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健康生活(图片:pixabay)
维持健康的不只有免疫系统,消化系统更重要(图片:pixabay)

维持健康的不只有免疫系统,消化系统更重要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日】(编辑:郭强)你可能对免疫系统的运作有一定的了解,从巨噬细胞到淋巴细胞;或者你可能只知道免疫系统能帮助我们不生病少生病,并帮助我们在生病的时候恢复健康。但是,也许你不太了解的是,免疫系统的大部分其实位于我们的胃肠道,而我们的肠道实际上是我们预防疾病的第一防御。我们的肠道和免疫系统协同工作来保持我们的健康,肠道中的有益微生物来帮助它们做到这一点。

胃肠道(图片:pixabay)
胃肠道(图片:pixabay)

肠道微生物免疫

人体的免疫系统保护身体免受致病微生物的侵害,它是一个复杂的网络,由特殊的细胞、蛋白质、组织和器官组成,遍布我们的全身。大约75%到80%的免疫系统位于我们的胃肠道。淋巴细胞是免疫系统的重要成员,它们遍布全身,在健康人体内大量存在于消化壁上。淋巴细胞负责识别、攻击和杀死危险的微生物。

但是,我们也不要低估了免疫系统的第二个功能,除了防御入侵者以外,它还保护身体免受入侵者的侵害。肠道内的有益菌产生对肠道和其它身体系统有益的物质,包括各种酸,降低结肠的pH值,使其环境不太适合致病菌的生长。肠道有益菌还可以使淋巴细胞(包括T细胞和B细胞)投入战斗杀死潜在的入侵者,并支持免疫系统防御。乳酸杆菌已被明确证明能够刺激免疫反应性巨噬细胞(一种吞噬体内异物和入侵者的白细胞)的活性,从而增强免疫系统功能。肠道菌群受损的人肠壁上的淋巴细胞要少得多,这不仅使肠道不能得到保护,也使整个身体不能得到很好的保护。

淋巴细胞的一个重要作用是产生抗体,也就是免疫球蛋白,免疫系统用它来识别和中和外来物质,比如细菌和病毒。肠道中最重要的抗体是分泌型免疫球蛋白A (sIgA)。IgA产生于黏膜层(呼吸道)、分泌物(唾液、泪液、汗液)、泌尿生殖道(膀胱、尿道、阴道)和母乳初乳,当然还有胃肠道黏膜,比所有其它类型的抗体加起来还要多。它在血液中也有少量存在。它的作用是通过破坏和灭活病原体来保护黏膜免受病原体的入侵。

IgA在胃肠道黏膜的产生主要依赖于有益细菌的定殖。随着有益菌相对于致病菌的水平增加,促炎细胞因子的水平和IgA的产生降低。事实上,任何试图替换或补充人体受损菌群的行为都可以降低致病性微生物的影响。有益微生物可以帮助抵御疾病,对抗日常健康威胁。这些微生物的大量补充可以帮助我们建立一个强大的免疫系统,让我们能够迅速从不可避免的偶发疾病中恢复过来。每天适当补充益生菌有助于产生一支健康的抗体防御部队。

人体消化系统(图片:pixabay)
人体消化系统(图片:pixabay)

 

良好的消化为健康铺平道路

消化系统是我们体内生态系统的中心。肠道表面积大约有300-400平方米,相当于一个网球场的大小,正常运作的肠道是健康的基础。消化系统的主要功能是把我们所吃的食物中的蛋白质、必需脂肪酸、维生素、矿物质等基本营养物质加工成细胞可用于能量、生长、修复和维持的小分子物质。当我们身体自然产生的特定消化酶与食物混合时,营养物质就会被分解。酶是一种催化剂,可以加速食物中营养物质的分解,为细胞提供能量。酶就像是“建筑工人”一样,利用营养物质作为“建筑材料”来建造我们的身体,简单地说,酶负责运行我们体内的一切来维持生命。虽然老话说“吃什么补什么”,但真正重要的是我们能够从食物中吸收什么。如果你不能很好地吸收营养,所有其它的健康因素和身体系统都会受到损害。我们身体细胞的健康取决于它们从所吃的食物中获得的持续的营养,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吃我们的消化系统可以很容易地分解和吸收的营养食物。

