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哈德逊奇迹(希望之声合成)
哈德逊奇迹(希望之声合成)

哈德逊奇迹:无一人伤亡!民航飞机完美水上迫降

【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1日】(作者:江峰)2009年的1月15日是星期四,纽约法拉盛海湾旁的拉瓜迪亚机场,里距离华人聚集的纽约法拉盛不到五英里。

一切都像往常一样,紧张有序。下午3点钟,全美航空公司一架编号为1549的空中巴士等待起飞。执行这次飞行任务的机长叫做切斯利·萨伦伯格三世。

英美人名字叫做三世的就是说他爷爷、他爸爸都叫这个名,到他这就轮到三世了,这有着很强的对家族历史的骄傲和传承的意思。

这个萨伦伯格三世的朋友们管他叫做 Sully,Sully这名字叫起来方便,也容易记。咱们也管他叫 Sully (萨利机长)吧。

萨利机长:切斯利•萨伦伯格(Ingrid Taylar/维基)
萨利机长:切斯利•萨伦伯格(Ingrid Taylar/维基

Sully先是在空军服役,退役之后开始成为一名机长,飞行时间已经超过了2万小时。当天,萨利机长的搭档是拥有16000小时飞行经验的Jeff。

1月15日,历史上的今天,当天3点24分下午飞机起飞,一切正常。飞机的下面是哈德逊河哈德逊河发源于纽约上州,在纽约港入海,在入海口处,哈德逊河的西边是新泽西州,东边是纽约市。

每年冬季成千上万的从加拿大北部飞来的雪雁和加拿大黑雁到这里过冬。

3点26分,萨伦伯格,也就是萨利机长向下看了一眼哈德逊河,他对Jeff说:“嘿!伙计,看哈德逊河,多美呀。”

自熊山大桥眺望哈德逊河(Rolf Müller/维基)
自熊山大桥眺望哈德逊河(Rolf Müller/维基

3点27分,飞机上的乘客都听到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原来航班撞上了黑雁,发生航空史上少见的双引擎熄火,飞机完全失去了动力。

萨利机长拉瓜迪亚机场塔台求救。塔台回复他: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新泽西的泰特伯勒机场,第二个是返回拉瓜迪亚机场

面对飞机正前方的哈得逊河,萨利机长在数秒钟之内进行了综合判断,他否决了塔台给的两个选项,不去泰特伯勒,也不回拉瓜迪亚。他说:

“我要准备迫降哈德逊河!”

这水上迫降可不像咱们想像的,就跟人“嗵”跳水一样没啥事,溅个水花什么的。相反,历史记录上,民航客机水上迫降无一例外都造成了全部或者大量的伤亡,这是非常冒险的。

这个翅膀不平会怎么样呢?一落水就会发生巨大的反侧,然后飞机解体。机头高一点或者低一点都会怎么样?造成机身断裂。只能在略仰角4度,然后平稳的进入水面,这才有生还的希望,是千钧一发呀。

飞机当时呼啸地越过了华盛顿大桥。在完全失去飞机动力的情况下,萨利机长在操纵杆巨大的颤抖当中控制着微妙的变化:左右翅膀,水平;机头,略微朝上;还要保持着4度的仰角。

这一切发生在瞬间,飞机以240公里的时速撞入河面,巨大的浪花掀起来了,飞机安稳地停在了水面上。

从出事到迫降总共只有208秒!

在哈德逊河上漂浮的全美航空1549号班机(Greg L/维基)
在哈德逊河上漂浮的全美航空1549号班机(Greg L/维基

紧急撤离,机上的乘客保持着秩序,妇女儿童从四个紧急打开的出口先后离开了机舱。

作为机长,Sully是最后离开客机的。

同时纽约警察和消防队立即出动,消防蛙人在事发后五分钟就乘坐直升机到达并跳入只有4度的河水中拯救生还者。

15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生还!

Sully是最后一个上了救生筏的,他一个人站在机翼上的那张照片上了当天新闻的头条。

朋友们,纽约啊,曼哈顿啊,这可是世界都市、世界的新闻中心。这事一出全世界都知道了,萨利机长顿时成了国家英雄。

当时是什么时候?正值金融风暴,恐怖袭击时,美国太需要一个激励人心的奇迹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萨利机长和副机长Jeff还没并没有像外界想象的那样享受着英雄的待遇,反而从他们刚登岸开始就接受长达15个月的调查。飞行安全调查委员会怀疑:萨利机长的迫降其实是危及机上所有乘客性命的冒失行动。

那么萨利机长的这个迫降到底是有着充分准备的行动,还是一次冒险呢?他是否应该听从塔台,指挥把飞机飞向指定的机场迫降呢?

