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海外華人觀看神韻後感受非凡震撼與神奇
海外華人觀看神韻後感受非凡震撼與神奇(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官方網站)

觀看神韻藝術團演出,海外華人感受非凡與神奇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8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加拿大各地的華人今年觀看神韻藝術團演出後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震撼神奇,激動,心情愉悅,驕傲。看了一場,再看一場,再看……

一、大陸留學生:神韻音樂讓我感受到家鄉的味道

2020年神韻全球巡迴演出,1月3日下午,神韻世界藝術團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劇院進行第二場演出,並帶給觀衆新年祝福。

從大陸廣東到北美留學的勞先生表示,雖然自己纔來海外3年,但這已經是他第二次看神韻了,“就是覺得好看,真好看!”

“上半場最後一個舞蹈,我非常喜歡,非常有氣勢!”勞先生說,“舞蹈演員的表演非常精采,他們把蒙古民族那種豪放的性格全都表現出來了,真是好棒!我覺得真開心!”

當得知神韻目前有七個團同時在全世界各地演出,將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傳到世界各地時,他表示說:“他們(神韻藝術家)復興傳統文化做得非常好,在演出中,幾乎(把)中國曆史上每個朝代的經典故事都展現出來了。”

勞先生表示,非常贊同神韻將中國古老的價值觀展現給全世界,並說能從演出中感受到神韻藝術家們的那份純淨。

此外,神韻原創的音樂讓勞先生非常喜愛,“我感受到了家鄉的味道”。馬上就要過中國新年了,他表示,在海外聽到神韻的音樂“給我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二、大陸人組團見證神奇

2020年1月11日神韻藝術團在加拿大密西沙加表演藝術中心演出,出現票房大爆滿的盛況,主流各界精英人物紛沓而至,盛讚神韻演出。

另外有一支引人注目團隊,當日有17名剛從大陸來到加拿大的民衆組團來觀看神韻演出,其中有兩位先生兩星期前在加拿大另一城市漢密爾頓已經看過一遍,他們表示,觀看神韻讓他們有神奇的體驗,心情愉悅,總也看不夠。

第一次看完神韻演出的胡先生說:“最大的感受就是震撼!第一個節目,神佛下世,我感到最震撼,也感到特別舒服。”他說看完心情特別好,下次還得來看。胡先生說從演出中感受到神韻藝術家的純淨,“舞蹈演員的演出太棒了!”

陳小姐和馬先生也表示非常認同神韻在全球巡迴演出,復興中國傳統文化。馬先生表示:“神韻真的應該回中國去演!神韻就是我們真正的中國文化和藝術;神韻在外國能這麼受歡迎,那就一定是好的!”

神奇的是畢先生,這是他第二次看演出了,他表示:“第一次觀看神韻的時候,從開始第一個節目,我就感覺被帶到了舞臺上,一直在舞臺上飄啊飄啊,感覺好多節目還沒看全。”“今天(第二次看神韻)從第一個節目音樂聲響起,我又開始在臺上飄,我感到很激動、很幸福!感受到了恩德,也感覺有一種榮耀感。”

畢先生接下來描述他的飄浮細節:“整場演出中,我就感覺自己一會飄上臺一會飄下來,音樂一響我就被帶上去了。音樂一停我就回到座位上去了,基本上每個節目,我都有這種感受,來來回回沒有停過。”“不過,今天我的感受與第一次(看神韻)又不一樣,我感受到了(演出)裏面的優美,那種很浪漫的美。”

“在臺上的時候,我感覺與他們(神韻演員)一起舞動,就感覺跟他們在一起,有時候他們的袖子甩起來的時候,我就在袖子上飄;那個舞燈的舞蹈,我就趴在燈上往裏看;(蒙古族舞)感覺在馬上奔騰;在法輪大法修煉者被活摘(器官)的舞蹈中,我感受到了一把冰涼的刀從我的身體裏穿過去,當時我覺得恨,恨自己無能,沒法幫助他們。”

王先生也是時隔兩星期再次觀看神韻。他說:“我就是急着看,在國內我看不到,在離中國這麼遠的地方能看到中國文化,這麼好,作爲中國人我真的急着去看,不管再忙我都要看,看完之後我心情愉快多了”。

他說:“太好看了!而且感覺被淨化了,被洗滌了一樣。”“神韻演員的舞姿,演出展示的傳統文化,都讓我很震撼!”

