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海外华人观看神韵后感受非凡震撼与神奇
海外华人观看神韵后感受非凡震撼与神奇(图片来源:神韵艺术团官方网站)

观看神韵艺术团演出,海外华人感受非凡与神奇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8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加拿大各地的华人今年观看神韵艺术团演出后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震撼神奇,激动,心情愉悦,骄傲。看了一场,再看一场,再看……

一、大陆留学生:神韵音乐让我感受到家乡的味道

2020年神韵全球巡回演出,1月3日下午,神韵世界艺术团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剧院进行第二场演出,并带给观众新年祝福。

从大陆广东到北美留学的劳先生表示,虽然自己才来海外3年,但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看神韵了,“就是觉得好看,真好看!”

“上半场最后一个舞蹈,我非常喜欢,非常有气势!”劳先生说,“舞蹈演员的表演非常精采,他们把蒙古民族那种豪放的性格全都表现出来了,真是好棒!我觉得真开心!”

当得知神韵目前有七个团同时在全世界各地演出,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传到世界各地时,他表示说:“他们(神韵艺术家)复兴传统文化做得非常好,在演出中,几乎(把)中国历史上每个朝代的经典故事都展现出来了。”

劳先生表示,非常赞同神韵将中国古老的价值观展现给全世界,并说能从演出中感受到神韵艺术家们的那份纯净。

此外,神韵原创的音乐让劳先生非常喜爱,“我感受到了家乡的味道”。马上就要过中国新年了,他表示,在海外听到神韵的音乐“给我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二、大陆人组团见证神奇

2020年1月11日神韵艺术团在加拿大密西沙加表演艺术中心演出,出现票房大爆满的盛况,主流各界精英人物纷沓而至,盛赞神韵演出。

另外有一支引人注目团队,当日有17名刚从大陆来到加拿大的民众组团来观看神韵演出,其中有两位先生两星期前在加拿大另一城市汉密尔顿已经看过一遍,他们表示,观看神韵让他们有神奇的体验,心情愉悦,总也看不够。

第一次看完神韵演出的胡先生说:“最大的感受就是震撼!第一个节目,神佛下世,我感到最震撼,也感到特别舒服。”他说看完心情特别好,下次还得来看。胡先生说从演出中感受到神韵艺术家的纯净,“舞蹈演员的演出太棒了!”

陈小姐和马先生也表示非常认同神韵在全球巡回演出,复兴中国传统文化。马先生表示:“神韵真的应该回中国去演!神韵就是我们真正的中国文化和艺术;神韵在外国能这么受欢迎,那就一定是好的!”

神奇的是毕先生,这是他第二次看演出了,他表示:“第一次观看神韵的时候,从开始第一个节目,我就感觉被带到了舞台上,一直在舞台上飘啊飘啊,感觉好多节目还没看全。”“今天(第二次看神韵)从第一个节目音乐声响起,我又开始在台上飘,我感到很激动、很幸福!感受到了恩德,也感觉有一种荣耀感。”

毕先生接下来描述他的飘浮细节:“整场演出中,我就感觉自己一会飘上台一会飘下来,音乐一响我就被带上去了。音乐一停我就回到座位上去了,基本上每个节目,我都有这种感受,来来回回没有停过。”“不过,今天我的感受与第一次(看神韵)又不一样,我感受到了(演出)里面的优美,那种很浪漫的美。”

“在台上的时候,我感觉与他们(神韵演员)一起舞动,就感觉跟他们在一起,有时候他们的袖子甩起来的时候,我就在袖子上飘;那个舞灯的舞蹈,我就趴在灯上往里看;(蒙古族舞)感觉在马上奔腾;在法轮大法修炼者被活摘(器官)的舞蹈中,我感受到了一把冰凉的刀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去,当时我觉得恨,恨自己无能,没法帮助他们。”

王先生也是时隔两星期再次观看神韵。他说:“我就是急着看,在国内我看不到,在离中国这么远的地方能看到中国文化,这么好,作为中国人我真的急着去看,不管再忙我都要看,看完之后我心情愉快多了”。

他说:“太好看了!而且感觉被净化了,被洗涤了一样。”“神韵演员的舞姿,演出展示的传统文化,都让我很震撼!”

