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武漢非典2.0源自竹鼠 與黑死病同類?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1日】(主持人:石濤)

姜子牙、諸葛亮,劉伯溫,這是被人們定爲在歷史3000多年裏面,在不同的時間段上,出現的一個人中的聖人,就是人中的半仙仙人。他是現實中有這個人,可是這個人說話、辦事、做事、預言、預測,包括推斷的一切,又包含着他另外的一面,就是說有着神蹟的一面,但他是人吧,所以人們就說是人中的神仙,被稱爲智者,被稱爲智慧的化身等等等等。很多人是這麼稱呼的。

在歷史當中還有其他人,比如像鬼穀子,這樣的人也有。但是在真正的民間盛傳中卻主要是這三個。鬼穀子的東西,我個人沒有看過太多,但給我的感覺就是不純淨,就是裏面總是包含了一些暗暗的因素,就是暗暗的感受在裏面,你說他是陰謀詭計嗎?不好說,我覺得這個不好這麼評價,但是不如這三個人傳遞出來的東西很平鋪之述、很直白。

他講述了很慘痛的事情,他也用他的方式表述的平鋪直白,他不會去強迫別人接受什麼,你可以不接受,但他講出了自己所看到的東西。劉伯溫在中國曆史當中講述了很多帶有預言的東西,比較有名的就是《燒餅歌》,他跟朱元璋之間的對話。這樣的東西,就有點類似當年的諾查丹瑪斯,其實前後的時間都有着類似了。那在中國劉伯溫留下的東西也是比較多,而且相對來講比較淺白,跟時間有關係,就是他的用詞用語的時間更靠近現在。

大家傳的比較多的,就是《燒餅歌》、《金陵塔碑文》,還有《太白山碑記》。

在《金陵塔碑文》跟《太白山碑記》當中,都講出了現在。就是很多人在破譯當中,它比較容易破譯,不太像諾查丹馬斯的,在破譯當中看出了很多故事,特別是以共產黨作爲分界線。共產黨出現之前,就是佔領大陸之前,跟佔領大陸之後。在講大災難的時候,在《金陵塔碑文》裏面就提到了“一氣殺人千千萬”,“氣”就是用“空氣”的“氣”。“一氣殺人千千萬,大羊殘暴過豺狼。輕氣動山嶽,一線鐵難當。”大概講述的就是給所有人都認爲是瘟疫,但是在如何去解讀的時候有些差距。

《金陵塔碑文》是在1918年,當年在南京,被挖出來的、被找到的。那《太白山碑記》就比較模糊,是在陝西,是在那邊發現的。它發現的時間比較模糊,但是碑文也在民間流傳着,它寫的就更加的直白。“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月十月間”,這個我們節目中講過了,然後還有“十愁在眼前,一愁天下亂紛紛,二愁東西餓死人。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湖廣,現在的湖北武漢,這就是湖廣的中心之地。而現在湖北發生,武漢爲中心發生之後,首先讓人們看到的是廣東、廣西,現在是廣東、廣西都出現了類似的事情。那廣東就顯得比較特別,在廣州市、惠州、台山還有深圳都已經有了,都已經確診了,前後不到一天的時間,從120號出現。

我跟大家講這故事,120號我講的是37 20+1。如果朋友你看過,這是我昨天纔看了一點點我才注意到,你看過《邪不壓正》姜文拍的電影,大概是2018年拍的,可能是吧。《邪不壓正》我看了20多分鐘,通篇講的共產黨的活摘器官,它引用了裏面一個共產黨人,那個人姓朱,其實它隱喻的是共產黨,他爲什幺姓朱?因爲毛澤東當年就是對朱元璋崇拜至極,他統治的一切是在廁所大便乾燥,讀着明史,這就是統治中國的做法,這是毛澤東統治中國的概念。

