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圣诞节港人再度抗争

【希望之声2019年12月26日】(主持人:石涛)

圣诞快乐,今天是圣诞节。大家看这期节目的时候,今天是正经八百的圣诞节。那圣诞节背后就是神的意愿,就是神的概念就完全渗透在其中。西方的节日中,东方的节日还没有那么明显,在西方的节日中几乎都是跟神直接相关的,因为是跟耶稣相关。当然到了犹太人当中,犹太人有自己犹太人的概念。所以通常我们看到了在圣经当中同样有旧约,有新约,它是两个阶段。那两个阶段的概念在西方的整体文化中,人是神造的,所以在人的节日中,一生中或者说一年中在历法中包含这样的因素。

今年据说中共国全面封杀圣诞节,教堂得凭票进去,就是说你是这个教堂里面的会员吧,你才能进去,否则的话根本不许进,而教堂里面据说任何圣诞的标志都不能有,甚至有地方比如江西在教堂里挂上习近平的像。在我们个人的角度来讲,如果圣诞节与神的概念挂在一起的话,习近平的像挂在上头就就是完全坦坦白白的称自己是魔鬼,这个这个没什么可讲。因为神的概念是与人的魂魄相存在的。

举个例子《七宗罪》,很多人看过这个电影,这是天主教里面讲的。东方的电影《与神同行》里面讲的同样类似《七宗罪》,罪名略有差距。那《与神同行》电影的七宗罪里面,它是源自于佛说养生经,所以有人说那是真经,有人说是假的。就是当年唐三藏,从西天取经当中其中的一部经。

佛教里争论是另外一回事,那人家要争论,但是对地狱的描写在佛教里讲的很清楚。所以一个在人中敢把自己这块破肉与神同行的时候、与神挂在一起的时候,那就是地狱的概念是为他准备的,这个非常清楚的。因为在天主教中既有七宗罪也有七美德。七美德对应着七宗罪,他后面有七个大天使,圣经里就这么写的。七个天使,你看不着,你的灵魂看不着。

美德,在现实环境中你就会吃亏,你同样是有问题,就觉得会伸手摸不着,对不对?所以这是在真正的人的环境当中我讲的意思,美德与人的灵魂、与神造人是等同的。

所以当中共国把这些东西完全取消的时候,就是说它以行政的角度、以权力的角度说那是西方文化,我们不该过。今天是星期三,对吧?1225号星期三,星期三这日子定的,也是人家西方人定的。一五六几年文艺复兴时期,当时的意大利人,我记不住他的名字,他来确定现在的历法。

1912年当时的中国确定公历或者叫西历为国家所使用的历法,而不再使用中国的历法了。你今天习近平过的历法是人家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人确定的,你为什么要用?有病啊?对不对?你给他改,说星期三不叫星期三,叫王八三,叫习王八三或者习这个、习那个,不就得了吗?都改成你们家历法。改历法那才是天经地义的,那是神仙,那么你不改,你都那个,这不是胡来吗?所以现在用的历法等同当年的文艺复兴时期,同样是当时作为欧洲大陆的人对神的敬仰。所以现在通称叫古典主义,就是回归。

所以现在人对很多朋友我们讲说在说共产党是魔鬼来的,说习近平招鬼上身,习近平招鬼上身招的是魂魄。在这个濒死经验里我们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两个人,对吧?肉身的一个,从身体里飞出的是另外一个。招鬼上身就是习近平把那些死的冤鬼、恶鬼全招上来了,在天安门广场。那个魂魄全上去了,跟他一起绑在一起,这是今天的中国。

所以从那时候起,今天的中国在响晴白日的背景之下,就是一个鬼魔,其实连魔都没有了,妖兽鬼乱七八糟,那东西色鬼多,你放心吧,浪荡之妇多,就一定是这个,这是今天的中国社会。所以圣诞节的概念,从中国大陆引发出来的概念,凡是以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相等同的,你看到的就是邪恶的。

在圣诞平安夜,那香港这地方就成为了中国一个很特别的地方。香港平安夜,借助平安夜,这块地方的特殊性,很多香港人来到了不同的shopping mall购物中心,那再一次提出他们的诉求。那警察也大开杀戒,冲进了各个商场。在尖沙咀、望角、铜锣湾,都出现了一个叫不平静的平安夜,这是在香港本身我们看到特别的。这是BBC一个小时之前做了一个组合性的节目。

