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横河评论】美中各自签贸易协议的理由及展望 (音频/视频)

横河评论
横河评论 - 6 / 460

【横河评论】美中各自签贸易协议的理由及展望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6日】(主持人:楊光 / 嘉宾:橫河)

美国为何签署似乎并非原计画的第一阶段协议?川普总统为何愿意不对等的和刘鹤签?库什纳莱特希泽为什么会成为美方的两大功臣。第一阶段协议的可行性及是否会有第二阶段协议。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中美双方1月15日签署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签字仪式上美国方面出动了从总统到州长到大公司总裁等52个人的庞大团队来见证这一高光时刻。川普光是介绍出席人员、感谢谈判团队就花了将近1个小时,可见他对这个协议的重视程度。

媒体评论这个协议是划时代的历史性协议,自然各方面的评论和分析都不会少。大家都有涉及的方面,比如贸易协议的内容,到底谁让了什么步、有没有可能执行等等这些问题,我们今天就不讨论了,我们今天重点来谈一谈达成这个协议的两个内幕,以及由这个协议延伸出来的一些问题。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这次贸易协议的签订挺有意思的是在川普和刘鹤之间签署,按理说按刘鹤的等级,美国方面应该是莱特希泽来签字是比较对等,您觉得川普这么非常规的做法,它有什么特别的涵义吗?

横河:对,这个确实是非常反常的做法,毕竟至少差了两级。但是这不仅是说川普的做法是不常规的,这是两方面的。因为按说起来的话,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而且大家知道双方拍板的、定方向的分别是美国的川普总统和中国的习近平,他们两个甚至为这个利用G20的峰会,分别在阿根廷和日本直接见面谈,那两次谈的都是贸易问题,当然当中还有一些电话联系。而中方只派刘鹤一个副总理来,所以我觉得是中方首先把这个签字仪式降级,是中方降的级。

川普为什么愿意不对等的去签呢?我想他是肯定不愿意把这次贸易协议的签署降到中国副总理的级别的,因为这是川普执政以来达到的最主要的成果之一,他想达到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他本人对美中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负责,他认为这是以成就为主,当然大部分人也认为这是成绩。

第二个,他是明确这个协议是在国家最高层面,不是在某个掌管贸易的政府部门层面,如果他派莱特希泽去签,那么这个整体就低了;现在他以总统身分出现,就是说这个还是在国家政府的最高层面,这也就是为什么他邀请这么多重量级的客人,包括他的政府班子,包括谈判团队,包括几十个州长、参众议院,另外还有大公司的总裁,那都是顶级的跨国公司,作为见证人来参加这个签字仪式。我觉得主要是为这些。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这个签约的前夕,美国媒体披露出来这次协议能够最后达成的背后两大功臣,也就是两个内幕吧,一个是川普的女婿库什纳,当时在11月份将近感恩节的时候,双方谈判陷入了僵局,中共的驻美领事崔天凯就去找库什纳,要他转达北京方面的要求,就是要求美国必须把增加的关税全部撤销。

库什纳一句话让北京死了心,他说现在是要做决定的时候了,不签约,12月15日就会有更多的新关税就会加上去;你要想想,在这种情况下北京会发生什么?所以这个消息送到北京,中共就松口了。那您觉得不签约,北京会发生什么呢?

横河:在这个之前,其实北京是在拼经济耐受度。但是经济耐受的程度,两个国家所面临的是不一样的。相对于中国而言,川普所面对的压力主要是政治上的,而不是经济上的,当然我们知道农产品的压力很大,但是从全局来看的话,美国的经济确实是空前的好;而中国的经济已经很难坚持下去了。

