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杰森访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国肆虐 中国人需要什么信息?(音频/视频)

jason
杰森访谈 - 1 / 153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杰森访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国肆虐 中国人需要什么信息?(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8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杰森)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随着从武汉开始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爆发在中国迅速蔓延,目前全球一些国家的确诊案例或可疑案例也有所增加。各国对于中国这次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已处于高度的戒备状态。目前对于中国确诊人数的案例只能从中共官方那获得。这些天一些武汉民众包括医护人员突破网络封锁,以短信,短视频,录音等方式曝光了一些实际局部情况,并向全球求助。这两天中共进一步加强了封网。疫情在中国大陆到底有多严重,实际感染数字是多少?无人知晓。面对突起爆发的疫情,中国民众应该怎么面对?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美中国问题专家杰森博士。

记者:杰森您好,目前我们在海外看到的一些大陆网民突破网络封锁,以各种方式曝光了一些实际情况,就是网上的消息多,但零乱,是局部的。您对此怎么看?

杰森:其实从一开始,21日中共突然开始对待这个事,在这之前是拒绝承认有这个事的。当时美国这边就有一个传染病学的专家组,很快写了一个文章。这个文章是根据21号的数字和这之前的数据,21日在这之前的数据,中共报的非常的缓慢,而且非常不准的,造假的因素很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建了一个数学模型,根据这个数学模型,预测那个时候中共报出来的人数只有实际的数量的5%。换句话说,你把现在的数值加个0再乘于2,可能是接近真实数据。事实上这个状态我觉的一直持续到现在。包括前两天比如说今天以前,它报出来的大约还是两千人,你把两千加个0是两万,再乘于2是近10万。其实10万在网上已经流传一段时间,从不同的渠道,包括有很多医院的医生、护士很早就提到这个数字,包括病患跟医院打电话,医生直接气哼哼的回答说,不是你一个人没病床,其他十几万人都没病床,包括中共自己的报导说,努力的准备出10万多张病床(空余病床)。就是说你如果只有两千多个病人,你准备个10万个病床干啥呢?98%的床空在那干啥呢?不可能的。所以很多数据都指出来其实真正在武汉地区,发病的情况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现在很多人都在家里,我国内朋友的朋友,我跟国内朋友聊起来的时候,他说他的同学还在武汉,得了这个病在家里头待着。我就问那家人怎么办?跟她住一屋?他说那你有什么办法呢?没办法,因为医院不收。所以这个事情方方面面都指向中共的数据几乎你可以现在忽略。我跟所有的人建议因为有两个因素,一方面中共报的数据极少极少,再一个就是很多有传染性的人,在这个病的过程中他甚至不发烧。所以唯一的处理办法就是只能默认你周边的人可能都已经感染了,用这样的心态跟人交往。很多中国人现在也都是这样的状态,不出门了。大年初一初二初三的,往年都是人来人往,高朋满座的,现在基本上大家就在家里头,做各种各样的娱乐视频之类的东西。

记者:我感到很多中国人还是不知道疫情到底有多严重,之前还看到有网友发的视频,很多人外出还是没有什么防护措施。

杰森:这跟整体中国的目前讯息发布的情况是有关的。中共从20日第一次开始官方认可这个事情,一直大概到26日,短短大概五、六天的时间,中共事实上是稍微放松了一点,网上有一些消息流传出来。但是在25、26日,又开始掐住了。在这个过程中又出台它的相应政策,先是医护人员,医护人员不许在任何场所,包括电话,包括社交媒体,包括其它手机短信,不许谈任何讯息,谁谈就按法律处理。因为前一段时间确实医护人员曝出来,包括医护人员精神崩溃,嚎啕大哭,包括医护人员曝出来的一些数字,就是刚才我说的,这都是医护人员曝出来的。紧接着它又开始宏观的在网上谈,说以后凡是非官方发布任何消息,你在网上传任何和疫情有关的消息,都按司法处理。实际上这就非常明确的把所有网民的嘴封了。

现在这个网路世界,每个人都在家里头,也不见面说话,医护人员不能说,最主要的消息来源没有了,同时老百姓之间不能传。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的都是啥?都是什么李克强讲话啦,武汉人民隔着窗子,整个小区唱什么,大喊武汉加油啦……就把非常非常严肃的,非常危险的一个疫情,又变成中共借机在那蛊惑人心的一个状态。再加上什么要建立一个北京式的小汤山医院,我们中国用两个星期就建一个医院,又用这样子莫名其妙的方式变成了一个鼓动人心的事情。

