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2019年12月12日習近平晉升7名上將。
2019年12月12日習近平晉升7名上將。(視頻截圖)

習近平今年晉升上將現兩大異常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25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習近平今年內兩次晉升上將共17人,情況罕見。外界認爲有兩大異常。一方面有多人屬破格提拔,另一方面資歷最高者卻兩度未獲晉升。2018年“八一”前習沒有晉升上將,也是打破慣例,據傳是因爲軍中發生內訌

綜合大陸官方報導,12月9日、10日、12日、13日連續4場晉銜儀式,習近平共晉升139名將領。其中12日晉升上將7人,包括東部戰區司令員何衛東、東部戰區政治委員何平、南部戰區政治委員王建武、北部戰區司令員李橋銘、火箭軍司令員周亞寧、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李鳳彪、軍事科學院院長楊學軍。

而在今年7月31日,習近平已在北京八一大樓給10名軍官晉升上將,包括軍委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南部戰區司令員袁譽柏、西部戰區政委吳社洲、北部戰區政委範驍駿、中部戰區政委朱生嶺、海軍司令員沈金龍、海軍政治委員秦生祥、空軍司令員丁來杭、國防大學校長鄭和、武警部隊政委安兆慶。

分析習近平一年內兩次晉升上將的情況,當中不乏破格晉升者。

按中共不成文的上將晉升“潛規則”是:候選人任正大戰區職滿兩年,同時晉升中將軍銜滿四年、上將總員額不得超過正大戰區將領總員額的三分之二等。

按照晉升條件,“八一”前晉升的10名上將只有範驍駿、袁譽柏、秦生祥、丁來杭滿足,其餘都屬於破格提拔,他們都是在2016年7月晉升中將,擔任中將職務僅有3年之久。

12月12日晉升的上將中,則只有楊學軍一人符合按慣例的晉升條件,何平、李橋銘和周亞寧僅一項正大戰區級職務滿兩年符合,何衛東、王建武及李鳳彪均未符合晉升條件,明顯是破格提拔。

而在12月這一批晉升上將的將領中,除了軍事科學院院長楊學軍是在2013年晉升中將軍銜外,其他6人都是在2017年才晉升中將,整體軍銜晉升速度快。

7月底10名晉升上將的中共將領,都擁有中共現任中央委員身分。

12月晉升者,東部戰區政治委員何平、南部戰區政治委員王建武、北部戰區司令員李橋銘、火箭軍司令員周亞寧、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李鳳彪、軍事科學院院長楊學軍等,都是現任中央委員,但東部戰區司令員何衛東居然連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

據臺媒《上報》說法指出,習近平破格拔擢,習家軍儼然成形。該報署名文章認爲,習近平打破慣例,於一年內再次晉升諸多上將,使得目前中共“正戰區級”的上將職務均爲根正苗紅的“習家軍”。

不過,早有評論認爲,習家軍早已成形了。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今年兩度晉升上將,還有一個異常情況,就是最高資歷中將劉國治意外兩輪晉銜均未能晉升。

劉國治現任軍委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他出生於1960年12月,遼寧錦縣(現凌海市)人,高功率微波專家,中國核試驗基地研究員,1983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1986年、1992年先後獲該校碩士和博士學位。1986至2002年間,劉國治曾在西北核技術研究所工作,曾任新疆馬蘭核試驗基地(21基地)司令員等職。

劉國治曾任國家863高技術803專家組組長。2009年12月,劉國治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一年之後被任命爲總裝備部副部長,躋身副大軍區級。2013年,劉晉升中將軍銜。

2014年,劉國治調任原總裝備部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接替到齡退役的李安東上將

2016年1月,中共國防部宣佈,中央軍委機關已由4個總部改爲15個職能部門。其中,新組建的軍委科技委主任由前總裝備部科技委主任劉國治擔任。劉國治現爲十九屆中央委員,但仍爲中將。

劉國治未能晉升原因不明。不過中共軍中因人事問題內訌已有傳聞。在去年“八一”前後,習近平打破多年慣例,未晉升上將。當時,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披露說,習近平原本晉升4名上將,後來因爲有120名將領正在被調查,軍中已出現極大內亂,因此臨時取消。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7月17日援引消息指,去年習近平在提升上將問題上又同高級將領有很大矛盾,最符合資格晉升上將的將領,大部分人都被習近平視爲不忠。

另據《南華早報》7月11日引述軍方消息人士透露,中共70多名在職和退休的高級官員,因涉嫌行賄房峯輝而被降職。

中共中央軍委11月17日印發文件點名“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房峯輝、張陽四人的“流毒影響”,以防範政治風險。

11月21日,中共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在《人民日報》上刊文聲稱,中共軍隊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指揮”;要全面“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

外界質疑,習近平上臺掌軍已7年,仍不斷強調肅清郭、徐、房、張“流毒”及防風險,強調軍委主席負責制,其軍權到底穩不穩還是個大問題。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