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醫生被砍現場。(網絡圖片)
醫生被砍現場。(網絡圖片)

北京砍醫案警方扣大批媒體記者 醫患衝突再引爭議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0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北京朝陽醫院發生醫生被砍事件,一名眼科主治醫生被砍成重傷。但有20來名記者前去採訪卻被警方扣留。有關醫患衝突,被認爲主要是中共政府的責任。

1月20日下午,北京朝陽醫院眼科醫生陶勇被砍成重傷,後腦勺胳膊多處被砍,胳膊幾乎被砍斷,場面慘不忍睹,醫院緊急進行搶救。

公開資料顯示,陶勇是眼科學博士,曾留學德國,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部,是朝陽醫院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

此外,還有兩名醫護人員受傷。另有一名母親帶孩子看病被誤傷。

事發後,很多媒體前去採訪,不過據稱大批記者被扣留,其中包括財新網記者。

財新網創辦人胡舒立在微信圈證實,該媒體一名實習女記者被抓,她起初擔心給財新網惹麻煩,拒絕透露身份;後來因爲被扣住不放,才報了身份,被領回來的路上嚎啕大哭。

據指,現場抓了一堆記者約有20多名,甚至央視一套的也被抓。

胡舒立證實有記者被扣。(微信圈截圖)
胡舒立證實有記者被扣。(微信圈截圖)
(微信圈截圖)
(微信圈截圖)

醫患衝突何時了 中共體制被指是禍根

本次三名受傷的醫生中,傷情最重的是眼科主任醫師陶勇。他後腦勺、胳膊多處被砍傷,目前已經脫離生命危險。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20日發通報說,犯罪嫌疑人崔某持菜刀傷人後逃離,後被朝陽公安分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據媒體疏理,近3個月以來,中國已發生了4起類似事件。去年10月,甘肅人民醫院一名女醫生被一名患癌病人刺死;12月,湖南一名女村醫因提醒村民做體檢而被殺害;同月,北京民航總醫院急診科副主任楊文遭病人家屬割喉死亡。

對於醫患關係緊張,傷醫殺醫案發生的原因,中共衛生部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醫患出現矛盾不等於要傷害醫生,這是不可原諒的。但另一方面在醫療方面政府投入不足,患者的醫療負擔重了,就覺得醫生沒給治好,要多花錢,這也是導致醫患矛盾的原因。”

他認爲傷醫悲劇成因大多源於患者或家屬認爲醫生治療、服務不到位,醫療費用負擔沉重,繼而長期積怨,無處宣泄,最後“魚死網破”,比如北京民航總醫院楊文案。

事實上,幾乎每個傷醫事件都似乎能牽扯出中國醫療制度中存在的資源分配不均勻的現實。中國的醫療制度多年來一直爲人詬病。

長期患病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現在能夠在政府控制的媒體所看到的是醫生被傷害事件,但患者受到傷害的事件呢?知情權等方面不對等的情況下,其實我們看到患者受到的傷害更大。醫患關係緊張是長期存在的。有的時候不僅僅是患者和醫院的問題,而是普通公民和應該獲得的公共衛生方面的基本服務和保障方面的問題。”

中共國家醫保局會同財政部去年5月印發通知,將大病保險政策範圍內報銷比例由50%提高至60%。中共人大常委會去年年底通過《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但胡佳提到,如果要真正解決中國的醫療體制問題,就必須處理主要醫療資源被權貴所佔的問題。

胡佳說,“對很多人來說,所謂醫保根本保得衣不蔽體。普通民衆不會享有像公務員那樣百分之白保障到位的待遇。所以要把那百分之二十的人,主要是黨政官員,所享有的百分之八十的資源拉平,給予佔社會主體的公民。”

旅美時事評論家橫河早前對大紀元表示,醫療產業化是最主要的原因,“醫療產業化就是政府甩包袱,而以藥養醫是中國醫療產業化最糟糕的部分。”

橫河說,中國的醫患雙方都沒有正常的調節途徑,沒有申訴途徑,沒有司法渠道,“有人提議要建立起更好的調節機制,但這是不會的,因爲在中國,中共的制度設計就是讓基層的醫生和病患成爲醫療體系矛盾衝突的對手,病患只找醫生;而世界上(別國)的病患是找醫院或醫療系統,不會找具體的醫生。”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