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圖爲1月28日川普總統在白宮公佈“兩國制”以巴和平計劃,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左)站在川普總統的旁邊表示支持和承諾。(AP photo)
圖爲1月28日川普總統在白宮公佈“兩國制”以巴和平計劃,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左)站在川普總統的旁邊表示支持和承諾。(AP photo)

中東問題專家:川普以巴和平計劃正義可行 巴勒斯坦拒絕不明智

【希望之聲2020年1月30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中東問題專家、喬治·梅森大學法學院中東國際法中心主任康託羅維奇(Eugene Kontorovich)教授說,川普總統週二(1月28日)公佈的“兩國制”以巴和平計划具有正義性和可行性,巴勒斯坦領導人拒絕是不明智的。 

康託羅維奇教授週二(1月28日)在福克斯新聞網站刊文說,川普總統的“兩國制以巴和平計劃是非常重要且精心設計的,它或可打破以色列自1948年脫離英國獨立以來與其阿拉伯鄰國之間的僵局,使雙方受益。 

巴勒斯坦領導人,及其在美國的左翼支持者幾乎立即拒絕了該計劃。 

批評者說川普沒有滿足巴勒斯坦人的所有要求。這當然沒錯,但該計劃也沒有滿足以色列的所有要求。這是一個妥協,需要雙方的讓步。 

當川普總統在白宮宣佈這一計劃時,以色列總理內塔亞胡站在川普總統旁邊並承諾支持美國的計劃。但沒有任何一位巴勒斯坦的代表在場。 

甚至在川普總統宣佈計劃之前,巴勒斯坦領導人就表示該計劃將胎死腹中。在計劃公佈後,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在新聞發佈會上迴應說:“在今天聽到這個廢話之後,我們對這個‘世紀協議’說一千個‘不’。 我們不會屈服,不會投降。” 

阿巴斯的斷然拒絕是1968年臭名昭著的“三個不”的翻版。當時阿拉伯世界拒絕與以色列有任何往來,即使以色列表示願意歸還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中佔領的所有領土。那場戰爭起因於鄰近的阿拉伯國家的軍隊入侵以色列,目的是想消滅以色列的生存。 

康託羅維奇教授表示,統治加沙地帶的哈馬斯恐怖組織週二憤怒地拒絕了川普總統的計劃,這是毫不奇怪的。 

川普總統給巴勒斯坦人四年的時間考慮和平計劃,因爲他們的不情願是意料之中的。 

巴勒斯坦人也許是現代史上唯一拒絕國際承認讓他們建國的國家獨立運動,雖然沒能滿足他們所有的領土要求。 

世界上有數百個團體尋求建國,其中一些人,如庫爾德人似乎值得建國。但是幾乎沒有團體獲得承認。對於分離主義團體而言,迄今爲止要建國是極少能做到的。 

美國政府的這個建國提議是最有可能實現的,另外還承諾給新巴勒斯坦國500億美元國際投資,但巴勒斯坦領導人拒絕了。這表明巴勒斯坦人及其盟國仍把打擊以色列作爲其主要目標。 

必須將巴勒斯坦人的行爲與1947年英國統治巴勒斯坦的猶太領導人的行爲進行比較。在英國準備結束其殖民統治後,猶太領導人願意接受一個不包括耶路撒冷、未連成片的脆弱國家。這證明那些真正需要建國的人甚至不願放過最不完美的機會。 

川普政府可能會懷疑巴勒斯坦官員並不是認真對待他們自稱的建國願望。該和平計劃的其他創新部分反映了這一點。 

過去試圖達成以色列-巴勒斯坦協議的主要愚蠢之處是並不把和平本身當作他們的目標。相反,他們的最基本點是糾纏於以色列“非法佔領”了53年前“六日戰爭”中佔領的領土。 

基於以色列無權擁有在戰爭中佔領的土地這樣的出發點,過去的談判不可避免地試圖迫使以色列讓步。巴勒斯坦人至少有四次拒絕了慷慨的建國提議,因爲他們堅持不切實際的要求。例如1948年離開新成立的以色列巴勒斯坦人的後裔有“返回權”。但巴勒斯坦人的拒絕沒有付出外交代價。 

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利用1993年的《奧斯陸和平協議》煽動巴勒斯坦人反對以色列佔領的第二次起義,進行恐怖的謀殺運動,以有償的方式把恐怖主義和反猶太主義制度化,對謀殺猶太人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及其家人給與大筆獎金,並將向猶太人出售土地定爲犯罪。 

以色列於2005年從加沙地帶完全撤軍,這讓哈馬斯恐怖政權崛起,而以色列城鎮上空則永遠都有火箭襲擊。《奧斯陸和平協議》關於在西岸和加沙保持和平的承諾早已被遺忘。以色列充其量只在西岸實現了部分和脆弱的和平。 

而與此同時,巴勒斯坦人從《奧斯陸和平協議》中獲得了永久性的實實在在的好處,包括建立了一個統治幾乎所有巴勒斯坦人並獲得廣泛國際認可的巴勒斯坦政府。以色列先前的領土提議只是在後來的談判中要求以色列進一步退讓的底線,而以色列沒有得到任何實質性的好處。 

川普的計劃推翻了這些失敗的前提。如果巴勒斯坦人真正希望建國並與以色列和平相處,他們必須滿足一些基本條件,以表明他們致力於和平。 

這些基本條件包括:結束哈馬斯恐怖政權,巴勒斯坦裁軍,結束有償恐怖政策,並承認以色列作爲一個猶太國家。巴勒斯坦人認爲這些條件是“不現實的”,這突顯了“和平進程”離和平是多麼的遙遠。相反,它已成爲妖魔以色列的工具。 

以前巴勒斯坦人不斷說“不”從而得到更多的好處。川普的計劃從根本上改變了這種情況。根據川普的計劃,如果巴勒斯坦人不同意和平協議,並且不能滿足最低限度的條件,以色列可以不理巴勒斯坦人,而保護他們自己的利益。 

這會促使巴勒斯坦人達成協議。雖然刺激的動力可能不足,但再次表明,獨立建國可能不是巴勒斯坦領導人的真正目標。 

此外,川普的計劃還可能改變西岸的猶太人和薩瑪里亞人的猶太社區的現狀。目前,這些猶太社區被巴勒斯坦人無限期地劫持着。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已經明確表示,美國並不認爲猶太人定居點是非法的。現在,以色列終於可以立即規正他們的身份。這是猶太人享有其土地權利的歷史性勝利。 

與以前的和平計劃不同,川普的和平計劃同時包括了正義和可行性,居民不會被大規模地驅逐出自己的家園。 

最後,把川普的計劃與先前的外交努力相比較,以前所有的努力都未能帶來和平,反而使巴勒斯坦恐怖主義成爲主流。川普的計劃至少不會更糟。 

但是爲了避免重蹈覆轍,川普的計劃及其實施必須明確表明,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如果拒絕其他條件,就不要指望建國。如果巴勒斯坦人拒絕和平計劃,也就拒絕了建國本身。 

如果巴勒斯坦人不願做出必要的妥協,那麼巴勒斯坦人將一無所獲。內塔亞胡已經同意這一點。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