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购物(图片:pixabay)
父母一定要看!吃了添加色素的食品、饮料,孩子会患过动症吗?(图片:pixabay)

孩子过动 真与吃了添加色素的糖果有关吗?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0日】(编辑:郭强)中国新年将至,正是小孩子们最开心的时节,而家长们对孩子们喜爱的糖果果汁饮料糕点等各式各样的食品中都被广泛使用和添加了色素顾虑重重。因「人造色素」在坊间长期以来都存在着一些疑虑,最让父母担心的莫过于孩子是否可能因为摄取到特定色素,而会让孩子更容易罹患「儿童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DHD)」?

色素能让食物变得更加色彩缤纷,更能挑动孩子们的享用欲望。而现如今中国孩子的学习压力越来越大,家长对自己孩子的期望又都很高,可有的孩子非常顽皮、好动,这就令家长担忧孩子是否患有ADHD,会影响学业而苦恼。

糖果(图片:pixabay)
糖果(图片:pixabay)

「人造色素」中最被广泛讨论的就是台湾合法核准使用的「黄色4号(Tartrazine)」、「黄色5号(Sunset Yellow )」、「红色6号(Ponceau 4R)」与「红色40号(Allura Red )」等人工合成色素。到底这些色素为何会被怀疑跟过动症有关?它们真的会造成儿童过动吗?

最常被引用证实色素与过动症关连性的研究,早在2008年就被推翻!

冰淇淋(图片:pixabay)
吃冰淇淋(图片:pixabay)

食力报道:英国南安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2007年针对儿童摄取食品添加剂如色素、防腐剂后的表现做研究与观察,是「色素导致过动」最广为人知且被引用的文献。不过,这项研究早在2008年就已经被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推翻。

被推翻的原因如下:

1、该研究找来153名3岁和144名8岁儿童进行研究,在为期6周的实验期间,供应这些孩童3种不同类型的饮料,其中2种添加了不同组合形式的「黄色4号」、「黄色5号」、「红色6号」与「红色40号」色素,以及防腐剂苯甲酸钠;第3种饮料则完全没有任何添加。之后再交由老师和家长评估这些孩童的行为变化。但是,EFSA认为此作法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例如这两个年龄组以及研究中使用的两种饮料,观察到的效果均不一致,行为改变也缺乏临床意义。

糕点(图片:pixabay)
糕点(图片:pixabay)

2、这项研究只测试了包括防腐剂、多种色素在内的「混合物」,而非单独的添加物,因此无法确定究竟是哪种添加物造成过动现象,也无法直接认定就是色素造成的问题。

3、其中有一些实验对象饮用这些饮料后产生的过动状况,可能只是因为对食品添加剂或色素较敏感而已,就好像有人会对特定食物过敏一样,因此无法进一步评估这样的现象在一般人群中是否普及。

在此研究之后,欧盟也没有就此结果进一步禁止这些人工色素的使用,2010年开始采用预防原则规定,所有添加人工色素的食品都需要标示「可能对儿童的活动与注意力造成不良影响」,为保守的预防措施,并不是认定一定会有不良影响。

酸奶(图片:pixabay)
糖果、酸奶(图片:pixabay)

美国FDA也有进行调查,但无法找到铁铮铮的证据!

对于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研究,中兴大学食品暨应用生物科技系教授周志辉提出另一种看法,认为由于该实验负责进行观察的是家长或父母,而非研究人员,可能让观察出现偏差。

「1994年,『异常儿童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Abnormal Child Psychology)』有一篇很有趣的研究,它让两组妈妈带孩子去玩,有一组妈妈被告诉说『你小孩吃了很多糖』、另一组则没有。但实际上这两组小孩都没有吃糖,但是被告知的那群妈妈却觉得自己的小孩比平常更会跳。」他认为,同样的「期望效应」也可能发生在该英国研究。

不只是欧洲,「美国官方也有针对(英国研究中的)这些色素重新做评估,结果发现根本没这回事。」台湾大学食品科技研究所兼任教授许庭祯说到。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FDA)在2011年召开食品咨询委员会(FAC),以探讨人工色素与「注意力不足过动症」之间的关联,最终得到的结论是两者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周志辉也补充到,世界各地相关研究很多,但是结果不一,有些说有、有些说没有,至今尚未有结论性的证据。

饮料(图片:pixabay)
饮料(图片:pixabay)

「注意力不足过动症」本身就有其复杂性!单一研究无法成确切证据

其实,要探讨色素究竟是否会造成儿童过动前,还是要了解究竟是什么造成了「注意力不足过动症」。林口长庚纪念医院儿童心智科主治医师张学岺表示,「目前其实不清楚是什么造成过动症,不过多数会认为是先天因素如基因的变化等等,后天则可能包括脑部受伤、病变等。」以医学的角度来看,张学岺也不认为色素会造成过动,除了证据不确凿外,也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无法一概而论。

张学岺分享到,过动症在判别上就已经有其复杂性,不可能靠单一测试结果就能判定,因为测试过程中孩子也可能因为紧张,就影响实际行为表现,因此在判断时就需要多方面的观察。

「ADHD常被叫成是过动症,但它全名是『注意力不足过动症』,很多人忽略了,爱发呆也是症状之一,不是只有很会动而已。」周志辉也补充,造成过动症的潜在因素很多,可能与先天、环境、小孩个人的心智发展等有关,无法将原因归咎在单一因素上。

他国禁用人工色素?「禁用」不代表不安全,可能只是没人去申请!

此外,许多单位、媒体引报导「色素导致过动」时,会指出欧盟有许多国家禁用的说法。许庭祯提出另一种看法:「有一点必须得先说明,很多色素有些国家不用可能不是被禁用,是根本就没有人去申请!」他指出,以美国禁用「红色6号」此说法来说,实际上是真的禁用、还是没人去申请,已经完全不可考,但仍不能排除没人申请的可能性。

以台湾来说,目前官方核准使用的着色剂共35种,其中以煤焦油制成的「人工合成色素」有8种,分别是红色6号、红色7号、红色40号、黄色4号、黄色5号、绿色3号、蓝色1号、蓝色2号。2018年,知名法国品牌「Jean-Paul Hévin」的黑醋栗杏仁马卡龙在台销售时,因为被验出其中含有台湾尚未合法核准的色素「红色3号(Azorubine)」而下架。当时,食药署的回应为「台湾未有厂商有需求,因此目前法规并无增列其使用的合法性」,相同情形可能也存在于其他国家。

喝水(图片:pixabay)
喝水(图片:pixabay)

关心孩子是否真的过动,除了饮食控制更应该协助适应

其实,比起担心摄取「含色素的糖」会对孩童造成不良影响,更应该要先面对的是「糖」本身,毕竟摄取过多糖会引发肥胖等健康问题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许庭祯也认为,以剂量、浓度来看,糖对孩童会造成的影响说不定会比色素来得更大。

「家长不应该把焦点放在色素是否会引发过动上,而是要出于健康因素,去要求法规将儿童食品中的天然成分比例增加,这样的方向可能是更正确的。」张学岺也建议,如果觉得自己的孩子吃了什么会有情绪的改变,就在接下来的两周内不要提供给他同种食物,并且密切观察症状是否有改善,以此观察彼此之间是否有相关性。

「有一点我们担心的是,家长会认为过动症是什么引起的,并用阻止的方式来解决,例如觉得色素解决了就没事了。」张学岺强调,儿童仍处于身心发展阶段,如果他在某个阶段过动、不专心,不是用「帮他解决」的方式去保护,而应是去「协助他适应状况」,才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唐洁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