当然我们知道不是贸易战一个因素,它自己有内在的因素,但贸易战确实给了雪上加霜的作用。中共高层很清楚中国现在的经济状况,他比很多普通人知道的要清楚的多,所以他才把撤销关税作为谈判的前提,就是说这个关税对北京的压力非常大的。如果12月15日新关税加上去了,也许中国的经济又会达到一个转折点,这是一个下行的转折点,已经在下行了,如果再转折一下那就更快了。所以他们是不希望12月15日新关税加上去,不要说撤销关税了。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中共一直驾轻就熟的不是面对面的谈判本身,而是在台面底下、在背后拉关系做小动作;它不习惯、它也不愿意把一切过程都公开,它找了各种关系,这么多年一直在找关系。

库什纳是他们能找到的最接近川普的关系了。所以当库什纳这么一说以后,它其实没有选择了,因为它最擅长的就是拉关系,拉关系就是要知道真实的信息,所以它只能选择认为库什纳讲的就是真实的。事实上库什纳讲的也是真实的,它就只能选择按照这个来做,要不然它拉关系干什么?它拉关系就是为了知道一个真实的消息;现在真实消息告诉你了,就这样,那它就只能按照这个来调整它的策略。这就是中共的思维方式,也是它的工作方式。再说中共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选择这么走。

主持人:第二个功臣就是美方的谈判主将特莱希泽,他本来是强硬派,但是在去年8月份,川普本来是要对2,500亿美元商品关税从25%调到50%的时候,他倒一下子温合起来了,他劝川普说就增加5%意思一下就行了。而且他本来是想签一次性的一个全面协议的方针,就变成两步骤,所以才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第一阶段的协议。您怎么评价莱特希泽的策略呢?

横河:首先,我想说莱特希泽是谈判团队当中最了解中共的几个人之一,其实谈判团队当中有所谓比较温和的、也有比较强硬的,莱特西泽是属于比较强硬的,他的强硬是因为他了解中共。

回顾一下,我一直认为原来的一篮子协议是不可能完成的,中共绝不会同意最核心的结构性改革的,因为那是中共统治的基础。贸易谈判谈不成,中共还有可能生存下去;关键的结构性改革一改,中国会好起来,但中共自己就没了!所以它不会同意的。

这样在几轮谈判和反复以后,我觉得莱特希泽肯定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就像《华尔街日报》说的,如果达不成伟大的协议,那就争取最好的协议。所以作为莱特希泽来说的话,他可能就是要争取最好的协议了。

另外,谈判本身这个目标就是要达成一个协议,如果不能达成协议,为什么要谈判?那就不用谈判了,那就一刀两断,但是显然不可能实现。谈判就要讨价还价,如果任何一方的条件是不容谈判的话,那就不需要谈判了。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知道关税和制裁的目的是让中共遵守国际规则,就是兑现自己在加入世贸的时候所做的承诺,当然有些调整,那是十几年过去了,将近20年过去了,当然要调整,他并不是要打垮中共,更不是要消灭中共。

所以说在这个大目标以下,应该是莱特希泽看到了他能达到什么程度的协议,而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最好的方案,就他认为能够达到的最好的方案。这不一定是美中关系大局当中的最好方案,我们知道有很多人反对这个方案,甚至有很多人根本就反对签协议,但是应该是解决中共对美国不公平贸易的最好的协议了。至于协议能不能执行,我觉得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主持人:照您这么说来,您觉得第二阶段协议还有可能达成吗?

横河:我认为短期不会有第二阶段协议,就是有第二阶段协议也不像现在所说的那样。因为第一,现在谈第二阶段协议太早,美方不止一个代表已经表示现在主要是观察第一阶段的协议的贯彻情况。因为这是美国和中共的第一个贸易协议,在这之前都是多边协议,没有这个双边协议的。中共如何执行这个协议?美方心里完全没有数;而且中共之前也没有遵守国际协议的先例,所以观察是目前美国采取的一个态度。

