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部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恶行及其2019年近况(网络照片/SOH合成)
部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恶行及其2019年近况(网络照片/SOH合成)

害人害己 部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恶行及2019年近况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6日】(本台记者李静兰综合报导)2019年明慧网曝光出众多参与迫害法轮功恶人恶行,这些人积极执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不听法轮功学员一再良言相劝,更不相信什么“善恶有报”、“害人害己”的古训,下面是部分案例。

一、公安系统

例1. 福建宁德蕉城公安局副局长杨春

福建宁德蕉城公安局副局长杨春
福建宁德蕉城公安局副局长杨春(网络图片)

杨春,在公安系统工作了二十八年,在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年里,杨春全程参与了迫害法轮功,背负着迫害法轮功的“政绩”,从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蹿升至公安分局副局长。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消息;据福建省宁德市公安局微博消息,二十三日凌晨,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杨春在单位值班时突发心梗死亡,终年49岁。

例2. 湖北省应城市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的九年多时间里,聂么山一直任湖北省应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前称政保科)队长,一直在一线亲自指挥、操纵迫害法轮功,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执行迫害政策,操控各派出所、企事业单位、社区等参与迫害法轮功

聂么山对应城市法轮功学员大肆绑架、抄家、拘留、劳教、判刑、酷刑、致死、致残、洗脑、骚扰、勒索、开除公职、克扣工资或退休金等,在迫害法轮功上可谓穷凶极恶、不择手段、罪恶累累。聂么山任职国保大队队长的九年多时间,应城市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聂么山患喉癌死亡,时年六十岁。

例3. 四川巴中市公安局江北经济开发区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江平

四川巴中市公安局江北经济开发区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江平,卖力执行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政策,心甘情愿充当打手,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数百次。

江平对劝告他不要作恶的法轮功学员说:“说老实话,你们法轮功的人痴迷神佛,一天活得心惊胆颤的,何必啊!我亲手抓了你们那么多人,我还是比你们活得自在。什么善恶有报,你们报给我看看。”

二零一九年过年前夕,江平在与人闲谈时突然倒地暴毙。

例4. 湖南岳阳市君山区国保大队长姜仁武

湖南岳阳市君山区国保大队长姜仁武,当君山区钱粮湖镇派出所所长时,就一直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000年10月,姜仁武亲自参与绑架事件,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酷刑毒打等迫害,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

姜仁武很快就爬到了君山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队长的职位。2006年5月12日,姜仁武带着一帮特警,私自打开法轮功学员彭晓辉、冷雪飞等租住的房间,强行把几位法轮功学员拖下楼,绑架到君山公安局分局刑讯逼供,同时抢走他们的个人财产现金及电脑、打印机等设备。彭晓辉被遭酷刑毒打,不久被非法判刑7年, 冷雪飞被非法判刑4年。

姜仁武多次跟法轮功学员叫嚣:“你们都说会遭报应,我怎么没遭报应?我才不会倒阴沟。”他根本就不相信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与劝善是为了他好。

二零一九年十月,姜仁武得癌症死亡。

二、政法委人员、“610”系统

例1. 陕西省政法委原副书记吴新成

陕西省政法委原副书记吴新成
陕西省政法委原副书记吴新成(网络图片)

在陕西官场浸淫多年的吴新成,积极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迫害陕西省法轮功学员,数百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大陆消息,陕西省政法委原副书记、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吴新成,犯受贿罪(受贿近六千万元人民币)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例2. 河南省襄城县“610”头目谢友仓

谢友仓,男,四十多岁,他多年来在襄城县“610”这个岗位上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仇视法轮功,操控当地公检法卖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几日的半夜,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610”头目谢友仓在睡梦中惊醒,慌忙对妻子说:他的脖子象是被人卡住一样。他妻子是医生,急忙对他实施抢救,但是没用,一会儿功夫,谢友仓就死亡了。

例3. 黑龙江省汤原县“610”主任祡臣

黑龙江省汤原县“610”主任祡臣,六十一岁(大约在二零一七年担任“610”主任),他在职期间,有十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最高刑期十年,还有八年、七年半不等。法轮功学员们几次找到他给他讲真相,可他不听,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祡臣现在得脑出血,瘫痪在床,不能自理。

三、检察院、法院、司法系统

例1. 广州监狱副监狱长叶运洪

广州监狱副监狱长叶运洪
广州监狱副监狱长叶运洪(网络图片)

叶运洪在各监狱任职期间追随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为了所谓的政绩不惜出卖良知、残害善良。尤其在任职四会监狱期间,叶运洪授意指使刑事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设严管队、狱中狱,将学员隔离关押,授意犯人肆意打骂,赤裸裸地实施暴力“转化”。

叶运洪任职四会监狱副监狱长期间,推出“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就可以得到几万元的奖金的邪恶政策,对未转化的学员加剧迫害,单独关押学员实施严酷迫害。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广东省广州监狱副监狱长叶运洪在清远出差期间,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死亡,终年五十一岁。据中共邪党媒报道,叶运洪上任广州监狱副监狱长仅仅三个月。

例2. 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郑冰

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郑冰
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郑冰(网络图片)

郑冰是江苏省检察院系统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他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善意劝告,一意孤行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以来,淮安市淮阴区检察院与政法委、“610”办公室、公安、司法、法院同流合污,助纣为虐,共同制造冤假错案,非法批捕、起诉法轮功学员,把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送入监狱,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造成了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

郑冰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突发脑出血晕厥倒下,二月十五日经抢救无效死亡,终年49岁。死前10天,他还在《江苏法制报》发表文章。

四、洗脑班

例1.河北深州市洗脑班头子康丙超

康丙超在洗脑班行恶长达二十年之久,积极执行邪党及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指令,谩骂、殴打折磨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康丙超,男,五十五岁,生前系河北省深州市洗脑班(谎称“法制教育中心”)校长,在遭受近一年的病痛折磨后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丧命。

五、中共邪党书记

例1. 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

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
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网络图片)

任学锋曾任天津市副市长,在任职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执行迫害政策,协助时任市委书记的张高丽、孙春兰、市长黄兴国,对天津法轮功学员大开杀戒,操控政法系统绑架、诬判法轮功学员,为积累政绩、效忠中共,不惜泯灭良知,踏着法轮功的鲜血一路蹿升至副部级要位。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官方称,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因病医治无效”死亡,年五十四岁。又有重庆消息称,任学锋曾经堕楼,送医院抢救,也有传言任学锋“自杀身亡”。

六、宣传教育系统

例1. 合肥晚报总编辑杨杰

合肥晚报总编辑杨杰
合肥晚报总编辑杨杰(网络图片)

这些年《江淮晨报》、《合肥晚报》发表了大量的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图片。《合肥晚报》巢湖晨刊就定期刊载有关污蔑法轮功的宣传内容,煽动仇恨。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合肥晚报》第14版刊文诬蔑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合肥晚报》要闻三版右上角有篇很短的所谓“新闻”(实际上是宣传),题目是“我家拒绝×教”,说的是合肥市政法委“防范和处理×教办公室”(即610办公室)发起的洗脑活动。

杨杰作为报社主要负责人,对这些颠倒黑白、煽动仇恨的报道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合肥报业传媒集团《合肥晚报》总编辑杨杰在合肥病死,终年四十一岁。

视频:回顾习近平2014年讲话: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广播  事实评论:中共恶徒持续遭报见证了什么?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