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參議院1月16日啓動的總統彈劾審訊,目前已進入爲期24小時的彈劾代表開場陳述時間段。(Senate Television via AP)
參議院1月16日啓動的總統彈劾審訊,目前已進入爲期24小時的彈劾代表開場陳述時間段。(Senate Television via AP)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3日】(本台記者張莉莉綜合報導)1月22日(週三),參議院開始了針對美國總統川普的彈劾審訊的開場陳述。衆議院彈劾代表、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在陳述時公開宣稱,不應該給予選民機會,讓他們能再次選擇川普當美國總統。外界認爲,希夫這是在公然質疑選民的判斷力,違背憲法賦予美國公民的權利。

衆議院首席彈劾經理人、衆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在參議院彈劾審判第二天做開場陳述衆議院首席彈劾經理人、衆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在參議院彈劾審判第二天做開場陳述。(網絡圖片)
圖爲衆議院彈劾代表、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1月22日在參議院做開場陳述。(網絡圖片)

據《英文大紀元》報導,希夫是衆議院民主黨人彈劾川普總統的先鋒,被公認是一個“川普仇恨者”。他在開場陳述時,眼露兇光,高聲表示:“憑選民的選票,不能判斷川普是否有不當行爲。因爲我們不能確認他是否會贏得公平。”希夫還表示,最高法院無法處理川普的問題,所以只有依靠參議院將他彈劾下臺。

希夫的陳述引來許多國會議員和憲法專家的鄙視。哈佛大學法學院憲法學教授維米爾(Adrian Vermeule)發推文評論說:“以他們的觀點來看問題,這些進步主義者完全不能承受合法的政治(競爭)中的失敗。”

共和黨籍衆議員米多斯(Mark Meadows)也通過社交媒體表示,希夫公開宣稱,大選無法公平地決定川普總統的去留,這真是“陽光下最荒謬的言論”。他還說:“但對不起,我們在這裏:我一直被告知,質疑美國的大選是一種從根本上破壞民主的行爲。這些(民主黨)人現在還看重這個嗎?”

共和黨籍衆議員莫菲(Greg Murphy)也談到,現在希夫公開承認,他的行爲就是要讓數百萬美國選民的選票作廢,理由是他不喜歡他們的決定。“亞歷山大.漢密爾頓曾警告,政黨可能會將彈劾作爲武器,現在已經成爲現實!”

去年12月18日,衆議院通過了兩個總統彈劾文件,分別指控川普總統濫用職權以及妨礙國會。去年9月,民主黨籍衆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口頭宣佈啓動針對川普總統的彈劾調查,理由是有匿名“吹哨人”舉報,川普總統在去年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通話時向其施壓,並以扣押4億美元軍事援助作爲交換條件,要求他調查川普總統的政敵、前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及其兒子亨特(Hunter Biden)在烏克蘭的腐敗案。

川普總統在接受《福克斯》商業新聞的採訪時指控民主黨人“瘋了”。他將希夫稱爲一個“騙子”和“腐敗的政客”。川普總統也一直否認自己在處理烏克蘭事宜上有任何不當行爲,而澤倫斯基也兩度公開表示,川普總統從未對他施壓。

1月21日(週二),川普總統的辯護律師團隊與衆議院彈劾代表之間進行了一個長達12小時的“馬拉松式”激戰。最終,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起草的總統彈劾規則以53票(全體共和黨籍參議員)同意,47票(全體民主黨籍參議員)反對,得以順利通過。根據該規則,參議院將在彈劾審訊的中期,纔會對是否傳喚證人進行辯論和投票。雖然希夫等人極力反對該規則,但最終以失敗而告終。

麥康奈爾批評衆議院民主黨人,說他們進行了一個美國近代史上“最匆忙,最不徹底,且最不公平的彈劾調查”。

據悉,如果參議院之後決定要傳喚證人的話,共和黨蔘議員希望拜登和亨特前來作證。但拜登1月23日(週四)在愛荷華參加初選拉票活動時表示,他不願意到參議院作證,理由是不想參與民主黨和共和黨議員們之間的紛爭中。他說彈劾案涉及憲法相關問題,他不希望參加到這場“政治鬧劇”之中。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candidate former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speaks during a campaign event on foreign policy at a VFW post in Osage, Iowa, on Jan. 22, 2020. (John Locher/AP Photo)
圖爲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後續那人、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愛荷華州初選拉票活動上講話。(John Locher/AP)

雖然拜登想與總統彈劾案撇清關係,但事實上,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蘭漢姆(Lindsey Graham)去年11月表示已對拜登父子在烏克蘭的腐敗案展開調查。據《英文大紀元》報導,烏克蘭前最高檢察官肖金(Viktor Shokin)被解僱前,正在負責調查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里斯馬控股(Burisma Holdings)總裁茲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的腐敗問題。而拜登的兒子亨特當時任布里斯馬的董事會成員兼顧問,每月從該公司收取數萬美元的“諮詢費”。

格蘭漢姆說:“我想知道2月在烏克蘭警方突襲(布里斯馬)天然氣公司總裁的家之後,前副總統(拜登)和烏克蘭前總統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之間是否有通話紀錄或者備忘錄。”他還談到,在當時的突襲行動之後,亨特介入了該事件。“亨特的商業夥伴與(時任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見了面。而拜登副總統則三度致電時任烏克蘭總統,並在3月親自去了一趟烏克蘭。之後,他們就解僱了肖金。”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