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世界卫生组织周四表示,目前将在中国及周边国家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尚为时过早。
世界卫生组织周四表示,目前将在中国及周边国家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尚为时过早。(美联社)

世卫拒就武汉肺炎宣布全球卫生紧急状态内幕深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3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世界卫生组织周四表示,目前将在中国及周边国家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尚为时过早。本次世卫组织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武汉肺炎)的发布,被指迟缓和刻意帮助中共当局的隐瞒。分析人士认为,世卫中共多年腐蚀下,WHO早已沦陷。

世界卫生组织周四继续在日内瓦召集有16名专家参加的紧急委员会会议,旨在评估近期在中国及周边国家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会后该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目前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时过早。他表示,在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十分紧急,但尚未构成全球范围的“公共突发卫生事件”。

路透社消息称,世卫总干事并认为,中国目前采取的措施“有助于阻止疫情蔓延”。谭德塞在会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希望中国在武汉及其他城市采取的限制措施能“有效”“短时间完成”。

世卫并就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表示,深知中国疫情出现人传人,但目前相信情况仍局限在家人及照顾患者的医护人员范围,现阶段并没有证据显示,在中国以外出现人传人,但不能排除在将来会发生类似情况。

外界注到,大陆财经网在发布世界卫生组织拒绝把武汉肺炎列为“全球性的卫生紧急情况”消息时,特别把下列这段文字做成前言并加黑:【宣布国际卫生紧急状态通常会带来更多的资金和资源,但也可能促使外国政府限制受影响地区的旅行和贸易】

对此,旅美政经分析人士秦鹏在推特帖文表示,在中共多年腐蚀下,WHO早已沦陷,就如我配的那张SARS侵蚀后病肺照片。

此前,中共领导人习近平1月20日公开发布“重要指示”,要求对疫情“高度重视,加强舆论引导”。“加强有关政策措施宣传解读工作,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习近平要求,“要及时发布疫情信息,深化国际合作。”

公开信息显示,始发于去年12月上旬的武汉肺炎,到当月底因为护士在微信交流信息而曝光,但武汉市或者北京当局,不但反应迟缓还要控制舆论,直到习近平1月20日表态后,确珍和死亡数字突然大增。

法广对此评论说,武汉肺炎,早早就来了,民间都在说,海外都在看,偏偏当局为了维稳躲躲闪闪,结果弄得发烧的人越来越多,烧越烧越高,武汉医院都爆棚了,而且向中国其他省份溢出,向亚洲,向世界溢出,习近平终于出来说话了。

对于习的“指示”,阿波罗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认为,习的这句话其实暗示疫情信息发布不及时。深化国际合作可能有双重意思。一重是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更好到控制疫情。另一种意思可能也有控制国际组织的意思在里面。

2006年世卫组织举行总干事补选,中共买通非洲国家让前香港卫生署长的陈冯富珍当选世卫总干事。陈冯富珍中共那套搬到世卫。2013年,大陆爆发禽流感,中共掩盖致使疫情升温,陈冯富珍却公开“称赞”中共处理疫情“透明”。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际,陈冯富珍却在2016年北京国际移植会议上为中共的器官移植站台。2017年6月,陈冯富珍卸任。世卫也并没有反省和改变。

外界发现,就武汉开始爆发波及全国和世界的这波疫情,2020年1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透露,武汉所谓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有限度的人传人,与其它冠状病毒爆发的经验一致。但是在稍后的世卫社交网站却说,没有证据显示会有限度“人传人”,病毒的传播模式没有定论,病人是否涉及“人传人”都值得关注,需要进一步调查。世界卫生组织最终其实是采用了中共官方说法,即:没有明显人传人证据。

时事评论员赵培分析说:世界卫生组织在这一次“武汉肺炎”中采用中共的说法是受到质疑的,首先是这次肺炎能否人传染人,台湾疾管署副署长说,有限度指近距离、长时间接触者,如家人、照顾者等,较易被感染,不像麻疹般具强大传染力,且可能还有主要感染源。过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都是属于有限度的人传人模式。这句话划重点,家里有人发烧的时候注意护理措施。“武汉肺炎”跟SARS类似的病毒,SARS人不传人,这话确实没有人信。

另外,就感染人数,中共世卫宣称中国感染病例只有41例的时候,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专家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就质疑,泰国和日本分别有2例和1例,中国大陆不可能只有41例,他估计武汉约有1,700人被感染。而当1月23日官方公布的全国确诊武汉肺炎)达571宗时,这位疾病模型专家表示,仅武汉市真实患者数字可能达到4,000,在最坏情况下甚至高达9,700。

据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指,自从中共扶持香港官员、中共全国政协常委陈冯富珍当上世卫总干事,一干就是10年,从2007年到2017年。这10年,世卫就对中共大开绿灯。等陈冯富珍离任后,是个埃塞俄比亚人接任世卫总干事。以陈冯富珍世卫深耕10年,这个组织应该深受中共影响。所以,我对世卫组织关于武汉肺炎的发布,远远落后于中国大陆境外专家的判断没有意外。

时事评论员赵培认为,其实还有更严重的问题是病毒的来源,武汉病毒的遗传密码分析表明,它与SARS的关系比任何其它人类冠状病毒都更为密切。所以我说武汉肺炎是所谓的新病毒,它还有可能就是当年SARS的变种,那么问题来了,理论上只有实验室里存在的病毒是怎么变种和泄露的呢?中共世卫欠全世界一个解释。

赵培表示,中共这个组织一直是掩盖疫情的做法早就被世界所熟知。2003年,中共卫生部长张文康对全世界撒谎,蒋彦永医生在网上揭露真相,世卫组织采信蒋彦永医生的说法,对中共提出批评,再次把北京列为疫区提出旅游警告。2020年,世卫沦陷成为中共的传声筒却是中共渗透的恶果。

王笃然表示,2018年12月18日,中共党中央、国务院授予陈冯富珍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并获评“一带一路”卫生领域合作推动者。陈冯富珍同志的称谓是什么意思,就是陈冯富珍中共地下党,所以称为同志。

赵培表示,希望大家珍惜蒋彦永医生和法轮功学员这些讲真话的勇士,他们是让大家躲开中共瘟疫和灾难的关键。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