消化道是400多个不同物种的100万亿个活细菌的家园,每一个细菌物种都有多种不同的菌株。因为这些微生物都是活的,因此它们需要特定的环境才能茁壮成长。大部分是厌氧菌,这意味着它们不需要氧气就能生存,这使得肠道成为它们极好的安居乐业场所;有些是需氧的,这意味着它们需要氧气才能生存。乳酸杆菌既可以是厌氧的,也可以是需氧的。此外,产乳酸的细菌可以使肠道酸化,保护我们免受有害细菌过度生长的影响。

当包括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在内的健康有益微生物占优势时,人体消化道就处于健康平衡的状态。有益微生物通过阻止致病菌和酵母菌的定植,保护肠道黏膜屏障的完整性,从而防止肠道中的有害物质穿过肠壁进入血液而毒害全身组织和器官。当器官中毒时,它们正常工作的能力就会减弱。保持肠壁的完整性有助于调节肠道蠕动和排便,确保毒素通过适当的渠道定期排出。

肠漏

酵母菌(图片:PhotoAC)
酵母菌(图片:PhotoAC)

现代饮食中的很多超加工食品以及防腐剂的摄入,会破坏那些帮助我们更有效地从食物中吸收营养的小肠绒毛,其结果是炎症,它会导致肠道菌群失调,让有害细菌和酵母菌不受控制地大量繁殖。肠道菌群失调会导致肠道通透性增加,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肠漏”。换句话说,当肠道菌群失衡时,肠道黏膜屏障就会受损,食物颗粒或较大的分子就可以通过肠壁直接进入血液,绕过正常的消化过程,这会导致身体对维持自身所需的重要营养物质的吸收不良。

此外,肠漏会向免疫系统中的自然杀伤细胞发出警报信号,这些细胞会将这些食物颗粒或分子标记为外来物,并引发抗原抗体反应。当你以后吃同样的食物时,就会产生食物不耐受和过敏反应。肠漏还会导致致病细菌入侵并在身体的其它部位定居,导致各种各样的自身免疫问题,并导致各种症状和疾病,如炎症性肠病、食物过敏、克罗恩病、营养不良、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等。

肠道有益微生物是默默奉献的健康伙伴

我们的消化道两端都是开放的,它会接受我们摄入的任何东西以及从我们外部环境进入的任何其它东西,因此很容易受到感染。我们应该感谢我们的友好细菌,它们覆盖了整个消化道,从而创造了一个物理屏障来抵御不需要的微生物和病毒。此外,正常肠壁的pH值偏酸性,这种酸性环境不利于致病性细菌的生长。这群友好细菌还能中和我们摄入的食物中致病菌产生的毒素。但是它们对我们消化道的保护不止于此。有益微生物也会产生特定的物质来分解每一种威胁我们免疫系统的入侵者。在此过程中,它们提醒我们的免疫系统做好战斗准备。

肠道菌群(图片:pixabay)
肠道菌群(图片:pixabay)

正常的肠道菌群为消化道内的细胞提供主要的能量和营养,最终,也为我们身体的其它部分提供能量和营养。除了保持肠壁的良好状态以外,分布在肠壁上的健康微生物群落对食物的消化和吸收也起着积极的作用。除此之外,它们还能制造必需的维生素,所有这些维生素都能产生增强免疫的物质。没有好的微生物,食物就不能被正确吸收,必要的营养物质也不能被吸收,导致营养不良。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身体的防御系统会迅速降低,因为细胞缺乏能量,进一步阻碍生长、修复和维护。疲劳和疾病很快就会接踵而来,这就为生活在肠道内的机会致病菌提供了有利的条件,使它们摆脱有益菌群的严格控制而占据上风。整个免疫系统失去平衡,因此被削弱,这使人的免疫功能进一步受到损害。