習近平學習毛澤東,所以姜文嘲笑習近平唱戲唱歪了,所以他講朱元璋的嘴是歪的。那電影裏就那麼演的,朱元璋的嘴是歪的。但是裏面又有另外一個,因爲我沒看完,我不好說誰是誰對了,姜文拍的這個角色深藏不露,但是當他去請復辟者,其實他暗指裏面的那個男主角就是今天的習近平。他請那個男主角吃餃子,他是個打醋的。這都是民間用語,我就是個打醋的,我什麼都不管,但是這個打醋的是真差兒,是裏面真正要命的。

他請朱元璋那個姓朱的吃飯,我先給你煮7個餃子,我再給你煮7個餃子。這7個餃子沒吃完,那個人就另外他那下屬就來了,他是北平的警察局局長,說有外國人被人掏了心,掏了肺,說死了,很奇怪,心肺全都沒了,他就跑了。所以在當時姜文拍的片子就是說死不了,這個共產黨習近平還死不了,爲什麼呢?沒到數,這7個餃子沒吃完。你看看那電影它就這麼拍的。

咱不知道姜文是自己懟出來的,還是看咱節目7的定數看來的。你自己看看裏面講的活摘器官。所以我講說今天在中國大陸稍微明白點的人都知道,都尊重定數,都知道命運,都知道人跟命爭是你胳膊擰大腿擰死你,除了血壓高,你得不出任何結果來。而劉伯溫在當年他的預言中就講的很清楚,“十愁難過豬鼠年豬年”,豬年還差三天。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這麼說的,因爲節目的時間問題,所以我就儘快的跟大家分享了。武漢又死倆,昨天一宿死倆,不知道是20號死的還是21號死的。昨天又死倆,而市長說關閉城門,外人別來。那如果關閉城門,外人別來的話,那城裏的人你就別出去,那意思是什麼?封城。市長認爲只有封城才能解決。

武漢市的市長叫周先旺,應該是21號下午接受央視電臺採訪,到21號的凌晨,21號凌晨就是零時,這麼算也就是剛過完20號,武漢市258例,出院的25個,死了6個。20號死倆,這是第一次從死一個到死倆,20號死了倆,那19號死了一個。所以大家可以估算到他的潛伏期,最早的得病的那個是128號,到20號是43天。

有朋友開玩笑說濤哥,我聽你節目我就回家琢磨這個怎麼是128號第一個得病,120號他習近平承認了。一算是43天,回家一查武漢的郵編430000。時間跟他的郵編對上了,時間跟地點是對上的。128號世界人權日。世界人權日在中國大陸在武漢開啓了這一幕,你說爲什麼?沒人知道爲什麼,時間不可能停住,這就是定數的根本基因所在。當它時間不能停住,當這樣上下對應出現的時候,這就叫天意,我以爲這就叫天意。

目前在院治療的227個,51個嚴重,12個危險,就是瀕死啦,有沒有瀕死經驗,咱就不知道了。也就是講從19號到20號大規模爆發。那我個人來判斷,應該講19號鍾南山去視察,回去向習近平彙報,20號習近平投降。其實就我個人來講,我以爲是這麼回事,因爲他們現在都聽鍾南山的。

鍾南山下午4點廣東省新聞發佈會,局部爆發主要在武漢,當地特別重視從武漢出去要進行嚴格檢測,一旦發現是,禁止出武漢,這樣將有效的控制疫情,做得好的話是可以的。武漢10多個染病的醫護人員都不是收傳染病人的傳染科,而是神經外科的護士,主要是醫護防護保護措施做的不好。所以這裏面他的做法改了,顯然是鍾南山提出的要求。

武漢人控制外出,我們不知道他將如何控制外出,但一聽起來這是一個很有效的辦法,對吧?他要控制外出,他應該同時控制進來,那纔對。如果只控制外出,不控制進來的話,這事怎麼聽起來都彆扭,對吧?人從那轉車的,人從那轉船的,在那轉飛機的,他下面跟着說了10多個染病的醫護人員都不是傳染科的人員,那其實給我的感覺就是擴散了,在一定區域中的擴散,對不對?只不過就是作爲病毒,是找這個人身上,還是找那個人身上,他只能聽天由命了。

