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谢田访谈】第一阶段美中贸易协议签署会引起中共内部巨大反弹? (音频/视频)

xietian169n
谢田访谈 - 4 / 136

【谢田访谈】第一阶段美中贸易协议签署会引起中共内部巨大反弹?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7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谢田)听众朋友,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谢田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15号正式签署后立刻引起了全球聚焦。之前因为北京政府的反复和反悔,协议均未能正式签署。那么,这次是什么原因让北京能签署这个协议?签署的协议对谁有利?对北京政府会有什么影响?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记者:谢田博士,您好。我看有报道说,经过了十多轮的美中贸易谈判最终终于签署了第一阶段的协议。您怎么看这个协议?

谢田:内容很广泛,因为文本也比较厚,现在我们只有看到英文的版本。基本上说中国未来两年要购买2200百亿美国的产品,包括500亿的农产品,500亿的能源产品,还有大概是400、500亿服务性金融产品,还有700制造业产品,一共2200亿左右。其它还有一些技术转让的问题,智识产权,科技转让,不能够强制转让,并且美国总统川普说有非常明确全面完整的一个执行机制。具体怎么样执行,是不是像前一段我们听到的可能互相设立监督办公室,这都是可能的,是有这么个机制在里面。并且参加签署协议仪式有好几百人,非常庞大的一个阵容,包括一些国会议员,还有包括很多大公司执行长、总裁,包括像波音等,很多银行金融业,这些公司都在,因为他们可能直接跟这些有相关系的。

记者:那中方这边呢?

谢田:中方没那么多,中方就是刘鹤,央行行长易纲,还有商务部长钟山,加上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这些,中共大概十几个人。主要是美方的那些代表,包括很多国会议员这些人。

当然这里面涉及到评估机制,现在好像用一个词,用一个所谓的争端机制的解决。有点像给中国做一点面子,面子上好看一点。实际上川普在签署以前感谢了很多很多人,也介绍了很多人,对他来说,有人说像一个颁奖仪式一样。你可以看出来整个美方大家都比较高兴,比较欣慰。中方还是比较谨慎,并没有太多的兴高采烈。我觉得多多少少李鸿章也好或刘鸿章也好,这种中共内斗中指控的“丧权辱国”这个气氛看来还是很高的悬在那里。

记者:我看有报道说,北京政府是不太情愿签的。

谢田:我想是被迫的。川普在刚开始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他说我们现在的做法是在把以前做错的事情纠正过来。中共当然认为,川普认为以前美国做错的事情,中共认为是理所应当的。实际上美国现在是在纠正以前那个错误,不让中共占那些便宜,对中共来说,它实际上就是承诺纠正多少错误而已。但是中共本来在执行机制方面,争端机制执行的问题,都很少让步,因为这些让步会涉及到中共的一些整个产业政策问题,比如中国制造2025和其它那些都要受到打击。现在看来,川普指出中国从这么多年来二、三十年来占了五万亿美元的便宜,贸易顺差,而现在是想要把这些给纠正过来,要求比较具体的方桉,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

很有趣的是之前讲话的时候,川普一再说习近平是老朋友,好朋友,但彭斯讲话时候也用了好像之前在哈德逊研究所讲的一句,人算不如天算,我觉得是对中共的一个警告。

中共那方面讲话,刘鹤当然是宣读了习近平的一封信,这封信里面基本上都是讲平等协商啊,关系很重要,要公平对待。要公平对待显然是在求情,希望美国对华为中兴这些公司可能会放一马,还希望中国的公司,学校,科研机构和美国还能希望有继续的交流,不要斩断了中国学习美国先进技术的渠道。还提到一些什么所谓互利共赢。但是我发现中共的外交官中美大使崔天凯讲了一句话,他看来是想担任一个恶人的角色,我觉得他那个发言还是比较恶劣的,他说中国的发展是中国14亿人民的智慧和汗水,换句话说是我们自己的智慧和汗水。汗水我同意,智慧的话,有没有用别人的智慧?是不是?显然是在拒绝或者不承认美方的指控,我没偷你的技术,是我们自己的智慧,要减少误判,减少双方的误判。我想美方可能没什么误判,是中共的误判。

