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美中贸易战
在美中两国历经18个月的贸易争斗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副总理刘鹤2020年1月15日中午,在美国白宫签署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美联社)

何清涟:中美贸易协议引发八面来风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2日】中美签订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之后,两国国民的反应完全不同。美国人相对平静得多,主流见解是希望解决争议,双方继续正常的经济来往,其中大多数人甚至不了解美国的知识产权被中国盗窃这类事。但中国不一样,国内的主流意见是将这一纸贸易协议比之为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更兼对美国开展贸易战一直颇有微辞的欧盟此时提出要“利益均沾”,更加深了中国国内的受迫害感。正可谓一纸协议引发八面来风。

极端解读:贸易协议是美国抢中国的钱

以下是脸书上一位中国企业主Gong先生,在我的文章《中美贸易协议,两国孰赢孰输?》后面的留言:

“中国不会成为美国第51个纳税州!

中美刚刚签署的协议将变成废纸!据我观察,中国各层次人士普遍不满这份《马关条约》。很多人开始在公共场合议论……尤其对条约中的中国对美国承诺巨额采购。中共面临不得不重新考虑和再平衡……

据报道,17日欧盟要求审核这份中美贸易第一阶段的协议,完全有可能欧盟也会要求和中国签署类似协议。也就是说美国开了一个抢钱的头,其他各国纷纷跟着一起抢。中国面临百年前的同样黑夜………"。

我对这位Gong先生的回答是:“1、两国贸易关系不是纳税关系。你爱国热情太膨胀了。2、你没看我的文章。事实上,双方都是解套需要,中国本来每年就要采购1300多亿美国农产品、能源等商品。协议数额上看起来吓人,但分两年完成,并不比往年多很多。中国这种资源对外依赖性超高的国家,只是产品买A国还是B国的问题。3、中国事实上是为了解套,签这约不可能完全履行。一切都等今年11月。”

一个自认为已经崛起、并且在可见的十年、二十年内能赶超美国的大国国民有如此认识,这种受迫害心态挺值得解读。

中美贸易协议不是《马关条约》

在此先将大清国在甲午海战失败后,被迫签订的中日《马关条约》(1895年4月17日)主要内容作一简述:1、承认日本对朝鲜的控制(当时日本已经实际占领);2、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3、赔偿日本军费二亿两白银(据统计,光绪年间财政岁入均在8000万两左右);4、增开沙市、重庆、苏州、杭州4个通商口岸,日船可以沿内河驶入以上各口;5、准许日本在中国通商口岸设立工厂。

中国历史学界对《马关条约》的评价是:丧权辱国,割地赔款,大大加深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化的程度。因为这条约太刺痛中国人了,一年以后,台湾诗人、抗日义军总首领丘逢甲写了一首《春愁》:“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欲潸。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几乎同时,后来成为戊戌变法六君子的谭嗣同曾在隔海相望的大陆,写下了一首疑似相和的诗篇——《有感一章》:“世间无物抵春愁,合向仓暝一哭休。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最后两句,在民国年间国难当头之时经常被报章引用。

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主要内容是:中国承诺在2020-2021年两年内,进口总额为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与服务,其中近500亿为农产品,其余为能源、制造业产品。在这一贸易协议里,美方没得到北京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承诺,中国也没能让美国撤销所有加征关税,约3600亿美元销美货品被加征的关税仍在。除了最实质的关税条款之外,其余的条款大都是意向性的,川普也知道得等11月美国大选之后再说。

两相对比,就知道将后者比之于《马关条约》,只是愤激之言,不是事实。

中美各取所需,但关键的都未遂愿

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内容可看出:这是中美两国政府意志的体现。美方必须体察本国商界意志与农产品“票仓区”的意愿;中方则是面临外资撤出、经济增速下滑、失业剧增等经济困局,必须止损。涉及中国政府最大利益的所谓结构性改革(要害是政府给国企补贴等),根本没有写进谈判文本。至于金融行业对外资的开放,本来就是中国加入WTO的承诺。从2006年开始,中国逐渐放开了外资进入中国股市的限制,实行了QFII,RQFII。在以后的十余年内,中国当局相继开放外资银行准入限制,允许外资分行改制为中国境内法人,享受国民待遇;2018年4月28日,中国银保监会公布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有关事项的通知,宣布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明确允许外资银行在中国开展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政府债券业务,并将外资人身险公司外方股比放宽至51%,3年后不再设限等等。所有这些已实行的金融市场开放,全在这次写进了协议文本,只有外汇管制没放开。美国之所以没要求,乃因知道中国放开外汇管制,不仅于中国是灾难,于世界也是灾难。

