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體壇一百個難忘瞬間

體壇一百個歷史難忘瞬間 (二十四):用精神跑完馬拉松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3日】(作者:鮑天雨)時間:1984年8月5日

地點:美國洛杉磯

在奧運的衆多項目中,馬拉松可謂是最具象徵意義的,甚至可以說是該項賽事的起源,因此每屆奧運的馬拉松比賽,都成爲了重中之重,而這項賽事不但對體能,對意志力也是一項艱鉅考驗。

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的馬拉松比賽日,氣溫高達32度,溼度更是高達95%,潮熱的天氣使得比賽更加艱難,而在這一屆也是首次舉辦女子馬拉松,此前女子跑步最長項目是1500米,因此極具象徵意義。

第一個衝線的是美國選手瓊·貝羅蒂,他成爲了該項賽事中的首個奪冠者,然而這並非是這一天唯一被後世銘記的一刻,以39歲高齡參賽的瑞士選手卡布利約拉·安德生·希斯,正在崩潰的邊緣。

在比賽前30公里,卡布利約拉一直表現正常,但卻錯過了30公里處、也是最後一個補給點,這意味着卡布利約拉不得不以缺水得狀態跑完剩餘12公里賽程。

隨着臨近終點,卡布利約拉得速度也越來越慢,當她終於跑進體育場內時,距離貝羅蒂衝線已經過去了20多分鐘。在僅剩一圈即可完成比賽時,她已經難以控制自己的身體,連走動都極爲困難,好似酒醉,無法徑直前進,彎彎曲曲地蹣跚於跑道上。

而看到這一幕地現場觀衆,無不起身鼓掌,他們試圖用這種方式,鼓勵卡布利約拉完成最後的距離。但此刻最擔心地是現場醫生,他們有人試圖去給她進行治療,但被卡布利約拉阻止了,因爲一旦如此她就將喪失比賽資格。

當看到卡布利約拉依然有流汗跡象時,醫生纔有些許放心,這表明她還沒有中暑,但也不敢絲毫大意,一直跟在她身後觀察,以防不測。

就這樣卡布利約拉一步步艱難地走完了最後的路程,這短短地一圈花了將近6分鐘時間,當她過線地那一刻,體力早已不支的卡布利約拉倒在地上,在醫療人員協助下離場。

“在跑進體育場時,我身體已經開始抽筋,”如今已經年過70的卡布利約拉回憶道,“那是我面臨的最大問題,而我的大腦和其他器官都還正常運作。我知道我必須前進。”

“我告訴我自己說,堅持下去,努力下去,但我的肌肉卻沒有迴應,而最後400米更加惡化。那一刻我想,這是在奧運會,我想要完成比賽,因爲這是我唯一的一次機會。如果這是其他的馬拉松賽事,我或許已經停止了。”

“在那種高溫下,我的身體早已瓦解,但我清晰地聽到觀衆席上的歡呼鼓掌聲,那是無與倫比的響亮!這完全出乎我意料,或許也因此支撐着我繼續前進。”

“我當時完全不在乎之後幾個星期裏可能身體會非常不適,我只想一點:我要做到!在最後一圈以及賽後於醫療帳篷內的一個小時,我的身體極度痛苦,但兩個小時之後我就好了。”

卡布利約拉堅持完成比賽的一幕,成了那屆賽事最經典的一刻,但她本人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卻不這樣認爲,而是爲沒能以很好的狀態完成比賽感到羞愧,“如今回首往事,我覺得人們之所以這樣看待我,是因爲他們目睹到:經過拼搏,下定決心後,就能克服重重困難,而做到這一點,必須要經歷痛苦的考驗,不要因此而止步,要勇往直前。”

責任編輯:鮑天雨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