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中国最黑暗历史的受害者和制造者是同一个人(希望之声合成)
中国最黑暗历史的受害者和制造者是同一个人(希望之声合成)

中国最黑暗历史的受害者和制造者是同一个人

【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2日】(作者:江峰)1964年3月3日,毛泽东约林彪密谈。根据已解密的林彪日记,当时毛泽东问林彪说:

“中国会不会出赫鲁晓夫搞清算?如果他搞了怎么办?”

毛泽东说他被人架空了。

林彪在回北京西城平安里毛家湾的路上,不停地在琢磨:

“毛泽东说的这个中国的赫鲁晓夫,把他架空了的人,是谁呢?苏联的赫鲁晓夫 是斯大林的接班人,中国呢?那只有 ...”

正想着呢“咔”的一声,车子到家了,车门打开了。一直怕光怕风的林彪吃了一惊,冒了一身冷汗。林彪在日记中明白无误地记录了当时自己的判断,说:

“一场大的政治斗争即将来临。”

林彪和毛泽东(《人民画报》 - 《人民画报》1966年第11-12期)
林彪和毛泽东(《人民画报》 - 《人民画报》1966年第11-12期)

两个月后,刘少奇主持召开了中央工作会议。毛泽东提出来了中央出修正主义的问题,强力推动四清运动。在历史上,中共在进行四清运动之前搞了一个小四清。

四清运动的真实背景是什么呢?

1958年,赫鲁晓夫批评中国的人民公社和大跃进,说:“你们这套在苏联我们都搞腻了,你们是不碰南墙不回头啊。”

赫鲁晓夫(John Fitzgerald Kennedy Library)
赫鲁晓夫(John Fitzgerald Kennedy Library)

苏联对人民公社的批评激怒了毛泽东。毛泽东开始重新强调阶级斗争,他说要花几年功夫对干部进行教育。不然,搞一辈子革命,却搞了资本主义,搞了修正主义。

针对干部来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在农村就是查账、查经济问题,清工分、清账目、清账务、清仓库,这就是早期的小四清。

但这次运动一开始并没有在全国掀起大风大浪来。这就很意外了,以往毛泽东这振臂一呼山河都摇晃的。现在呢?毛泽东外出视查,走遍了全国11个省,但只有湖南省委书记王岩春、河北省委书记刘子厚。就这两书记是见到毛泽东之后,滔滔不绝地汇报说:

“社会主义教育的问题。”毛泽东一手拿着烟,一手掐手指头,“11个省只有2个省听我的,9个省不谈社会主义。这不就说明修正主义的苗头都到了省一级了吗?”

中央就出台了这么一个文件,简称 “前十条”。这四清运动开始火上浇油,当时在中央第一线组织工作的就是刘少奇,当时的周恩来、邓小平,还主管国民经济工作,还放在他的手下。

实际上,刘少奇对毛泽东还是言听计从。从对四清运动也非常重视,还亲自派自己的夫人王光美出马,到河北省抚宁县桃园大队进行四清。

在那里,王光美担任工作组组长;在那里,她发明了农村搞阶级斗争扩大化的 “桃园经验”,鼓动群众,造反夺权,来斗争基层干部,不用自己动手,让群众斗干部用逼供信、体罚、揪斗去达到目的。

什么是逼供信呢?这逼供信其实是两个词,是逼供加上信。

这个逼供什么?就是用酷刑,把嘴巴给撬开获得口供,打出来的口供;信就是采用你把他这个口供打出来,我就采用这种方式不仅用于政治斗争。直到今天,在中国的法律实践当中,基层警察经常使用酷刑拷打获得口供的办法。

农村四清以来,毛泽东多次号召各级领导干部要下去抓四清。可是号召来号召去,开了多少会议,推不动。

刘少奇就有办法,他把组织部长安子文叫来了,对安子文说:

“不下去的不能当中央委员,不能当省委书记或者地委书记。”

这条办法有效了,然后让安子文故意透露这个组织提干的原则,往外吹风,说这次提干,中央定了,那你要不下去的话就甭想往上走。

这一下好,呼呼啦啦,你看中央各级机关纷纷写决心书,要到农村去进行社会主义再教育其实就是怕官升不上去。

那交通好一点的农村,离大城市近一点的农村都成了香饽饽,争着去那里搞四清,那多好啊,白天搞斗争,晚上回省城。

于是,光在京的中央机关和国务院机关司局级以上干部,“蹭”地一下就下去了1000多人。毛泽东心里就不是滋味了,还不等刘少奇少来表功,就冷嘲热讽说了:

“还是少奇挂帅,现在就交班了,你就做主席,你就做秦始皇吧。”

在这个节骨眼上了,苏联又加了一份外力,怎么呢?