至于执行问题,不仅中方自己有盘算,比如进口哪些农产品、能源、科技产品,中国本来就要在世界购买。只是中国在贸易战开打之后,为了惩罚美国,对波音的购买转成了对欧洲空客的购买;将美国大豆的份额转成了对巴西、阿根廷大豆的购买。至于买多买少,什么时段买,以及第二阶段协议如何谈,中方的盘算很清楚:视11月的大选结果而定。

关于知识产权问题,起因缘于中国用“求、借、偷”的方式盗窃美国知识产权。中国在协议中给出的,是本来就应该做的意向性承诺。

欧盟想搭便车,中国是否遂其所求全在自己掌握

欧盟与美国号称盟友,近年来同床异梦。尤其是美国对华贸易战开打以来,基本上置身事外,并明言不想站队,美国连累了自己。美国开展对华贸易战的同时,与日本、欧盟等盟友之间也重新开谈双边协议,去年9月与日本达成《美日贸易协议》和《美日数字贸易协议》;12月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签署了《美墨加协议》(USMCA),取代已有25年历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只有与欧盟的谈判比较困难,美国对欧盟的钢铝关税、美欧航空补贴争端、以及对欧盟汽车加征关税的可能性,这三大问题是影响现阶段美欧贸易关系的主要症结。

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签订之后,欧盟产生巨大的失落感,欧洲35个国家商业联合会组成的欧洲企业组织协会(BusinessEurope)发表意见称,中国投资壁垒众多,对合资企业要求严格,而且政府采购市场对欧洲企业关闭,欧洲企业呼吁欧盟(EU)决策者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确保欧企获得公平竞争环境。据路透社消息,欧盟贸易执委霍根(Phil Hogan)16日通过视频连线了在伦敦举行的一场会议,会上发表讲话称,“魔鬼藏于细节中”,“它(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已经超出了通常达成协议的框架,……他们是直接在双边基础上达成协议的,我们必须进行评估,看协议是否符合世贸组织的规则。”这位执委还批评说,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提供的经济利益有限,并暗示这主要是特朗普为赢得连任而采取的政治行动。

我认为,欧盟如果真认为自己在中国没有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要么就学美国,态度鲜明地坚持自己的权益,如今在隔岸观火说够风凉话并与中国进行各种勾兑之后,又想搭美国便车向中国索要更好的条件,只能说是懦夫行为,中国对此完全有主动权。但是,我想请那位Gong先生以及有相同看法的中国同胞们放心:中国已经不是当年八国联军时代的中国,不管签下什么类型的贸易协议,都只是商业谈判,不是割地赔款丢属国,中国不会回到“百年前(被帝国主义瓜分)的黑夜”。

最后要说明的是:在脸书上留言的Gong先生在国人中绝非糊涂一类,他的观点代表不少人的看法。这种思维究其成因,一,是中共多年的爱国主义教育所造成;二,中国政府一开头就将贸易战的起因解说成美国要打击正在变得日益强大的中国,却只字不提自己方面盗窃知识产权违背国际规则;三、在国际国内所有争端及协议中,中国人只有输赢概念,没有双赢观念,认为我之所失,必你之所得,并不真懂得正常的协议谈判过程其实是双方各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某方所失未必另一方所得。比如农产品采购,并非中国所失,美国得到的份额来自于中国对巴西、阿根廷等国的采购。如我在《美国之胜:将中国从进攻逼回防御状态》等文章中强调的那样,中美贸易战输赢早就成了定局,签订这个第一阶段协议,于中国则是明智的止损措施。所以,将这个贸易协议说成是《马关条约》,作为国内人对当局的泄愤之辞可以理解,但如果当真,那是拿自己开玩笑。同样,将这一协议说成中国“转危为安”的战略性机遇,也未免有点过分安抚当局。

认识问题还是从现实出发为好,否则就是自欺欺人。

——转自《自由亚洲》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