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聲樂才女的無悔選擇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3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她是中國大陸知名音樂學院聲樂系畢業的高才生,是一位具有音樂天賦的才女。四歲時媽媽就發現了她在音樂方面的特長,因爲有一次幼兒園組織聯歡會,演其它節目時會場怎麼都靜不下來,可是當她上去唱歌時,全場馬上就鴉雀無聲了。後來她又參加一次晚會,在上千人的禮堂唱歌,她一點兒也不害怕,音準很好,幼兒園的老師都說她有唱歌的天分。

因爲有這個特長,上小學時她自然就成了班裏的文藝委員,並且一直到高中都是。家裏有這樣一位才女,而且是獨生子女,那真是受到全家的呵護備至,要什麼給什麼,什麼要求都會滿足她,甚至要上天摘星星都不會受到責備。

可是命運就是那麼奇怪,她從小體質很不好,在幼兒園時感冒發燒是常事兒,隔幾天就要上醫院看病、打針,認識的叔叔、阿姨見面不叫她的名字,而是直呼她“小病號”。帶她看病成了爸爸、媽媽的負擔,經常被她的病搞得焦頭爛額。

家長本以爲上了小學就會好,沒想到上小學一年級時,第一學期她就被學習累倒了,不得不休學半個月。這樣的事在國外生長的孩子可能不會理解:小學生怎麼可能有那麼繁重的學業呢?其實在中國大陸的教育體制下,從上小學就進入競爭狀態,作業和課外輔助課導致學生非常繁忙。

有一次病得很重,媽媽平常是不掉眼淚的,可那一次媽媽哭了,大家都以爲她沒救了。因爲長期輸液,主要的血管被打癟了,護士只好挑小血管打。有次護士紮了好多次都沒扎進去,一旁的同學都嚇得不敢看了,護士也冒汗了。後來總算熬過來了,回到學校後還是習慣性的半個月左右病一回,尤其是經常趕在期中或期末考試期間,所以她的學習成績總也上不去,一直在中等徘徊。

因爲總感冒發燒,一發燒扁桃體就腫大,別說唱歌連說話都聽不清,最後醫生建議她把扁桃體切除掉,而媽媽怕影響她唱歌就始終沒同意。就這樣,雖然小小年紀,但病魔卻始終困擾着她。那時她常想:人要是沒有病該多好啊!

有一天,媽媽在同事的影響下走入法輪功修煉,不僅身體健康了,而且整個人都發生了很大變化,不像以前總是心事重重、壓力很大的樣子了,而是變得輕鬆、開朗了。媽媽感覺好了就教她一起煉功,非常奇怪的是,就在她剛學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時,未及學完就感到身體非常不舒服,一量體溫,又發燒了,而且是高燒,眼睛都燒紅了,還從身上往外散發着濃濃的藥味。媽媽說這是師父在給她淨化身體,鼓勵她硬是挺了過來。

此後媽媽一直帶着她煉功,最後她終於擺脫了病魔的控制,再也不用上醫院看病了。她說:“從那以後我沒有吃過一粒藥,身體卻越來越好,真正體會到了沒有病的滋味,再也不用擔心扁桃體肥大不能唱歌了。老師、同學和鄰居都驚訝於我的身體變化,總問我是怎麼回事兒,我就如實說是因爲我煉了法輪功,大家都在心裏暗暗稱奇。”

因爲親身體驗到了修煉大法的好處,她也開始重視學法,每天都在放學的路上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她從高一就開始學習聲樂,因爲報考音樂類院校需加試專業課,所以學校批准她晚自習可以不去上,而是去上專業課。她就用這段時間回家學法煉功,她把法輪功師父的所有著作都通讀了一遍。她說:“以前雖然跟着媽媽煉功,但其實對大法修煉並沒有真正理解,很多事情都是糊里糊塗的。當我把所有的大法書都通讀一遍之後,心中才漸漸清楚了,對修煉有了更多更深入的理解。”

有一次她又出現了嚴重的病狀,高燒不退,乾咳不止,半夜裏還出現了咳嗽時鼻子往外噴血的現象,把鼻子按住血就從嘴裏流出來,但她知道這是對修煉人的考驗,就堅持學法煉功,第二天症狀就全部消失了。她深有體會的說:“這就是大法修煉的神奇之處,只要你堅定這顆修煉的心,就會有奇蹟出現。”

當時是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最嚴重的時候,爲了揭露中共的迫害,用和平方式向民衆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她跟媽媽一起走上了證實大法的道路。她們掛橫幅、發傳單,到大街小巷、街心公園、大專院校以及居民樓裏,只要能去的地方就去。每一次都是夜深了出去,把幾條主幹道都掛上了,很晚纔回到家。

她還曾跟媽媽一起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在展開橫幅的瞬間,喊出了發自心底的呼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

她們被警察抓走了,儘管遇到了很多不公正的對待,可是她更加堅定了修煉的決心。

回到學校後,馬上就面臨着高中會考,而她沒有任何準備,於是趕緊複習,可只有幾天時間了。到上考場那天,她驚奇的發現,考題居然都是看過的,而且是看什麼考什麼,結果她順利通過會考,其中兩科還達到優秀。

大學期間,她參加了一個在全國範圍內選拔的大型聲樂比賽,從初賽、複賽到決賽,一路過關斬將,最後進入到“十佳選手”爭金獎的最後總決賽。當她與十位選手同臺比賽時,她用純正的心態和純淨的聲音唱出了天籟之聲,當演唱完畢走下舞臺時,同場競技的選手和大賽的工作人員以及組委會成員都向她表示祝賀,說她的歌聲優美動聽,所有評委老師都露出了笑容。

因爲中共的迫害,她曾經被迫流離失所,但是在艱苦的環境下,使她磨練出了堅強的意志。如今她已經大學畢業了,每天學法、煉功,向民衆講真相,什麼都沒有耽誤。最後她說:“我要走好修煉的每一步,做真正的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責任編輯:靳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