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肺炎
中共警察在即將關閉的武漢漢口火車站前執勤。(美聯社)

鄭義:神州生態告急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3日】近幾天,武漢肺炎迅速擴散。湖北自然首當其衝,發現被傳染者的地方還有廣東、上海、北京、浙江、重慶、天津、河南、四川等省市。進一步的消息,又增加了雲南、江西、湖南、山西、寧夏、廣西。周邊地區也受到波及,香港、臺灣、日本、韓國、泰國也發現確診病例。外界對中共公佈的數據存疑。香港大學醫學院推算,僅武漢就可能有1300多起確診病例。而早前倫敦帝國學院流行病學專家更認爲,武漢的確診病例應該超過1700起。

一開始,當局還是習慣性地封鎖消息,警方還“處理”了8名所謂的“造謠者”,直到發現這種新型病毒類似於SARS,傳染性極強而且死亡率頗高,這才由封鎖信息轉向全力防治。專家指出,防止擴散的最佳時機已經錯過,隨着春運,病毒攜帶者正在走向全國,這個神祕的傳染病正在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向四面八方擴散。剛奉命成立的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22日發表1號通告:“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很顯然,這是一個極其嚴厲的斷然措施,這個指揮部是一個具有最高權力的臨時機構。也就是說,當局已經把武漢疫情升級爲最高一級。儘管前一段時間表現不佳,但現在的處理有力、明快,值得大加肯定。我想,這個消息發出,全世界都鬆了一口氣。要知道,目前正是春運高潮,動作稍慢,就可能擴散到全中國、全東亞甚至全世界。可以想象,這個決心是很難下的。市內公共交通停運,市民禁止離城、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關閉,武漢這麼大的一個城市,接近於癱瘓。

現已初步查明,這種人們沒見識過的新型冠狀病毒來自武漢一家海鮮市場非法銷售的野生動物。發現最早的病例與“華南海鮮市場”相關。這類海鮮市場,其實也一直在賣“野味”,就是各種野生動物。據網友貼出的野味價目表,販售的野味種類多達116種,有活孔雀、活娃娃魚、活豪豬、活刺蝟、活梅花鹿、活狐狸、蜈蚣、駱駝、駝峯等等,還有大名鼎鼎的果子狸。十多年前爆發的SARS,查出緣自果子狸,後來給果子狸平反,說元兇是蝙蝠,果子狸不過是中間宿主,“果子狸終卸掉元兇的罪名”。但不管怎麼說,SARS是因爲吃果子狸。據曾經主持SARS防疫工作的專家鍾南山先生判斷,此次武漢肺炎的病毒很可能來自於竹鼠或獾,這就走了SARS吃野生動物的老路。

這真是天報應!中國人以吃而著稱於世,自我調侃說,天上飛的除了飛機不吃,什麼都吃;四條腿的除了桌子不吃,什麼都吃。

上海、廣州吃蛇成風,北京日報曾報道,中國人每年吃掉的蛇達6000噸,光深圳一地每天就要吃10噸蛇,可以裝滿兩大卡車。

武漢人則是吃青蛙,武漢市公安局掌握的情況,保守一點的估計是每天5噸,不保守的是每天10噸。

當然,現在有所改進,大多是養殖的了。但貪婪依舊。

一位中國作家曾義憤填膺地說:

我不反對富有,但一些素質不高的有錢人實在是太貪婪了。他們享樂主義高於一切,要吃遍天上飛的,河裏遊的,地上爬的,而且越是稀少的他越是要吃。從北方的雪豹、棕熊、野馬、野牛一直到南方的猴腦、巨蜥、娃娃魚、蟒蛇、穿山甲等等,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就差要吃童男童女活人肉了!

一位美國動物學家在廣州看到大吃“山珍海味”之後,感慨萬端的說:“無以倫比的中國人的嘴巴,大概可以上吉尼斯大全!”

中國不是有一部《野生動物保護法》嗎?但只要存在市場,法律就會不斷被違犯;而只要存在需求,市場就難以禁絕;只要存在見什麼吃什麼的無限貪婪,需求就難以抑制。當失去道德與宗教的約束之後,人性的貪婪必然發展到毀滅——大自然的毀滅、人性的毀滅。

我對人性之貪婪持悲觀態度。

最新消息:網上出現五大訴求:“隔絕疫區、罷免瀆職官員、完全收治疑似病患、禁絕野生動物交易、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上帝救自救者。

願上帝保佑武漢,保佑中國!

——轉自《自由亞洲》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