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漢肺炎
危害肺炎已經蔓延到全國各地。(美聯社圖片)

未普:瞞報病毒性肺炎,武漢政府何以如此膽大妄爲?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2日】武漢冠狀病毒肺炎正在迅速擴散,大陸多省市出現了相關病例和疑似病例。中國的周邊國家和地區,包括新加坡、菲律賓、泰國、韓國、日本、臺灣、香港、澳門等,都紛紛淪陷。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和澳大利亞也被這種病毒肺炎擊中。一股恐慌、憤怒和質疑的浪潮,正在席捲整箇中國大陸甚至全球。

人們的恐慌和憤怒是有道理的。有不少跡象顯示,中國政府在發病時間、發病人數和該類肺炎是否具有傳染性等方面瞞報。到現在爲止,武漢肺炎的起源到底是甚麼仍然不清楚,但是清楚的是,武漢方面肯定在以下幾個方面刻意隱瞞了這種肺炎:

第一,在發病的時間上瞞報。第一個病例發生在12月8日,但是直到12月30日,當地衛生部門纔開始向公衆通報病例。有八名網民早在這之前就披露了武漢肺炎一事,但被警方看作是「造謠」事件而進行了處理,這在網絡上引起極大的憤怒。第二,在發病的人數上瞞報,中國政府週三(22日)公佈全國確診的武漢肺炎已達440例,其中9人死亡。但根據前倫敦帝國學院流行病學專家的估算,武漢的確診病例可能超過1700宗;香港大學醫學院的一項數學模型估算,截至上週五(17日),武漢約有1343宗感染病例。第三,在該肺炎是否具有傳染性的問題上瞞報。武漢方面在12月30日聲稱沒有「人傳人」現象,後來改口爲「有限度的人傳人」。直到週一(20日),專家鍾南山出來宣佈,這種新型肺炎是一種「人傳人」的疾病,次日凌晨,武漢方面才匆忙披露,已有15名醫護人員被傳染。

武漢政府的瞞報行爲,被政法委和《環球時報》的評論所證實。政法委「長安劍」週一在談及武漢肺炎疫情時表示,「誰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還重,誰就是黨和人民的千古罪人。誰爲了一己之利,刻意遲報瞞報,誰就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也於同日發表社評稱,「如果有哪個地方發現了新型肺炎病例而爲了『不破壞春節氣氛』把消息壓下來,那樣對政府的公信力將最終造成災難性的打擊,也可能觸發加倍的社會恐慌。」

這裏的問題是,武漢政府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膽子,瞞報如此之久?以致後果嚴重失控?同樣是在週一,習近平在疫情爆發40多天之後做了一番指示,要求各級政府要「全力防控」和「全力救治」,要把這場疫情防控的「保衛戰」上升至維穩的高度,他稱,要及時發佈疫情信息,深化國際合作。要加強輿論引導,加強有關政策措施宣傳解讀工作,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云云。習近平的這個指示,解釋了何以武漢政府如此膽大妄爲的原因。

習近平的講話披露了他對武漢疫情的應對思路:以維穩爲第一要務,要引導輿論,加強文宣,維護社會大局的穩定。這個思路其實也是武漢政府官員敢於瞞報的思路,也解釋了爲何大量揭露真相的帖子被迅速刪除的原因。在大衆健康和政權穩定之間,中國官員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統統選擇維穩第一。這是爲甚麼2003年非典事件會重蹈覆轍的根本原因,也是一個地方疫病爲何會在40天之內迅速擴散到全世界的重要原因。

但是,習近平即便要以這種思路來控制疫情的大爆發,也已經too late!從12月8日到1月20日,本是該病毒的最佳控制期,但中國政府忙着捂蓋子,忙着打擊披露真相的民衆。政府的不作爲,致使進出武漢的民衆藉着一年一度的春運、通過四通八達的交通,快速分散到中國各大省市和世界一些主要城市。可以肯定的是,經過幾天的潛伏期,武漢肺炎將會使海內外更多民衆中招。

根據德國哥廷根大學於曉華教授的預測,武漢肺炎的爆發可能會在三月上旬達到高峯。那時,社會恐慌將會進一步加劇,甚至波及每一個人。這種波及到每一個人的災難,會不會因此而引爆規模浩大的社會危機?這非常值得關注。

——轉自《自由亞洲》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