1964年苏联十月革命节招待会,这个时候不是已经把赫鲁晓夫给推翻了嘛。苏联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元帅对来访的周恩来、贺龙就说了:

“中国人民要幸福吗,你们要幸福。”喝了点酒“你们就不能要毛泽东。”

周恩来回国后,马上向毛泽东汇报了马利诺夫斯基说的话。其实对于毛泽东来说,只要苏联不插手。中共党内什么样的反对派毛泽东都不怕。苏联这一插手就麻烦了,和中共党内的人有个里应外合就难说了。

毛泽东马上采取行动,一个是在北京北面修建人造土山。为什么呢?我们知道北京北面到外蒙古这全是平原,挡不住苏联坦克,他弄这个人造山来挡坦克来了;另外一方面,开始把刘少奇当做中国的赫鲁晓夫,对号入座,准备收拾这个25年来的最亲密的战友了。

在当年延安整风运动当中,毛泽东为了瓦解听命于斯大林的王明的统治,把原来在中高层领导人排名特别靠后的,当时这个刘少奇还是一个政治局候补委员呢,把他一举提拔为仅次于他的第二号人物。

刘少奇是投桃报李,定稿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这一手打造毛泽东思想。

在文革结束之后,当时邓小平还论述过这个毛泽东思想,他说:

“毛泽东思想是中共第一代领导人的集体智慧和共同创造。”

这种说法到现在还在咱们的这个政治教科书里面,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那是因为邓小平要把自己加塞,加到这个所谓的毛泽东思想集体智慧当中去。

其实当年刘少奇通通使用的是毛泽东同志的思想,目的就是为了强化毛泽东的最高地位和绝对权力。

什么集体智慧?

毛泽东一个人的权力就够了,一个人的智慧就够了。几十后林彪不是题写说:

“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吗?

小学生啦,你做毛主席的好战士这一套,完全就是照本宣科,继承了刘少奇当年在延安时期的那种马屁思想的精髓。刘少奇早年用过了。

1943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讨论,叫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为抗战六周年纪念宣言》,说咱们抗战打了6年了,来了一个宣言。在这个宣言上,刘少奇的讨论是郑重提出来,说最后一段咱们得加上一句,加上什么呢?

“全体共产党员必须巩固的团结在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央周围。”加这么一句。

熟不熟悉这句话,熟悉吧?

从此,中共每次换一个领导,大伙就得换一个核心,换一个为首,直到今天还在高喊。

刘少奇的这些政治遗产至今仍在深刻地影响着我们。毛泽东搞运动,用他特有的方式进行,不是要打倒赫鲁晓夫、打倒刘少奇吗?他首先吹风。

12月26日,毛泽东71岁生日。当天晚上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老北京厅请一些人吃饭,这谁来谁不来,毛泽东亲自拟定的名单。平时不太喝酒的毛泽东,当天晚上喝了一瓶湖南白沙液,然后就放开了说:

“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央书记处都要排斥我姓毛的,可我还是党的主席、军委主席呢!你们这是逼我造反,那我就造个天翻地覆。”

然后把眼睛 “蹭” 地对着林彪一瞪:

“ 军队不会跟着搞修正主义吧 ?"

第二天毛泽东给与会者发电,说:“哎呀,昨天心情舒畅,发了牢骚,发了就发了。当时我喝多了,喝多了说的话不做数。”

真的不做数吗?

一起喝酒的陈伯达已经揣摩到了毛泽东的心思,开始策划一场新的政治运动。

1965年的1月14日,历史上的今天,中央下达命令,进行四清运动,也叫做大四清。

但是毛泽东看出来了,这场运动还是刘少奇在指挥着控制着,根本实现不了自己要拿下刘少奇的这个目标。

不到半年,毛泽东就把这个四清运动喊停了。四清运动成了文化大革命的一场预演。

王光美当年在四清运动中开创的“桃园经验”,那些个对人权的迫害。

四清运动中揪斗人,把人的胳膊从后面这么提搂起来。当时四清运动叫什么?叫 “飞燕” ,飞行的燕子。到了文革叫什么?叫做“坐飞机”。

四清运动中的 “飞燕” 。王光美终于自作自受,成为了文革的首批被害者。(希望之声合成)
四清运动中的 “飞燕” 。王光美终于自作自受,成为了文革的首批被害者。(希望之声合成)

作为中共罪恶历史的制造者王光美,很快就成为了文革的首批被害者,成为了第一批的飞机。

刘少奇面对造反派,想要通过宪法来捍卫自己这个国家主席的时候。他发现,面对他自己亲手树立的这个个人崇拜和中共的造神机制,自己是那么的孱弱。

1967年悬挂“彻底肃清中国赫鲁晓夫罪恶流毒”的工作组(《人民画报》 - 《人民画报》1968年1月)
1967年悬挂“彻底肃清中国赫鲁晓夫罪恶流毒”的工作组(《人民画报》 - 《人民画报》1968年1月)

1969年,刘少奇惨死于河南开封。

而中华民族也陷入了历史上最黑暗的年代当中。

历史上的今天,四清运动

昆虫的宿命,一个是作茧自缚,

一个是飞蛾扑火,

可那忘却了历史,丢失了灵魂的人类呢?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