总之我认为中共是做了巨大的让步。但是下一步,最关键是大家都在想着下一步,能不能够执行下去,这个机制能不能真正实施。

记者:我看到网上有很多的质疑。

谢田:是的。按现在的说法,其实中共内部已经很多人说已经是丧权辱国,说刘鹤是卖国贼了,说习近平都是卖国贼。如果现在这个执行机制像我们原来传闻的那样,如果是互相设立监督办公室,我今天在美国之音也在签署仪式上有一个实况转播上提到,真正的互设监督办公室的话,就意味着实际上真正的不平等就看出来了。因为中国在美国设立这个协议的监督办公室,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美国政府第一没有这种政府补贴,第二也没有鼓励美国企业去偷中国的技术。所有的美国贸易政策都是公开的,甚至是被美国人自己批评的,因为两党制衡的关系。但是事实上中国所谓来监督美国,纯粹是为了维护中共的面子,说外交上对等。

但是真正有意义的是美国在中国的监督办公室。就设想情况,你说要想看中共比方说有没有偷窃技术,系统性的偷窃美国技术科技,这个办公室一定要看到中共的科技部、经贸部他们内部的运作,他们那些资料,材料,文件,会议决议这些东西才行。如有非法的补贴或者是违反这些协议,那跟中共的农业部也好,财政部这些内部的运作他都得知道,所以这个监督机构基本上就是,我说就是中共邀请美国政府到中国来“干涉”中国内政。所有这一定会被他们(中共)认为是最大的李鸿章式/刘鸿章式的卖国行为,所以下面将会引起中共内部巨大的冲突和反弹。

记者:那这个监督机制能实施下去吗?

谢田:如果不实施的话,美国还有反弹机制,马上就把全部关税加上,这样等于协议破灭,中共还不能够反击,这个都已经写在里边了。

按川普的说法,这是一种变革性的交易,他说是突破性的一些条款,完全是可以执行的。所有这个我们就可以看一看到底是怎么能够执行?如果中共执行的话,意味着中国制造2025,还有中共其它一些野心勃勃的计划可能全部都要放弃了,中共现行的整个经济体制就会受到变化,做出改变。

记者:之前美中谈判都没有正式签署。您认为是什么原因让中共这次不太情愿的签了这个协议?

谢田:因为它没有办法,中共实际上它依赖于美国的市场,这是第一,每年卖5000亿美元的产品,它依赖于对美国的顺差,每年的3000、4000亿的顺差,它有这些钱才可以支持它国内的运作,支持它的镇压,维护它的统治,甚至搞它的一带一路,孔子学院,大外宣都需要这笔钱,对中共来说这是它的一个生命线。如果现在这条生命线断掉了,中美经济上脱钩了,假设脱钩的话,对它来说没有钱的话,它的统治就维持不下去了。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它已经看到了整个中国经济现在我认为已经进入连续衰退的衰退现象,失业率大增,公司在裁员、在迁出中国这些后果。现在贸易战的后果一年半下来,他们已经看得非常清楚,快两年了,它看得非常清楚。现在经济基本上要因此要崩溃掉。这时候对他们来说,少赚点钱,至少还能赚点钱也比一分钱都赚不到要好。它不得不接受这种所谓“丧权辱国”的协议来继续有钱进来,至少它可以赚点外汇,这样的话,至少它可以用这个钱来维护它的统治。但能支撑多久,还有内部的内斗,它会造成多大的杀伤力,这也是我们下面要看的。

记者:我看有分析说北京既是签了协议,也不一定执行。美国有看到这点吗?

谢田:首先美方不相信中国,相信的话他也不会有很多执行机制。美国之音台采访时我也说过,美国跟加拿大、墨西哥也有贸易协议,他们不需要这种执行机制,他只需要协议,他指望对方会遵守协议,有诚信。

中共是没有诚信,它没有信誉,并且出尔反尔,几次的违约、毁棋,还有欺骗。因为不相信才有这些执行机制,一旦中共不执行的话,我想美国下一步就很严厉。我想川普已经非常明确的向中共表明他跟以前美国总统不一样,他说到做到,这一点我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共当然也知道。

记者:另外,我看媒体还曝出之后可以还会考虑第二阶段协议。

谢田:现在按川普的要求,第二轮马上开始,并且要看第一阶段协议执行的情况。我想第二段协议的话,最关键的问题是政府补贴的问题,还有这些可能互联网的技术,互联网封锁这些可能都会包括在里面。这个是更严峻更加的深入的问题,这个也更难以达成协议,这个我们都要看。我觉得第一阶段协议就够中共应付的,两年内要购买2000千亿的东西,届时会改变很多东西,如果这个监督机制开始实施的话,他就足以造成中国从经济也好,还有社会结构也好,都会造成很大的变化。

听众朋友,今天的【谢田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