神韵的舞蹈演员真的感觉到和其他的舞蹈演员不一样,感觉他们有神护佑一样,尤其在他们翻腾跳跃的时候,太好了!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王先生表示:非常喜欢女高音的演唱,“太好了!她唱出了大陆人的心声。”

他说,看到表现兄弟俩的那个舞剧时,感觉特别难受,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法轮功和神韵,大家一起去弘扬她(神韵)的好。

最让王先生感到骄傲的是,看到这么多的外国人喝采,“心里真的非常快乐!”他表示:“看神韵的人越多,好人会越多,世界也会和平了。真的,中国现在太腐败了。”

最后他笑着说:“希望神韵越办越好!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今天感到特别自豪。等到3月份(神韵再到多伦多时),我再去看一场。”

三、引人深思的热帖

2019年神韵巡演时,一位海外华人观看神韵后很有一番感受,今天把她的帖子翻出再一次展现给大家,希望更多的人能读一读。

人在海外,感觉中国来的文艺演出永远是边缘化的,主流的舞台多被欧美歌剧、芭蕾一统天下、独领风骚,而中国国家级文艺院团来演出,即便是梅葆玖、于魁智、李胜素这级别的大腕出场,也要靠中国使领馆到处拉人头赠票,且现场观众为清一色华人华侨、留学生。华人堆儿里闹腾一番,难道这就叫中国文化走向国际?这就叫“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曾几何时,刘晓庆前往美国洛杉矶举办“个人影展”,仔细一瞧,原来是唐人街的华人自己攒的。曾几何时,李谷一前往法国、荷兰举办个人音乐会,后电视采访中得知,原来仅限于当地华人社团自娱自乐。

中国的艺术和中国顶级艺术家,难道就这么不被国际接纳?难道都要靠动用军费、公款去维也纳金色大厅、悉尼歌剧院镀一番金,然后回国再高调宣传“唱响金色大厅”、“轰动悉尼歌剧院”?

前几日,笔者在世界顶级演艺盛地——纽约曼哈顿的林肯演艺中心观看了具有浓郁中国特色的《神韵》演出,颠覆了以往的认识。该演出系旅居美国纽约的中国艺术家奉献,主旨是宣传5000年的中国文明,复兴被政治腐蚀和破坏的优秀文化传统。

对《神韵》的节目,耳闻已久,在温哥华就处处看到他们的广告。网络上则看到很多采访,一个个金发碧眼的外国观众交口称赞,把最富赞誉的词汇都毫无保留地献给了这个演出。笔者知道这是法某功学员的作品,但是惊讶他们能有这个实力。因为没有看过,总有这样一些疑问:

第一,神韵艺术团是旅美华人自己建立的非营利民间艺术团体,仅有十几年的历史,和中国文化部直属的众多院团相比,它的演出水平能有多专业呢?

事实是,神韵艺术团巡回世界演出,全是在各地数一数二的剧院,包括纽约的林肯演艺中心,倘若水平充其量就是唐人街社区业余水准,恐怕也难登如此多的世界顶级艺术殿堂。

第二,《神韵》演出全是中国歌舞,包括古典舞、民族舞,还有中国器乐,如二胡独奏,等等。在西洋歌剧、芭蕾一统天下的欧美舞台,这些传统中国节目在国际上能有多大的票房号召力?是不是靠到处送票维持?

还真不是。《神韵》所到之处,的确是一票难求。今年一月他们在林肯中心上演了十天,销售一空。三月又来上演十天,我订票的时候,周三下午2:00这场已经还有三十几张,而林肯中心的David Koch剧院一共有2586个座位。

第三,《神韵》的观众是不是以世界各地华人华侨为主?

还真不是。我在林肯中心的时候,观众至少99%都是非华人,白人居多,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占少数,亚洲人模样的零零星星见到几个。正因为华人太少,排队入场时有华人观众看到我跟见到了老乡似的。

第四,《神韵》网络广告中那些接受采访并表露赞赏和仰慕的外国观众,是不是都是托儿?

