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火力发电,美联社图片。
中国煤电企业现金流紧张。(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4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中国煤电企业普遍陷入现金流紧张的困境。在盈利预期下降,偿债能力减弱的情况下,煤电企业融资越来越难。而且,随着环保压力的增加与风能太阳能发电成本的降低,全球金融机构投资人从煤电撤资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煤电企业连年亏损 现金流紧张问题凸显

中共能源局西北监管局最近发布《2019年宁夏部分燃煤发电企业生产经营现状的调研报告》(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1至11月,宁夏10家煤电厂营收总额145.51亿元,利润总额为-4.98亿元。

由于煤电企业连年亏损,缺乏金融机构认可的盈利预期,偿还债务能力大幅削弱,金融机构煤电企业信贷严格管控;金融机构对一些企业甚至不再发放新增贷款,这些企业只能依靠股东增加注资维持企业运转。

据《中国能源报》1月24日报道,宁夏并非孤例,中国煤电企业普遍存在资产负债率偏高、现金流紧张的问题。

西部某火电厂负责人表示,目前所欠购煤款超过2亿元,账面流动资金只有一两千万,而这是该省境遇最好的火电厂。

据西北能监局2019年6月发布的监管报告,青海火电企业资产负债率接近90%,且处于连年亏损困境;2018年,甘肃统调19家煤电企业中4家资产负债率高于200%,8家累计亏损超过10亿元;宁夏10家煤电厂平均负债率79.75%;山西电力行业协会2017年发布的《关于对省调火电企业给予政策支持的建议》指出,2017年1-8月,山西省火电企业亏损面达88%,平均负债率高达81.9%,最高已达636%。

在连年亏损偿债能力降低的情况下,这些煤电企业面临融资难度加大、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承兑汇票”占比过高

承兑汇票”在宁夏煤电企业的电费收入中占比约60%。企业为维持现金流,采用贴息方式将部分承兑汇票提前兑付。宁夏各煤电企业每年都需支付少则数十万、多则上千万的贴现利息。

某热电企业负责人表示,电网公司和发电企业结算电费普遍使用“承兑汇票”。“承兑汇票”不是现金,不能马上使用。假设电厂今年1月1日收到1亿元承兑汇票,拿现金的办法有两个,一种是在银行放一年,2021年全额提出1亿元;另一种是支付银行约6个点的利率提前取出。

该负责人表示,现在买煤都要现金,如果企业急用钱,只能损失500多万元来贴现。

目前中国经济全面下滑,不仅发电企业效益不好,用电企业效益也不佳,这些企业大多使用“承兑汇票”支付电费。

该负责人认为,根本原因在于煤电边际效益太低。“2015年新一轮电改推进,全面竞价时代拉开大幕,叠加一般工商业降电价、高价煤低价电‘两头挤压’,煤电盈利能力大幅下降,现金流自然紧张。”

融资越来越难 全球金融机构撤资趋势明显

煤电企业融资渠道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股票、债券为主的直接融资;一种是以金融机构为媒介的间接融资,包括银行信贷、委托贷款、融资租赁等,煤电企业主要以间接融资为主,占84.5%。

上述热电厂负责人表示,“就间接融资而言,银行信贷已越来越难,银行评估企业经营状况和负债率,负债率过百获得贷款的可能性很小。兰州西固热电负债率高达269%,被列入国资委挂牌督导‘僵尸企业’名单,大唐甘谷电厂、连城电厂‘熬’不住相继破产清算。”

该负责人还说,“目前比较常见的方法是委托上级集团财务公司做流贷,利率相对较低。说白了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

山西某商业银行信贷科人士也表示,“近年来,火电企业亏损严重,贷款数额逐年增加、资产负债率直线上升、信誉评级逐渐下降,银行开始改变信贷政策,对煤电项目审慎发放贷款。”

目前,经济大环境的变化越来越不利于煤电企业

随着环保压力加大,以及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全球金融机构从煤电领域撤资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2019年5月,新加坡、日本等亚洲四家主要金融机构宣布限制煤电融资;同年10月,联合国气候大会上,非洲发展银行总裁阿德希纳发表声明说,“非洲发展银行将不再为煤电项目提供融资”。

1月14日,管理规模约7万亿美元的资管巨头贝莱德在致全球CEO的信中表示,“2020年主动投资将全面撤出动力煤”。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