第二个就是最主要的结构性的改革,就包括什么国企补贴,还有对2025计划的这些尖端科学的补贴,还有网络盗窃这些,都放到第二阶段去了,也就是说中共不能退让的那些部分是在第二阶段。正因为美国对这部分不抱指望了才有了分阶段协议,所以我认为第一阶段协议能实施就已经是不得了的成功了,对于美国来说。美国可能之所以愿意签第一阶段,就是对第二阶段的那些内容不抱希望了。所以我觉得第二阶段协议不可能很快达成,达成也不可能是这个内容。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这个协议能不能执行,因为这个协议中,中方同意采购的规模大到外界几乎是认为很难做到的,但是我们看刘鹤当时的讲话,还有习近平给川普写了一封信,也是当场宣读了,从那封信的口气来看,中国是不太敢不照单执行的,毕竟违约就会有代价,而且这个代价可能目前是他们无法承受的。那么如果真的按照这种采购规模来采购美国产品,会如何影响到中共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呢?

横河: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就以农产品为例,一个是美国怎么能够提供这么多的农业产品?另外一个是中国怎么能够消化这么多的农产品?中国农产品的消耗量它不会突然暴增,特别是在非洲猪瘟的情况下。当然,猪肉可能会进口增加,但是大豆作为猪饲料的需求也会减少,而不是增加。

所以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几个因素是我们需要考虑的,第一个就是很多人说的,就是把原来从其他国家进口的转一部分从美国进口,减少其他国家的进口。有这个可能性,因为这两年中共就是这么做的,只不过是反方向的,就是把原来从美国进口的转而从其他国家进口,你像大豆就转而从巴西、阿根廷进口。

但是如果说现在要订美国的,把别人的转回来,这个数量我觉得不会太大,因为马上就会影响中共和那些国家的关系。而中共的国际关系是纯利益的,就是说它是纯物质的,没有价值观的基础,因此如果减少了给那些国家的所谓好处的话,那么就会影响和那些国家的关系,因为它主要是靠钱来维持这些关系的,所以我觉得这部分可能不会很大。

第二个就是,也有人提到就是中国降低这些产品的关税,因为我们知道这一次第一阶段协议没有谈到全面降低关税的问题,也就是说让美国产品公平的进入中国市场,就有可能扩大美国农产品对中国的出口。这就说明什么呢?说明中国市场的需求还是有的,只是人为的关税导致价格过高。

如果能够降低关税让美国产品进去的话呢,它倒是迫使中共做了一些协议上没有的改变,而且这个改变是有利于最终的用户,就是使用这些农产品的这些,不是说消费者,就是那些用户包括进口商和分配,最终会有利于消费者。但是会有一些本来在中间通过高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受益的那些利益集团的利益会受到损失而设置障碍。所以这个是有这个可能性,但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做到。不过我相信在美中谈判当中,这些问题都已经反复推敲过了,应该是双方都觉得比较实际有可能实现的才会写入协议,不大会是完全凭空的许诺。

我看了一些对美国农民的采访,他们其实对这个扩大种植信心并不大,就是说如果要增加这么多农产品,他们要扩大种植信心不大。因为中共那边不是以市场为需求来订单的,而是从政治角度,所以说他们如果盲目的扩大种植的话,那很可能成为进一步贸易战的靶子或者是牺牲品,毕竟这种承诺它是属于行政命令的,并不是真正的按市场需求的。

美国农民最希望的是完全根据市场的需要来进行生产。但是这一来的话就涉及到中国的结构性改革了,恰恰是这次协议没有谈到的难题。但是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就严格的说,这是中共的问题了,而不是贸易的问题了,而中共的问题不解决的话,美国农民以出口导向的农产品就会一直面临这种不确定性。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条约的购买数额是两年内,这两年它并不是平均分配的,还以农产品为例,它是两年另外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加320亿美元的农产品,那第一年的是125亿美元,占40%。

那这一来的话,我觉得中共也许还有一个拖延的侥幸心理,因为今年就是美国的大选年了,它最多就是完成这一年,也许到了大选开始以后呢,美国政府至少川普总统本人可能就顾不上了,它可能指望这个,甚至是不是指望就大选以后换一个总统。所以对于中共来说,这有个拖的问题在。

主持人:其实在这个合同里面,就协议里面,它规定的这个采购方面农业是一部分,其实更大宗的是能源方面,包括就是说后面两年中方应该向美国购买能源的额度是524亿美元,包括天然气、石油和煤炭。在以前在我们的印象中,美国的石油是需要进口的,那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出口国了呢?

