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汉肺炎
武鄂高速公路龚家岭主线收费站于1月23日中午一点关闭(视频截图)

颜纯钩:2020年第一只黑天鹅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3日】2020年第一只黑天鹅果真飞来了,它就是武汉疫症。

本来,如果大陆有新闻自由,事件发生初期就暴露,政府掩盖不住,紧张严控,疫情未必蔓延。本来,若不是定于一尊,地方官员勇于面对,采取及时措施,也能避免大规模爆发。

中共习惯报喜不报忧,似乎一报忧,就显示不出自己的英明伟大。但世上哪里有永远的好消息,能坦然面对坏消息,把坏消息转化成好消息,那才是真本事。相反的,掩盖小小坏消息,把它延宕成大大坏消息,那只能归之于庸政怠政。

这只来意不善的黑天鹅,偏偏又在普天同庆的新春佳节不期而至,在中国经济普遍下行,失业率攀升,内忧外患缠身的关头来搅事,真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波冠状病毒瘟疫,与沙士(SARS)有一个很重要的分别,便是染病初期体温不高,这是最阴险的病毒。因为体温不高,普通人不觉得身体有事,不会及时求医,等到体温高起来,那时已病入膏肓。到目前为止,这种病毒仍没有特效药对付,也就是说,等到体温升高才求医的患者,恐怕都凶多吉少了。

更恐怖的是,在体温未升高前,这个没有表面病症的带毒者,已经成了播毒者多时,不知已经传染给多少人?而那些二级传播者,又不知该传给多少人?这种传染强度,用习惯的说法,已经远远超过几何级数增长,不是一个传两个,两个传四个,而是一个传十个八个。

更糟糕的是,一旦病毒变种,变成更加凶恶的致命病毒,那就只能求老天爷保佑了。

新春佳节是传统的消费旺季,疫症最先打击的便是消费市场。疫症传播造成的恐慌,必然打击春节期间的消费意欲,人人不敢外出吃饭,不敢逛商场市集,不敢互相拜年,日日困守家中,那谁去消费?

春节前南方农民工千辛万苦回北方过年,春节后,这批农民工又挤车从北方南下,几乎不设防的交通工具上,将是病毒肆虐的大好机会。如此一波上一波下,春节后的消费市场也好不起来。

消费市场差,很多小厂小店都支撑不下去,那时又不可避免夹杂了裁员潮。裁员多,到处找不到工,那支流落在街头的失业大军,又将成为社会治安的隐患。失业大军不断扩大,民众收入萎缩,城市小市民背着房贷车贷,更加要揿住口袋,消费市场又再受打击。如此恶性循环,正不知伊于胡底。

本来,大陆经济普遍下行,李克强已经很头痛,又要稳就业,又要稳金融,又要稳这个那个,现在消费一低沉,什么都稳不住,那这只黑天鹅,就真的飘然而至,跟随主旋律翩翩起舞了。

为什么从去年年初开始,对中共来说,坏消息就接踵而至,不绝如缕?这中间有必然的因素,也有偶然的因素。必然的因素是高速增长到顶了,不可避免要往下跌;中共对外扩张去得太尽,战线拉得太长,顾此失彼,心雄力绌;因为对美欧各国咄咄逼人,引起西方阵营警觉,全面还击,这些都是自己种的恶果。

偶然因素包括香港反送中运动、台湾总统大选,再加上这一波武汉瘟疫。偶然中有必然,必然中有偶然,互相影响造就,连锁反应,看不到尽头。

用《红楼梦》一句话形容,就是“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这一只黑天鹅舞起来,能有什么样的蝴蝶效应,不妨静观其变。中共日子不好过,可能面临两种极端选择,一是放松对香港的控制,二是更强暴镇压香港人的抗争,前者是知机让步,后者是垂死挣扎。

香港人也要做好两手准备,缓和有缓和的做法,强暴有强暴的对策,总之要咬紧牙关,坚持下去,破斧沉舟,在此一举。

——转自《看中国》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