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靈魂出竅方醒悟 大難臨頭有轉機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0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她是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一位知識女性,人長得漂亮,有一份體面的工作,還有一個幸福家庭,有愛她的丈夫和一個可愛的兒子,日子過得幸福美滿,她自己也很知足。然而在三十六歲那年,正當人生中風華正茂的年紀,她卻在健康上出現了大問題。

那時她總感覺肚子痛,去醫院檢查,診斷結果是患有坐骨神經痛和結腸炎。坐骨神經痛除了疼痛外,尚不能危及生命,而醫生說結腸炎卻面臨着很快轉向結腸癌的危險。

對於結腸炎開始她也沒當回事兒,因爲不痛不癢,不影響吃喝。可沒過多久,解大便時拉出很多鮮紅色帶膿的血,這時才感到害怕了。再去醫院,醫生告知肛門處往內約一寸左右已糜爛,需再做個“腸鏡”確診。當時她在外地工作,有諸多不便,就辭職回到了家鄉城市,準備在當地市中心醫院做一番全面細緻的檢查。

回到家後,臨去醫院檢查前,婆婆告訴她:“現在的醫院雖然能治病,但也有很多不該死的人被治死了,你不能完全相信他們。如果覺得不行了,就誠心誦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奇蹟出現的。”她雖然嘴上答應了,但其實心裏並不認同,是這個耳朵進,那個耳朵出,只是敷衍一下而已。

接着她又回到孃家,因爲約好了由弟弟陪同一塊去。可是在出門時,母親說了與婆婆同樣的話。她覺得奇怪——“爲什麼她們都這樣說?”因爲長期接受的無神論教育,她仍然沒往心裏去,只是出於禮貌嘴上答應了。她心裏想:她們畢竟歲數大了,有點兒迷信可以理解,再說都是爲我好,也不能責怪她們。

做“腸鏡”檢查是非常痛苦的,幾個醫生要將一根長長的大約有中指粗的圓管由肛門處插入,要穿過整個腸子,尤其是到腸子的轉彎處,要用力才能讓圓管通過。在醫生用力的過程中,她疼得大汗淋漓,衣服都溼透了,不得不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最後實在受不了了,只好用虛弱的聲音對醫生說:“我快不行了!能不能輕一點兒。”而醫生卻非常嚴厲的說:“死不了!你必須堅持!做腸鏡檢查之前,要把腸子裏的東西全部排瀉乾淨,這是必須的。”

在之後的兩天一夜裏她不能進食,只能安靜的躺在病牀上。或許是由於內心的恐懼吧,加上極度的痛苦折磨,不久她突然就昏迷了。就在那一刻,她發現自己輕飄飄的“飛”了起來,沒有了一絲痛苦的感覺,可回頭往下一看,自己的身體依然躺在病牀上,穿的衣服和周圍人的走動都看得清清楚楚。她心想“原來人死的時候是這樣子的,真是解脫了,沒有痛苦了”。

“飄”了一會兒,突然腦子裏出現了一個想法:我不能死,還有兒子和丈夫需要我,我要活着,我舍不下他們。也就是在那一瞬間,她突然想起了婆婆與母親的臨別叮囑,開始用微弱的意念不停的一遍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唸了幾遍後,“飄”起的靈魂就慢慢的回落到躺着的身體上——她又醒過來了!

醒來後,她忽然有了大徹大悟的感覺:原來人生就是一場夢,如果真的死了,那我爲這個家辛苦操勞十幾年,臨死的時候卻連他們的一個衣角都抓不住。如今我生病需要他們在身邊的時候,卻連一個人影都沒有,各忙各的,丈夫是因爲工作離不開,婆婆要照顧兒子上學。住院時也沒覺得有什麼,可經歷了這場生死體驗之後,才突然覺得內心是如此空虛,人世是如此淒涼。苦苦想抓住的、不忍捨棄的、在生死之際還舍不下的親人,都是空的,就像夢幻一樣。——沉睡了十幾年,她似乎一下子清醒了,對人生有了新的認識與領悟。

堅持做完“腸鏡”檢查後,她捂着肚子、勾着腰、流着淚走出了檢查室。見到一直在室外等候的弟弟時,她忍不住嚎啕大哭,似乎要將滿腹的委屈與痛苦盡情的發泄出來。

回家後的那幾天,她的心情非常沉重,心中總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她常想:如果我就在那一瞬間死了又會怎麼樣?又能怎麼樣?爲此她時常一個人暗自流淚,把自己關在屋裏放聲大哭。她甚至認爲上天太不公平:表面上給我一個這麼漂亮的面容,而身體卻這麼差,這樣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那段時間雖然不長,可對她來說卻十分漫長,彷彿生命之根已經飄起,隨時都有可能離開這個世界。她說:“想歸想,但如果真讓我離開疼愛的兒子,離開丈夫,離開那個家,不忍捨棄的心還是揪着我很難放下,讓我徹夜難眠,那個煎熬無法用語言形容。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對我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有一天,母親將煲好的稀粥端放在牀頭櫃上,她喝了一口,因腸子還沒復位,稀粥順着腸子往下走,所到之處她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可是在這個過程中又讓她疼的死去活來,不得不在牀上翻滾。爲了不讓母親難過,她拼命咬住嘴脣不讓自己喊出聲來。可無意間回頭時,看到母親正站在牀邊流淚。

她突然爬起來,跪在母親面前,雙手抓住母親的衣服失聲痛哭。她說:“媽,我現在是生不如死,如果世上能有一種方法讓我解除痛苦,能讓我病好,我就豁出去了,什麼都不管了。”母親平靜的對她說:“你要想解除這種痛苦,沒有病,那就只有煉法輪功。”這一次她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母親給她拿來了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以前也讓她看過,可每次都看不進去。而這一次她有了不一樣的感覺,彷彿在汪洋中漂浮掙扎的人終於抓到了一根救命繩索,書中的內容也深深的吸引了她。

她說:“看書過程中,我心中的疑惑一個個被打開,生命從哪裏來?又將往哪裏去?人爲何活在這個世上?人活着爲何這麼痛苦?這些是我從記事兒起就一直在心中疑惑不解的問題,在《轉法輪》裏都找到了答案。這是一部叫人做好人的書,是一本真正能使人修煉的書,完全不是中共宣傳的那樣。我看完第一遍,又接着看第二遍,然後還是一遍接一遍的看。當看到書中的‘灌頂’內容時,明顯的感覺到從頭到腳有一股熱流貫穿下來,非常舒服。此時我才理解婆婆和母親爲什麼都那麼說,這次我是真的相信了。可這一個簡簡單單的‘信’字,是通過生死驗證的。”

“走入大法修煉以後,我沒有再吃過一粒藥,所有的病痛都在不知不覺間好了,沒有病的感覺真美妙。如今我已經四十多歲了,面色白裏透紅,誰見我都說不像這個年齡的人,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

“我把我的親身經歷說出來,向人們講述一個人從不信到信、到重獲新生的歷程,就是想告訴那些還在聽信中共謊言、被宣傳毒害的人,請抽點時間靜下心來多瞭解瞭解法輪功是什麼?別像我當年一樣被謊言迷惑、被謊言毒害,別給自己留下遺憾!能夠健康的活着,無論對什麼人,不都是一件最最重要、最值得珍惜的事情嗎!”

責任編輯: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