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宜城十里長山張自忠將軍殉難處(希望之聲合成)
宜城十里長山張自忠將軍殉難處(希望之聲合成)

抗戰陣亡軍階最高的國軍將領 日軍膜拜並厚葬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6日】(編輯:吳永健)我們知道張靈甫中將親赴抗日前線督戰右膝中彈,不顧英籍醫生勸告立意提前歸隊,以致成爲終身跛足的「跛腿將軍」。還有千千萬萬的中華英烈,在抗戰期間用熱血與生命,寫下不朽史篇。

這裏我們講到一位抗戰殉國的最高將領,他奉命留守平津地區,通過談判與日軍不斷周旋,拖延遲滯敵人的進攻,爲全面抗戰爭取了寶貴的時間,爲此他背上了漢奸的罵名。

任天津市長的張自忠(河北省南運河下游疏浚委員會文牘股 - 《河北省南運河下游疏浚委員會報告書》)
任天津市長的張自忠(河北省南運河下游疏浚委員會文牘股 - 《河北省南運河下游疏浚委員會報告書》)

他於1940年5月16日在棗宜會戰中血灑疆場,其時已升任國軍第33集團軍總司令,是第二次世界大戰遠東戰場上陣亡軍銜最高的盟軍將領。

他的名字叫張自忠

在謝塵的《戰爭年代的民族英雄》中有這麼一段記載 「並稱:我皇軍第三十九師團官兵在荒涼的戰場上,對壯烈戰死的絕代勇將,奉上了最虔誠的崇敬的默禱,並將遺骸莊重收棺入殮,擬用專機運送漢口。」

當天深夜,日軍設在漢口之廣播電臺插播張自忠陣亡消息。國軍第三十八師師長黃維綱獲報後,組織了一支敢死隊將遺體奪回……署名藍培綱的作者分享了他的更多事蹟。

治軍嚴厲 不失人性

張自忠(1891-1940),號藎忱,出生于山東省臨清縣唐元村,年輕時就讀天津法政學堂,就學期間曾祕密加入同盟會,而後由於國難將至投筆從戎,進入馮玉祥部西北軍,以功累升排,連,營,團長,西北軍校校長等職,曾參加北伐諸戰役。

張自忠將軍自小就受儒家教育,他進私塾讀書,以致後來上的臨清高等小學堂學的仍然是四書五經。可以說,自張自忠懂事起,就開始接受儒學的薰陶,因此,強調忠、孝、仁、義的舊道德從小便在張自忠的內心深深紮下了根。

另一方面,西北軍也是一支傳統色彩極爲濃厚的軍隊,從這樣的軍隊裏出身的張自忠,自然事事都以道德來要求自己。這就是爲什麼以治軍嚴厲著稱的張自忠,凡士兵如嚴重違紀,必打軍棍,但卻又主張「八不打」:

一、官長生氣時,不許打

二、士兵勞碌太過時,不許打

三、對新兵,不許打

四、初次犯過者,不許打

五、有病者,不許打

六、天氣過熱過冷時,不許打

七、飽飯後及飢餓時,不許打

八、哀愁落淚時,不許打

從他訂下的「八不打」軍規就可看出他的帶兵除了「嚴」以外還有「仁」的成分在裏面。另外,無論他身處多高位階他總是與士兵吃一樣伙食,也和士兵們一起工作,所以所有官兵都願意和他生死與共。

抗戰英雄被誤爲漢奸

中原大戰結束,即將面臨對日抗戰,中央對馮玉祥不計前嫌,雙方敵對氣氛消除,原西北軍受到中央改編爲29軍,以宋哲元爲軍長,張自忠爲下轄的第三十八師師長。廿九軍剛組成不久,即奉命調駐平津,負責河北省防務,然而不久之後就遇上日軍進犯。

當時廿九軍第三十三師,在師長張自忠及旅長趙登禹率領千人大刀敢死隊,以急行軍兼程趕赴前線,用大刀、手榴彈爲武器,於月黑風高之夜,乘敵不備,殲滅日軍步兵兩個聯隊、騎兵一個大隊,在喜峯口造成空前大捷,震驚中外。張自忠獲中央頒授青天白日勳章,於是抗日英雄的威名,傳遍全國,婦孺皆知。

