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资料图片:维权人士黄晓敏被旅游途中。(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资料图片:维权人士黄晓敏被旅游途中。(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维权人士黄晓敏获释受访 披露法轮功学员狱中内情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0日】(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居住在四川成都的新疆籍人权活动人士黄晓敏,被抓捕关押长达2年半之后,于去年11月17日获释,现在成都。因受当局压力,他获释后长达一个多月被迫保持沉默。黄晓敏近日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这次身体受到一点伤害,精神上,自己对社会的认识、思考比过去成熟了。

黄晓敏说虽然自己没被虐待,但监狱环境的确恶劣,他曾和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对他们遭受打压时表现的意志力,以及在个人非常困难、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下,还能够坚守自己的信仰和坚持讲法轮功真相等表示佩服。

以下是本台记者与黄晓敏的通话记录:

黄晓敏:回来快2个月了。

记者:身体怎么样?

黄晓敏:这次身体受到一点伤害,精神上,自己对社会的认识、思考比过去成熟了。

记者:监狱的压力、制裁反而让你更坚定、成熟了。

黄晓敏:对。

记者:监狱有没有酷刑、迫害?

黄晓敏:对我某种程度上还给了很多宽松和优厚。看守所饮食的恶劣,80%的人都吃不饱,象我这样,营养不良,住院都住了几次,环境恶劣导致胃出血住院、腰腿酸痛晕倒。40多平方的房子,常态化都关了40多个人,冬天不避讳、夏天不避暑,环境气候、空气非常恶劣!对我个人来说,还是给了很多宽松、优厚。不值坐、不值班。

记者:出狱后,身体有没有做检查、有没有什么病?

黄晓敏:对,出来会做了一些检查,现在主要是牙疼,牙掉了5、6个,(牙活动),有的必须拔掉,4、5颗有问题。有点脑血栓,轻度的脑萎缩,还有腰脊椎错位压迫神经。

记者:行动有没有影响?

黄晓敏:容易疲劳、容易腰腿痛,迷迷糊糊的样子。

记者:你需要好好休养一段,身体好好恢复、补养一下。

黄晓敏:对,是要调整一下。

记者:象法轮功监狱遭到的待遇,没法承受。

黄晓敏:这次把我和法轮功关在一起。当初的几个月,耳闻目睹、朝夕相伴接触了几个法轮功学员,确实他们的意志力、他们的抗拒、抗打压的行为确实很不一般。

记者:请讲一些具体的情况。

黄晓敏:在里边对抗一些简单粗暴的管理制度、继续传播大法、传播真相,根本不理会管教、什么看守所的一些规矩,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还有一个,他们这个体系,相互之间的救援帮助,我感觉没有根,我好歹在四川包括成都很多朋友不停的关注送东西,感觉他们怎么搞的,律师也没见到,家里的通讯、关心也没得到兑现,或者说那么认真。(编者注:这些应该是警方阻拦、截断造成的。)

记者:就是个人非常困难、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下,他们还能够坚守自己的信仰、理念。

黄晓敏:对、对,确实。看守所我们同时在押人员都对他们的这种固执、执着,这种乐此不疲、不图任何回报,只要有机会就讲大法、传真相。我都对他们的行为不仅感触万千,而且感觉精神、毅力、行动能力确实令人敬佩!比如说,对天安门广场的“鬼火”(所谓自焚),到底是自焚,还是政府弄的一个圈套,(他们)逢人就讲(真相)、怎么样三退(退出共产党、团、队组织)、退了以后你能够得到什么好处,逢人就讲,乐此不疲。

记者:多大岁数的学员?

黄晓敏:快50了。他在成都街头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被抓的。

记者:他自己原来做什么工作?

黄晓敏:原来好像是个技术工人,企业改制后,自己做了一个自由职业。

记者:我觉得你精神状态特别好,不象被关押这么长时间,受到不公的待遇,心理就低沉了,不是这样的。

黄晓敏:经历过这次,确实我对我自己的价值、社会价值,包括我自己对自己的选择,看的更深、更透,也更开阔,把个人的东西、眼前的东西,看的就轻描淡写了。

记者:看淡了,自己的信仰、价值才是重要的。

黄晓敏:对对对,对自己的追求、选择(才是第一位的)。

记者:你回到家里还是跟你的女儿在一起?

黄晓敏:一个人。女儿还是很不错,来接我,陪了我3、4天。她有自己的工作,又回到自己那里去了。

记者:你休养一段、调养一下,恢复恢复,然后再看看将来可以做点什么。

黄晓敏:对。

记者:挺高兴能听到你的声音。

黄晓敏:我也是。

记者:而且你的精神状态这么好,很欣慰。

黄晓敏:是的,也通过你,对一直在关心我、帮助我,关注我的海外朋友们转达问候,问一个平安。

记者:好,谢谢!

黄晓敏是新疆籍的四川成都异议人士,经常帮助异议人士和访民的维权活动,如新疆被判刑的维权人士张海涛。他于2017年5月18日被中共警方抓捕。据悉其被抓与曾声援云南省委党校退休教师子肃事件有关。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