小萨伦伯格,他的童年居住的地方就轻易的能看到飞机。孩子对飞机可着迷了,六岁的时候就制作了一架飞机模型“圣路易斯精神号”,他阅读了很多美国飞行英雄林德伯格的故事。他深深知道,这第一名的壮举背后是缜密的准备和计划,还有勇气和毅力。

萨伦伯格在16岁的时候就在父亲的资助下开始学习飞机,在他训练累积达到了7小时25分钟之后,他的第一个教练就成功地给他放单了,自己一个人开飞上天。从草地到蓝天,从美国精神到飞行技巧,关于飞行的一切都融入了萨伦伯格,也就是后来的萨利机长的每一个细胞当中。

这恐怕就是他在精神上和技能上为后来那一天的奇迹开始做着准备。

萨伦伯格后来是参军了,进入了美国空军学院。这学校可不好进啊,层层的考验,在军营中他学习了滑翔机的飞行,这不是后来没有发动机动力的一种飞行形式吗?暖气流升力、地形波升力,他感受到了这些美妙,而且深刻的理解了飞行的含义。

1973年切斯利•萨伦伯格于毕业年级照片(U.S. Air Force Academy)
1973年切斯利•萨伦伯格于毕业年级照片(U.S. Air Force Academy)

萨伦伯格从空军学院毕业之后进入了普渡大学攻读工业心理学,在这里他认识到正确程序的重要性。飞行员要求清楚环境对判断力的影响。曾经的有这么一项针对飞行员从驾驶舱弹射逃生的研究。

有数据显示:如果分行的错误造成了飞机出现险情,飞行员是有心理压力的。他往往会推迟弹射试验时间,因为他琢磨什么呢?

哎哟,我这不是犯错了吗?我这么一飞,一走了之,是不是不负责任啊?他担心损毁飞机会造成数百万美元数千万美元的损失,让自己受惩罚。他们会将宝贵的时间哪怕是一秒两秒用来面对根本解决不了的问题。耽误了,结果会造成机毁人亡。

什么样的时间把握才是正确的呢?直到有一天,你不需要为判断本身而花费时间的时候就是最佳判断。

1944年的9月20日,两名试飞员曾经冒险驾驶B24轰炸机迫降在弗吉尼亚的詹姆斯河。这是一次试飞,是整机第一次在人的操纵下在水面迫降。飞机虽然遭到了破坏,但是飞行员平安无事。

更重要的是整个报告交出来了,上面写到:水上迫降时,一、起落架一定要收起来;第二、机翼要放下才更有利,最后强调,机头一定要呈抬升姿势,保持仰角4度。

这些程序在1549号航班的最后时刻始终在萨利机长的脑中萦绕,在公共听证会上,Sully和他的助手Jeff对航空安全委员会的模拟报告提出了这样的意见,他们说:

第一、双引擎同时熄火的情况不在标准程序的训练教材当中;

第二、当时飞机正在拉升的过程当中,还没有足够的动力做更远的降落飞行;

还有就是,毕竟是人在飞,不是机器在飞,人是需要判断、确认和作出选择的时间的。

那么加上刚才的引擎同时熄火这种异常的情况,再加上拉升高度不足,再加上萨利机长要有些判断的时间。咱们再用电脑模拟一次,结果出来了,大屏幕显示就在所有的审判员之前、在所有的听证员之前:

如果1549航班选择去泰特伯勒,或者返回拉瓜迪亚,就是机毁人亡,而且会堕落在纽约稠密的居民区里。

你想那是多么大的一场灾难啊!

两年后,1549航班幸存者重新聚会。有意思的是,他们中间很多人因为这次与死神的擦肩而过的经历更加热爱自己的家庭,更加爱去教堂了。

乘客Rick说:过去两年我就从来没有和我的妻子吵架,我不再尝试争论谁对谁错了。在从哈德逊河被救起来之后的一个月,Rick参加了女儿的表演。孩子当时一年级,也没什么艺术天份。但是看着女儿的表演,Rick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泪流满面。

当时就在这个事故发生后的一年,有一种叫做黑雁伏特加的调制的,叫萨利机长鸡尾酒开始流行于纽约的酒吧之中,据说这是想传达萨利机长面对舆论压力和调查,作为一个大英雄的苦味,以及真相大白之后带来的甘甜。

切斯利•萨伦伯格在2010年的新年玫瑰花车游行上(Prayitno / Thank you for/维基 )
切斯利•萨伦伯格在2010年的新年玫瑰花车游行上(Prayitno / Thank you for/维基

历史上的今天,萨利机长

一个人,用一生的经验,成就了208秒的奇迹;

一群人,用208秒的经历,改变了一生的活法。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