还真不是。因为很多人都是有相当社会地位的人,要么是政界要人,要么是芭蕾舞团艺术总监、首席独舞,要么是奥斯卡金像获得者,要么是权威级的评论家或记者。报道《神韵》演出成功的,不仅局限于法某功的自媒体,而包括《纽约时报》、《百老汇世界》和CNN这样以中立、客观著称的主流媒体。

有很多人一听说笔者来看《神韵》,就即刻表示非黑即白的政治立场,其实大可不必——这些人已经带有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势,脑洞关闭,很难改变,其实他们兴许还没看过《神韵》。

笔者既不是练功的学员,也不人云亦云跟着去和他们唱对台戏。人家也没惹我,我也不觉得人家“邪”在什么地方。我所知道的都是媒体强行灌输的,而评说他们的媒体,网上一搜,无非是两派——一派是贬他们的,另一派则是他们的自媒体。笔者抛开政治,为的是去亲自感受一下他们的演出和美国观众的反馈。

林肯中心有三座主要建筑,中间是大都会歌剧院,左边是纽约市立芭蕾舞团驻扎的David Koch剧院(原名纽约州立剧院),右边则是纽约爱乐的驻扎剧院。《神韵》演出在David Koch剧院,这个剧院以上演芭蕾为主,拥有2586个座位。

剧院外就看到了演出的海报。

一进剧院大厅,此时距离演出开始还有将近一个小时,就已经人头攒动、络绎不绝。放眼望去,除了现场销售纪念品和发放节目单的工作人员有些华人面孔,观众几乎都是白黑人种。

手机上订了票,到票房那里只需要报一下姓名,工作人员便把正式的票交到你手里。

大厅两侧,一边一个摊位,销售《神韵》纪念品,价格适中,感兴趣的美国观众还真不少。

随着演出开始时间逼近,大厅里的观众越来越多,只见现场的观众一个个兴致高昂。

富有中国特色的丝巾、工艺品、明信片,在美国观众眼中都是充满神秘东方情调的至宝。

你能说这些人都是被人送票而来的吗?其实送票不是好事,只有自己花钱了,才会对人家的演出更为重视。现场我听很多人的闲聊,很多人都是一家子来的,大多是两口子来的,他们很早就向往《神韵》的演出了,能盼到今日,可谓欣喜若狂。

有意思的是,在纽约我看了很多戏,说几点开演,绝对几点开演,不延迟半分钟。所以,当演出前十几分钟还有观众陆续入场的时候,不用担心,到点了绝对不见迟到的。若有迟到的,也会被拦在门外。

临近演出开始,此时剧院楼上楼下四层基本上座无虚席。

我旁边坐着一个衣着艳丽的80岁老太太,为看《神韵》把她最漂亮的皮鞋穿来了。散场时她还问我道:“你认识他们中的演员吗?”我回答:“不认识。”

演出过程中,现场没有一声手机铃声,整体上观众素养确实比较高。我观察到,美国观众并不是对中国文化没兴趣,相反,他们简直如痴如醉。他们不喜欢的是政治挂帅的党文化;他们喜欢的是真正的中国艺术。我们从小司空见惯的水袖舞、蒙古舞、二胡独奏等等,在美国人眼中都充满了魔力;我们耳熟能详的《西游记》、《嫦娥奔月》等故事,美国观众都充满了童真般的兴趣。

几十个年轻演员天衣无缝的表演和高超的舞蹈技巧,令观众折服,以至于纽约顶尖的评论家都说《神韵》是迄今为止他看到的“最壮观的演出”。

回家的路上笔者不禁思绪万千——今天真是为中国人而自豪,中华文化走向世界,大有前景!但是只有当文化不再沦为政治的工具,艺术家不再受“不求艺术有功,但求政治无过”的压抑和束缚的时候。论弘扬中华文化,依我看,一个《神韵》演出,就胜过500所“孔子学院”。人家的成功,是不是值得学习借鉴呢?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