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缔造美国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弹劾是非常优美的一个设计。由众议院提出指控,由参议院裁决弹劾是否成立。(图源:Amazon)

缔造美国的故事(33): 宪法设计的弹劾vs对川普总统的弹劾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1日】(本台制作人方伟、记者子涵采访报道)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美国宪法中对众院的弹劾程序是如何设计的?众院议长南希.佩罗西是老牌民主党人,她为什么愿意推动弹劾川普总统?如果民主党人继续全力推动弹劾,会发生什么?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32): 美国其实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她是一个共和国家

宪法为何设计弹劾程序?是怎样的程序?

斯考森教授说,弹劾是非常非常优美的一个设计。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虽然我们把你选上了联邦政府,权力来自于选民,可是你要是犯罪的话,你要是叛国、要是有重罪,或者有一些很严重的轻罪,是有办法把你给赶下台的。这就是弹劾程序。

宪法关于弹劾的定义就决定了,今天民主党人对川普总统的弹劾是不成立的,因为达不到那个弹劾的标准。但是这个弹劾它所反映的党派因素是难以避免的。

我们先说说什么是弹劾?弹劾,白话就是指控。你可以天天弹劾一个人,你可以天天指控一个人谋杀,但是如果他不被认定是谋杀,他就不是谋杀。所以众议院虽然可以指控,但是它不能够给人定罪,定罪的权力不在众议院。就象当初美国国父本杰明弗兰克林都说过:如果众议院给它审判的权力,给它定罪的权力,那么总统的政治敌人如果在众议院掌握多数的时候,这个总统就会被赶下台,因为他们就是不喜欢他。因此党派因素就会起不好的作用。

所以必须有第二个步骤,就是把审判权移到参议院。因为参议院所选出来的人,应该是更成熟、更睿智、更持重的人,他们就可以在参议院做一个慎重的考虑,而制止那些头脑发热的众议院议员所做的指控。这些参议员他们有更冷静的头脑,有更少的选举的压力,所以他们可以做一个理性的判断,来看一看众议院送上来的指控到底有没有合理性。所以由众议院当起诉人,参议院来做法官,这样来决定一桩弹劾是否成立。

同时国父也决定:一个人在就任政府职位期间所犯下的罪行,因此被弹劾下台之后,就不追究了,他基本上卷铺盖滚出华盛顿就行了,不会再审他一遍,有别的刑事责任。

当初对克林顿总统的弹劾止于参议院

现在人们把这两步合作一个简单的词叫做弹劾,所以说他被弹劾了、他被弹劾了。其实没有。宪法指的意思只是说,他被众议院指控了而已,不代表着他就有罪。如果众议院认为要对谁做出一个指控,那么所有的众议员都会拿到一个指控的内容、条款,最后全数投票,简单多数通过之后才能形成众议院对这个人的弹劾成立。

所以当初克林顿总统是被当时的众议院提出了四项指控,众议院在整个全院投票的时候,就减少了两项,只留了两项指控;这两项指控最后送到参议院去做裁决,参议院决定说,觉得这两项罪行不值得判有罪弹劾成立,把他从总统位置上赶下来,所以克林顿就没有下台,最后被判无罪。但是他确实是被正式指控了。

党派因素在弹劾川普总统过程中凸显负面作用

今天,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想弹劾川普总统,它的想法是想在他的总统记录上留下一个污点:你看他当总统的时候被正式弹劾。是这么一个政治目的。

如果有人在众议院提出对哪个官员的弹劾之后,要由众议院议长决定这个弹劾是不是要去考虑,如果他觉得,你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啊?不考虑。弹劾也就没了。所以这就是多数党在众议院的一个作用:在弹劾过程中,因为众议院的议长是由多数党所选出来的,所以它基本上就是多数党可以决定一个弹劾是不是会被考虑。

现在发生的是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是公布要做一个弹劾调查,她不是一个全员投票,那么也就是众议院的几个小组委员会,要开听证会来做这个弹劾调查。这个弹劾调查简直是太烂了。因为在这六个小组委员会中,共和党人没有和民主党人同样的权力,民主党人才能去招唤证人,共和党议员不行,他没这权力。所以基本上就是一面倒的一个方法,要把这个弹劾做成。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共和党,也就是少数党领袖就写了一封公开信给民主党的议长,说你整个的弹劾调查本身就是不符合公平程序的。

还有就是在这些听证会上,共和党议员不能够问这些证人问题,所以这是一个完全违反公平程序、一面倒的党派的弹劾调查。这些弹劾调查是违反众议院规则,也违反了宪法的,它完全是一个政治上的操作,目的就是要用弹劾来阻挡川普总统能够取得第二任。

这个程序就是小组委员会最后会做一个小组委员会的投票,这个投票就是他们来审查说,到底证据是否构成弹劾。如果通过的话,就会做出一个弹劾书,就是所有的众议院议员都会收到一份,他们就会根据这个来决定是否值得投票通过这个弹劾。这就是弹劾的程序。然后就送到参议院,由参议院来做法官,来裁决这个弹劾最终是否成立。

这次弹劾川普总统有充分理由吗?