神韻的舞蹈演員真的感覺到和其他的舞蹈演員不一樣,感覺他們有神護佑一樣,尤其在他們翻騰跳躍的時候,太好了!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王先生表示:非常喜歡女高音的演唱,“太好了!她唱出了大陸人的心聲。”

他說,看到表現兄弟倆的那個舞劇時,感覺特別難受,希望更多的人能瞭解法輪功和神韻,大家一起去弘揚她(神韻)的好。

最讓王先生感到驕傲的是,看到這麼多的外國人喝采,“心裏真的非常快樂!”他表示:“看神韻的人越多,好人會越多,世界也會和平了。真的,中國現在太腐敗了。”

最後他笑着說:“希望神韻越辦越好!作爲一箇中國人,我今天感到特別自豪。等到3月份(神韻再到多倫多時),我再去看一場。”

三、引人深思的熱帖

2019年神韻巡演時,一位海外華人觀看神韻後很有一番感受,今天把她的帖子翻出再一次展現給大家,希望更多的人能讀一讀。

人在海外,感覺中國來的文藝演出永遠是邊緣化的,主流的舞臺多被歐美歌劇、芭蕾一統天下、獨領風騷,而中國國家級文藝院團來演出,即便是梅葆玖、於魁智、李勝素這級別的大腕出場,也要靠中國使領館到處拉人頭贈票,且現場觀衆爲清一色華人華僑、留學生。華人堆兒裏鬧騰一番,難道這就叫中國文化走向國際?這就叫“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曾幾何時,劉曉慶前往美國洛杉磯舉辦“個人影展”,仔細一瞧,原來是唐人街的華人自己攢的。曾幾何時,李谷一前往法國、荷蘭舉辦個人音樂會,後電視採訪中得知,原來僅限於當地華人社團自娛自樂。

中國的藝術和中國頂級藝術家,難道就這麼不被國際接納?難道都要靠動用軍費、公款去維也納金色大廳、悉尼歌劇院鍍一番金,然後回國再高調宣傳“唱響金色大廳”、“轟動悉尼歌劇院”?

前幾日,筆者在世界頂級演藝盛地——紐約曼哈頓的林肯演藝中心觀看了具有濃郁中國特色的《神韻》演出,顛覆了以往的認識。該演出系旅居美國紐約的中國藝術家奉獻,主旨是宣傳5000年的中國文明,復興被政治腐蝕和破壞的優秀文化傳統。

對《神韻》的節目,耳聞已久,在溫哥華就處處看到他們的廣告。網絡上則看到很多采訪,一個個金髮碧眼的外國觀衆交口稱讚,把最富讚譽的詞彙都毫無保留地獻給了這個演出。筆者知道這是法某功學員的作品,但是驚訝他們能有這個實力。因爲沒有看過,總有這樣一些疑問:

第一,神韻藝術團是旅美華人自己建立的非營利民間藝術團體,僅有十幾年的歷史,和中國文化部直屬的衆多院團相比,它的演出水平能有多專業呢?

事實是,神韻藝術團巡迴世界演出,全是在各地數一數二的劇院,包括紐約的林肯演藝中心,倘若水平充其量就是唐人街社區業餘水準,恐怕也難登如此多的世界頂級藝術殿堂。

第二,《神韻》演出全是中國歌舞,包括古典舞、民族舞,還有中國器樂,如二胡獨奏,等等。在西洋歌劇、芭蕾一統天下的歐美舞臺,這些傳統中國節目在國際上能有多大的票房號召力?是不是靠到處送票維持?

還真不是。《神韻》所到之處,的確是一票難求。今年一月他們在林肯中心上演了十天,銷售一空。三月又來上演十天,我訂票的時候,週三下午2:00這場已經還有三十幾張,而林肯中心的David Koch劇院一共有2586個座位。

第三,《神韻》的觀衆是不是以世界各地華人華僑爲主?

還真不是。我在林肯中心的時候,觀衆至少99%都是非華人,白人居多,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種佔少數,亞洲人模樣的零零星星見到幾個。正因爲華人太少,排隊入場時有華人觀衆看到我跟見到了老鄉似的。

第四,《神韻》網絡廣告中那些接受採訪並表露讚賞和仰慕的外國觀衆,是不是都是托兒?

