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super ability
魔術是戲法還是特異功能?(希望之聲合成)

魔術是戲法還是特異功能?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1日】(編輯:田喆)美國超級魔術大師大衛.科波菲爾在一場電視實況直播中表演的魔術--自由女神消失(Vanishing the Statue of Liberty ),着實讓世界大吃一驚。他那富有傳奇色彩的戲法令觀衆驚奇不已。這個戲法或許比較古老,但人們仍然對此疑惑不解——他是怎麼變的?這一魔術謎底至今仍未能揭示。嚴格的講,大部分的魔術、戲法,主要是表演者的奇思妙想、絕妙創意手眼功夫。真的是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啊,沒有苦練,是玩不來魔術的。但是,有的魔術節目,卻是依靠表演者的特異功能或者法術完成的。只不過,在那光影變換的舞臺上,真真假假,你分不清而已。而魔術節目的原理,大多又是保密的,所以,依靠特異功能或者法術來表演的節目,就這樣魚目混珠,摻雜其中。

liberty statue(pixabay)
美國超級魔術大師大衛.科波菲爾在一場電視實況直播中表演的魔術--自由女神消失(pixabay)

不是魔術而是特異功能

一次在新德里馬戲團的演出,壓軸節目是穿牆術,道具牆,是貨真價實的鋼板,一個印度瑜伽大師表演。他先是盤膝冥想,然後緩步朝鐵板走過去,然後又打坐,前後半個小時,最終,他在聚光燈下、衆人眼前,就那樣穿過了鋼板。表演完。工作人員把鋼板擡到觀衆席上,讓大家檢驗,我親自檢查了鋼板,貨真價實,這個節目,絕對不是普通的魔術而是特異功能。當時我悄悄用天目看那個瑜伽大師,居然看不出他的功力高低,只有一個原因,他的功力遠遠超過我,我想是這樣的。(印度是個多宗教的國家,有這種異能的報道過很多)

還有一次,當時電視臺有一個欄目,好像是《中華絕活、奇技大觀》,當年我有幸參加過他們節目的錄製。本來請我表演人體漂浮的,但那天我的狀態不好,心靜不下來,後來因急躁更不行了。於是就跳過我的表演項目,讓另外的特異功能者先錄節目,那個人是個三十七八歲的中年男人,他可以把一張撕碎的名片合在手掌中瞬間復原。當時有三臺攝像機從三個角度拍攝,還有主持人和兩個工作人員在旁監督,當時我也在場,作弊的可能性沒有,這肯定不是魔術。而那個表演者,每次表演都唸唸有詞,誰也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而主持人問他在唸叨些什麼的時候,他總是笑而不答。

在西藏的奇異經歷

而在西藏的經歷,真的是叫我終身難忘。那一年我和終南山裏的一個道士朋友,還有一個大學老師朋友,結伴徒步在西藏旅行。我們三個人,都是有功能或者功夫在身的,高海拔、缺氧、惡劣的氣候,並不對我們構成任何障礙。但是,在西藏真的很難,一是有許多軍事禁區,動不動就不讓通行。二是自然災害、地質災害頻發,泥石流、山崩、暴雪,經常阻斷我們的行程,把我們困在某個地方。

我們徒步在藏南地區從東往西走,主線應該是川藏公路吧,斷斷續續,大概走了兩個月,其中迂迴着走了很大一段路,還曾經不小心走入雅魯藏布大峽谷,那裏到處都是原始森林,遮天蔽日。

我們在大峽谷中走了兩天,纔回到公路上,這已經很不錯了。我們沒有嚮導,迷路後就依靠功能確定方向。就在從大峽谷走出來的那次,我和同伴進入了一個藏族小村子暫住,那個藏族村子不是牧民,都種植青稞,副業是生產藏香和抄寫經文,還是比較富庶的。我們到達那時已經是傍晚了,我們打算找個人家借宿、吃飯。藏民他們對於陌生人的慷慨和信任,他們的真誠,很令人感慨。

但奇怪的是,那天我們連續去了幾個藏民的家,都沒人,門也不鎖,就連藏獒見了陌生人都不叫。這時候,我和同伴們才感覺有點不對勁,很多藏民的家裏已經打開了電燈,有的是點燃了蠟燭,但就是找不到一個人影。後來,我們在村子外不遠的一個小型寺廟裏,終於找到了村子裏的人。當時村子裏的所有男女老幼,都跪在寺廟的院子裏,對着一個老年的喇嘛頂禮膜拜。那個喇嘛看上去很普通,和平常人並無兩樣,他只是在那裏靜靜的盤膝坐着,手裏拿着念珠和經輪。我們三個人進廟的時候,看到大家都跪着,就沒有太上前去,只是遠遠站在人羣后面觀望,想看個究竟。

super ability(pixabay)
那個喇嘛看上去很普通,和平常人並無兩樣(pixabay)

道士朋友忽然讓我用天目看看那個喇嘛,我依言而爲,但結果很震驚。因爲,用肉眼看那個喇嘛,他好好的坐在那裏,但用天目看他,竟然是一片虛空,什麼都看不到。我問道士朋友到底怎麼回事,但還沒等他回答,令我終身難忘的那一幕開始了。

那個喇嘛忽然站起來用藏語高聲說着些什麼,大概說了有五分鐘,本來已經被黑夜籠罩的村落、廟宇,忽然變的猶如白晝,原來是不知何時有一片七彩的雲朵,放射着異常強烈的光芒覆蓋在廟宇之上,喇嘛說完後靜靜站立一會,忽然化作一道刺目的紅光沖天而起,融入了那片七色彩雲中。就這樣,喇嘛化作紅光憑空消失了。喇嘛的衣服跌落在地,被他的弟子小心的收藏去,藏民們也慢慢散去(能親眼所見,乃是很大福報)。

我國道家有“羽化昇天”之說,然而現實生活中遺體變成彩虹而光化,是密宗修煉的高僧可以做到的事。被稱爲“虹化”的這種現象,是一種奇觀。虹化者臨終時,打坐的身體不斷髮光,在發光時形骸不斷縮小,由縮小而漸至消失,最後只剩下指甲與毛髮;在其肉身發光縮小之際,頭頂上方出現一片紅光繚繞。這便是藏密修行者追求的死後最高境界——虹霓法身。尚有次等者,其肉身在發光中縮小到一定程度便不再縮小,剩下的形骸堅硬如鐵——這與人的縮體現象很相似。我知道,這個奇蹟一般人不是親眼看見,是無法相信的。但是,經歷這個事情後,我便知道藏民對於宗教的熱情和虔誠,爲什麼是我們無法理解的了。因爲許多藏民是親眼目睹過類似的事情,知道那冥冥之中,有着人類也許永遠無法觸及的神祕。

責任編輯:田喆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