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網上流出的一段監控視頻(截圖),記錄了楊文醫生被孫文斌殘忍殺害的情形。
網上流出的一段監控視頻,記錄了楊文醫生被孫文斌殘忍殺害的情形。(視頻截圖)

北京殺醫兇嫌遭火速判死 還有兇手逍遙法外?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6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北京民航總醫院女醫師楊文上月在醫院遭病患家屬刺頸身亡。距離案發僅40天,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於昨天(16日)公開開庭審理,並依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孫文斌死刑。不過,也有評論認爲,楊文案的兇手不只孫文斌

據北京第三中院官方微博發佈,法院審理查明,2019年12月4日,被告孫文斌及親屬將其母孫魏氏送至民航總醫院治療。因孫文斌不滿楊文對其母的治療,懷恨在心、意圖報復。

12月24日早上6時許,孫文斌在急診搶救室內,持事先準備的尖刀反覆切割、扎刺值班醫師楊文頸部,致楊文死亡。孫文斌作案後報警投案,被警方抓獲。

法院認爲,被告孫文斌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其行爲已構成故意殺人罪,罪行極其嚴重,應予處罰。雖有自首情節,但不足以從輕處罰。法院依法當庭作出上述一審判決。

官方通報還稱,被告孫文斌當庭表示認罪。

楊文孫文斌殘忍刺死,是中國近年最受矚目的醫患暴力衝突事件。案發後引起公憤。

監視器畫面顯示,案發時,楊文坐在搶救室值班,站在背後的孫文斌楊文交談時,突然拿出預藏的短刃連續猛刺她的頸部,楊文當場倒地。

有知情醫生回憶當時情況時,仍感到心有餘悸,他指孫一刀已割斷楊女右頸全部肌肉,切斷氣管、食道、頸內靜脈等,“兇手實在是喪心病狂”。

據一名醫師轉述,孫男的家屬跟警察說:“他4、5天前就說要殺了她,刀在3天前就備下了”。

北京殺醫事件引起公憤,不過也有媒體透露的信息顯示,孫文斌殺人背後牽涉更複雜問題。

綜合大陸媒體消息,楊文醫生在急診科首次接診孫魏氏是在12月4日清晨7點左右。孫魏氏是孫文斌的老母,已95歲。當時診斷爲意識欠清、肺部感染、消化性潰瘍以及心功能不全等。患者家屬拒絕了CT檢查、靜脈採血、動脈採血以及生化全項III等項目檢查,只做了心電圖檢測。

媒體報導了家屬起初拒絕檢查的原因:孫魏氏作爲徵地超轉人員,根據北京地方當局規定,在急診檢查治療一年最高報銷額度爲兩萬元(人民幣,下同),但若住院,一年最高可報銷30萬。因此,患者家屬一直要求院方接受孫魏氏住院。

不過,院方在直到24日案發的20天內,一直以“沒有牀位”等理由拒絕接受孫魏氏住院,將其留在急診科。於是在這20天中,患者家屬在不得不留在急診治療後,很少再拒絕院方診療方案,直至孫魏氏轉院到北京朝陽醫院,檢查和用藥費約花費3萬6,000元。這對經濟不寬裕的孫家來說,是一種沉重的負擔。

孫文斌的姐姐在受訪時表示,弟弟曾說過,“醫院就想置咱們於死地,讓咱們把錢都花在這兒,傾家蕩產”。

至於民航總醫院爲何拒絕收治患者住院?這背後有政府失職的因素。

有網友評論指,當局推卸責任,令醫生、醫院自負盈虧,導致醫患關係極其緊張,這是北京殺醫案的重要大背景。

而在殺醫案引發全面關注後,孫魏氏後轉入的北京朝陽醫院於12月31日深夜在官微發文稱,已接納該患者住院治療。

時評人士張傑撰文認爲,北京楊文醫生遭殺害惹衆怒,但兇手並不僅僅是孫文斌楊文事件的背後是道德的淪喪;是人與人之間,人與政府、社會機構之間的互不信任;是部分民衆對生活的絕望和仇恨;是對生命的漠視;是社會醫療保障的缺乏。應該說政府和執政黨同樣也是兇手。

文章表示,楊文事件是不幸的,一個醫生的生命被殘忍地剝奪。但我們僅譴責孫文斌是不夠的,因爲我們的社會有太多孫文斌。我們只有建立自由民主的憲政制度,讓人民領導執政黨,執政黨成爲人民的公僕,才能免於恐懼和災難。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