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宇航員Tracy Caldwell Dyson在任務“遠征24”期間,從國際空間站穹頂艙的窗戶觀望地球。(圖片:NASA)
宇航員Tracy Caldwell Dyson在任務“遠征24”期間,從國際空間站穹頂艙的窗戶觀望地球。(圖片:NASA)

從沙特海灘度假到星際太空旅遊...預測未來十年人類的旅行轉變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3日】(編譯:李川)世事多變。嘗試預測未來一年的變故,如今已是徒勞之事。更何況預測未來的十年?譬如在剛剛過去的十年內,誰會在2009年初,就猜到如今英國政界的動盪和脫歐?誰能想到曾經的電視節目主持人當選爲美國總統?英國男子板球隊破天荒拿下世界盃冠軍? 馬修·麥康納(Matthew McConaughey)成爲奧斯卡最佳演員?如果你在2009年時的任何一家酒吧裏向人說起這些,肯定會被認爲在發酒瘋。

站在2020的前沿,對未來十年,卻不由得讓人一番聯想。NASA計劃的第一個登月的女宇航員是誰?人類登陸火星還要多久?美國饒舌歌手Kanye West會在2024年角逐美國總統並競選成功嗎?

不過,比起身邊更切身實際的事情來說,這些都可以先放一放。《每日電訊報》討論了一個有趣的話題:未來十年人類的旅遊形式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在未來2029年我們回來再看一看今天的預測,有多少能真正成爲現實。

星際旅遊

曾經有人這樣預測過未來的星際旅行:在三年內到水星上享受一次美味的下午茶,四年內在火星上開一次四輪越野車,在七年內到金星上購買一棟二手房宅。然而,2020年的十年內這一星際旅行的目標,或許只會是屬於商務級別人士的專享,鉅額的花費可不是鬧着玩的。然而,僅僅做到太空旅行這一步,也許到來的比你想象的要快。美國航空航天公司SpaceX在億萬富翁Elon Musk的資助下,在近來做了充足的測試模型試驗,目標是在2021年之前實現太空商務旅遊。

同樣,美國航空公司Virgin Galactic也緊跟不落,在之前的推特上發佈了他們的太空船二號的設計錄像片段。公司創始人Richard Branson曾在2018年2月時定下目標,會在六個月內登陸太空。雖然最後未能完成,但是公司內可謂氣氛高漲,排隊候選的名額已達600多人,每人都預付25萬英鎊,期待一次太空之旅。

當然,有旅行,就必須有住處。而這一問題也並非遙不可及。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的Orion Span科研企業機構已經放出消息,預計會在2021年前,在太空中製造一座旅客空間站,供遊客休息駐足。同樣Gateway Foundation機構也壯志凌雲的表示,他們會在太空中建造一座容納450多名旅客的休息站,預計在2025年之前送入太空軌道,並取名VBRSS。

中東旅遊的發展

30多年前,說起去迪拜旅遊一週,並住當地豪華酒店,基本上是癡人說夢。而如今,無論是朱美拉海灘(Jumeirah Beach),還是薩迪亞特島(Saadiyat Island),或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首都阿布扎比(Abu Dhabi),都已經變成了一條條經典的旅遊路線,並非那麼遙不可及。再過10年,我們是否還可以踏上更多的中東地區?

鑑於近期沙特阿拉伯旅遊業銷量疲軟,這個問題確實值得深思。早在2018年9月,這個沙漠王國宣佈啓動一項新的旅遊簽證計劃,以重振其因人權侵犯和婦女地位而受到譴責的國家形象。這一點可能會讓許多旅行者望而卻步。但同時,沙特方面將繼續投資旅遊業,製作極盡精美的旅遊廣告,讓那些波瀾壯闊的自然風光吸引人們的眼球,雖然人們很難淡忘那樁對記者的謀殺案。

如果沙特在紅海岸一帶精心投資賓館旅業,和對岸的埃及隔水相對,在十年後,這裏的度假海灘絕對是又一個趨之若鶩的旅遊勝地。

沙特身邊的競爭對手卡塔爾也在發展自己的旅遊事業。在2022年底,卡塔爾迎來男子足球世界盃的盛事,也將是第一個舉辦這一活動的中東國家。而在2010年12月宣佈這一消息之後,卡塔爾就備受指控,因腐敗和虐待尼泊爾和巴基斯坦建築球場的工人,施工條件極其惡劣。三年後,這些聲討或許漸漸淡出人們視野,取而代之的話題是梅西的帽子戲法和誰將奪冠的討論。在聖誕節前的決賽(2022年12月18日)之後,卡塔爾將迎來一個在全世界展現風貌的大好機會,旅遊業是否會在來年蓬勃發展呢?

