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图为佩戴口罩、预防疾病的民众。(大纪元)
图为佩戴口罩、预防疾病的民众。(大纪元)

美中应对“武汉肺炎”做法天壤之别 专家:体制差异是主因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3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武汉肺炎”自去年底在中国爆发至今,在中国各省乃至全球范围迅猛传播。根据中国卫健委官方消息,截止1月24日,确诊病例有639例,死亡18例。1月21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确认了美国首例“武汉肺炎”病例。中国和美国应对疫情的做法可谓天壤之别,专家认为,其主要原因是两国体制上的根本差异造成的。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早在2003年,中国在萨斯非典)肆虐时,已经因隐瞒报导导致疫情一发不可收拾。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逆权力实验室”主任萧强表示,中美两国因为政治体制上的不一样,对待疫情的做法有天壤之别。

萧强还说:“中国政府对信息的控制,与美国信息的自由流通,刚好相反。中国在这一点上,不仅没有进步,还退步了。”他还谈到,武汉肺炎的例子显示,虽然中共想掩盖,但这种关乎民众最基本健康生存权的资讯,再怎么想掩饰,最终仍是控制不住的。

发现疫情时,美国:广而告之;中国:隐瞒

根据美国1967年颁布的《资讯自由法》(FOIA),美国政府对民众有公开资讯的义务。在1月20日,医护人员确诊一名30多岁、刚从武汉返美的男子感染了武汉肺炎之后,CDC于1月21日就举行了电话记者会,向全美通报详情。

而在中国,虽然也有2008年颁布实施的38条《信息公开条例》,明确规定涉及公民切身利益的资讯,政府必须“主动公开”。然而,武汉肺炎12月8日确诊第一例之后,过了22天,直到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才发布《关于报送不明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又过了22天,到1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才在北京召开首场记者会,公布已经蔓延的疫情,延误了控制疫情的黄金时期。“

发布信息准确度,美国:真实透明;中国:谎报

CDC在1月21日的电话会议上,一开始就直接说重点。CDC呼吸道疾病暨免疫中心主任梅森尼尔(Nancy Messonnier)说:“今天,我和华盛顿州政府官员要一同向大家宣布,美国出现第一起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她还仔细说明,病患是15日从武汉经转机返美、19日就医、20日确诊。美国因此已加强了机场入境筛检的相关措施。

梅森尼尔表示,基于过去的经验,CDC知道采取积极预防措施与做好准备至关重要,虽然武汉肺炎目前对美国公共安全的风险仍低。CDC官员目前正在编制一份该名患者返回美国以来可能接触过的人员清单。CDC当前的重点是确定这名男子的航班和座位号,以便筛选与他接触过的人。同时,CDC还格外强调加强旅客的安全意识教育。CDC会在飞机上用中、英文双语为乘客派发武汉肺炎的防护信息以及注意事项。

然而,在中国,地方和中央发布的数据常常不符,唯一的解释就是数据为谎报,并不可信。比如,湖北省政府22日晚间8时公布,当地感染病例已达444例,单单是湖北就已经有17例死亡。但当时国家卫健委官网上的数据,仍停留在截至1月21日24时,收到确诊病例440例、死亡9例。

据国外专家分析,目前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639例确诊也不可信。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导,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疾病模型专家表示,仅武汉市真实患者数字可能达到4,000,在最坏情况下甚至高达9,700。 他还表示, 在未来几周内,病例数量将迅速增加。

据中国体制内媒体人曹山石转发的消息,几天前武汉官方掌握的病患就已经近万,但官方为维稳而进行的黑箱操作导致疫情蔓延。

刚被派驻美国的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中国记者在参加美国的新闻发布会后感到非常惊讶,她说:“最大的感触是美国在信息透明度和资讯上的高度流通。”她还谈到在大陆民众很难获得准确的信息,也很难找到能提供帮助的部门,因为互联网并不透明自由。

对待报告疫情者,美国:感谢;中国:抓捕

CDC免疫中心主任梅森尼尔在新闻发布会上感谢医护人员及时报告。她还表示,美国因提高警惕,已开发出一种新的测试方法,可以识别武汉肺炎患者体内的病毒,并扩大机场筛检范围至5个美国国际机场。

在中国,武汉警方1月1日新年时公布消息,抓捕了8名最早在网路上披露当时仍称作“不明肺炎”的人士。武汉官方还称,这些“造谣者”转发不实信息,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但后来疫情扩大的事实证明,这些所谓的“造谣者”实际是勇敢的“吹哨人”。而一篇向这8位造谣者致敬的文章,不到1天就在微信上遭到删除。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人是否已被释放。

防疫过程,美国:使用特殊隔离房;中国:直接封城

第一例武汉肺炎的美国患者被确诊后送往华盛顿埃弗雷特的特普罗维登斯医疗中心。入院后,他立即被送至一个特殊病原体病房区里接受治疗。他只可在自己的隔离房间内活动,病房只有一个出入口,由安保人员守卫。任何进入这一区域的人都要戴上CAPR特殊头盔,全身都要做严密防护。

特普罗维登斯医疗中心隶属一个大型医疗系统,在7个州内总计拥有几十个医院、数百个诊所和紧急医护中心。在收治这名病患后,医院的其它部门都已经启动了对该病毒的筛查程序。

该医院还使用了机器人来治疗他。该医院传染病科主任迪亚兹(George Diaz)1月22日告诉媒体,使用机器人是为了减少病毒传染风险而采取的众多方式之一。他还表示,患者的身体状况“令人满意”。

而在中国,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1月23日凌晨2点发布公告,自当日上午10时起全市公共交通暂时停运,机场、火车站等各种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未定。当晚10点,中共当局又宣布在湖北省9个城市实施水、陆、空交通管制,市区公共交通工具停止运营,严禁人员非必要性随意进、出本市所辖行政区内。这9个地区是:武汉、黄冈、鄂州、利川、天门、赤壁、潜江、仙桃、枝江。

据分析,因利川离疫情源头武汉超远,是湖北最西往重庆的门户。黄冈在最东边,赤壁在南边,9城封锁几乎等于湖北封省了。湖北省当局还宣布了防疫全面进入战时状态。

对此,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公共卫生法律与政策中心主霍奇(James G. Hodge Jr.)表示,封闭城市几乎肯定会导致侵犯人权,这在美国显然是违反宪法的。他还说,这很容易适得其反,而这些限制措施可能会阻止健康人群逃离该城市,使他们面临更大的感染风险。

霍奇还指出,这种以“封城”来防疫的方法及规模史无前例的。

责任编辑:楊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