它太清楚了!

這是一場平地而起的地地道道的人禍,說它是人禍得有依據吧?

好,明天咱們就好好說說。

武漢肺炎到底是怎樣的一場人禍?

都是誰惹的禍?

《江峯漫談》, 請留意我們下一期節目。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