同时我看到一个孩子在追捕过程中,从2楼上摔下来。没听说这孩子死没有,没有听说。但是,警察的狂暴、狂躁、疯狂也蛮就跟习近平说圣诞节不是中国的节日不能过,那一份丑陋,那一份完全与人对立的概念彰显无疑。而且就在shopping mall这个购物中心里面随意释放催泪弹。显得非常的冲突,非常动荡。

1124号之后,也就是说区议会选举之后,一个月来我们没有见到这种场面,就是在当时的警察已经相当收敛了,已经没有任何基础了。结果一个月之后,我们看到了警察再一次这种相当激烈的冲突。我个人的角度来讲,就是我能理解的,其实这些警察就像被鬼、被妖、被兽附体了一样。现在的场面几乎就都是这个场面,很简单,警察来的也很简单,警察来的也很直接。

那香港人的抗争,他的文化的塑造没有什么太多的文化塑造,人的自然的天然的本性,因为抗争的人大多都是年轻人,对吧?所以在他的抗争的过程中,他人的与生俱来的本性、自然的那种属性就会跟鬼、妖、兽自然是对立的,这是一个生命自然的本性的表现。所以我以为你不用把他讲得太如何,你不用把他拔的有多高。就像我们跟大家解释似的,当香港人一步步走来,与神同行、万劫不复、天灭中共的时候,他有能力喊出天灭中共,而且年轻人把这样的字眼喷在了紫荆花香港代表的时候,这就是他生命的认知。

在今天的大陆人,现在好多了,在前两年我们说天灭中共的时候,很多人极具嘲讽的,包括今天很多所谓的一些反共者。在利益的角度上反共的人,你看利益者角度反共的人,当他去教堂的时候,他也去教堂,有信这个、信那个,信什么的都有,当谈到共产党的时候,他依然强调的是暴力,强调的是杀虐,强调的是愤怒。他的发言,他的表达,他的表述,一切都是在人的情感的愤怒的那一面。也就讲说他同样去嘲笑天灭中共,他更相信人的权力。

天灭中共的概念,人的任何行为是在天意的背景之下出现的,就这么简单的道理。今天很多读书的人,根本就看不懂,越读越傻,越读越自私,越读越自我和贪婪。他在现实的环境中要标榜自己的能力,又回来了,对吧?

女娲当她意识到纣王还有28年的时候,她把狐狸招来了,狐狸来到朝歌成为了妲己,既没延长也没缩短纣王他的28年的保留期的一天。她没有,她没有改变任何时间。只不过人是神造的,中国人在传统中认为是女娲造的,所以女娲同样教述人,给予人一种文化。

当人不行的时候,在一个环境中天意出现变化的时候,人间要展现出对等的现象,所以出了妖怪。不是妖怪把他整了,而是妖怪的出现、鬼魔的出现让人们看到现实的环境中人要完了、改了,要完全改朝换代了。那提醒良知尚存的人。人性尚存的人,去有这个机会能够求得自救,这是一个大的框架,天象是不可改变的过程中,一个主体的自我者可以自救。云中子到朝歌去劝纣王就是一个自救的概念,是不是?当云中子一看他救不了的时候,扭脸云中子又找周文王去了,把雷震子抱走了。

雷阵子的出现给了文王百子之概念,但是他命理中又没有,他命理中又有状况。所以周文王得了100个儿子,可是这第100个儿子刚抱了一下,扭脸雷阵子抱走了。等他7年之后再见到雷阵子,雷阵子去救他的时候,他的长子伯邑考已经死了,他还是99个。这些都是有天数在其中的,换句话说,如果赶不上那样大的天象的变化,他文王也凑不了100个儿子。而凑上这100个儿子只是一个含义,而不是一个真实。含义的概念就有着天意的概念,今天的人他没这个能力的。

但是,反过来我们就要分清楚,就是说香港人的表象是这个表象。他的概念,让人们看到中共是不可能战胜香港人。拿枪是杀不了人的灵魂的,它摸不着。一个完全把自己的力量倾注于所有有形的能力的时候,他是天下最大的笨蛋,话是在这儿这么说的,对吧?就像我说的濒死经验的故事告诉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两个我们。