大家问一问,如果真的患病人是10万,建立一个现在目前能容纳1000人的床位的医院,1%的人能拿到新的床位,这有什么用呢?有可能这么多万病人里头,有一些高干的家属或者有关系的人的家属需要病床,修好了以后,还是他们来拿。很早以前他们说了准备2000张病床,很快网上就曝出老百姓根本没地方,到各个医院跑,医院都不收。金银潭医院明确说了,我们这的病床得要卫健委的人批准才能住。卫建委就是卫生建设委员会,就是每个城市管医疗系统的机构,它又不是医生,它怎么能决定谁住呢?那不是关系吗?谁关系硬,谁它觉得重要,它让谁去住。因为住了医院,虽然没有特效药,但是医院里头毕竟有呼吸机,能增加你的抵抗力,同时他可以用比如激素来控制你的免疫系统,加强、减弱,能使得你的身体少受损失。所有这些事情在家里都做不了,而且家里头一家人肯定有交叉感染的危险。我的感觉上,讯息的这种封锁,然后加上很多莫名其妙这种网上的这种让中国人头脑发昏的宣传,把一个很悲惨甚至是很危险的事情,变成了一个闹剧。最终的结果就是一些老百姓,当然一方面知道这事情很危险,另一方面真实的不知道有多危险,所以还有一些人还做出一些对自己,对别人不负责任的事情。

记者:德国、日本这两天出现了未到过中国的本土确诊患者。但之前WHO说在海外还有确实的证据说在人际间传播。

杰森:我想它的意思是这样,比如美国有五例确认的病人,这五例几乎都追踪回了武汉,没有出现说你找到一个人,这个人根本没去过武汉,结果他感染了,那就很可能是去了武汉,或者其他人把他感染的,他是这个意思。但是这个肯能在海外出现的数量毕竟还是比较有限,其它地方有了。在这之前,大概在24日之前,还确认就在中国包括各个省分出的案例,都跟武汉有关,或者至少跟湖北有关,要么是去过武汉,要么是武汉的人过来,要么是刚刚参加一个会议,旁人坐了个武汉人,他都能找到武汉作为借口。但是最近大概25日,北京出现了两例新的确诊病人,没有任何武汉史,就是跟武汉没有任何关系,他得了。你从这个角度来说,武汉这个概念已经逐渐逐渐失去意义了,你把武汉封成铁桶一块,但是这个事情,武汉人之外已经开始互相在传了。这个事情如果海外控制不严格,就是在海外人传人,这也是迟早的事。反正我的感觉上,所有的基理都存在,只是管控的方式力度发现的早或慢。他说的海外还没有人传人,不是说对这个病的特性的描述,是对海外扩展的情况作一个描述。

记者:目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疫情在中国国内肆虐,真但实的消息又被当局封锁,在这种情况下您认为中国民众应该怎样面对?也就是还能做些什么?

杰森:我说此时此刻你不看真相,你就是不要命。所以说千万别一天到晚处囚在国内看微信,看它给你灌的鸡汤,看所谓的正能量。一定要想各种办法,从国外或者海外不受监控的环境下,拿到一些消息。不管怎么样,这可能都是救你命的,包括未来难道真的相信中共会100%的开放疫情讯息吗?这事实上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们就举回2003年那个萨斯 (SARS) 例子。当时它把SARS那个事做为全国运动在搞,但是它在数据上还是在造假,它临到最后SARS结束以后,它说中国有五千多例人感染了SARS,死亡人数是350人左右,这是个笑话。为什么我说是个笑话呢?香港一个地方最终死亡人数是300人。整个中国十几亿人,香港六百万人,六百万人死了300人,十几亿人死了350个人,而SARS还从大陆传到香港。从哪个角度来说,你说你是真实呢 ?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香港是一千多人,死了300多人,死亡率是17%,同样你去算,台湾的死亡率,你去算新加坡的死亡率,你去算加拿大的死亡率,就是死亡人除以除以感染人,你发现都在15%到17%之间。而大陆350多人死亡,六千多人感染,只有6%。大陆人怎么啦?特别吗?大陆整个医疗体系比海外好吗?这不可能的。就是说我只是从两个角度给你描述,你就知道在它全面围堵SARS的时候,所有的数据还在造假。

