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神奇中的領悟——一位中學教師講述的故事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8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我是中國大陸四川省某市的一名普通中學老師,在這個崗位上我已經辛苦耕耘二十多年。我喜歡教書育人的感覺,工作上一直兢兢業業,校領導對我很滿意。因各方面表現優秀,曾多次受到表彰和獎勵。我平時沒有什麼嗜好,唯一的消遣方式是打麻將,並且癮很大,只要有人找我,我會隨叫隨到。

一個偶然的機會,一個學生向我推薦了一本書——《轉法輪》,看過之後受到很大震撼。我從小就喜歡思考,對宇宙、生命、人生中的很多事情都想探索,看了很多書,包括很多古書,有《道德經》、《莊子》、《金剛經》、《心經》以及基督教的《聖經》等,還有儒家的四書五經都找來看過。這些書晦澀難懂,儘管讀了很多,結果還是啥都沒弄明白。可讀過《轉法輪》之後,我一下子明白了尋求多年而不得其解的問題,心中豁然開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從此走入法輪功修煉。說實話,我從沒有見過師父,完全是按照書中的要求去做,可是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神奇體驗,鼓舞着我一直堅定的走在大法修煉路上。

我以前有嚴重的婦科病,多次去市醫院診治,總是不能斷根兒,並且一再復發,苦不堪言。開始煉功後很快就不藥自愈,並且從未復發過。

大概是在煉功後的兩個月左右,我在大便時總能拉出蛔蟲,有時一條,有時兩條。初時蛔蟲有一根筷子大小,後來就越來越小小,多數都是死的。我跟家人說“我把蛔蟲的祖宗三代都拉出來了”,雖然是一句笑話,可是肚子裏怎麼會有那麼多蛔蟲呢?我一直感到很困惑,細思起來可能是因爲我有一個壞習慣,就是喜歡喝冷水、生水。這個現象持續了約有兩個月,以後再沒出現過。需要說明的是,我可從未吃過打蟲藥,以前也不知道有這個問題。

有一天我突然感覺肚子痛,非常疼,是從來沒有過的那種感覺。在腰部左側,疼的位置不固定,一會兒在前面,一會兒又到後面,是旋來旋去的,疼得我直冒冷汗。疼的時候站着不行,坐也不行,躺着趴着都照樣疼,什麼姿勢都不能緩解。後來到廁所蹲了十幾分鐘,稍微好一些,接着就去上課了。當我走進教室時,疼痛頓時消失,讓我覺得非常神奇。然而這僅僅是開始,以後曾不斷出現,而且疼的時間越來越長,有時要持續三、四個小時,最長的一次持續二十多個小時,差一點兒暈過去,搞得我一晚上沒睡覺,連飯都吃不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在家中批改學生試卷,突然感覺左側腰部有股氣兒上下來回竄,但不感到痛,接着尿道口出現漲堵感覺,我就去上廁所。解小便時覺得尿出了什麼東西,一下就通暢了。我一看便池裏有一塊長條狀黃褐色小石子,一頭粗一頭細,粗的一頭直徑如黃豆,細的一頭直徑如綠豆(這塊石頭我一直保存着)。

看到這塊石頭我才反應過來,原來疼痛是因爲結石的原因,當時眼淚就奪眶而出。我哥哥和姐姐都得過腎結石,他們都是通過住院動手術解決的,既花錢又遭罪。而我沒有采取任何治療措施卻自動尿出來了,這不是奇蹟嗎?由於內心的喜悅,那天我一邊哼着歌一邊做晚飯,那種心情真是難以用語言描述的。

身體上的魔難過去後,以後的考驗大多是在睡夢中。

因爲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我在內心深處一直有一點兒害怕。有一段時間我幾乎天天做同樣的夢:有時是往山上爬,用手抓住繩子往上攀,山體陡峭,非常危險,我都不敢往下看;有時是爬樓梯,可是爬着、爬着突然發現腳下的樓梯斷了一塊,半個身子就懸空了……。當時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要我堅持住,千萬別掉下去了。

有一段時間我還出現“元神離體”狀態,通常是剛睡下不久,在似睡非睡中,清醒的感受到“自己”從軀體中飛出來了,在空中飛翔,速度還很快,能聽到耳邊的風“嗖嗖”的。起初很害怕,因爲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那種狀態受意念控制,想怎麼飛就能怎麼飛,最後總是落在一根柱子頂上,可能那就是“功柱”吧。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修煉前我經常做惡夢,夢中被嚇得驚叫大喊,都是家人呼喚後才能從夢中醒來。修煉後就很少做惡夢了。煉功初期曾經夢到有人來追我、殺我,一喊“師父”就醒了,也不感到害怕。

以前我打麻將的癮很大。修煉後,有時同事們叫我,偶爾也會玩一玩。可過後就會夢見在懸崖邊上打麻將,有時還會夢到在高速公路上打麻將,天上還不斷打着炸雷。有一次是在大年初一,我本來不想打,可樓下鄰居不斷的喊,心想“過年了,耍一會兒也沒關係”,就去了。可是走到樓梯最後一段時卻摔了個大跟斗,膝蓋和雙手都摔傷了,非常痛。這一次不是做夢,我知道這是對我的懲罰。

爲了揭露中共迫害,我一直利用在課堂上課的機會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在我任課的十幾個班級,我利用一切機會講,而且效果非常好。我是利用中國幾千年曆史中的修煉文化,以及天災人禍和異常天象、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產生的嚴重後果等做鋪墊,然後講人類對正法信仰的重要,學生就很容易理解、接受。即使是那些平時不喜歡聽課的學生,只要講法輪功的事都聽得很認真。有時還出現一些令我吃驚的場面:有的學生雙手合十,有的眼裏含着淚花,有時還會爆發出熱烈掌聲,讓我很感動。

有一年因學生家長舉報,校領導找我談話,說:“在全市的政法工作會議上,我校被點名,說有老師向學生講述法輪功真相,要趕緊查清楚。‘610’辦公室讓學校先自查,向他們彙報,然後再決定要不要派人來查。”校長知道我煉法輪功,但沒有向上級彙報。後來他對我愛人說,通過對我任課的班級向學生調查,學生都說我沒講過,此事以後就不了了之了。校長還向上級寫了保證,證明我沒有煉法輪功。

通過這件事使我進一步明白,只要我做得正,堅持對大法的正念,就會化險爲夷,不會出現不好的結果。同時我也悟到:本來我們就沒有錯,做好人有錯嗎?不讓做好人纔是錯的,爲什麼要向邪惡低頭呢?!

在修煉路上,我還有很多做得不盡人意的地方,還有很多執着心未完全放下,但是今生能成爲大法弟子,是我三生有幸。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會勇猛精進,繼續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做一名合格的真正的大法弟子。

責任編輯: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