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习近平称中共领导人有序更替    接班人在哪里?
2019年3月5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出席全国人大会议。(图片来源:美联社)

有人造反?习近平一周两提抗疫要听指挥

【希望之声2020年2月3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武汉肺炎疫情肆虐之际,中共内讧消息不断。习近平继上月28日后,在2月3日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再次要求疫情防控要“坚决服从党中央统一指挥”,声称对不服者要严惩。

据中共官媒报导,中共政治局常委3日开会听取“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和有关部门的防疫工作汇报,研究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习近平主持会议并发表讲话。

报导说,习近平说,疫情防控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坚决服从党中央统一指挥”,对不服从统一指挥和调度者,除追究责任外还将依法纪惩处,云云。

此前,习近平大年初四(1月28日)在北京会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时曾特别强调,抗疫要“坚决贯彻中央决策的部署”,“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

习近平一再提抗疫要集中统一领导和听党指挥,疑与近期外界对他与李克强不和的传闻有关。

中共被批隐瞒疫情封锁消息,导致武汉肺炎疫情失控,扩散全国乃至世界。北京当局于1月25日(大年初一)才成立了“中共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不过,该小组组长不是包揽所有小组长头衔的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而是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据自由时报引述消息称,大年初一,中共罕见地紧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了武汉疫情等议题。对于武汉肺炎疫情的处理态度,在会议上爆发激烈冲突,导致整个防疫行动混乱。

据报,习近平李克强两派常委激烈争辩,没有最终结论。同时也因两派意见不同,致使习近平把中央疫情领导小组组长职位“让位”给李克强

媒体人士何频对中央社指出,习近平大权在握,掌管无数个委员会和小组,这个防疫小组是例外。这个小组处理的正是国家,甚至是全球最重要的议题,攸关生死。这个失误或许会成为习的政治滑铁卢。

但香港时评人林和立则表示,李克强之所以被选中带领防疫小组是出于政治考量。倘若疫情恶化,他必须扛责。

1月27日,李克强亲自抵达抗疫一线武汉考察抗疫工作。李强调说是受“习近平总书记委托”。当李克强前往武汉视察疫情,他和医师、工作人员和购物民众寒暄话家常的影片在网络上疯传。

林和立对中央社表示,“李克强敢前往武汉,习近平却不敢。和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时相比,当时的国家主席胡锦涛亲赴疫情严重地区,现在的习近平却是安全的待在北京。”

习近平1月28日会见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时,曾说“对于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林和立表示,这是因为中共党内和公众可能很快就出现反弹声浪,逼得习近平不得不采取非常措施,强调自己在防疫工作上扮演的重要角色。

但习的这句话被新华社发稿时删去了。下令改稿者被指是主管宣传的中共常委王沪宁。

时评人士郑中原撰文指出,如果说一般的网络封杀行动只是中宣部密令或网信办所为,那习近平的话都敢删改,就只有最高层的宣传总管王沪宁下令的可能。可以说,习近平作为党魁,也未能跑出长相颇为阴险的“王国师”撒下的意识形态管控大网,习说的话一旦被认为有损党的利益,同样要被封杀,这样的事已屡见不鲜。

另外,这次抗疫行动中,也罕见出现地方官曲线抗命的情况。

目前大多数中国民众不满和愤怒的对象是武汉的地方官员,尤其是武汉市长周先旺周先旺遭批评在爆发之初,隐匿疫情。

不过,周先旺1月27日接受官媒央视新闻专访时坦承没有即时披露疫情,他声称“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资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周先旺还说,他愿意“革职以谢天下”。

中央社引述分析家表示,周先旺虽没有指名道姓,但暗示地方所有的政治决定都需要中央上级批准,导致无法快速行动。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周先旺在这场关键的直播上,是中国地方官员首次披露了关于疫情讯息为何迟迟没有公开的“实话”。

胡平说:“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应该由国务院来决定公不公布。国务院是决定要公布的。可是这件事太大,要请示党中央,党中央没有同意,也就是习近平没有同意。现在外界都在责怪地方官员,地方官员当然觉得很冤枉。”

媒体人士何频指出,“周先旺清楚自己会成为代罪羔羊,所以向权力结构抛出挑战。”

《中国事务》网站主编伍凡则在接受本台采访中说:“武汉市市长已经公开讲,中央要负责,你压制我不准我报道,不准我去公开。现在公开了却要我们负责。这个市长带头抗命中央了,这个事情怎么解决?我看共产党内部一定会发生大的动荡。”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