美國之夢

如果全球重大的體育賽事,會給舉辦國帶來旅遊業的激增,證據也表明確實如此,那麼美國無疑將會是5年後最大的受益國。作爲2026年男子足球世界盃三個候選國之一(與加拿大和墨西哥一起),擁有紐約,華盛頓,丹佛,休斯頓,西雅圖,納什維爾,費城和洛杉磯等知名城市進行賽段比賽,將會敞開大門迎接世界範圍的遊客涌入。特別是洛杉磯,在此2年後又將引來夏季奧運會(2028年7月21日至8月6日),其繁忙程度可想而知。

巴黎夏日的盛行

2024年夏季奧運會(7月26日至8月11日),將會在法國巴黎舉行。巴黎將成爲12年來歐洲第一個迎回此賽事的城市,受地理位置的影響,也必將迎來大批歐洲遊客的前往。試想馬賽水域舉辦奧運帆船比賽,這將是地中海一帶度假的完美理由。

越來越少的飛機旅行

來自瑞典語的一個新詞flygskam,意爲“飛機羞恥症”,指的是人們認爲坐飛機不環保而感到羞恥。這個概念很可能預示着未來十年人們旅遊方式的轉變。瑞士銀行在10月的一份調查顯示,2018年的旅遊者人羣中有五分之一的人減少了乘坐飛機的次數。這項調查的人口樣本是來自英國,美國,德國和法國的6000多名羣衆,其中大約有21%的人表示在過去的12個月中減少了乘坐飛機的次數。其中16%的調查對象是英國人,24%的是美國人。瑞士銀行對此預計,2020年歐盟的航空業僅會增長1.5%,而不是預期的3%;而美國方面則是增長1.3%,相比預期的2.1%。儘管數字不大,但是蔓延10年後,2029年人們的旅行方式,可能將會有大不同。

高科技機場

未來十年內,無論機場是更繁忙或是更清閒,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它一定會更智能化。就在今年年初,一家知名的航空核心業務技術公司SITA發佈了自己對於機場未來發展的一系列預測。其中的一點就是“零接觸”。通過機場安檢,將不再需要肢體搜索,脫衣,去鞋帽等,也不需要置放行李箱在傳送帶上,甚至都不必再排長隊過關了。乘客和他們的隨身物品將會通過走廊自動檢測完成。他們認爲AI人工智能算法,將是提升效率的關鍵。藉助最新的數字孿生技術,從機場大數據庫中調取數據進行可視化,模擬和預測下一步即將發生的事件,這樣將會迅速提高效率和客戶體驗。

下面是英航新的AI機器人爲旅客提供服務。

更長的航線

不意外,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認爲,航空旅行的乘客數量在未來會不降反增,預計在未來20年內數量翻倍。無論統計方面的數字是升還是降,可以幾乎肯定的是,隨着時間的延續,飛機行程將會越來越遠。在目前運營的最長里程前十客運航班中,只有一位也是第十位的南非Johannesburg到美國佐治亞州亞特蘭大航線,是10年前成立的,其餘九家航班都是不滿十週歲。其中最長的新加坡到新澤西州紐瓦克航線全長已達9,534英里,從2004年開始運營了9年,並於2018年重新營業。其餘的八條航線均是過去五年內新進崛起之秀。其中倫敦希思羅與帕斯之間的澳航開啓於2018年,是首個澳大利亞與英國之間的直飛航班,也是全球第三長的航線,全長9,009英里,用時17小時。而後來的2019年10月試飛的紐約到悉尼澳航,將行程拉長至10,066英里,耗時19小時16分鐘,共有50名試飛乘客,包括機組人員在內。考慮到燃料容量和機身重量等因素,飛機未能滿載而至,但是技術硬核的解決,也只是時間問題。

更頻繁的火車旅行

與航空旅行一起蓬勃發展的火車旅行方式,預期在未來十年依然強勢不讓。考慮到環保和省時兩個關鍵因素,火車在科技方面,在保證價格的承受度前提下,也越來越朝向更乾淨,更迅捷方向發展。而實際也確實如此。澳大利亞並非以鐵路建設而聞名天下,但最近兩個月來卻修建了一條長達1,800英里的乘客路線,連接南部沿海的Adelaide市和東部沿海的Brisbane市,全程旅行耗時3天,讓那些喜歡利用時間享受行程的旅客好好欣賞一下沿路風景。相同的在倫敦與波爾多之間計劃於2021年前開通的鐵路線,讓乘客在四小時內抵達這個法國的紅葡萄酒的心臟之都,而不必在巴黎中轉。

更典型的如號稱孟買-艾哈邁達巴德高鐵走廊的印度西部行線,全長330英里,預計2020年中啓動通車。對於蹣跚擁擠的當地旅遊交通而言,這一鐵路就像是貫穿其中的活力經濟動脈,2小時的行線將耀眼的金融中心和吉拉特邦最大的都市相連,對比開車路行需要9個小時,飛行需要1小時,但是還要考慮搭乘出租車從兩端機場前往目的地,結果依然是最佳方案。火車旅行的未來,只是剛剛開始。

從歐洲坐火車去日本

印度快車聽起來蠻有興趣,而倫敦到東京的直達火車,這個聽起來就匪夷所思了。

實際上最需要解決的兩個路線問題,就是從俄羅斯本土到最東南角的Sakhalin島,以及從這裏過海抵達日本最北島嶼之北海道。

這個跨海建橋工程,即從俄羅斯本國的鐵路終點站Vladivostok起,橫跨韃靼海峽開通鐵路連接日本的想法,俄羅斯方面早在2017年就有打算並提出意願。但是日本方面並無肯定的答覆。然而這一想法並非石沉大海,日本大陸連接北海道島的Seikan隧道通行的子彈頭列車,完全可以證明這一工程的技術能力。這一工程的最大障礙,在於政治方面而並非技術因素。

責任編輯:李靜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