那么这一次是一样的,当它已经公开承认这个事情,全面在围堵这个我们把它叫新冠状病毒肺炎这个疾病的时候,它的数据一定还在造假,因为啥呢?它永远都是把控制老百姓,所谓控制老百姓的认知,保稳定这个事是放在核心位置的。所以永远都要留根弦,好在SARS上回是控制住了,这次能不能控制住?还不知道。控制不住那可不是一个小事情,我不想往那个方面想,但是那个后果是极其可怕的。但是你要仔细想一想,谁先知道它可能控制不住,谁就可能活下去。中共肯定果它知道控制不住了,它绝不会告诉你,它会封得更严。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说第一,是你的讯息一定要畅通,要到海外来看东西。当然从个人救助的角度来说,我的感觉上,我刚才已经谈到了,别信中共宣传的数字。比如说,我本省才有二、三十例,跟本就遇不到。你只能默认周围的人都感染了,用这样的心态去保护自己,比如说出去戴口罩,回来洗手,这是最基本的。另外第三点确实这个病根本就没有治疗的现代特效药,也没什么疫苗,千万别相信说马上开发什么疫苗了,想都别想。SARS现在也没疫苗,这是病毒式的传染,顺息万变,特别是冠状病毒,疫苗非常非常难搞,有效的疫苗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只能是增加自身免疫力,就是到医院去住,我们也知道,核心还是靠你自己的免疫力来解决。怎么增强免疫力呢,那就是平时希望你是健康的,多喝水,多休息,同时要保持一个稳定的心态,比如说打坐,对你有好处,看看什么功法能教你打坐,能让你静下来,可能都有帮助。所以我的感觉上,可做的事情还是有的,信息,自救,增加免疫力,但是我觉得信息是第一位的。

记者:有国内朋友无奈的说现在只能靠拼体力了。

杰森:如果失控了就是这样子的。传染病学在最坏的情况下,就是说这个病真的没控制住,大约全部整个人有60%的人会感染过,但不一定真的会出现重症,因为这个病的重症是发现呼吸有问题,人躺在床上了,这个比例到不是那么高,但是很可能会有60%的人都感染了。确确实实到时候,谁的抵抗力强,那就是沾光的。另外,确确实实我们知道在武汉刚刚封城的时候,出现过物价狂涨,一颗白菜卖几十块钱的事情。其实我有时候开玩笑,我跟国内亲戚说,到什么时候,你可能得要买点东西,不然的话,人家吃的,到时候吃的10元一斤的鸡蛋,你可能吃的是150元,一千元一斤的鸡蛋。因为确实说整个武汉目前来看,虽然超市里头还是有一些食品,老百姓可以买的,但是很多饭店是开不了门的,因为饭店通常不是从超市买菜,超市的菜都是挺贵的,饭店是有特殊的批发的渠道,现在那些渠道都已经没有了,因为大卡车也进不来,各方面其它渠道都不够。湖北有15城处于封闭的状态,目前大家还好,因为毕竟才封了一个星期,真的要封一个月的话,到底物资能有多么的贫瘠?这个不知道。

中共其实也怕这一点。当然我也不是说不顾别人,拼命地把超市的都抢回家去,这个事情其实我觉得政府应该统一管的一个事情。而且也体现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是不是有在最艰难的时候,最能体现人民的素质。这个素质不体现在是不是要喊几声武汉加油,唱一些我的祖国这样的歌。它体现在非常小的事情,体现在你是不是真的有那个善心,关怀别人,甚至牺牲自己一点利益去关怀别人,这个事实上是真能体现民族性的问题。

目前从网上传出来的消息,至少我的感觉,中共这么多年摧毁人最基本的道德状态,体现出来的我对我们中国人能在危难的时候,展现出一种良知的人的比例,真的我有点不抱乐观态度。真的我不希望中国出现很危机的事情,真的出现的话,中国人的素质可能比瘟疫还要更可怕。

记者:视频看到一些村镇把路都扒了,堵路,让车进不去,说是为了隔离。

杰森:这就是我说的那个事情,包括最近曝出来的,网上到处流传的,人家从武汉打工回来,直接就把人家门给钉住,把人家封在屋里头,甚至出现一有武汉人就举报。我看网上有个视频,我没有真的确实,但确实在视频中显现的是有人解释说是在四川有一个人,他邻居从武汉打工回来,就直接往政府那报告,政府来找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气坏了,就用刀砍了举报他的人,视频中展现出来的就是一个年轻人被几个人按着,另外一个人倒在血泊里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是假的,因为我没办法去核实,但是所有这些事情就感觉到,已经出现人祸了。过分的强调武汉人,湖北人,围追堵截,是为了保护自己,有的时候是不理智的。包括网上曝出来的一个武汉上学的大学生,回到本地。本地已经跟踪检查两个星期已经没发烧了,结果还找借口把那女孩给仍到一个监狱一样的地方,说是隔离起来,那已经两个星期过去了。这是我刚才说的,希望整体不要出现最坏的情况。因为出现最坏的情况,中国人的素质对互相之间的伤害很可能比那瘟疫还可怕。

听众朋友,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