有朋友还问涛哥,这濒死经验怎么都是见着光没见着地狱的?见着地狱的他回不来了,就死了,就没了。死了是肉身死了,魂魄进地狱了,这就是与神同行讲的故事。而今天的人愚笨贪婪,明明知道有地狱,他去念经,对不对?念经说我念了经我就不去地狱了,你们家便宜都让你占了,神佛的便宜都被你占了,你多聪明啊,对吧?地藏菩萨是傻瓜,人愚蠢、愚笨,所以为什么很多所谓你看他信这个、信那个,其实很多情况下不如不信。所以这是圣诞夜看到的场面。他介绍的内容基本是这样。但我们直接透图,我们可以看到这一份冲突。

而之所以圣诞之夜,香港这么多人出来,我想就是与神同行的概念和天灭中共的概念,在香港的抗议者的眼睛中,他看的分量更重。所以这一天是与神相关的,所以他们出来了。那同样的,与中共等同价值观的香港的警察,真的假的放一边了,无所谓了,他以暴力的方式去对待与神同行的人。所以暴力就是肉的,与肉同在,以法律之名、以行政权力之名就是邪恶的。所以他永远想试图摧毁人这一边的肉体。而不惧怕他摧毁的人不正是使得这个人他的灵魂、他的元神与肉体的贪婪给切割开了吗?所以就变成了不畏惧中共强暴的人,是真正与神同行的人,在生命的道理上完全可以解释通的。

所以作为一个真正的修行者,就要有这样的生命认识,在自己的师父的帮助下,在我个人眼睛里,你才有可能真正超然。超然不是你这块肉超然了,对不对?那个时候你肉体就是你的附属品,而你真正的不死的元神是你真正的自己。当肉体是你的附属品的时候,我们看到的那不就上天堂了吗?所以大家看到的图片基本都是年轻人来的。有人在购物,有人在抗议,在香港出现这样的一个场面。

这是便衣警察,他没有任何标志,他看起来很强悍,他可以任意以法律之名来武力去镇压,武力去对待任何他眼睛里认为不能接受的人。BBC没有登出来,有另外一个挺有趣的。

一些抗议的人问他们要委任状,他们拒绝。那后来在打的过程中,在mall里头渗透了不同派系的警察,真的。其中一个便衣警察被另外的便衣警察给打傻了,他着急了,他兜里揣着委任状,他给掏出来了,我是警察,因为那个警察也不相信他。所以我给大家定位的就是这些男人,你不要把他叫成男人,对吧?李连英你问他叫男人吗?宦官。

男人做了美容,你能问他叫男人吗?他们做出的事情不是一个神在造这个男人时应该具有的品质,对吧?为什么?在人的环境中他们做了美容,他们做着完全有悖于神明对他们本该约束的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品质,真的是那样。所以现在你看到的香港警察永远是盖着脸的,永远是这样的形状的,对吧?那再也很少再见到警察穿别的颜色的衣服,几乎都是这个翠绿的,这种翠绿的就是在829号、30号,大陆进行军队换防之后大规模出现在香港街头的军装。所以我自己说这就是个笑话,对吧?这是个笑话,这是一份荒谬,这是今天中共政权的一种直接表达。

那同样这是抗议者在街头的形象。那在圣诞之夜,现在香港警察再放催泪弹,基本就像放炮竹一样,没有任何约束。最开始的时候放催泪弹旁边一定有高级警司,对吧?是高级警司下命令你,现在不知道谁是头,谁是尾巴,谁是脑子,谁是屁股他们分不清,完全分不清。而他说这是一家老小在冲破警察的封锁线。这是一个购物的人他在冲过这个催泪瓦斯了,那他什么防护都没有,那应该是很难受的了。

那同样在这样的冲突的过程中,那抗议人当然他也就摆设了路障等类似的概念啊,这是一种抗争的表达。这是恒生银行就被人给砸了。砸的银行比较多的,一般是大陆的银行。这就是一个很有趣的场面,对吧?戴着V煞的面具,头顶上戴着圣诞老人的帽子,手举着“时代革命”,我个人以为这是非常切实的写照,它反映出人的抗争。

被人抗争的就是妖鬼兽,所以我跟大家解释,我以为不是魔,因为习近平自己招鬼上来的。所以你永远记得招鬼上身不是一件形容词。在濒死经验给人们的概念中招鬼上身,他真的是把地狱的鬼招到阳间,为他聚集邪恶的力量。

鬼一定是害人的,妖一定是占据人的。但是那时的人只要与神同行,你拒绝中共,在你的背后、在你真正生命的本身上,乱七八糟的任何东西都进不了你的身体,这是一个生命的自然属性。

用我们现在的人能够知道的普通的知识都完全可以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