我们可以看到平衡的肠道菌群对我们的健康有多么重要。正常的肠道菌群与人体是一种动态的、互惠互利的关系。微生物获得宿主庇护、营养,并在此大量繁殖。反过来,微生物通过帮助消化,刺激免疫系统,保护身体组织免受有害微生物的定植而保护我们的健康。这些微生物的存在引发免疫反应,使人体的防御机制处于活跃状态,这样当病原微生物感染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免疫反应就会更快和更强。

不只是肚子疼那么简单

我们中许多人在高度加工的西式饮食中长大,大部分缺乏天然的营养,比如必需脂肪酸、矿物质、维生素、酶类、纤维和抗氧化剂。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我们工业化食品消费的增长以及抗生素类药物使用的增加改变了我们肠道菌群的组成。我们的消化系统及其肠道菌群的健康状况决定了我们是否能够从所吃的食物中获得最大限度的营养,这反过来又会影响免疫系统和我们的整个身体。大部分疾病的背后都有消化系统的问题:

腹痛(图片:PhotoAC)
胃肠道疾病(图片:PhotoAC)

• 便秘、腹泻、肠易激综合征、炎症性肠病等胃肠道疾病;

• 肥胖、糖尿病等代谢性疾病;

• 自身免疫性疾病;

• 抑郁、焦虑、自闭症、帕金森病、阿尔茨海默病、精神分裂等神经系统疾病;sophageal reflux disorder (GERD)胃食管反流症

• 桥本氏甲状腺炎、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

• 痤疮、湿疹、酒糟鼻等皮肤问题;

• 癌症;

• ……

西式饮食富含脂肪和糖等促炎症的物质,这些物质会改变肠道环境,为致病菌的滋生创造理想的温床。发酵食品可以改善体内环境,促进有益菌群的生长,从而促进消化系统的健康。当一切正常时,我们的身体就会从食物中吸收更多的营养。

那么,它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呢?虚弱的肠道是如何导致虚弱的免疫系统,从而导致疾病的呢?如前所述,70%以上的人类免疫系统存在于肠道。我们吃的和喝的任何东西都会增强或削弱我们的消化系统,这反过来又会影响我们的免疫系统。当我们吃了营养缺乏的食物,身体会变得更弱,而不是更强,因为病原体更容易入侵身体并在体内定植。当我们摄入含有有毒化学物质和有害物质的食物时,比如许多垃圾食品,我们的免疫系统会产生炎症反应。它也可以产生抗体对抗毒素和有害物质,就好像它们是外来入侵者一样。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的免疫系统被动员起来完成额外的工作,也给它施加了不必要的压力。这也会延缓疾病的恢复速度。

当消化系统功能受损或受阻时,我们所有细胞的健康都会受到损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可能会导致其它的健康问题,比如关节炎、自身免疫性疾病、慢性疲劳、食物过敏和各种皮肤疾病(牛皮癣和湿疹),甚至一些神经精神疾病,不管你信不信,所有这些都是消化系统的问题。一些急性症状,比如胃灼热或便秘,如果不加控制,就会发展成慢性疾病,比如炎症性肠病或念珠菌过度生长。在体内,有益细菌帮助我们从食物中摄取更多的营养,产生维生素,保护我们免受有害细菌的侵害。如果我们的肠道菌群失调,这意味着我们体内的有害细菌可能比保护我们免疫系统的有益菌还多,那么我们就更容易生病。如果没有健康和充足的有益微生物的补充,我们身体的免疫系统防御能力就会显著降低。因此,改善消化系统的健康,将会改善免疫系统的健康。

抗生素、巴氏灭菌消毒的黑暗一面

现代社会,我们很多人相信抗生素、巴氏杀菌和消毒是我们健康的救星,但实际上它们给我们的健康带来了很多威胁,这也是它们很少被暴露的黑暗一面。肠道中的有益菌对免疫系统有直接影响,是我们抵御传染病和疾病的第一道防线。抗生素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消灭人体所有细菌,包括有益细菌。此外,在过去的五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进行一场与细菌的全面战争,这场战争包括消毒和巴氏灭菌。在我们努力消灭细菌的过程中,我们也创造了越来越多的耐药性的毒性菌株。虽然没有人能否认抗生素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消毒和巴氏灭菌也有它们的重要性,但是我们也不得不重新思考它们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和任何其它战争一样,这场灭菌的战争也有伤亡,然而,受害者更多的是人类,而不是细菌。