没有。川普在这件事情上,他所做的只是作为美国的国家领袖维护美国的对外利益。前副总统拜登和他的儿子在乌克兰做了那么些事情,都是可疑的事情,他是否用生意或者金钱影响了美国的外交,或者影响了乌克兰,或者影响了美国?这是需要调查的。川普总统跟乌克兰总统所说的这些话,要调查拜登,这就是美国总统要做的工作。当然了,也可以由国务院来做,但是川普做的事情是代表美国的利益。这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对川普总统的弹劾,根据这件事情所做的弹劾,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偏见。

不知道民主党他们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们不知道美国人民都不是傻瓜?他们能做出这种白痴性的弹劾程序。

而这个过程中,很可能前副总统拜登会被发现是违法的,因为拜登就干了他们现在指控川普总统干的一模一样的事情,就是因为当时的前乌克兰的总检察长在查他的儿子,拜登就威胁说:你查他的话,我美国就不给你援助了。这样把那个前检察长给干掉了。因此就这样查下来的话,整个对川普总统的弹劾程序,最后会烧回到拜登和民主党身上去。

这一轮弹劾有多少成功的可能?

没什么太大的可能。现在假如弹劾调查能够闯过小组委员会,就会面临整个众议院的一个全员的投票,这是风险非常大的一件事情。佩洛西手里是拿着一个烫手的山芋,因为但凡是弹劾总统的党,常常在下一轮选举就会遭遇大败,因为你这么去硬干的话,美国人民会觉得你这帮人都是恶霸,在下次选举就会惩罚他们。所以佩洛西到了她可以做全员投票的时候,对她来说是非常非常难考虑的一件事情,她要不要干这个事。

如果要问我的估计的话,我认为很有可能在小组委员会、这些弹劾调查会那儿拖啊拖,每天可以写头条啊,可以一直保持着热度啊,但是他们最后不会弄出那么一个弹劾书出来,因为他们不想做出一个弹劾的先例,这个弹劾是对总统的指控,证据是软塌塌的。

所以对民主党来说,是步步维艰,每一步都风险巨大,每一步都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越往上走对自己的伤害越大。所以我认为很多人会觉得到最后它通不过那个弹劾条款,它会犹豫的;它投票通过的话,下次选举它就可能会被选民选掉。就算它最后闯过了众议院的全员投票,弹劾通过,到参议院即刻就死。所以对民主党人造成的后果,就是美国人民会认为:你们就是一个负面的政党,只会说NO,只会报复。所以我认为美国人民会忍受不了它们的,会把它们选下去的。

虽说佩洛西个政坛老手,我认为她是被逼的,她其实一直感觉是不能干这个事的,因为这个负面的反弹太大。但是她后来就不得不屈服于民主党内的激进派,他们会不断指责她不能正面对抗川普啊,软弱啊,这个那个的,最后她就做了这么个决定。我认为,她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到现在她已经不得不往前走了,她已经无路可退了。但是她现在心里一定是后悔坏了。

2020大选前调查拜登是否明智之举?

至于说川普总统现在如何做是个明智的做法,是先别去调查拜登,因为会咬到自己,等到2020大选之后再做,还是调查拜登,我还是觉得,对拜登这个可能的腐败案,立刻查还是对的。因为首先犯罪就是要把它揭露出来,其次万一川普总统拿不到第二任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永远不能见天日了。

如果民主党人一意孤行推动弹劾,结果会怎么样?

我其实有很多民主党人的私人朋友,他们对民主党在华府干的这些事也是摇头叹气,他们做的这些事不足以让这些民主党人、我的朋友去投川普的票,但是会让他们对他们的党非常失望。所以也许下一次选举,南希佩洛西会丢掉议长的职位。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往前推进的话,我真的认为下次选举民主党会丢掉众议院、参议院,更谈不上白宫了,他们会所有权力都丧失。

而且它会创造一个先例,以这种不成立的理由去弹劾总统的先例,那么民主党要背负一个负面的标签,作为负面党,最起码要背10年。

民主党它号称它是个包容政党,它是个多元政党,它们一直说它们是一个好的政党,一个公平的政党,一个成熟的政党,但是在川普这件事情上,这个弹劾的问题上,它们所展现的极端、那种报复、那种挖墙角的行为,会使它们的形象受重创。所以我们希望,美国人民会得到足够多的资讯,会够明白,然后在下次选举做出正确的选择。

一个按照宪法行事的民主党的总统,其实是能成为一个非常好的美国总统的。但是,你去看奥巴马总统做的事情,克林顿做的事情,都有违宪的行为,所以不是民主党不好,是说民主党现在的这些领袖们不好,他们其实把这些很好的美国人所组成的民主党领到了歪路上去。我是希望这些真正关心民主党的民主党人,在下次选举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来拯救我们的国家,或者拯救这个民主党。

人民的道德是最重要的。设计得最好的宪法,也不能把一堆烂东西永远保下去,所以美国人民的道德是美国文化和政治制度的最重要的一个基础,这是我们国家的基础,也是宪法可以长久存在的基础。

(待续,敬请关注)

缔造美国的故事(32): 美国其实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她是一个共和国家

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