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super ability
魔术是戏法还是特异功能?(希望之声合成)

魔术是戏法还是特异功能?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1日】(编辑:田喆)美国超级魔术大师大卫.科波菲尔在一场电视实况直播中表演的魔术--自由女神消失(Vanishing the Statue of Liberty ),着实让世界大吃一惊。他那富有传奇色彩的戏法令观众惊奇不已。这个戏法或许比较古老,但人们仍然对此疑惑不解——他是怎么变的?这一魔术谜底至今仍未能揭示。严格的讲,大部分的魔术、戏法,主要是表演者的奇思妙想、绝妙创意手眼功夫。真的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啊,没有苦练,是玩不来魔术的。但是,有的魔术节目,却是依靠表演者的特异功能或者法术完成的。只不过,在那光影变换的舞台上,真真假假,你分不清而已。而魔术节目的原理,大多又是保密的,所以,依靠特异功能或者法术来表演的节目,就这样鱼目混珠,掺杂其中。

liberty statue(pixabay)
美国超级魔术大师大卫.科波菲尔在一场电视实况直播中表演的魔术--自由女神消失(pixabay)

不是魔术而是特异功能

一次在新德里马戏团的演出,压轴节目是穿墙术,道具墙,是货真价实的钢板,一个印度瑜伽大师表演。他先是盘膝冥想,然后缓步朝铁板走过去,然后又打坐,前后半个小时,最终,他在聚光灯下、众人眼前,就那样穿过了钢板。表演完。工作人员把钢板抬到观众席上,让大家检验,我亲自检查了钢板,货真价实,这个节目,绝对不是普通的魔术而是特异功能。当时我悄悄用天目看那个瑜伽大师,居然看不出他的功力高低,只有一个原因,他的功力远远超过我,我想是这样的。(印度是个多宗教的国家,有这种异能的报道过很多)

还有一次,当时电视台有一个栏目,好像是《中华绝活、奇技大观》,当年我有幸参加过他们节目的录制。本来请我表演人体漂浮的,但那天我的状态不好,心静不下来,后来因急躁更不行了。于是就跳过我的表演项目,让另外的特异功能者先录节目,那个人是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男人,他可以把一张撕碎的名片合在手掌中瞬间复原。当时有三台摄像机从三个角度拍摄,还有主持人和两个工作人员在旁监督,当时我也在场,作弊的可能性没有,这肯定不是魔术。而那个表演者,每次表演都念念有词,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而主持人问他在念叨些什么的时候,他总是笑而不答。

在西藏的奇异经历

而在西藏的经历,真的是叫我终身难忘。那一年我和终南山里的一个道士朋友,还有一个大学老师朋友,结伴徒步在西藏旅行。我们三个人,都是有功能或者功夫在身的,高海拔、缺氧、恶劣的气候,并不对我们构成任何障碍。但是,在西藏真的很难,一是有许多军事禁区,动不动就不让通行。二是自然灾害、地质灾害频发,泥石流、山崩、暴雪,经常阻断我们的行程,把我们困在某个地方。

我们徒步在藏南地区从东往西走,主线应该是川藏公路吧,断断续续,大概走了两个月,其中迂回着走了很大一段路,还曾经不小心走入雅鲁藏布大峡谷,那里到处都是原始森林,遮天蔽日。

我们在大峡谷中走了两天,才回到公路上,这已经很不错了。我们没有向导,迷路后就依靠功能确定方向。就在从大峡谷走出来的那次,我和同伴进入了一个藏族小村子暂住,那个藏族村子不是牧民,都种植青稞,副业是生产藏香和抄写经文,还是比较富庶的。我们到达那时已经是傍晚了,我们打算找个人家借宿、吃饭。藏民他们对于陌生人的慷慨和信任,他们的真诚,很令人感慨。

但奇怪的是,那天我们连续去了几个藏民的家,都没人,门也不锁,就连藏獒见了陌生人都不叫。这时候,我和同伴们才感觉有点不对劲,很多藏民的家里已经打开了电灯,有的是点燃了蜡烛,但就是找不到一个人影。后来,我们在村子外不远的一个小型寺庙里,终于找到了村子里的人。当时村子里的所有男女老幼,都跪在寺庙的院子里,对着一个老年的喇嘛顶礼膜拜。那个喇嘛看上去很普通,和平常人并无两样,他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盘膝坐着,手里拿着念珠和经轮。我们三个人进庙的时候,看到大家都跪着,就没有太上前去,只是远远站在人群后面观望,想看个究竟。

super ability(pixabay)
那个喇嘛看上去很普通,和平常人并无两样(pixabay)

道士朋友忽然让我用天目看看那个喇嘛,我依言而为,但结果很震惊。因为,用肉眼看那个喇嘛,他好好的坐在那里,但用天目看他,竟然是一片虚空,什么都看不到。我问道士朋友到底怎么回事,但还没等他回答,令我终身难忘的那一幕开始了。

那个喇嘛忽然站起来用藏语高声说着些什么,大概说了有五分钟,本来已经被黑夜笼罩的村落、庙宇,忽然变的犹如白昼,原来是不知何时有一片七彩的云朵,放射着异常强烈的光芒覆盖在庙宇之上,喇嘛说完后静静站立一会,忽然化作一道刺目的红光冲天而起,融入了那片七色彩云中。就这样,喇嘛化作红光凭空消失了。喇嘛的衣服跌落在地,被他的弟子小心的收藏去,藏民们也慢慢散去(能亲眼所见,乃是很大福报)。

我国道家有“羽化升天”之说,然而现实生活中遗体变成彩虹而光化,是密宗修炼的高僧可以做到的事。被称为“虹化”的这种现象,是一种奇观。虹化者临终时,打坐的身体不断发光,在发光时形骸不断缩小,由缩小而渐至消失,最后只剩下指甲与毛发;在其肉身发光缩小之际,头顶上方出现一片红光缭绕。这便是藏密修行者追求的死后最高境界——虹霓法身。尚有次等者,其肉身在发光中缩小到一定程度便不再缩小,剩下的形骸坚硬如铁——这与人的缩体现象很相似。我知道,这个奇迹一般人不是亲眼看见,是无法相信的。但是,经历这个事情后,我便知道藏民对于宗教的热情和虔诚,为什么是我们无法理解的了。因为许多藏民是亲眼目睹过类似的事情,知道那冥冥之中,有着人类也许永远无法触及的神秘。

责任编辑:田喆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