抗生素(图片:pixabay)
抗生素(图片:pixabay)

抗生素

在健康成年人群体中,胃肠道细菌的组成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对稳定。然而,饮食、疾病和环境都会影响细菌的平衡。这些影响肠道菌群持续性的变量的变化会对我们的健康造成威胁。例如,当我们使用抗生素杀死感染性细菌时,我们也破坏了大量有益菌群。当有益的肠道细菌被杀死时,它会在我们的身体最需要营养的时候严重损害消化和吸收。“抗生素”这个词来自希腊语,“anti”的意思是“对抗”,“bios”意思是“生命”。抗生素本身就是来源于微生物的化合物。但是因为抗生素没有选择性,不能寻找和消灭特定的病原体,所以它们会对我们体内的有益微生物造成附带伤害。此外,研究表明,抗生素还会使细菌发生突变,从而产生对抗生素的耐药性,从而引发对更强抗生素的需求的恶性循环,从而再次导致耐药性增强。这就导致我们现在的超级细菌的出现,比如耐多药结核杆菌、葡萄球菌和链球菌。

最终,反复和不必要的使用抗生素会削弱我们的免疫系统。大量研究已经证实,抗生素的持续使用增加了微生物群落中抗生素耐药基因的数量。当我们服用抗生素时,一些有益菌和有害菌都被杀死了,而另一些细菌和所有的酵母菌却安然无恙。这改变了微生物群落的平衡,为酵母菌的过度生长打开了大门。有一种酵母菌,叫做白色念珠菌,会迅速在我们的肠道或其它部位定植,它们会导致绝大多数的疾病和感染。仅仅一个疗程的抗生素就会导致酵母菌过度生长,其直接后果往往包括许多常见的副作用,比如腹泻、阴道酵母菌感染和口腔鹅口疮等等。在大多数情况下,一旦停止使用抗生素,微生物群落恢复正常平衡,这些副作用会在短时间内消失。

一种能改变正常菌群平衡的抗生素是我们常用的青霉素,它既能杀死乳酸杆菌又能杀死双歧杆菌,同时还能促进致病性细菌的生长。乳酸杆菌是体内能够控制念珠菌和其它有害酵母菌感染的物质,所以只要你服用抗生素,这些细菌就会被消灭,念珠菌可能就会像野火一样在你的体内蔓延。

念珠菌的一个主要影响是抑制免疫系统,这意味着我们用来对抗疾病的药物可能正在削弱我们的天然防御系统,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因此,一个没有合适的有益细菌的肠道是未来疾病的滋生地。下一个例子是四环素,通常用来治疗痤疮和酒糟鼻的抗生素。它们实际上并不杀死细菌,而是阻止细菌生长,包括有益细菌。四环素会破坏肠壁的完整性,使其更容易感染,并使免疫系统攻击自身,从而产生自身免疫效应。同时,它们还会促进肠道内有害真菌和细菌的生长,从而疾病的发生。

由于在某些疾病情况下使用抗生素是必需的,所以补充有益微生物是至关重要的。有益微生物能够通过自然竞争过程降低某些有害细菌和酵母的水平。每天适当补充有益微生物可以保证大量的促进免疫的微生物群落,促进有益菌的生长。相反,不良的饮食,比如酵母和有害菌赖以生存的高糖饮食,则会间接导致未来健康问题的复发。

巴氏灭菌

自从20世纪20年代巴氏灭菌法开始商业使用以来,它就成为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巴氏灭菌法是一种加热牛奶或其它液体以消灭致病微生物的方法,它在杀死致病菌的同时也杀死了有益菌。

牛奶的发酵说明了微生物和人类干预之间的微妙平衡。未经高温消毒或未经加工的牛奶在冷藏一段时间后,会因为乳酸菌的生长而变酸;然而,另一方面,巴氏杀菌奶如果没有冷藏,会因为有害细菌的生长而变质。

