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武汉警察
武汉警察。(网络图片)

蒋彦永在民间 八名"谣言"发布者命运将如何?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2日】最早向社会公开武汉疫情的不是专业部门,而是普通民众。

对于社会重大事件、突发事件,国家从没规定过,普通民众对该类消息的发布传播,是违法的。实际上,社会普通民众对重大社会事件的关切,正是一个公民社会责任感的表现。

一月一日,武汉警方公开发布,“经调查核实,已传唤八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为此,警方还特别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上发布信息、言论应遵守法律法规,对于编造、传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查处,绝不姑息。”

此时,据传病源发生地,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已经休市整顿。

警方在处置传谣事件中,都有个“调查核实”的过程,这也是警方处置谣言的事实依据,也正是有这个依据,警方才能依法处理。那么武汉警方现在是否可以公布它当时是怎么调查,向谁核实的。

如果警方没有认真调查就对当事人依法处理,那么警方的处理就是违法;如果警方的调查核实来自权威部门,那么权威部门就要承担渎职责任。

从一号的武汉传谣者被查处,到二十号全国各地该疫情的发现公布,这二十天时间的耽误,正出在武汉警方对传谣者的处理上。

武汉警方基于错误或瞒报的信息对八名普通民众的“依法”处理,让社会失去了防控疫情扩散最关键的二十天。

对重大疫情瞒报造成的重大社会损失,我们在2003年的SARS事件中,就有过惨重的教训,时隔不到二十年,在武汉居然还再次出现。

到底社会和民众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让这些职能部门吸取教训?

在“非典”时期,社会出现了一大批英雄,特别是医务人员。可最早向社会披露真相的普通民众,他们的作用一点不亚于甚至更超过这些英雄。

只是,我们的有关部门到今还没形成一个真正能听取民意的氛围,对发自民众的不同声音,特别是和有关部门不一致的声音,往往当作谣言处理。

其实类似武汉警方对此次“谣言”的处理,并没有平息民众对疫情的怀疑,反而更加剧了对疫情的恐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警方对所谓“谣言”的处置,已经失去了权威。

在民间对于警方处置的谣言,往往视为“遥遥领先的预言”,这种认知,正是社会对警方权力滥用的反应。

很遗憾的是,本来应该承担向社会第一时间通报疫情的职能部门,没有承担起应负的责任。

而社会民众的自发传播,又被当成“谣言”传播者“依法处理”。

我们难以想象,面对官方和民间两个渠道都被封闭的社会环境下,这样的疫情怎么能做到真正防控?

好在这次的处置还算及时,中央高层及时做出部署,希望被武汉有关部门耽搁的时间能够夺回来,在春节国人流动量最大的假日,让民众的健康有切实的保障。

面对谣言,除了警方的依法,更应该公布真相。任何谣言都止步于真相,而不止步于智者,更不会止步于权力。

而对于民众的言论,相关部门是否能用更宽容的态度,而不是苛求他们的精准。

就如那八个被依法处置的所谓谣言传播者,他们不是专业人士,他们的说法肯定有不精准的地方,如果依此就定义他们是造谣传谣,势必会打压民众言论自由的权利。

现在疫情已经公布,那八个被当作谣言制造或传播者的普通民众,警方会如何处置目前还无法了解。

但作为个人,我把他们当作英雄,为民众对疫情的防控,敲响了第一声警钟。

致敬,被依法处理的八名“谣言”发布者。

——转自《看中国》 作者: 行走中的生命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