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有居民自發性在居住的村落站崗(圖片來源:微博)
有居民自發性在居住的村落站崗(圖片來源:微博)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羣雄割據”自保 市長推責中央 中國處鉅變前夜

【希望之聲2020年1月30日】(本台記者陳默綜合報導)隨着武漢肺炎病例在西藏的確診,中國大陸全部淪陷。武漢官方透露,逾500萬人已經逃離武漢,僅900萬人留在市內。大陸各省市官方宣佈並實施封城,民間則紛紛採取各類土法,防止新型冠狀病毒傳入家鄉。羣雄據守,臨危自保成爲今天中國大陸真實畫面。

綜合媒體報導,目前河南、湖南兩省已封與湖北交界的公路;陝西、江西兩省封掉湖北的出口的必經之路;北京與天津也已中斷與外地的交通。武漢肺炎疫情的失控蔓延,致使中國大陸人人自危。

羣雄據守自保 市長推責中央 中國處鉅變前夜
有的村落甚至搬出古董火炮阻嚇外來人士攜入病毒。(圖取自網絡)
羣雄據守自保 市長推責中央 中國處鉅變前夜
大陸民衆爲防止新型冠狀病毒傳播進入家鄉,在村莊幹道上站崗。(圖取自網絡)

網上照片顯示,大陸多個村莊、社區的居民和村民,因擔心疫情傳染至本地鄉親,在聯通外界的幹道處紛紛張貼告示,擺出古董炮臺,手持關刀、長矛、模型機槍值守,警示外地人員不得靠近,如:“非本村人員禁止入內”、“勸返點”等,引發網友驚呼“羣雄割據”。

羣雄據守自保 市長推責中央 中國處鉅變前夜
大陸多個村莊、社區的居民和村民,因擔心疫情傳染至本地鄉親,堵住在聯通外界的幹道(圖片取自網絡)
羣雄據守自保 市長推責中央 中國處鉅變前夜
大陸多個村莊、社區的居民和村民爲防止疫情進入而堵路(圖取自網路)

1月23日,武漢當局做出史無前例的封城決定後,除500萬已逃離武漢城,有900萬人坐困愁城。美國、英國、日本、俄羅斯、法國等國,隨後紛紛從武漢撤僑,爲中共治下七十年來首次出現,更凸顯疫情之嚴重。

香港著名作家顏純鉤在《立場新聞》發表一篇的《各省自保,中國在鉅變前夜!》一文中指出,“各省對湖北疫症的最新決策,一個顯著的特點都是爲了自保。武漢封城,是禁止自己的人外出,那是保護別省的措施,其他省份對湖北的封禁,卻是爲求自保不惜與湖北分割。”

顏純鉤認爲,“若全國各大城市都照此辦理,那全中國就成了地方割據的狀態。”

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在接受中共央視直播採訪時,直接表示因未得到中共中央授權而無法公佈疫情實況,將責任推給中央,而市委書記馬國強對此以“國家檢測權”下放湖北,對周先旺的說詞給予了佐證。外媒稱,中共市長書記帶頭抗命,愈顯中共黨內大動盪。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周先旺在這場關鍵的直播上,是中國地方官員首次披露關於疫情訊息爲何遲遲沒有公開的“實話”。

截至1月28日,中共官方公佈的確診病例僅數千例。分析人士認爲,根據疫情傳播的速度,實際肺炎確診人數脫離現實,而原因則在於官方隱瞞不報,真實的數據可能更加恐怖,疑中共數據可能嚴重造假,或帶來社會動盪。

中央社引述公開實名揭露感染人數的湖北航天醫院醫師胡電波的話說,彙總後統計發燒人羣爲10萬人,這一數字呼應協和醫院一名醫生與海外學者的評估。

網傳多個武漢醫護人員也於24日錄製視頻告訴家人:醫生估計大概有9萬、10萬已經感染,而且病毒已發生變異,傳染概率呈爆發性。

而世界衛生組織專家顧問、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專家費格丁說,這一病毒疫情爆發的嚴重程度是“熱核級別的瘟疫”,我們正面對着史上最毒的病毒疫情。

一些英美專家預計,在2月4日之前,肺炎病毒感染人數僅在武漢一地,將超過25萬,而且病毒將在北京、上海和廣州等超大型城市出現爆發。

受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影響,在疫情日趨嚴重之時,留在武漢的市民也發起了“武漢起疫時代革命”的運動。

自武漢封城後,一位推友在網上發視頻稱,“武漢微信公衆號和微博上流傳的視頻喊着‘武漢,加油!’……還有人到處發信息,要求人們每天晚上8點開始,都來加入這一活動。”

視頻畫面顯示,在武漢高樓聳立的住宅小區內,很多房間黑着燈,表示大概近一半的房間是人去樓空。應驗了武漢市長周先旺透露的,“目前已有500多萬人離開武漢,但還有900萬人留在城裏”。

突然,視頻裏傳出一個男子的聲音:“武漢,加油!”接着,便是呼和的聲音,“武漢,加油!”,“加油,武漢!”其中還夾雜着小孩的聲音。在不同地方也紛紛出現相同場景,人們在羣組相約晚上8點打開窗戶,向窗外喊武漢加油。

據報,還有人效仿香港的“五大訴求”,提出“隔離疫區、罷免瀆職官員、完全收治疑似病患、禁絕野生動物交易、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武漢,時代革命”,得到不少網民的支持和附和。

大紀元援引香港財經分析員廖仕明分析認爲,“武漢肺炎將會令萎靡不振的中國經濟更加雪上加霜,令搖搖欲墜的中共政權徹底坍塌,如今人們開始自發地唱國際歌,呼喚‘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這纔是中共最害怕的。”

責任編輯:元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