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走出绝境的白血病姑娘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5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她是生活在中国大陆石家庄市的一名年轻女性,热爱生活,聪明好学,有远大抱负,二十六岁就办理了自费赴美留学手续,美好的未来在向她招手,她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然而命运却向她开了一个巨大玩笑,就在临行前她犯病了,住进了石家庄市铁路中心医院。

住院后,父母怕她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把病床上的病历卡撕掉了,跟她说医生诊断是严重贫血症,治疗一段时间就会好。全家人都在她面前强装笑脸,极力掩饰着内心的痛苦。

有一天晚上她到护士站接电话,无意间发现在床位信息的登记栏上,她的名字下面写着“白血病”三个字。她当时就愣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呆傻地在那里站了很长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茫然的回到自己的病床上。

这个信息犹如晴天霹雳,给了她沉重一击,以往的所有美好憧憬顷刻间化为乌有。对于一个年轻姑娘来说,这无疑是致命打击。

接下来的治疗过程更是让她痛不欲生。每个月要进行七天放、化疗,导致她的抵抗力明显下降,稍不注意就感冒,一感冒就发高烧,而她又对抗菌素过敏,使用抗菌素后全身起皮疹,像穿了红色紧身衣,奇痒难忍。实在忍不住抓挠,又弄得满身流血。

由于长时间输液,手背上满是针眼,而且皮肤逐渐变硬,每次输液时护士都发愁。后来一看到吊瓶中的红色化疗液,她都会产生条件反射,恶心、呕吐。一头秀发因大剂量放、化疗掉光了,只有短短几天时间体重就减了二十六斤。

更加糟糕的是,同病房中的病友一个个相继去世,使她万念俱灰。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下,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而她还那么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生命是如此脆弱?

她说:“在病痛的折磨下,我对人生也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在病魔面前,人竟然显得如此渺小与无助,那么人生奋斗的意义何在?纵然是拼得头破血流、争得了万贯家财、达到了权力的顶峰,又有何用?我不停的在心中呐喊:为什么我要在如此年轻的生命中承受这般痛苦?是谁在主宰我的命运,让我承受着这一切?”

一年后,家人带她去北京的大医院做了骨髓移植手术,哥哥为她捐献了骨髓,整个手术费用花了十几万元,全家为了挽救她几乎付出了所有。

然而手术后出现了一系列后遗症,让她更加痛苦。她出现了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以及心脏间歇停跳等症状,由于输血出了问题又使她患上了丙型肝炎,这些病症中的任何一种都能很轻易地要了她的命。治疗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只能靠每天口服五毫克激素维持生命;丙型肝炎只能任其恶化,辗转几家中、西医院治疗都没有效果,最后医院还是下了病危通知书。

为了给她治病,父母都快急疯了,而父亲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母亲有糖尿病和哮喘病。母亲整天像影子一样陪着她,生怕她一时想不开寻短见,可母亲还不敢把自己的悲痛表露出来……

当时她的身体又黑又瘦,已经不成人样。看到父母、亲友为了给她治病做出了那么巨大的付出,她又不忍心轻生离去。她说:“看着父母日渐憔悴的面容和绝望的眼神,我就感到揪心和惭愧,我只能在心里说:女儿对不起您们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在你们应该安享晚年时还要拖累您们。可是我又该怎么办?我还能拿什么报答您们?我真希望能够活下去啊……”

然而人的命运有时又是那么奇妙,就在死神的脚步渐渐临近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为她的生命带来了希望。一位炼法轮功的亲友对她说:炼法轮功吧,只有法轮功能救你!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她在绝望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开始学炼功法时,尽管法轮功的五套功法简单易学,但她还是坚持不下来。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她需要母亲扶着才能站稳,才能勉强走几步。不过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她咬牙坚持着。然而就在坚持中,奇迹就出现了,她感觉越来越轻松,一个月过后,她就能将一个小时的动功坚持炼下来。在不知不觉中,她不需要母亲扶着了,自己能走了。以后越来越有精神,生活很快就能自理了。

在这一个月中,母亲观察到,她的表情也在不断变化,由开始的悲痛和愁容满面,变得有了笑容;一张黑瘦的脸逐渐泛起了红晕。原来生活不能自理,全由父母照顾,炼功后她能主动承担一些家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她说:“那段时间变化得如此之快,我连做梦都能笑出声来。”大病三年之后,她竟然还能品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儿,她回忆说:“真是太神奇了!每天都像做梦一样。家里花了十几万元都没治好的病,炼法轮功后一分钱没花全好了,这能用现代科学解释吗?不正说明法轮佛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吗!”

如此严重的绝症,修炼仅仅两个月之后,她就重返工作单位上班了。

在以后的工作中,她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以权谋私,不收取货主的任何财、物,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先检查自己,不争名利,脏活累活抢着干,评先进时主动退让,努力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所有这一切表现让单位领导与同事由衷的发出了赞叹。

因为亲眼目睹了她的变化,她母亲也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不久之后,哮喘病和糖尿病都不治自愈了,脾气也好了。以前做事斤斤计较,经常和家人发生矛盾,修炼后待人和善,整天乐呵呵的,家庭气氛从此变得和睦。

因为从法轮功修炼中获得了生命重生,在面对中共的残酷镇压时,她想到了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向政府讲真相,希望领导人能了解真相。她顶着巨大压力,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到北京的有关部门向领导们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是非法拘留、单位记过处分以及公安局的抓捕。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她只能离家出走,过着流浪生活。

最后她说:“是法轮功师父把我从绝望中、从地狱中解救出来,我不仅获得了健康,还懂得了怎样做人,使我能够分清正邪、善恶、好坏,不再受邪恶谎言蒙蔽。我知道了人生的意义不是为了自己生活得如何自在,世上还有更珍贵更美好的东西!”

“我要用我的生命证实大法,唤醒人的良知,无论吃多大苦、付出多大都是应该的。我知道我现在得到的一切无比珍贵,我也理解了师父的良苦用心,就是要让更多的有缘人在大法中受益。我要用我的真诚告诉世上的所有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责任编辑: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