還真不是。因爲很多人都是有相當社會地位的人,要麼是政界要人,要麼是芭蕾舞團藝術總監、首席獨舞,要麼是奧斯卡金像獲得者,要麼是權威級的評論家或記者。報道《神韻》演出成功的,不僅侷限於法某功的自媒體,而包括《紐約時報》、《百老匯世界》和CNN這樣以中立、客觀著稱的主流媒體。

有很多人一聽說筆者來看《神韻》,就即刻表示非黑即白的政治立場,其實大可不必——這些人已經帶有根深蒂固的思維定勢,腦洞關閉,很難改變,其實他們興許還沒看過《神韻》。

筆者既不是練功的學員,也不人云亦云跟着去和他們唱對臺戲。人家也沒惹我,我也不覺得人家“邪”在什麼地方。我所知道的都是媒體強行灌輸的,而評說他們的媒體,網上一搜,無非是兩派——一派是貶他們的,另一派則是他們的自媒體。筆者拋開政治,爲的是去親自感受一下他們的演出和美國觀衆的反饋。

林肯中心有三座主要建築,中間是大都會歌劇院,左邊是紐約市立芭蕾舞團駐紮的David Koch劇院(原名紐約州立劇院),右邊則是紐約愛樂的駐紮劇院。《神韻》演出在David Koch劇院,這個劇院以上演芭蕾爲主,擁有2586個座位。

劇院外就看到了演出的海報。

一進劇院大廳,此時距離演出開始還有將近一個小時,就已經人頭攢動、絡繹不絕。放眼望去,除了現場銷售紀念品和發放節目單的工作人員有些華人面孔,觀衆幾乎都是白黑人種。

手機上訂了票,到票房那裏只需要報一下姓名,工作人員便把正式的票交到你手裏。

大廳兩側,一邊一個攤位,銷售《神韻》紀念品,價格適中,感興趣的美國觀衆還真不少。

隨着演出開始時間逼近,大廳裏的觀衆越來越多,只見現場的觀衆一個個興致高昂。

富有中國特色的絲巾、工藝品、明信片,在美國觀衆眼中都是充滿神祕東方情調的至寶。

你能說這些人都是被人送票而來的嗎?其實送票不是好事,只有自己花錢了,纔會對人家的演出更爲重視。現場我聽很多人的閒聊,很多人都是一家子來的,大多是兩口子來的,他們很早就嚮往《神韻》的演出了,能盼到今日,可謂欣喜若狂。

有意思的是,在紐約我看了很多戲,說幾點開演,絕對幾點開演,不延遲半分鐘。所以,當演出前十幾分鐘還有觀衆陸續入場的時候,不用擔心,到點了絕對不見遲到的。若有遲到的,也會被攔在門外。

臨近演出開始,此時劇院樓上樓下四層基本上座無虛席。

我旁邊坐着一個衣着豔麗的80歲老太太,爲看《神韻》把她最漂亮的皮鞋穿來了。散場時她還問我道:“你認識他們中的演員嗎?”我回答:“不認識。”

演出過程中,現場沒有一聲手機鈴聲,整體上觀衆素養確實比較高。我觀察到,美國觀衆並不是對中國文化沒興趣,相反,他們簡直如癡如醉。他們不喜歡的是政治掛帥的黨文化;他們喜歡的是真正的中國藝術。我們從小司空見慣的水袖舞、蒙古舞、二胡獨奏等等,在美國人眼中都充滿了魔力;我們耳熟能詳的《西遊記》、《嫦娥奔月》等故事,美國觀衆都充滿了童真般的興趣。

幾十個年輕演員天衣無縫的表演和高超的舞蹈技巧,令觀衆折服,以至於紐約頂尖的評論家都說《神韻》是迄今爲止他看到的“最壯觀的演出”。

回家的路上筆者不禁思緒萬千——今天真是爲中國人而自豪,中華文化走向世界,大有前景!但是隻有當文化不再淪爲政治的工具,藝術家不再受“不求藝術有功,但求政治無過”的壓抑和束縛的時候。論弘揚中華文化,依我看,一個《神韻》演出,就勝過500所“孔子學院”。人家的成功,是不是值得學習借鑑呢?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