張自忠,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ROC Army - Official ROC Army photo)
張自忠,中華民國陸軍二級上將(ROC Army - Official ROC Army photo)

盧溝橋事變暴發,二十九軍撤出北平,張自忠奉命留守平津,通過談判與日軍不斷周旋,爲國軍爭取了寶貴的準備時間。當然,在這期間他也面臨一生中最痛苦的經歷,與日本人周旋的行爲使他成爲衆矢之的,被輿論誤解爲通敵賣國。在國人的眼中,張自忠從民族英雄變成了漢奸。

重返部隊 報效國家

而後日軍全面進犯東北,張自忠見大事已去,繼續留在北平已無必要,乃設計脫險,騎自行車出走天津,再乘英國輪船去青島。

由於舊識秦德純的陪同引見,張自忠有機會會見蔣介石。他首先起立請罪說:「自忠在北方失地喪師辱國,罪有應得,請委員長嚴予懲辦。」

蔣介石回答道:「你在北方一切情形,我均明瞭。我是全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一切統由我負責,你要安心保養身體,避免與外人往來,稍遲再約你詳談。」

蔣介石第二次召見時對他說,決令讓他重返部隊,有機會報效國家,並回到原先部隊。

一九三八年春,中央任命張自忠爲五十九軍軍長,返回部隊那天,他對部衆宣示:「今天回軍,除共同殺敵報國外,是和大家一同尋找戰死的地方。」全體官民激昂效命,泣不成聲。

升任集團軍總司令

五十九軍組成不久,便與日軍的板桓師團發生大戰,當時在南京,上海相繼失陷後日軍直指徐州,志在奪取這一戰略要地。

日軍王牌師團板桓師團側面進攻臨沂,當時守衛臨沂的是龐炳勳的第三軍團。由於實力過於懸殊,傷亡慘重,龐部急待援軍。龐炳勳與張自忠原是仇敵,但是張自忠仍以大局爲重,率第五十九軍以一晝夜180裏的行軍速度及時趕來增援,打得板桓師團措手不及,大敗而逃,也間接促成了日後的臺兒莊大捷 !

當時中央明令嘉獎,同年十月就升爲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駐防襄樊一帶,成爲第五戰區機動部隊。

一九三九年三月,日軍進攻鄂西,進犯隨縣、棗陽,張自忠再次親自率領兩軍團渡河迎戰,大破日軍,擊斃擊傷敵軍超過一萬三千人,再爲抗戰史上寫下了「鄂北大捷」,在此戰役張將軍以一對十,竟奏大功。

襄東大捷 人贊「活關公」

同年12月,日軍又集中大量兵力向駐守長壽店地區的第33集團軍所屬第132師等部陣地進攻,雙方激戰7天7夜,132師陣地多次被突破。張自忠決定用奇兵打敵神經中樞的戰法挫敗敵人。

他調第132師的第359團另配1個營,令其於夜間繞道偷襲日軍設在鍾祥縣的總指揮部。臨出發前,他鼓勵將士們說:「國家養兵就是爲了打仗,打仗就會有傷亡。人總是要死的,多活20年少活20年轉眼就過去了。但死有重於泰山,有輕於鴻毛,爲國家爲民族而死就重於泰山,否則輕如鴻毛。」

張自忠的激勵下,奇襲部隊當晚潛行30里路,一舉打下日軍總指揮部。正面進攻的日軍驚聞老巢被攻陷,大爲恐慌。

張自忠指揮部隊趁勢猛烈反攻,打得日軍狂退60裏,大獲全勝。此役稱「襄東大捷」。蔣介石通電嘉獎,稱張部爲「最優部隊」,其防區爲「模範戰場」。老百姓則美稱張自忠爲「活關公」。

爲國家民族 視死如歸

1940年5月,日軍爲了控制長江交通、切斷通往重慶運輸線,及結30萬大軍發動棗宜會戰。當時中國軍隊的第33集團軍只有兩個團駐守襄河西岸。張自忠作爲集團軍總司令,本來可以不必親自率領部隊出擊作戰,但他不顧部下的再三勸阻,堅持由副總司令留守,五月六日晚致書副總司令兼七十七軍軍長馮治安一函:

