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走出絕境的白血病姑娘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5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她是生活在中國大陸石家莊市的一名年輕女性,熱愛生活,聰明好學,有遠大抱負,二十六歲就辦理了自費赴美留學手續,美好的未來在向她招手,她也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信心。然而命運卻向她開了一個巨大玩笑,就在臨行前她犯病了,住進了石家莊市鐵路中心醫院。

住院後,父母怕她接受不了殘酷的現實,把病牀上的病歷卡撕掉了,跟她說醫生診斷是嚴重貧血癥,治療一段時間就會好。全家人都在她面前強裝笑臉,極力掩飾着內心的痛苦。

有一天晚上她到護士站接電話,無意間發現在牀位信息的登記欄上,她的名字下面寫着“白血病”三個字。她當時就愣住了,腦子裏一片空白,呆傻地在那裏站了很長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茫然的回到自己的病牀上。

這個信息猶如晴天霹靂,給了她沉重一擊,以往的所有美好憧憬頃刻間化爲烏有。對於一個年輕姑娘來說,這無疑是致命打擊。

接下來的治療過程更是讓她痛不欲生。每個月要進行七天放、化療,導致她的抵抗力明顯下降,稍不注意就感冒,一感冒就發高燒,而她又對抗菌素過敏,使用抗菌素後全身起皮疹,像穿了紅色緊身衣,奇癢難忍。實在忍不住抓撓,又弄得滿身流血。

由於長時間輸液,手背上滿是針眼,而且皮膚逐漸變硬,每次輸液時護士都發愁。後來一看到吊瓶中的紅色化療液,她都會產生條件反射,噁心、嘔吐。一頭秀髮因大劑量放、化療掉光了,只有短短几天時間體重就減了二十六斤。

更加糟糕的是,同病房中的病友一個個相繼去世,使她萬念俱灰。在死亡陰影的籠罩下,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而她還那麼年輕,人生纔剛剛開始就要結束了,她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爲什麼生命是如此脆弱?

她說:“在病痛的折磨下,我對人生也有了不一樣的理解。在病魔面前,人竟然顯得如此渺小與無助,那麼人生奮斗的意義何在?縱然是拼得頭破血流、爭得了萬貫家財、達到了權力的頂峯,又有何用?我不停的在心中吶喊:爲什麼我要在如此年輕的生命中承受這般痛苦?是誰在主宰我的命運,讓我承受着這一切?”

一年後,家人帶她去北京的大醫院做了骨髓移植手術,哥哥爲她捐獻了骨髓,整個手術費用花了十幾萬元,全家爲了挽救她幾乎付出了所有。

然而手術後出現了一系列後遺症,讓她更加痛苦。她出現了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以及心臟間歇停跳等症狀,由於輸血出了問題又使她患上了丙型肝炎,這些病症中的任何一種都能很輕易地要了她的命。治療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症,只能靠每天口服五毫克激素維持生命;丙型肝炎只能任其惡化,輾轉幾家中、西醫院治療都沒有效果,最後醫院還是下了病危通知書。

爲了給她治病,父母都快急瘋了,而父親有心臟病和高血壓,母親有糖尿病和哮喘病。母親整天像影子一樣陪着她,生怕她一時想不開尋短見,可母親還不敢把自己的悲痛表露出來……

當時她的身體又黑又瘦,已經不成人樣。看到父母、親友爲了給她治病做出了那麼巨大的付出,她又不忍心輕生離去。她說:“看着父母日漸憔悴的面容和絕望的眼神,我就感到揪心和慚愧,我只能在心裏說:女兒對不起您們二十多年的養育之恩,在你們應該安享晚年時還要拖累您們。可是我又該怎麼辦?我還能拿什麼報答您們?我真希望能夠活下去啊……”

然而人的命運有時又是那麼奇妙,就在死神的腳步漸漸臨近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爲她的生命帶來了希望。一位煉法輪功的親友對她說:煉法輪功吧,只有法輪功能救你!雖然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讓她在絕望中看到了一線曙光。

開始學煉功法時,儘管法輪功的五套功法簡單易學,但她還是堅持不下來。由於身體極度虛弱,她需要母親扶着才能站穩,才能勉強走幾步。不過在求生慾望的驅使下,她咬牙堅持着。然而就在堅持中,奇蹟就出現了,她感覺越來越輕鬆,一個月過後,她就能將一個小時的動功堅持煉下來。在不知不覺中,她不需要母親扶着了,自己能走了。以後越來越有精神,生活很快就能自理了。

在這一個月中,母親觀察到,她的表情也在不斷變化,由開始的悲痛和愁容滿面,變得有了笑容;一張黑瘦的臉逐漸泛起了紅暈。原來生活不能自理,全由父母照顧,煉功後她能主動承擔一些家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她說:“那段時間變化得如此之快,我連做夢都能笑出聲來。”大病三年之後,她竟然還能品嚐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兒,她回憶說:“真是太神奇了!每天都像做夢一樣。家裏花了十幾萬元都沒治好的病,煉法輪功後一分錢沒花全好了,這能用現代科學解釋嗎?不正說明法輪佛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嗎!”

如此嚴重的絕症,修煉僅僅兩個月之後,她就重返工作單位上班了。

在以後的工作中,她嚴格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以權謀私,不收取貨主的任何財、物,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矛盾先檢查自己,不爭名利,髒活累活搶着幹,評先進時主動退讓,努力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所有這一切表現讓單位領導與同事由衷的發出了讚歎。

因爲親眼目睹了她的變化,她母親也走入了大法修煉的行列,不久之後,哮喘病和糖尿病都不治自愈了,脾氣也好了。以前做事斤斤計較,經常和家人發生矛盾,修煉後待人和善,整天樂呵呵的,家庭氣氛從此變得和睦。

因爲從法輪功修煉中獲得了生命重生,在面對中共的殘酷鎮壓時,她想到了用自己的親身體驗向政府講真相,希望領導人能瞭解真相。她頂着巨大壓力,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險,到北京的有關部門向領導們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然而得到的結果卻是非法拘留、單位記過處分以及公安局的抓捕。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她只能離家出走,過着流浪生活。

最後她說:“是法輪功師父把我從絕望中、從地獄中解救出來,我不僅獲得了健康,還懂得了怎樣做人,使我能夠分清正邪、善惡、好壞,不再受邪惡謊言矇蔽。我知道了人生的意義不是爲了自己生活得如何自在,世上還有更珍貴更美好的東西!”

“我要用我的生命證實大法,喚醒人的良知,無論吃多大苦、付出多大都是應該的。我知道我現在得到的一切無比珍貴,我也理解了師父的良苦用心,就是要讓更多的有緣人在大法中受益。我要用我的真誠告訴世上的所有人:法輪大法是正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

責任編輯: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