横河:首先,美国一直是能源生产大国,只是由于美国是世界上能源消耗最大的国家,所以它一直需要进口。你记得前一个世纪的时候,德州不是就是石油热吗?就跟在加州的淘金热是一样的。最近这些年美国发展了一种叫做压裂技术,但是这个技术不是特别新,很多年以前就有了,但是最近应用得很多,石油产量大增。

到了2019年9月份的时候,就9月份那个单月美国已经成为了石油净出口国,就是它那个月的出口超过进口了,在这之前其实还有过单周净出口。其实美国还是要进口中东和其他地区石油的,只是说出口和进口抵消以后变成出口了。当然这方面呢,就是压裂技术采油的前景还不是很明朗,但是这个协议,两年,还是足以向中国出口的。

对中国而言的话,它原来要进口不少伊朗的石油,但是现在美国不是加紧制裁吗?就是不让大家从伊朗进口石油了,那么也许中国从伊朗进口石油会更加困难。但是转向美国,它是不是能够达到五百多亿美元?还是很难说的。所以这部分,当然从煤矿来说的话,美国煤矿也是有很多的,不知道在多大程度上中国会进口美国的媒,这个还是不清楚,但这个数量确实是很大的。

主持人:还有一项就是说美国要求中国从美国购买稀土,那我们知道美国是有稀土矿,也正在恢复生产供给美国的企业。但是中国它也有稀土资源,那为什么美国要让中国来买稀土呢?

横河:这个具体怎么样,为什么要买稀土不是很清楚。但我们知道有两个可能的原因,首先就是中国现在稀土是占世界供应量最大的,90%可能是中国的,但是我们知道中国原来就在买美国的稀土,可能是因为某些稀土中国没有而美国有,就是互补的这种。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美国已经在发展新的就是相对污染比较少的稀土提炼技术。但是因为美国自己的制造业已经不多了,美国其实真正进口来的除了国防工业以外,其它的工业使用量估计不是太大。即使制造业这两年有所回流,但是估计这个民用制造业稀土的需求量不会太大的。

如果单纯为了美国的军事需要的话,那它的产量不会很高;只要产量不高,成本就高,价格就下不来。所以他可能需要美国在开发自己的稀土供应的情况下,他需要有足够的市场来支撑,来分摊他的科研和开发成本。也许就是这个才把它订在协议里面,就是说在这段时间美国开发的过程之中,它需要一定的市场来支撑,可能这是原因之一。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原本北京是要求美方不得公布协议内容,当然了,这个不符合美国的做事风格,所以现在协议的文本还是公开了。那我们仔细的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像知识产权的保护、金融行业的开放、药物的审批等等,都是非常的合理,而且是对中国企业有利的,完全没有之前很多人担心的什么卖国条款,那我相信中国民众也很快的会感受到协议给大家带来的好处。但是奇怪的就是,这样一个协议,北京为什么要害怕公开呢?

横河:两个,一个是面子;还有一个是中共长期的反美反帝宣传把自己给套住了。就这个面子的话,因为中共在这之前口气非常强硬,强硬到什么呢?好像让一点点步都是不能允许的事情。但事实上这种互利,就是贸易协定很多情况下都是互利的。在目前这个贸易协定情况下,实际上都是兑现中共自己以前承诺了但是没有实行的东西。

其实在历史上,中共的宣传很多就是属于这种类型的,就是有些美国的政策,它是有利于中国的,但是在中共的宣传当中就变成了侵略行为。你像众所周知的所谓「门户开放」政策,它是在八国联军进入北京之前,美国提出来被其他七个国家接受的,它这事实上就是防止了中国被列强瓜分。但是在中共的宣传下,大家都认为门户开放是对中国不利的。就在中共的宣传下,这种政策都是非黑即白的。