這篇文章寫的非常長,幾乎是一個對目前現狀的概括。我個人只是跟大家分享現在在武漢所發生的事情。同樣今天出現的內容,他講在天津,新的城市天津發生了一個,還有一個四川也發現了,所以目前在中國大陸,北京、天津、上海、深圳、廣州、廣東、廣西、雲南、四川、浙江、山東,湖北就不用說了,武漢湖北,都已經有病例出來,就是被確診的都已經出來了。那在海外,菲律賓今天發生一個確診的事,澳大利亞發生了一個確診的事,如果再加上日本、韓國、臺灣、香港、越南,與中國有着緊密聯繫的國度,基本上在第一時間裏都到位了。

世界衛生組織改變了說法,世界衛生組織現在聽起來給我感覺其實是蠻麻煩的。世界衛生組織曾經被中共政權花錢給控制了,那現在控制多長時間?控制的影響面有多大?我們不好說,因爲世界衛生組織的祕書長曾經就來自於香港,但是幾乎是地下黨員的這麼個人。世界衛生組織稱病毒可能持續人傳人。世界衛生組織在星期二表示說,在未來的幾天裏,北京其他地區跟其他國家將會錄得更多的病例,它將在明天緊急委員會召開會議。

我不知道這世衛組織是個什麼組織,它星期日宣佈要在星期三召開緊急會議,聽起來有點彆扭吧?我聽着都彆扭。這緊急會議要拖4天,星期日宣佈的,星期三纔開會,然後纔有決定。所以這是世界衛生組織自己講的,然後西太平洋的分部在21號的下午首度表示現在的資訊,新型病毒可以持續人傳人,從而一改否定了之前所謂的叫有限度人傳人。

國內北京的媒體《新京報》引述香港大學公共衛生教授朱華晨說,有限的人傳人是指病毒傳一代兩代就傳完了,不會持續傳。如果病毒可以連續相傳,ABBCCD,就叫持續人傳人。那這個描述和我們跟大家解釋的概念就基本類似了。在珠海出現了一個故事,珠海113號,兩位老年夫婦從武漢坐高鐵到深圳看女兒,17號老頭髮病,18號老太太發病,緊接着女兒發病,所以這是珠海一家就出了問題。但這老頭、老太太是13號坐高鐵過去的,你說他們在高鐵這樣一個封閉環境當中,你按我常說的話,打嗝、放屁、吧唧嘴、噴嚏到處是,你說會有什麼結果?

當他確定ABBCCD的時候,他很可能出現一個概念,跟這老夫婦兩個人坐在一個車廂裏面的人都成爲了病毒攜帶者,但是他不一定是真正疾病爆發者,爲什麼?在文藝復興時期,從一三六幾年開始到1772年,莫斯科的黑死病貫穿400年的時間裏面,黑死病也叫肺鼠疫,是與現在我們看到的所謂的非典2.0類似的,呼吸道出現問題。

我講過多少次,我不再重複了,呼吸道出現問題,那黑死病當時在肆虐整個歐洲是1500萬,實際在全世界死了5000萬到5600萬,那包括當時的中國,包括當時的東南亞地區,但歐洲的文化跟文藝復興拴在了一起,就成爲了人們矚目的。所以在當時可能在歷史上所謂明朝的大瘟疫其實是一個。而當時的概念就是說一個家裏面有人染了,有人沒染,一個家裏有人都死了,就他一個人活了,他想染染不上。瘟疫是瘟神控制的,那不該死的人就是瘟神留着,但他可以成爲病毒的攜帶者。

如果持續傳染,ABBC,所以這哥們沒事,可是跑那邊跟你喝咖啡去了,你撂那了,我講的是這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