「仰之吾弟如晤:因爲戰區全面戰爭之關係,及本身之責任,均須過河與敵一拼,現已決定於今晚往襄河東岸進發,到河東後,如能與三十八師,一七九師取得聯絡,即率兩部與馬師不顧一切,向北進之敵死拼。若與一七九師,三十八師取不上聯絡,即帶馬師之三個團,奔着我們最終之目標(死)往北邁進。無論作好作壞,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後公私均得請我弟負責。由現在起,以後或暫別,永離,不得而知,專此布達。」

他自己親自率領兩千多人渡河作戰。

5月1日,張自忠親筆昭告各部隊、各將領:「國家到瞭如此地步,除我等爲其死,毫無其它辦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決心,我們國家及我五千年曆史之民族,決不至亡於區區三島倭奴之手。爲國家民族死之決心,海不清,石不爛,決不半點改變。」

張自忠率兩千多人東渡襄河後,一路奮勇進攻,將日軍第13師攔腰斬斷。日軍隨後以優勢兵力對張自忠所部實施包圍夾攻。張自忠毫不畏縮,指揮部隊向人數比他們多出一倍半的敵人衝殺十多次。日軍傷亡慘重,不明白這支軍隊爲何這樣能戰。

浴血奮戰 壯烈犧牲

日軍後來聽說是張自忠親自率領的部隊,立即大量增兵,企圖消滅這支中國勁旅。

5月15日,日軍一萬多人分南北兩路向張自忠率領的部隊實行夾擊。激戰到16日佛曉,張自忠部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長山。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向中國軍隊的陣地發起猛攻。一晝夜發動九次衝鋒。張自忠所部傷亡人員急劇上升,戰況空前激烈。

五月十六日一天之內,張自忠自晨至午,一直疾呼督戰,午時他左臂中彈仍堅持指揮作戰。

到下午二時,張自忠手下只剩下數百官兵,他將自己的衛隊悉數調去前方增援,身邊只剩下高級參謀張敬和副官馬孝堂等八人。他掏出筆向戰區司令部寫下最後近百字的報告,交給馬孝堂時說:「我力戰而死,自問對國家對民族可告無愧,你們應當努力殺敵,不能辜負我的志向。」

稍後,張自忠腰部又被機槍子彈擊中,他臥倒在地浴血奮戰最後壯烈犧牲。這一仗,張將軍不幸戰死。

(日軍戰史資料中記載,張自忠最後是由日軍第三中隊長軍曹堂野開槍打中頭部,而第四隊一等兵藤岡再以刺刀補擊刺殺。)

軍人武德的極至表現

張自忠戰死後,日本人發現張將軍遺體,審認無訛,一起膜拜,用上好木盛殮,並豎木牌。並全軍向他行禮,甚至在他的遺體運回後方之時,日軍收到消息便下令停止空軍的空襲一日,避免傷到張自忠的忠骸。可見,張自忠將軍在對日抗戰所展現軍人武德,連當時崇尚軍國主義的日軍都爲之感動。

蔣介石驚聞張自忠殉國,立即下令第五戰區不惜任何代價奪回張自忠遺骸。一百多名優秀將士,搶回張將軍的屍骨,連夜運往重慶。當靈柩經過宜昌時,全市下半旗,民衆前往弔祭者超過十萬人。

靈柩運抵重慶時,蔣介石特親臨迎靈致祭,撫棺痛哭,並手書「英烈千秋」挽匾以資表揚。

張自忠將軍殉國讓蔣介石痛哭失聲。(網絡圖片)
張自忠將軍殉國讓蔣介石痛哭失聲。(網絡圖片)

張自忠殉國時,年僅五十歲,他的夫人李敏慧女士聞耗悲痛絕食七日而死,夫妻二人合葬於重慶梅花山麓。

岳飛名言:「文官不愛財,武官不惜死,則天下太平矣!」張自忠將軍抗日體現的正是這種「武官不惜死」的精神。他生前的最後一句話是:

「我這樣死得好,死得光榮,對國家、對民族、對長官,良心很平安。」到了彌留之際,他還念念不忘「這樣死得好……良心很平安。」
 

下面是:英烈千秋!戰神張自忠抗戰壯烈犧牲的視頻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