尤其这些年中共的意识形态崩溃以后,它用民族主义来代替,极端民族主义来代替,就把一些正常的国际关系就说成是外国敌对势力的阴谋,尤其这种宣传针对美国的特别多。而且它为了证明自己政权的合法性,长期以来大肆宣传历史上的不平等条约,而暗示好像是因为中共才改变了这种情况。

当然,我们知道绝大多数不平等条约都是在中华民国时期被废除的,但中共从来不提,它就造成了一种误解,就是以为任何条约都是不平等条约的重现,所以说它就把自己给套住了。虽然说这不是不平等条约,但是中共就怕人们认为这是不平等的。

另外,这几年国际社会对中共加入世贸以后不兑现它的承诺很不满,这个事实也被中共歪曲了,好像是被强权压制,这就造成了这些对中国的消费者、民营企业和经济发展有利的条约和条款,在中共长期的定义下面变成了好像属于卖国条约了,那实际上并不是。

现在中共等于要来一个急转弯,但是却转不过来了,使人感觉好像就是说,这个条约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不敢公开呢?中共实际上是怕面子过不去。当然也不排除党内高层对这个美中贸易谈判和协议有人有不满情绪,会借题发挥,或者是借机发泄一下,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

主持人:您刚才说中共转不过来弯,我们从国内接到的最新消息是说,那些职业的网络评论员已经接到通知要停止仇美宣传,就是说它不得不转这个弯,那中美协议就要按照双赢来定调。其实这个协议我们刚才也分析了,它的确是对中国人民和美国来说真的是双赢,只是中共这么颠来倒去的,来回变换说法,不知道这个民众怎么看。

您看伊朗因为这次误击了民航的飞机,从死不认帐到被迫认错,现在就是彻底丧失了民众的信任,都快变天了,变天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横河:其实中共如果在2001年加入世贸以后就能够按照这个承诺去做的话,也许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和科技发展速度没有那么快,但是要稳健和健康的多,这个后来导致走入死胡同的所谓「中国模式」也不会出现,也不至于到了最近这些年问题矛盾总爆发,也不至于遭致美国的贸易反击。但是因为中共的权贵集团和它70年不变的以美国为敌的政策,中共不会那样做,就是说它不会去兑现当时的承诺,现在是被逼了。

至于说中共的宣传颠三倒四,那倒是一贯如此,没有人会奇怪的。倒是每一次它这么翻一下,能够有机会使一部分人认清中共的本质,从而抛弃中共。文革是这样,六四是这样,镇压法轮功也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就是说它自己把自己的真面目给暴露出来了。当然有人会装睡,那是没有办法的。

妳刚才讲到伊朗的事情,中共刚刚和俄国、伊朗进行了联合军演,有人甚至说他们要结成中俄伊朝新轴心国,但没想到民众起来了,就是说中共那些算盘打得再好,最后可能都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中共还有一个没想到的,就是在美中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前夕,美国、欧盟和日本在华盛顿举行了一个三边会谈,发表了一个联合声明,同意在世贸组织的框架下,强化有关工业补贴领域的国际规则。

法新社就说,虽然没有点名中国,但是显然是针对中国的,就是要促使中国移除贸易障碍。也就是说美国不仅仅是在双边贸易协定方面,而且由于共同的利益,就是说在市场准入、工业补贴等等领域,欧盟和日本都是中共这种政策的受害者。所以说还会有其它各个方面的领域的,不仅双边,就是多边的,对中共会施加更大的压力,来迫使中共兑现它自己以前做的承诺,来遵守国际规则。

主持人:那么如果有这样的一个联合声明,或者说这个局势慢慢这样往这边发展的话,您前面讲的第二阶段,恐怕到时候中共也还是不得不签的。好,那这次节目时间已经到了,我们感谢您的收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