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世界衛生組織週四表示,目前將在中國及周邊國家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定爲“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尚爲時過早。
世界衛生組織週四表示,目前將在中國及周邊國家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定爲“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尚爲時過早。(美聯社)

世衛拒就武漢肺炎宣佈全球衛生緊急狀態內幕深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3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世界衛生組織週四表示,目前將在中國及周邊國家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定爲“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尚爲時過早。本次世衛組織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武漢肺炎)的發佈,被指遲緩和刻意幫助中共當局的隱瞞。分析人士認爲,世衛中共多年腐蝕下,WHO早已淪陷。

世界衛生組織週四繼續在日內瓦召集有16名專家參加的緊急委員會會議,旨在評估近期在中國及周邊國家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是否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會後該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表示,目前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定性爲“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爲時過早。他表示,在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十分緊急,但尚未構成全球範圍的“公共突發衛生事件”。

路透社消息稱,世衛總幹事並認爲,中國目前採取的措施“有助於阻止疫情蔓延”。譚德塞在會後的記者會上表示,希望中國在武漢及其他城市採取的限制措施能“有效”“短時間完成”。

世衛並就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表示,深知中國疫情出現人傳人,但目前相信情況仍侷限在家人及照顧患者的醫護人員範圍,現階段並沒有證據顯示,在中國以外出現人傳人,但不能排除在將來會發生類似情況。

外界注到,大陸財經網在發佈世界衛生組織拒絕把武漢肺炎列爲“全球性的衛生緊急情況”消息時,特別把下列這段文字做成前言並加黑:【宣佈國際衛生緊急狀態通常會帶來更多的資金和資源,但也可能促使外國政府限制受影響地區的旅行和貿易】

對此,旅美政經分析人士秦鵬在推特帖文表示,在中共多年腐蝕下,WHO早已淪陷,就如我配的那張SARS侵蝕後病肺照片。

此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1月20日公開發佈“重要指示”,要求對疫情“高度重視,加強輿論引導”。“加強有關政策措施宣傳解讀工作,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習近平要求,“要及時發佈疫情信息,深化國際合作。”

公開信息顯示,始發於去年12月上旬的武漢肺炎,到當月底因爲護士在微信交流信息而曝光,但武漢市或者北京當局,不但反應遲緩還要控制輿論,直到習近平1月20日表態後,確珍和死亡數字突然大增。

法廣對此評論說,武漢肺炎,早早就來了,民間都在說,海外都在看,偏偏當局爲了維穩躲躲閃閃,結果弄得發燒的人越來越多,燒越燒越高,武漢醫院都爆棚了,而且向中國其他省份溢出,向亞洲,向世界溢出,習近平終於出來說話了。

對於習的“指示”,阿波羅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認爲,習的這句話其實暗示疫情信息發佈不及時。深化國際合作可能有雙重意思。一重是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更好到控制疫情。另一種意思可能也有控制國際組織的意思在裏面。

2006年世衛組織舉行總幹事補選,中共買通非洲國家讓前香港衛生署長的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中共那套搬到世衛。2013年,大陸爆發禽流感,中共掩蓋致使疫情升溫,陳馮富珍卻公開“稱讚”中共處理疫情“透明”。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際,陳馮富珍卻在2016年北京國際移植會議上爲中共的器官移植站臺。2017年6月,陳馮富珍卸任。世衛也並沒有反省和改變。

外界發現,就武漢開始爆發波及全國和世界的這波疫情,2020年1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透露,武漢所謂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有限度的人傳人,與其它冠狀病毒爆發的經驗一致。但是在稍後的世衛社交網站卻說,沒有證據顯示會有限度“人傳人”,病毒的傳播模式沒有定論,病人是否涉及“人傳人”都值得關注,需要進一步調查。世界衛生組織最終其實是採用了中共官方說法,即:沒有明顯人傳人證據。

時事評論員趙培分析說:世界衛生組織在這一次“武漢肺炎”中採用中共的說法是受到質疑的,首先是這次肺炎能否人傳染人,臺灣疾管署副署長說,有限度指近距離、長時間接觸者,如家人、照顧者等,較易被感染,不像麻疹般具強大傳染力,且可能還有主要感染源。過去傳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都是屬於有限度的人傳人模式。這句話劃重點,家裏有人發燒的時候注意護理措施。“武漢肺炎”跟SARS類似的病毒,SARS人不傳人,這話確實沒有人信。

另外,就感染人數,中共世衛宣稱中國感染病例只有41例的時候,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傳染病專家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就質疑,泰國和日本分別有2例和1例,中國大陸不可能只有41例,他估計武漢約有1,700人被感染。而當1月23日官方公佈的全國確診武漢肺炎)達571宗時,這位疾病模型專家表示,僅武漢市真實患者數字可能達到4,000,在最壞情況下甚至高達9,700。

據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指,自從中共扶持香港官員、中共全國政協常委陳馮富珍當上世衛總幹事,一干就是10年,從2007年到2017年。這10年,世衛就對中共大開綠燈。等陳馮富珍離任後,是個埃塞俄比亞人接任世衛總幹事。以陳馮富珍世衛深耕10年,這個組織應該深受中共影響。所以,我對世衛組織關於武漢肺炎的發佈,遠遠落後於中國大陸境外專家的判斷沒有意外。

時事評論員趙培認爲,其實還有更嚴重的問題是病毒的來源,武漢病毒的遺傳密碼分析表明,它與SARS的關係比任何其它人類冠狀病毒都更爲密切。所以我說武漢肺炎是所謂的新病毒,它還有可能就是當年SARS的變種,那麼問題來了,理論上只有實驗室裏存在的病毒是怎麼變種和泄露的呢?中共世衛欠全世界一個解釋。

趙培表示,中共這個組織一直是掩蓋疫情的做法早就被世界所熟知。2003年,中共衛生部長張文康對全世界撒謊,蔣彥永醫生在網上揭露真相,世衛組織採信蔣彥永醫生的說法,對中共提出批評,再次把北京列爲疫區提出旅遊警告。2020年,世衛淪陷成爲中共的傳聲筒卻是中共滲透的惡果。

王篤然表示,2018年12月18日,中共黨中央、國務院授予陳馮富珍同志改革先鋒稱號,頒授改革先鋒獎章,並獲評“一帶一路”衛生領域合作推動者。陳馮富珍同志的稱謂是什麼意思,就是陳馮富珍中共地下黨,所以稱爲同志。

趙培表示,希望大家珍惜蔣彥永醫生和法輪功學員這些講真話的勇士,他們是讓大家躲開中共瘟疫和災難的關鍵。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