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汉肺炎
危害肺炎已经蔓延到全国各地。(美联社图片)

未普:瞒报病毒性肺炎,武汉政府何以如此胆大妄为?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2日】武汉冠状病毒肺炎正在迅速扩散,大陆多省市出现了相关病例和疑似病例。中国的周边国家和地区,包括新加坡、菲律宾、泰国、韩国、日本、台湾、香港、澳门等,都纷纷沦陷。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和澳大利亚也被这种病毒肺炎击中。一股恐慌、愤怒和质疑的浪潮,正在席卷整个中国大陆甚至全球。

人们的恐慌和愤怒是有道理的。有不少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在发病时间、发病人数和该类肺炎是否具有传染性等方面瞒报。到现在为止,武汉肺炎的起源到底是甚么仍然不清楚,但是清楚的是,武汉方面肯定在以下几个方面刻意隐瞒了这种肺炎:

第一,在发病的时间上瞒报。第一个病例发生在12月8日,但是直到12月30日,当地卫生部门才开始向公众通报病例。有八名网民早在这之前就披露了武汉肺炎一事,但被警方看作是「造谣」事件而进行了处理,这在网络上引起极大的愤怒。第二,在发病的人数上瞒报,中国政府周三(22日)公布全国确诊的武汉肺炎已达440例,其中9人死亡。但根据前伦敦帝国学院流行病学专家的估算,武汉的确诊病例可能超过1700宗;香港大学医学院的一项数学模型估算,截至上周五(17日),武汉约有1343宗感染病例。第三,在该肺炎是否具有传染性的问题上瞒报。武汉方面在12月30日声称没有「人传人」现象,后来改口为「有限度的人传人」。直到周一(20日),专家锺南山出来宣布,这种新型肺炎是一种「人传人」的疾病,次日凌晨,武汉方面才匆忙披露,已有15名医护人员被传染。

武汉政府的瞒报行为,被政法委和《环球时报》的评论所证实。政法委「长安剑」周一在谈及武汉肺炎疫情时表示,「谁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还重,谁就是党和人民的千古罪人。谁为了一己之利,刻意迟报瞒报,谁就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也于同日发表社评称,「如果有哪个地方发现了新型肺炎病例而为了『不破坏春节气氛』把消息压下来,那样对政府的公信力将最终造成灾难性的打击,也可能触发加倍的社会恐慌。」

这里的问题是,武汉政府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瞒报如此之久?以致后果严重失控?同样是在周一,习近平在疫情爆发40多天之后做了一番指示,要求各级政府要「全力防控」和「全力救治」,要把这场疫情防控的「保卫战」上升至维稳的高度,他称,要及时发布疫情信息,深化国际合作。要加强舆论引导,加强有关政策措施宣传解读工作,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云云。习近平的这个指示,解释了何以武汉政府如此胆大妄为的原因。

习近平的讲话披露了他对武汉疫情的应对思路:以维稳为第一要务,要引导舆论,加强文宣,维护社会大局的稳定。这个思路其实也是武汉政府官员敢于瞒报的思路,也解释了为何大量揭露真相的帖子被迅速删除的原因。在大众健康和政权稳定之间,中国官员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统统选择维稳第一。这是为甚么2003年非典事件会重蹈覆辙的根本原因,也是一个地方疫病为何会在40天之内迅速扩散到全世界的重要原因。

但是,习近平即便要以这种思路来控制疫情的大爆发,也已经too late!从12月8日到1月20日,本是该病毒的最佳控制期,但中国政府忙着捂盖子,忙着打击披露真相的民众。政府的不作为,致使进出武汉的民众借着一年一度的春运、通过四通八达的交通,快速分散到中国各大省市和世界一些主要城市。可以肯定的是,经过几天的潜伏期,武汉肺炎将会使海内外更多民众中招。

根据德国哥廷根大学于晓华教授的预测,武汉肺炎的爆发可能会在三月上旬达到高峰。那时,社会恐慌将会进一步加剧,甚至波及每一个人。这种波及到每一个人的灾难,会不会因此而引爆规模浩大的社会危机?这非常值得关注。

——转自《自由亚洲》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