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汉肺炎扩散,中共当局实施封城隔离。(AP)
武汉肺炎扩散,中共当局实施封城。(AP)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武汉市民哭诉:母亲在家等死没人管 千万别相信政府!(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2月3日】(本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武汉肺炎不断扩散,作为疫情的头号重灾区武汉市不断重复着种种人间惨剧,日前一名武汉妇女哭诉,她的母亲在家等死没人管,面对政府的冷酷无情不作为,这位妇女绝望呼喊:千万别相信政府!

2月1日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一段视频显示,在武汉市民族街办事处门前,一位家住图加社区,沈参62号武联小社区的妇女正在和该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理论。她表示:“社区不管,我只能找街道。”

这位妇女哭诉:“昨天协和(医院)的专家叫我妈妈住院,只是说没床位给我妈妈。现在不是我们不愿掏钱检查,是没有试纸给我们检查……我一起的朋友昨天在七医院看病,千万不要信政府的报导,我手机里面就有,当场就死两个人。”

她曾经跟社区的人说,不要把她妈妈送到协和医院,那里人多,但是她妈妈还是被送到那了。“老人从早晨10点钟排到半夜两点钟才看完病啊。把好人都折腾成死人了!”

她还提到,政府说免费的医治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但国家照样收钱,“还不收现金,要求支付宝微信转账,年纪大的不会转账怎么办?”

她指出,她和家人响应国家号召在自己家里隔离,但这不是说就可以让她的妈妈在屋里等死。

她痛斥:“政府要草菅人命了。……我妈妈在屋里要死了都没有人管!”她绝望的说:“叫人办点事就这么难!”

她呼吁楼上楼下的邻居都来拍视频,并说她想往网络上发视频都发不出去。

连日来,类似的悲剧不断的重复着,网上为染病的家人求救的视频、帖子大量涌现。

1月26日起,网名为“一瓶盐汽水儿”的虞某在微博上,为自己感染上武汉肺炎却迟迟得不到救治的父亲,呼吁求救。“我求求你们派人来辟谣我,我求警察来找我,政府来找我,这样可能我父亲还有救,我微博有详情,不是只有这一条,求求大家救救我父亲。”

1月27日,回武汉与父母团聚过新年的杭州女教师胡维丽,在微博上发布求救帖:“我爸确诊了新型冠状病毒,可是现在,我爸人在家中,无人来管。”

1月27日,喻女士的子女在海外社媒上发帖呼救,“我母亲感染武汉肺炎,医院隐瞒病情,在家高烧卧床12天……共产党指派的社区中心主任说无法安排病床,建议在家等死。我爸亦被传染还得照顾我妈精神已经崩溃。他们无药物无食品无医疗。请救救他们吧!”

1月28日,名为“泰禾18某禾苗”的林某在微博上发帖求救:“我求求你们快找人辟谣、警察抓我、政府找我、只要我父母还有救,求求大家救救我父母。”

1月30日,汉阳区国信馨园的王艳玲在网络上发出求救信,信中说,她和母亲两人已染病8天,病情快速恶化,去了多家都无床位,先后向社区、120、物业求救,可是无人管。“看着年幼的女儿和年迈的双亲,我心如刀绞。希望哪位好心人帮帮忙,救救我家吧!!”

2月3日“武汉的外地人”发文为自己的丈夫闵建桥求救,文中说,“经历过医院说轻症回家隔离无法收治我们,到现在医院又说我们已属重症无法收治我们,……直到昨天晚上出现严重呼吸困难,打120急救电话送去人民医院,依旧没有任何治疗。”

大量信息显示,很多被感染者处于自生自灭、无人理会的惨境中,这些人自然不在政府公布的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中。

一位武汉医生向陆媒《财经》透露,他所在的医院有600张床位,早已住满,每天每个科室只有3-5名病患有机会检测确诊。

《财经》的长篇报道《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也揭示了死于武汉肺炎的人数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字。这篇文章当然也很快的被删除了。

网上传出的一个个悲惨的消息,在一次次戳破着政府为自己大唱赞歌的谎言,一点点揭开当局极力掩盖的真相

责任编辑: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