牛奶(图片:pixabay)
牛奶(图片:pixabay)

超巴氏灭菌法能够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将牛奶从低温加热到高于沸点的温度,比标准的巴氏灭菌法更有害。虽然这一过程延长了牛奶的保质期,但它改变了牛奶中的酪蛋白,被认为是造成酪蛋白敏感性上升的因素之一。大多数商业生产的乳制品都经过了巴氏杀菌,而巴氏杀菌会破坏有益菌和酶类。生奶和发酵的乳制品,比如酸奶,是更好的选择,因为它们富含酶类和有益微生物,能够帮助恢复有益菌群。

与巴氏灭菌法相似,食品辐照已成为世界各地的标准做法。这种备受争议的工艺是食品保鲜技术中相对较新的技术,它被用于水果、蔬菜、肉类、家禽、鸡蛋等等。在辐射过程中,食品暴露在电离辐射中,以消灭微生物、病毒或昆虫。辐射也可以用来防止发芽或延迟成熟。例如,经过辐射处理的草莓最多可以保鲜两周,而不经处理的草莓可能保鲜不到一周。

辐照过程会破坏食物的DNA,从而阻碍其进一步生长。依赖于食品的辐照剂量和存储时间,辐照食品会失去5-80%的重要营养物质,包括维生素A,B,C,E和K。目前没有足够的研究来确定辐照对食品的所有影响,然而由于它会降低食品的营养价值,选择当地种植的或没有辐照的有机食品是非常有意义的。

消毒

1996年,德克萨斯大学对无菌动物进行了一项研究揭示了动物机体的防御系统和消化系统对正常微生物群落的依赖程度。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将在正常条件下饲养的动物的生长发育与无菌动物进行了比较。研究人员观察到,无菌动物在生理和解剖学上都不同于含有正常菌群的动物。无菌动物的肠道发育不良,食物消化能力相对较差。此外,缺乏正常的微生物群落导致这些动物的防御机制很差。这项研究帮助我们了解了人体正常微生物群落在人体正常功能中的重要性。过于洁净、经常消毒的生活环境就如同无菌动物生长的环境一样,势必对我们人体的正常生理功能产生影响。

膳食纤维的重要性

除了补充有益微生物以外,我们还需要为益生菌的生长和繁殖提供适宜的内部环境。我们选择的某些食物可以提供营养,并为益生菌的生长创造一个适宜的环境,比如益生元。膳食纤维是最著名的益生元。虽然我们的身体不能消化纤维并将其转化为能量,但是有益微生物可以。因为人类没有分解膳食纤维的酶,所以不能将其分解成可以被小肠吸收的小分子,所以它们会进入大肠,成为大肠内有益菌的能量来源。这样,益生元可以通过有选择地增加有益菌的数量来抑制有害细菌的生长和活动。

益生元不仅能喂养健康的有益细菌,还能增加这些食物中某些矿物质的生物利用度。此外,益生元有助于支持肠道的自然免疫防御,比如分泌性免疫球蛋白A,这是身体自然产生的抗体,以保护黏膜表面免受微生物和毒素的侵害。益生菌和益生元协同工作,一起让我们的消化系统正常工作。

日常饮食中增加纤维的摄入(图片:pixabay)
日常饮食中增加纤维的摄入(图片:pixabay)

在我们的日常饮食中增加纤维的摄入对消化系统的健康是至关重要的。膳食纤维可以缓解肠易激综合症、慢性腹痛和胃肠道的各种炎症症状。如果你不习惯吃大量的膳食纤维,你需要逐渐增加这些食物,给身体时间来调整。一次摄入过多的纤维也可能会引起暂时的不适,如腹胀或胀气。总之,膳食纤维能够促进健康的肠道菌群,应当成为日常饮食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以确保最佳的健康状态。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的内部微生物生态系统就像热带雨林一样,有着非常复杂的生命网络。我们体内居住着各种有益微生物,它们依赖我们,就像我们依赖它们提供营养和健康一样。通过避免任何有害物种的过度生长来保持这种微妙的平衡确实是一个值得追求的目标。

责任编辑:李智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